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人民军队与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

2020-05-25 12:06:0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最近关于我国经济主体该是谁的问题,又喧嚣尘上。本来这并无争论的必要,不论从宪法规定,还是从近日发的《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都明确写着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但总有某些媒体、喉舌、公知之类的,在解读《意见》时,加入他们的私货,说加快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的意见,突出了民营经济的主体地位。

  杂音出来后,很多坚守社会主义原则的专家学者快速接连发表很多文章予以批驳。这些文章有的从哲学高度,有的从马克思主义经济规律、社会主义特征等多方面阐述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地位的重要性。实事求是说,即使这些文章写的逻辑再完美、阐述再精当、道理讲得再深入细微,说否定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的危害再严重,对于那些欲图颠覆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的人和势力来说,都是徒劳无用的,丝毫不能感动他们,也丝毫不能动摇他们,甚至他们连对那些文章暼一眼都不会有。而对于懂得道理的人来说,感觉很多话又是老生常谈,也仅看过而已。

  有必要从其它方向来谈。

  我们有五千年历史,今天的中国只是历史上的一个片段。今天中国是以前历史的延续,它脱离不开中国本身发展的轨道,它既有自己本片段的某些特征,但更有以往历史延续而来的很多惯性。所以从历史发展、用历史本身固有的逻辑推导历史某些规律而言,是完全有根据且也完全可信的。

  而这个方向便是军队。

  二

  毛主席曾说“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这是一条真理。它的真理性就隐藏在历史发展脉络里。

  说起军队。兵家言:“兵者,国之重器。”夏商不言,从周朝开始简单说起。

  西周时周天子指挥军队,“礼乐征伐自天子出”。都镐京的西周,在宗周部署西六师,用以宿卫镐京地区和防御犬戎,成周洛邑和关东地区,部署成八师,用以震慑原殷民和镇压南夷叛乱。直接保卫周天子的是虎贲,诸侯国的军队也直接受周天子调动,将领由周天子任命。所以西周时军队直接受周天子辖制,周王室安定,天下乂安。到幽王时,烽火戏诸侯,军队感觉被戏弄,周王的号令也失灵了。平王东迁,郑武公趁机蚕食侵夺周王的军队,庄公竟敢跟周王动武,射周王一箭,还抢割周王的麦子,与周王交换人质。可见从东周一开始,周天子就失去了对军队的绝对控制。春秋到战国,周王只不过是诸侯们口头上供奉的一个死人牌位。真是“没有一个周天子的军队,便没有周天子的一切。”到赧王时,只能沦落到四处借钱过日子,债台都筑的老高了,真成了破落户。

  秦汉时,不论秦、西汉还是东汉,皇帝都牢牢握着军队的绝对控制权,所以汉朝四百年是一个相当长的稳定时期。到东汉末和三国,军队的控制权被权臣操弄,先有董卓,后有曹操,再有司马氏父子,社会说变就变,被权臣一夜间就变了。

  到晋朝,武帝司马炎吸取三国时期没有保卫王室的力量,又学周朝大搞司马氏诸侯分封,授诸侯王很大的军权,但导致了八王混战,又引来了五胡乱华,这是一场最大的民族灾难。在北方,被五胡蹂躏的汉族流民,建乞活军,传统的朝廷领兵的体制开始受到民军的冲击,他们比官军更能打。南迁到东晋的流民,他们组成了北府兵,北府兵战斗力特别强,淝水之战的胜利,就是北府兵打的。将领有刘牢之、刘裕等人。但他们在东晋门阀大族所统治的社会,也只能靠军功以获赏晋。后来桓玄篡乱,刘裕率领北府军逮着机会翻身,建立刘宋,开始了南朝打破门阀政治的时期。

  在北朝,到北周时,宇文泰建立府兵制,耕战结合,一扩大了兵源,二有利于人口增长。府兵制是“兵不识将,将不识兵”,但朝廷对军队的控制力很强,汉献帝手下没有直接领导的军队,只能被人摆布,曹髦也没有手下军队,被司马昭杀死。唐朝吸取教训,皇帝也有了宿卫朝廷的神策军。府兵制一直持续到唐中期,改为募兵制。没有府兵制,也就不会有隋朝的科举制。安史之乱后,地方势力坐大割据,朝廷直接控制军队的权力消弱,不得不派鱼朝恩等宦官任观军容宣慰处置使监军。一直到五代,都是藩镇割据,天下混战,又处于一个大的分裂时期,魏博镇是很有名的一个实力派藩镇。宋时宋太祖解除将领兵权,全部收归皇帝,实行“兵无常将,将无常兵”,文臣也能领兵打仗,宋朝是一个文官地位最高的时期。历元,到明朝,极度加强中央集权,军事权皇帝独揽,各地设军镇卫所。土木之变后,又大兴募兵制,如有戚家军和俞家军等。

  清朝是满洲八旗,特征特异。满洲政权不信任汉人,必须要靠自己的满洲八旗来统治。到晚清时,八旗子弟已腐化堕落,丧失了战斗力,只得启用忠于满清的汉族官绅势力,由此起了湘军和淮军。而与西方列强的屡败,割地赔款,为了摆脱对淮军的依赖,清廷又新建自己统辖近代化的新式军队。

