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老田:说说沈志华们基于档案解释的冷战史研究

2020-12-25 17:06:5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沈志华们的研究,与通行的国际关系和安全研究,迥然有别。通常,国家安全研究的起点是国家利益,从这个起点出发的研究,多借鉴经济学里头的投入产出分析,相当于要援引会计手法计算反侵略战争的“净现值”。而从1840年以降的中国近代史中间,中国遭受残酷侵略的诸多记录,都需要作为计算“净现值”的依据——用以评估避免侵略战争的机会损失数量,所以,只要进入相关研究,就必然地有一个先在的起点——中国的反侵略战争的净现值极高,值得投入极高的代价去确立对列强的威慑信用。以此而论,抗美援朝战争即便属于中国无端介入,但其结果因为挫败了世界老大,获得的威慑信用就当然地具有普遍性,据此可以转化为极高的净现值,但这个常规研究起点和算法,沈志华们是绝对不接受的。

  也是因为如此,他的冷战史中心也只有关起门来自己嗨了,哪怕中国相关研究领域再崇洋媚外,再堕落,抄袭美国学界的成说那也是绝对不含糊的,但美国学界的国际关系与安全研究都是以国家利益和国家间的权力竞争为起点的研究。因此,这也就注定了国内主流的国际关系研究,不可能走到与沈志华合流的路径上去的,应该就是这个原因,沈志华的文章虽然不少,但极少在国关领域的刊物发表。

  在社科文献中心以作者检索沈志华,发现他的文章及其发表刊物,主要是在近代史研究领域,极少发表于国际政治与国际关系刊物,他本人也主要是在近现代史这个翻案风最集中的领域得到认可。沈志华的研究路子,基本上是从材料出发进行随意随心的评论和解释,基本上不应用国际关系或者国家安全研究领域的研究框架和前人学术积累,因此,他的“学术自由度”就达到了极高水平。

  沈的研究不可能被国家安全研究领域认可,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希望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吃亏了,抗美援朝战争没有必要,中苏分裂完全是个人冲突的结果,这一类研究都只能从材料的读后感出发,给出任意评论才能够得到,而无法透过应用国家安全的常规研究框架去达到。

  沈志华的研究,玩各种闪展腾挪,最后收敛为一个现实的政策主张:弃朝联韩——以跪舔美国小伙计的方式去表达忠心。我们姑且不提萨德入韩的是非,但逻辑缺陷问题依然严重存在着,那个提出“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慈禧大人,跪姿够正吧,结果又咋样了。沈志华要得出他的结论,就必须颠倒侵略和反侵略的关系,遮蔽国际政治上的强弱竞争逻辑,以及中国近代史的基本教训,这才能够把弱者的反抗和自卫,说成是侵略和帝国主义政策的依据。

  作为沈志华们的同路人,还存在着一种公知式期盼,说只要中国跪姿正确,美国就会带中国玩,让中国顺利地实现富裕发达,公知们反复规劝国人不要自尊心那么强,跪舔美国会有超乎想象的巨大潜在收益,这个是很值得投入的。有个洋人叫萨米尔·阿明,无情地粉碎了这个白日梦,他说:幻想跟着西方实现富强那是蒋介石和孙中山的“中国梦”,结果被后来的无情现实彻底打脸了;今天沈志华们想要继续吹嘘这个旧日美梦,也一样被西方政客们反复打脸,沈志华们实在是太难了。

  即便如此,沈志华的研究也可以更为积极和直接一点,他既然说“只要是跪姿正确端正就肯定不会挨巴掌”。这样的研究路子,不用搬什么劳什子档案然后进行穿凿附会的解释,其实可以更为严肃地进行,例如直接反驳毛教员那个著名的成说“老虎要吃人”。(“在武松看来,景阳冈上的老虎,刺激它也是那样,不刺激它也是那样,总之是要吃人的。或者把老虎打死,或者被老虎吃掉,二者必居其一。”《论人民民主专政》)毛教员还说近代以来仁人志士老想要向西方学习,结果总是遭遇“先生打学生”的待遇,似乎,这个旧有的努力方向也变得完全不值得期待了。更为严重的是,在毛教员看来“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据此推断,抗美援朝战争打赢之后,潜在收益巨大,因为其后果会“推迟了帝国主义新的侵华战争,推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

  直接反驳成说的研究路子,沈志华们没有采纳,可能毛教员太难反驳了,其论说基于近代史中间大量的铁证不说,相关证据还在美国和西方被源源不断地再生产出来。时至今日,特朗普依然不知疲倦地充当毛教员的代理人,无视一切期盼或干扰,反复地讲述“先生必须要打学生”的道理。前些时,国内金融爱美集团巨擘娄继伟向特朗普隔洋喊话,说可以“开门教子”但应该“闭门教妻”,这是被特朗普一轮搧巴掌下来感到脸疼无比后,还“顾大局”地弱弱提了点希望——能不能让他们减少“丢脸”以止损,但就是这么个小目标,特朗普和肥蓬也坚决不鸟。硬是要把各种卖国招数写入公开的政府文件不说,甚至还要事先规定有各种跨洋核查程序,据说这个损招是余茂春支的,就是这样的内外勾结,陷沈志华们于彻底的逻辑绝境。这样一来,要实现反驳毛教员的目标,就需要先行反驳特朗普和肥蓬他们作为毛教员论断的标准代理人行为,这个实在是太难了。

  毛教员说他喜欢美国的右派,说这些人喜欢来硬的,少一点欺骗性。这个看起来很有道理,正是特朗普们的隔洋打脸行为,彻底毁坏了沈志华们多年的苦心经营成果,他们在中国经营多年的各种伪装学术,好不容易成了点小气候,还忽悠了一些人相信,结果瞬间就原形毕露。沈志华们反驳不了美国右派,也当然地反驳不了毛教员的成说,他们的研究这一辈子就只能够这个惨样子了——只能够在自称垄断档案证据的基础上借机泼点脏水而已,无论如何都提高不了了。

  【本文是在一个微群讨论相关问题时,所做的几次发言,经过整理扩充而成。】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老田,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