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我们该如何开放金融?如何应对美国的贸易讹诈?

2020-12-16 16:45: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开放金融,有利于我们和其他国家之间互通有无,有利于我们扩大优势产业,对促进我们的经济发展是有帮助的。我们需要讨论的是,我们该如何开放金融?首先我们可以参考西方的金融开放。

  毋庸讳言,美国和西方盟国之间是有限地进行金融开放的。什么是有限开放?西方各国,包括美国,安排商业银行从事西方货币之间的兑换,从而可以使用其他西方国家货币进行国际贸易,表明西方各国之间是相互开放的;但西方各国政府却很少参与货币兑换,政府和民间也很少储备外汇。美国和西方主流媒体宣传西方国家外汇储备多,但实际上是储备的黄金白银多,而不是外国货币多。例如,美国储备的黄金约8000吨,价值约5000亿美元。储备的外国货币也有,但都是西方盟友的货币,而且仅有400亿美元左右,不到储备外汇的十分之一。美国民间储蓄率很低,长期徘徊在0左右,绝大部分民众连本国货币都不储备,更不用说储备外国货币了。美国和西方的货币兑换交易很大,这是因为它们相互之间的国家贸易额巨大,必然需要对应的货币兑换,加上金融业投机交易盛行。因此,就实际来看,西方国家的金融开放是很有限的。

  西方国家还开放金融资本项,但这也是西方的宣传大过实际情形。美国和西方盟友制定了《资本流动自由化通则》协定,1960年12月14日于巴黎签署,1961年9月30日生效。这个协定是西方盟国之间唯一涉及资本项交易的协定。这个协定要求加入国政府尽力取消对资本转移的限制。所谓资本转移,实际就是指本国和外国货币进出国境。协议的实质,就是要求成员国政府承诺,有限开放资本项交易方面其他成员国货币出入境。协议是自愿执行的,各国如何在资本项方面开放金融,是由各国自行决定的。协议更没有涉及货币如何兑换。法德领导人曾公开批评美国,让他们同意美国印钞购买他们的资产,是让他们当美国经济殖民地,因此实际上执行度很低,更多地是用作宣传,从而忽悠第三世界国家开放金融。

  更重要的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仅仅在盟国之间有限开放,并没有对其他国家,包括中俄以及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开放金融,例如,美国从不安排它们的银行从事人民币与美元的兑换。人民币与美元之间的货币兑换,虽然在美国民间可以进行,例如,在美国的唐人街,有华裔私人进行兑换交易,但这种私人货币兑换,并无多少经济意义,与美元、人民币兑换的实际需求量相比,可谓九牛一毛。实际上人民币与美元之间的兑换,主要由中国安排银行进行的,是中国单方面对美国和西方开放金融的。须知,人民币是很难进入美国国境的,人民币从来就不能进入美国金融系统,美国从没有对人民币开放。所谓美国开放金融,对中国来说,不过是不限制民间的金融交易活动。

  由于我们单方面对美国开放金融,结果是让美国享受金融开放的好处,却不用承担金融开放的责任和后果。市场经济下,金融业是国家管理经济最重要工具之一,是通过金融业分配资金,从而调控经济资源,发展经济。其基本要求之一,是限制外来影响,防止外币入侵带来的负面影响,如影响物价和金融稳定,从而威胁经济发展。这是因为,货币系统十分容易受到人心的影响,从而很不稳定。例如,美国高度限制外来货币影响,二战时,当时英镑是更重要的“国际货币”,英国也是美国最重要的盟友,但美国出售军火给英国,从不使用英镑,宁愿给英国贷款美元。即使如此限制使用外国货币,美国建国后的大部分年份,物价还都是不稳定的,不是通货紧缩,就是通货膨胀。

  历史上有很多血的教训。如东南亚金融危机、拉美金融危机,都是不适当开放金融带来的,让美国和西方金融大鳄洗劫。苏联领导人迷信美国和美元,被动接受卢布与美元之间的相互兑换,交出货币主权,又通过证券化推动私有化,使得卢布很快贬值上万倍,让美国人用数千万美元,通过市场交易,就使当时的两大世界霸主之一苏联货币体系和经济崩溃,大量工厂成为废铜烂铁,万亿美元资产化为乌有。

