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艰难而又稳健的2020

2020-12-29 09:29:2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图片

  2020年,中国不平凡,世界不平静,年头到年尾,抗疫主旋律。

  这场疫情,让中国人看清了世界,尤其是看清了整个西方国家的真面目,我们可以更自信,我们也需要保持更多的警惕。

  这一年,我,大家,发出了非常多的批评声音,这是基于对国家和政府的爱。

  这一年,我,大家,也给予了不少赞美和认同,因为看到人民和政府的力量。

  又到年底,可以心平气和地做总结,客不客观,由大家去评判,思不思考,则是我们自己的事。

  抗击新冠:优秀。

  为什么给出这么高评价?

  1,这是基于对整个世界的对比观察。我们在迷茫中探索,我们为世界提供了范本,凡认同我们抗疫模式的国家,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凡不认同的国家,都付出了惨重代价。各国的具体数据就不列表了,媒体天天有公开。

  2,这是基于对政府工作的认同。初期表现有不足和失误,其它时间表现近乎完美。过去,我们批评政府工作效率低是常态,但今年的抗疫效率非常高。

  3,这是基于对全国人民的认同。中国人民,意志坚定,行动统一,纪律严明,勇于奉献,为抗疫成功奠定了基础,没有人民的配合,就没有抗疫的成功。2020年,我看到了国家的希望,因为人民。特别要提出的是,我们的医疗工作者很美很帅。

  脱贫攻坚:优良。

  也许中国还有很多贫困户,也许脱贫数据有很多水分,也许脱贫户还会返贫,但这些问题都无法掩盖脱贫工作的主要成绩。

  我对脱贫过程有许多批评,但我对整体成绩有自己的结论。

  主要是两条:一是看到整个国家建立起来了比较完整的脱贫档案,让脱工作还能够继续不断推进下去;二是看到政府帮助脱贫的思想已经深入民心,脱贫是政府责任,也是先富者的责任。

  我认为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也是今后要着力的地方。

  1,脱贫工作要转向地区脱贫和群体脱贫。中国的积极政策不能总是先在长三角及珠三角先行,应该在相对落后和非常落后的地区先行,把北京圈、上海圈和深圳圈做得过度耀眼,对其它地区是不利的,也是不公平的,实质上制造了大批量相对贫困人口。

  2,要努力改变产业布局,尽可能减少劳动力全国大挪移,让留守儿童不再成为“中国现象”,脱贫需要从教育起步,留守儿童是社会病,也是代际传递病,很多人自一出生就决定了未来要被扶贫,这是最不公平的事。

  经济与民生:良好。

  在全球经济整体下滑的情况下,中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有几件事尤其值得点赞:一是把P2P清零,得民心,顺民意;二是果断地暂停蚂蚁集团上市,给资本市场带来了一点新意;三是开始直面垄断问题;四是有效稳住了进出口贸易基本盘。

  存在的问题:

  1,仍然没有把供给侧和需求侧进行统一,还在单向强调供给侧,这样做的结果是忽略了底层群众的消费能力补偿,让经济增长始终处于“向地要财”的被动窘境。

  2,两极分化问题没有得到有效改善,分配制度改革须更加亲民,金字塔底部的人民群众仍然生活艰难,没有跟上GDP的进步速度。

  3,市场控制能力仍然较弱。比方说,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中国都是最大市场,但中国对资源市场的控价能力仍然极弱,面对市场波动,缺少足够的干预能力。我们把市场给了世界,世界没有把市场规则的运用技巧教会中国,或者说没有把主导权分享给中国。

  金融改革和资本市场:仍须努力。

  想给分的地方不多,想扣分的地方太多。

  1,金融改革,到底想改什么?没有向投资者说清楚,文字搞得很玄乎,多数人看不懂,极少数人赚取政策暴利,“金融创新”多数成为“金融害虫”。

  2,股市是经济睛雨表,但中国股市不是。没有人回答为什么这样?

  3,政策太多,动静太小。以退市为例,“严”字不知道讲了多少次,但2020年全年又有几家退市?

  4,价值投资在中国行不通。暴涨暴跌是常态,除了醉生梦死,很难找到价值规律,甚至找不到价值所在。机构不象机构,散户还是散户,全都是股市幽灵。

  5,只讲资本,不讲回报。最近,前央行某副行长说:“做大资本市场,并不意味着股市会牛。”也许她讲的资本市场不全指股市,但她明确包含了股市。她的观点实际上包含着另一层意思:我可以向你要钱,但我无须给你回报。

  6,政策改良,进一退二。大家可以看到,资本政策变动之快可居世界之首,但股市与经济匹配度永远居于世界之尾,原因在哪里?

  香港政策:优良。

  目前,香港虽然有点困难,国际敌对势力虽然很恶毒。但是,只要坚定地依照中国法律办事,迟早会进入正常轨道,毕竟香港已经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管辖区,没有谁能再次殖民。

  今年,我为什么给香港政策打高分?