  清朝的灭亡,军事上说,是从丧失军队控制权开始的。清帝退位前,先有南京临时政府的北伐,但是北伐军不是孙中山直接领导的专属军队,而是各省反清独立后松散组合起来的乌合之众。南京临时政府的办公经费都要靠唱戏人捐助,而北伐军更没有军饷,没钱打仗,北伐就是不可能的战争,因此孙中山不得不答应袁世凯,让出大总统的位子给他,但条件是逼清帝退位。大总统位子无虞后,袁世凯遂逼迫清帝退位。逼迫来自袁世凯授意自己的军队上表给清廷和隆裕太后,若不退位军队就会哗变,最后不得不让六岁的皇帝退位了。

  这是帝制时代的军权演进大概。近现代以来,孙中山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因为国民党前期没有自己的军队,到处拉拢和鼓动军阀搞民主革命,以致一次次失败,失败后又一次次再鼓动另一拨军阀,孙中山也差一点没被陈炯明叛变的大炮炸死。苏联革命的成功,才让孙中山意识到必须要有自己的军队。如此才有了国共第一次合作,创建黄埔军校。有了自己的军队,一路北伐成功。可惜孙中山去世,北伐的胜利成果被蒋介石篡夺,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政策也被蒋所背叛。

  中国共产党在蒋汪的反革命屠杀中,认识到革命成功必须要有工农自己的军队。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第一支工农红军走上井冈山。人民军队的历史不复述。革命的成功,新中国的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人民军队是第一保障。所以毛主席说:“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不会有人民的一切。”这既是国共两党合作与斗争历史经验的总结,也算做是对西周以来三千年中国历史的一个规律的总结。尽管封建时期的军队不是人民军队,但皇帝有自己的军队,便有本朝的稳定和长久,人民也就能安居乐业,西周,汉,唐(前期),宋,明,清(前期),而一旦丧失或部分丧失军队,那么就是东周、唐(中晚期)、清(晚期)。

  有人可能会说,军队只是军队,它与社会形态和社会制度无关。果真如此吗?答案是否定的。军队从来都是一个王朝建立的根基和源头力量。没有北府兵,刘宋就不可能建立,还继续是门阀豪族政治的天下。没有府兵制,北周就不可能统一北朝,再统一南朝。没有八旗制,就不会有清朝。没有人民军队,就不会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任何一个新朝代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秩序的建立,都在取得政权之后所完成,而它的确定和完成,都要依靠其军队来保障。尽管中国三千年基本都是封建社会,是生产资料的地主阶级所有制,但前后两个王朝在社会主要制度方面的差异总是存在的,尤其前后差异很大的时期,如明清。但军队的力量,是所有要确立的社会制度并完成它的源头力量和保障。

  我们确立社会主义制度,同样也有这个规律。我们共产党在没有军队前,与在有了人民军队后,在指导思想、政党纲领,追求目标,革命理想上是完全一致的,但正因为没有一个人民军队,一九二七年前的革命都失败了,失败得还很惨。而有了人民军队,不仅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而且所追求的目标和要实现的革命理想,也都能随着军队的胜利而一步步地实现。

  一九六五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写下了著名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诗词。当他问及什么是井冈山精神时,有说艰苦奋斗的,有说支部建在连上的,毛泽东说:“井冈山时,我们摸索了一套好制度、好作风,现在比较提倡的是艰苦奋斗,得到重视的是支部建在连上,忽视的是士兵委员会。支部建在连上,随着我们掌握政权,现在全国各行各业都建有党的组织,成为领导机构,党的力量加强了,但自觉接受群众监督、实行政治民主,保证我们党不脱离群众,比井冈山时士兵委员会要差多了。全国性的政治民主更没有形成一种制度、一种有效的方式,井冈山时期士兵委员会是有很大作用的。”

  新型人民军队的士兵委员会的思想,反映到所建立的社会形态和制度上,那就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和集体经济制度。社会主义制度从理论来源和模式模型来自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但能实现它的,是通过新型人民军队所完成的。

  而反过来,只有走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和集体经济,沐浴在社会主义经济下的人民群众,当兵入伍组成的军队才能继续是一个人民的军队。而一切的私有经济下,尽管兵源也来自群众家庭,都不可能再有一个人民军队,所能有的,只能是走向人民对立面的,如封建社会那样的镇压人民斗争的一种工具。

  长久以来,总有一种言论大行其道,欲图改变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搞军队的国家化。其隐含的意思便是,当改变社会经济制度的时候,经济制度与军队无关,军队不要干预。这种言论在中央多次明确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后,军队国家化的言论已为减少。这正说明人民军队在维护社会主义制度,其中包括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上的力量。

  三

  近期随着《意见》的发布,又有欲图将我国经济主体地位由公有制经济变为民营经济的言论,而且有的言论出自某些官方媒体。

  通过这次已长达四个月的新冠病毒疫情的全国抗疫过程,再次有力证明了公有制经济的优越,以及国有企业的中流砥柱作用,相反,那些曾被无限吹捧的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用事实证明了它们靠不住,没有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担当。

  这些鲜明的事实,就在眼前。但对于铁了心想把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地位变成民营经济为主体的人,是看不到的。但这些事实,却是反击他们、教育人们的最有说服力的东西。

  军队不只是维护国家安全打仗的工具,社会主义中国的人民军队更是维护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力量,只要军队还是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色,那么人民军队所建立的人民共和国就还是社会主义的人民共和国,公有制经济为主体的地位就不容被改变。

  任何事物总有变化。如果哪一天人民军队丢失了人民本色,其他一切的变化也就无所阻碍了。所以,在反对改变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主体的时候,必该加强人民军队的人民本色。说穿了,还是毛主席的那句话:“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一切中,就包括了谁该是社会主义的经济主体地位的问题。

  2020.5.22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