  我们至少应遵循西方相互开放金融所制定的三原则。

  第一原则是自愿有利。美国一向以美国利益为准,确定是否加入国际组织,特朗普执政时期更是如此。在金融方面,美国虽然组织盟国在1944年通过了《国际货币基金协定》,承诺美元可兑换黄金,但美国往往不执行。到1971年8月15日,当时美国没有兑现约600多亿美元应兑换黄金6万吨的承诺,宣布不再兑换,赖账相当于如今的3万多亿美元。西方各国也同样如此,例如,即使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提供137亿美元援助西方,西方各国最初并未加入该协定,直到17年后的1961年才加入,当时只有9个国家加入;到1971年5月,西方各国因美国坚持美元高汇率掠夺他们,又终止了在国际贸易中使用美元,此后持续十年都很少使用美元结算。虽然美国大肆宣传,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但实际上,美国此后十年陷入严重的滞涨,而德国反而货币稳定,经济高速发展。当时美国的工业生产能力约占世界三分之一,却因严重依赖对西方盟国的经济掠夺,在1971年西方各国终止了美国的经济掠夺而陷入困境。如今美国已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严重依赖中国的供应。实际是美国更需要中国。

  第二原则是对等开放。在国际货币基金协定中,各国货币的地位本是对等的,西方所宣传的储备货币,其实际意义是很多国家自愿储备,而不是美国等储备货币国家提供额外帮助。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却迷信西方的宣传,单方面向西方开放金融。而美国和西方相互之间是政府很少参与兑换的有限开放,却从不对第三世界国家开放,例如,仅仅不限制民间货币兑换,而不是安排他们的银行负责兑换,从而在西方很难进行有实际经济意义的与第三世界国家货币兑换。我国不仅对西方单方面开放金融,而且长期以来是政府被动参与兑换,交出货币兑换主权。我们应尽快停止这种单方面开放。

  第三原则是有限开放。过分开放必然导致货币主权被侵犯,不能保持金融稳定。国际货币基金协定的第八条款,就是让加入国可以自行决定经常项目下货币开放的限度。虽然该条款要求加入国不得限制他国使用外币支付,开放货币主权,却要求对方承诺负责兑换本国因经常项目往来所获得的对方货币,从而防止对方不受限制地印钞购买我们的经济资源,侵犯我们的货币主权。我们的根本问题是金融界很多人相信西方货币是硬通货,是财富,从而制定政策推动储备大量外汇。但实际上西方一直实行通货膨胀制度,我们最好的选择也不过是购买西方国债。由于利率低于通货膨胀率,连保值都做不到,而且大都存在西方的金融系统里,西方可以没收冻结而瞬间消灭。我们应大幅度减少储备外汇,这些外汇实际上代表了西方印钞从中国拿走的财富,是我们主动让西方侵占了我国货币主权的结果。

  我们应大幅度提高国内劳动者收入,提高国内消费能力,解决产品市场问题,而不是依赖出口。而美国则无法短期解决产品供应不足问题,必然陷入困境。我们不应担忧与美国脱钩,更不应该以此向美国妥协。单方面对美开放,让美国掠夺我财富,大量消耗我资源,是对中华民族的永久伤害。我们应向友好国家有限开放金融,相互对等开放,互惠互利,为一带一路战略服务。

  根本问题是如何看待美元。虽然美国主流媒体大肆宣传美元,但美国联邦储备法和美国金融教科书都明确指出,美元是美国央行代表政府签发的欠条。由于实行通货膨胀政策,实际是不断自动贬值赖账的欠条。马克思所说的货币是一般等价物,仅是研究自由资本主义社会的一项假定。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指出,实际使用的货币如西方的代币,都是实际价值远低于所代表的货币价值的,所使用的纸币,不过是发行者开出的欠条。美国历史上发行的大陆币和德国魏玛共和国发行的纸币都曾贬值成为废纸,不可能是一般等价物。整个上个世纪70年代,美元贬值都十分严重,按照黄金或石油价格计算,十年贬值25倍,平均每年贬值38%,快赶上民国政府废弃的法币了。当时各国都不愿意持有美元,1971年5月西方各国更是通过行政命令,在对外贸易中终止使用美元,此后10年,西方都很少使用美元。所谓美元等西方货币是“硬通货”,是“国际货币”,都是美国和西方的宣传,实际使用程度都是依据市场状况而不断变化的。

  相反,上个世纪70年代前后,我国开始推行使用人民币结算对外贸易。按照负责对外结算的中国银行《行史》介绍,1968年开始在对外贸易中使用人民币结算,到1973年广州秋季交易会上,使用人民币结算,出口占贸易额83%,进口也高达41.4%;到1976年联合国147个会员国中使用人民币结算的达到120个。对比日本对外贸易使用日元的比例,最多也不过20%,远不能与当时的人民币相比。当时我们既没有大量储备外汇,也没有资本项开放,经济发展水平还不高,却反而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可见当前金融界的国际化路线是完全错误的。

