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兰斌强:“河​山硕”赴地狱的路上将会增加一个同伴

2020-12-31 09:34:58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兰斌强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3).jpg

  在美国、长期舔美反华、新冠疫情中吹美诋中的“河山硕”(丁建强),感染新冠后,于21日从他的“自由天堂”终于奔赴地狱——死了!极具讽刺的是,“河山硕”的同伙,耿冠军在操办完“山河硕”葬礼(耿冠军是“丁建强治丧委员会”成员)的第二天,也感染上新冠,目前正在家隔离。

  隔离期间,耿冠军与丁建强一样,还不忘恶毒攻击中国,不忘谄媚舔美,其作态令人作呕!

  然而,病毒是不管你是否如何“民逗”的,只要你敢惹它,只要你没有制住它的能力,它绝不会对你流露出丝毫客气,一定把你打趴下。

  这不,刚骂完中国的耿冠军在感染后的第七天,即今天(29日),他的病情开始恶化。刚才,其老婆(杨晓,在美国侮辱中国五星红旗者)用耿的手机在社交媒体连发两条信息,称“他现在情况很不好”“怎么办?求助!!!!!!”(用了6个惊叹号)

  从耿冠军老婆发出的这两条信息可以看出,耿冠军目前大有追赶其同伙丁建强去地狱作伴的势头!

  丁建强死了之后,有不少人对这样一个老牌反华“民逗”称之为报应【笔者向大家推荐一篇文章——《反华老手用生命为美国洗地,可悲又可笑》(点击蓝色字体阅读)写得很透彻】,本文在此文评论耿冠军感染新冠事件时,也用了“地狱”一词,或许有人认为笔者不厚道,认为对一个将死之人用这样的词语是否太刻薄了。

  然而,只要稍微了解一下丁建强、耿冠军等是什么样的一伙人,就知道,现在对他们的嘲讽和用词一点都不过分,因为他们确实是罪有应得,是报应!

  丁建强是怎样的一个人,相信大家通过我上面推荐的文章应该有所了解。下面我来简单说一下耿冠军。

  耿冠军,1975年11月15日出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1995年毕业于佳师学院,后去深圳。2017年8月7日,耿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刑7个月,缓刑一年。缓刑期间,耿与当时境外的民逗组织打得火热,并于2018年年初,在缓刑期内通过境外的反华势力的帮助非法到了美国。

  到了美国的耿冠军很快就成了反华组织的骨干,经常在境外反华中文媒体发表各种抹黑、诋毁中国党和政府的文章,竭力鼓吹美国的社会制度和所谓的“普世价值”,积极为邪教站台,并管理丁建强反华网站。因耿在美国并没有正式的移民身份,所以,他与许多非法到美国的华人一样,往往以用极端攻击中国谄媚讨好美国的方式发表各种言论、参与各种活动引起美国移民局的关注,乞求一张禄卡。因此,耿在美国的一些举动特别激进,而其老婆杨晓也属同类,在美国不断做出一些引人注目的事情来。

  去年9月15日,耿冠军的老婆杨晓在美国华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活动现场公然侮辱国旗,在华人世界引起极大愤慨。

  今年新冠在全球爆发后,耿冠军一直配合美国特朗普政府诋毁、抹黑中国,当美国发起所谓新冠追责中国时,耿在美国媒体连番发文“谁的责任?”“华人该道歉吗?”等,配合美国提出的应该向中国索赔;当彭佩奥在西方掀起围堵中国攻击中国共产党时,耿发表“世界必须要用新冷战——终结共产主义和......”文章,在文章中耿不仅积极赞成美国围堵中国,更向美国提供其所谓的理论根据和实施方法,期待西方肢解中国;在美国疫情越来越严重,感染病例急速上升,死亡人数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耿依然在为美国的医疗大唱赞歌,同时极其恶毒造谣攻击中国的防疫政策和工作。即使这次他已感染,并且显然已被美国抛弃了的情况下,他依然不忘攻击中国,吹捧美国。

  他感染后没有被收进医院治疗,他在社交媒体发文特称,他是“轻症患者,在美国一般的轻症患者医院都建议依靠自身免疫,不像国内过度用药(因为那样会带来利润)”

  难道他不知道,在中国国内治疗新冠是免费的,何来医院用药带来利润?