  一是我们敢于依法办理乱港分子,没有畏首畏脚;二是看到香港的秩序处于可控状态,没有被西方势力引入到动乱局面。

  存在的问题:

  我认为两个方面还没有正常推进:一是教育和文化改革还没有真正推动;二是司法系统还没有完全实现独立自主,英国模式和洋人面孔仍然主导着香港司法环境,这为未来的安定埋下了大隐患。

  台湾问题:期待未来。

  2020年,台湾的分裂倾向更为明显,美国与台湾的互动也更为公开化和官方化。这本是一个契机,本来可以借此开启促统程序。但是,暂未看到这个迹象。

  台湾问题,没有破局,就没有统一。

  破局,不是立即攻打台湾,是让台湾人民知道“已经到要面对统一的时候了”。

  我继续紧持以“四步十条”的方案推动祖国统一大业,我想看到统一进程开启。

  大陆若还不开启统路,不力挺台湾的统一声音,台湾民意会形成“分裂共识”,一旦这个局面形成,它比先进武器更可怕。

  中美关系与全球外交:良好。

  2020年,中美关系最大的现象级变化是:中国外交部的发言风格变了,不再那么委婉,在被压迫的时候,敢于直来直去。

  有些公知骂这是鲁莽,认为这违背了外交规矩,说顾维钧在列强欺压下还能保持君子风度。

  可笑!这是奴才当得太久了吧?被欺压还要保持君子风度?是不是说,列强再侵略中国,外交部还得忍辱负重?中国人民还得委曲求全?从而换取西方的同情和施舍?

  没有必要,人家出手打人了,顶顶嘴是可以的,还手也是可以的,“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才是真正的可悲,不要把“奴才嘴脸”误读成“君子风度”。

  今年年初,因为疫情,西方国家煽动要惩罚中国,要中国赔偿,目前应对自主,没有害怕,据理力争,跟美国斗而未破,跟欧洲也未陷入僵局,比想象中稍好。

  特别要提出的是,中印争端看起来很激烈,但控制得还算到位,“战争一触即发”的预言家落空了,这是好事,中国暂时可以不跟印度大干一场,慢慢削它是可以接受的,这与海上争端是完全不同的对抗。

  西方国家今年继续打新疆牌和西藏牌,都失败了,中国做得很不错。

  民间的另一层观感:

  1,对美台官方交往缺乏必要应对,有养患之忧。

  2,南海争端国际化和全球化趋势未得到改善,暂未看到突破点,这可能导致2021年的形势更加恶化。

  3,未能打出经济外交牌,未能有效改变国际三大经济组织服务于西方国家的格局。

  教育与科研:急待实招。

  因为美国的制裁,因为西方集团的结盟,扎扎实实地打醒了很多管理者和普通百姓,核心科技的依赖思想再也撑不下去了,关键技术走独立自主路线已经成为共识。

  实话实说,脑子里虽然都明白了,但行动上做得并不怎么样,雷声大,雨点小,政策多,落实少,改革从不问计于民、取计于民,形式主义满天飞,某部搞了个“九不”,你仔细一看,没有一条可以落实,全是含糊不清的表述,下面根本就没办法执行。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还是能力问题。他们想打破旧格局,但没有找到立新的办法,有破,没有立,那谁还敢破?是不是真的找不出新办法?不是。办法很多,只可惜某部不愿意听计于民。比如说,破“四唯”,我们不是搞全局性破坏,这四个方面还需要有,关键是要做到“破假,破滥,破私,破利”,关键是能做到“立新,立真,立用,立人”,细则就不啰嗦了。

  新高考改革,实质上就是推动教育各自为政,越改越复杂,越改越混乱,完全达不到专家设想的目标,无人有勇气纠正,继续折腾着,教育公平性越改越弱。

  意识形态建设与红色精神传扬:良好。

  要承认“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活动”。可以认为,这是近四十多年来的一次历史性纪念,叙事完整,深入人心,突出战略决策的正确性,歌颂人民志愿军的英勇壮烈,宣示拒敌于领土之外的决心。

  抗美援朝纪念活动,实质上也是一次意识形态建设的集体学习。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所有的意识形态问题都源于教育这个源头,而在这个源头中,又有两个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教材和教师。

  中国与西方意识形态的争论起源于新中国成立之后,那么,有关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历史、政治和语文教材就显得特别重要,教材的定位影响着教师的思想,教师的思想又决定着一代代学生的思想,新三科教材中的很多表述都需要调整。当前的意态形势并不容乐观,课堂思政更多是流于形式,并没有产生多大的积极作用,有些老师的胆子大到不敢想象,这里就不举例了。

  体制机制:未来可期。

  体制机制问题是老问题,又是新问题,有好转的一面,也有不顺的一面。

  积极的表现是:网络民情民意被听取的机率提高了,它弥补了部分制度缺陷。

  不足的地方是:精英态势未有改观,顶层设计与群众路线未实现有效融合,还是靠精英摸石头,制度之根缺乏足够营养,实施过程中易变形走样,效率大打折扣。

  体制机制,本质是人制,政策设计,关键在人,用人取向决定了政策取向,如果不能在用人方面有新的平衡,制度创新将面临考验。

  2020年的中国,表现较好,疫情之下,攻艰克难,稳住了国内,也贡献了世界。

  附言:

  1,有不少网友讲:出《毛泽东选集》合订本太重太厚,不合适。答:九成以上的人未读懂我的想法。。

  2,朋友圈好友传话给我:有朋友烦你老发毛主席的文章。答:笑话!连这个都烦我,那还是我的朋友吗?有多远走多远。信仰开国领袖都不敢表态,他还算共产党员?

  3,有人问如何看待游族网络林奇被投毒案?答:从个人讲,林奇之死是个悲剧,从资本角度看,仍然是个悲剧,游戏人生,人生游戏,从攫取利润的残忍延伸到夺取人命的残忍。

  写于2020年12月26日星期六

  【孙锡良,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 “孙锡良”,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