  如今美国基本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基础工业产业也严重依赖进口,美元购买力主要依靠中国生产能力支持,依赖中国对美开放货币主权,让美国印钞就可以购买中国经济资源。我们必须终止单方面对美国和西方开放,限制美元、欧元进入中国。

  特朗普集团上台伊始,就大肆威胁中美脱钩,但直到如今,特朗普即将下台之际,仍然不敢采取实质性措施实施中美脱钩,仅是定点实施,如停止给华为公司供应芯片,主要利用脱钩威胁为美国牟利,攫取更多更大范围的中国经济主权,如不断扩大的金融开放。就实际来看,早在2007年美国哈佛大学弗格森教授就总结为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实际是美国严重依赖中国,而不是中国依赖美国。虽然美国停止供应少数高技术产品会影响中国效率,但中国高效生产大部分成果都被美国拿走。即使效率有所降低,如果排除美国掠夺,也不会影响国内供应。

  拜登所代表的美国建制派,虽然此前与中国有多年的交往,在很多问题上与中国形成对美有利的共识,但帝国主义者贪婪无止境,特朗普集团的成功讹诈,必然让即将上台的拜登集团效仿,不仅会继续要求我们单方面加大开放金融,而且会通过贸易讹诈要求获得更多经济主权。我们必须认清美国的虚弱本质,终止美国对我国经济主权的单方面侵犯和讹诈,尤其是不能加大单方面金融开放,让美国印钞“买”走更多中国资产,例如已经控股中国网络金融业。

  最近著名经济学家,我国演化经济学会主席,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贾根良在网上公开发表文章,批评我国主流金融界主张继续对美妥协,加大开放我国金融主权,让美国和西方印钞买光中国。贾根良教授在文章中指出,“我国允许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开动印钞机就直接兑换成人民币购买中国国债,允许外资使用由此兑换的人民币在中国高息放贷、收购中国企业,摧毁人民币信用的基础。这实质上是引狼入室的行为,它正在为美国印钞购买中国企业、印钞摧毁中国经济大开方便之门”。

  由于对美元本质看法的错误,我国央行长期以来一直依据外汇储备发钞,发行的人民币都去换西方货币,交给西方;如果换不来西方货币,央行就不敢增发人民币,这也许是主流经济界推动出卖各种资产换美元欧元的重要原因。相反,央行一直错误理解我国央行法第28和29条禁止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要求,将该条款理解为禁止央行购买国债,由此造成现代人类社会最荒谬的现象,一个国家的央行,增发货币不能购买本国国债,借给本国政府;反而能购买战略对手的国债,借给自己的战略敌人。更加荒唐透顶的是,由于西方国债利率低于通货膨胀率,换来的外汇连保值都做不到,换给西方的人民币就等于免费交给西方使用了。自1995年以来,央行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高达20多万亿元,都免费交给战略敌人使用了。难怪张庭宾先生称我国的央行是美国央行的分部。

  如今美国和西方基本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中国生产了世界上大部分工业产品,人均生产量也超过世界人均4倍以上,但中国人均消费却不到世界一半,是美国人均十五分之一。其主要原因之一是给国内劳动者分配太少,年初李克强总理公开说,我国有六亿人月收入仅有1000元。早在10多年前,一位金融专家就悲愤地指出,同样经过30年经济高速发展,日本人均收入就赶上了美国,我国人均收入却只有美国3%。这是因为我国开放金融,让西方印钞购买控制资产,加上抵押资产贷款,控制了我国大部分货币和新增资产,我们估计高达上百万亿元,导致中国的大部分产出都被美国和西方免费拿走。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大量国内资源都被用于生产各种工业消费品,供应西方,导致我国环境遭到严重毁坏,资源在快速走向枯竭。早在2013年,国务院就公布,我国已有66个城市成为资源枯竭型城市。这对中华民族子孙后代产生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我们建议:

  1、增发人民币应购买国债,人大应立法禁止央行印钞购买他国货币;央行应将外汇交给财政部,换取与购买外汇支出相等的国债。

  2、指定国内五大银行负责货币兑换,政府干预外汇市场时只与它们交易,它们只为进出口贸易服务。不限制其他民间的货币兑换交易。

  3、重申国内交易必须使用人民币,外来投资者必须使用人民币到中国投资,他们只能在本国金融系统中兑换人民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