  他还与网友打赌,他不进医院治疗一样会康复,但同时又向网友乞求捐款。

  其实,他之所以不进医院应该有三个原因,一是他没有正式美国身份,此时美国医疗资源已经挤兑到非常严重之时,医疗资源只会倾向于美国人;二是因为他没有正式美国身份所以不能享受美国医疗保险;三是美国治疗新冠费用昂贵,他至今也只是一个靠写反华文章、靠吹捧美国获得一点生活费的人,怎么可能负担得起?

  这一点,在他自己的朋友圈中已经被透露出来。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耿冠军和丁建强一样也是很可怜的,可怜的是他们一直为美国摇旗呐喊,可到了要让美国救他们命时,却被美国抛弃。

  然而,就是这样,耿冠军依然没有对美国有丝毫的怨言,相反还在吹捧美国,还在诋毁中国、诅骂自己的母国。他甚至拿出邪教的那一套,叫嚣“让(轮子)把我体内的病毒传向大陆13亿生灵”,其恶毒之心令人愤怒!

  丁建强临死前在骂中国,最终下了地狱,耿冠军现在正在地狱门前晃悠,也一样不忘骂自己的母国,甚至诅骂自己的同胞(无论他是否将自己列为中国人),对待这样的人,大家对他们嘲讽不厚道吗?他们死了之后难道不是进地狱而是上“天堂”?这不是报应是什么?

  新冠病毒从目前科学家的判断它就是自然界引发的病毒,它没有任何政治属性。但对待新冠病毒的防控、治疗却处处体现着政治;防控新冠的结果更是将不同的政治制度、价值观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中国,新冠疫情爆发最早,当时对这种新病毒谁都没有防控经验,一时出现一些慌乱、紧张的状况,实事求是地说,情有可原。可很快中国的社会制度和体制马上发挥了作用:重点解决疫情最严重的疫区武汉,全国驰援武汉;然后全国一盘棋坚决服从中央的举措得到了充分体现,封城阻断病毒的传播,把抢救任何一条生命、以人为本放在首位;不惜举全国之力,不惜放弃经济也要防止疫情扩散;在党和政府的号令下,一大批逆行者展现了了他们可歌可泣的英勇气概。正是全国上下同欲,中国的疫情防控才会取得如今的成果,中国大陆才会成为全球现今最安全的国家,中国才会成为经济复苏最早,且发展势头最强劲的国家!

  反观美国,乃至西方世界,它们都比中国晚遭到病毒的袭击,中国经历的一切,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它们都看得清清楚楚,按说它们一是有充裕的防控时间,二是有中国样板可参照,应该防控起来比中国做的更好才是。可结果恰恰相反,至今没有一个国家能取得像中国这样的成果。为何?一是它们学不来中国的经验,因为它们更讲究的资本是否受损,因此,它们不可能让经济停下来,宁可多死一些人也不能放弃经济,因为资本主义制度决定了资本比人重要;它们也不愿意学,因为所谓的“普世价值”将自由、民主、人权看得比生命更重要,宁可感染病毒,宁可让病毒扩散也不可能没有它们所谓的自由、人权、民主;甚至因为它们的宗教信仰比生命更重要,宁愿相信上帝也不承认新冠病毒的存在!......

  写到这里,笔者不由想起最近在美国华人界流传的一个段子:

  《明镜周刊》开出了治疗新冠肺炎的两副“特效药”:

  配方一:把“自由民主人权”写在黄纸上,烧了化成灰,用温水冲服,一日三餐,一天用三次,服用一周,即可康复。

  配方二:每天早上起床之前和晚上上床之前,心里默念“民主自由人权”300遍,坚持一周,即可康复。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没有比较就分不清黑白。新冠疫情就像一个检验器,将中国与美国,乃至西方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优劣检验的一清二楚,即使有些人至今还不愿承认,还在为美国、西方的社会体制辩解,拿着放大镜找中国的不是,但事实就是事实,事实不会仅凭口号就改变。

  丁建强、耿冠军一直诋毁中国的社会制度和政治体制,将美国的社会体制捧到天上,可到头来,他们终于死在美国和在美国正奔赴死亡道上,这难道不讽刺吗?这难道不是报应吗?

  如果从人性的角度说,他们真是可怜,可中国有句俗语或许很合适他们——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兰斌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