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从香港看台湾

2020-12-14 16:04: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图片

  香港纷乱,大陆民众已渐变冷却,香港内部仍热,西方世界亦然。

  近日,美国对中国全国人大副职整体进行了所谓的制裁,日本甚至也想跟风制裁特首,形势比较复杂。

  本人写“港六条”已经有五年时间,在这五年中,香港发生了较大变化,尤其近两年更是发生剧变。有人认为,香港教育正在转好,国情教育也在路上。

  未必!教育教的是文化,文化不只是教材内容,每当我看到“范徐丽泰,陈方安生,林郑月娥……”的时候,我就隐约看到痼结的遗留,深感香港与大陆的距离,从这里起步,比从教材起步更有感觉。

  现在,大家都有共识:香港的问题不是因为现在的失策,而是回归之前的安排。一切被动都源于起始点的法律与制度缺陷,在可见的未来,如果没有特别合适的机会,想颠覆性改动是非常困难的。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多次讲过,不要怕形势复杂化,越复杂越好,复杂中解决问题才会更彻底。

  香港,再大的问题,毕竟香港还是收回来了。

  台湾就不一样,它仍然是孤悬海外的小岛,它正在显示出分裂的倾向,它给全中国的稳定性和安全性预埋着相当危险的炸弹,处理不好,局部问题要演变成民族兴亡问题。

  观察中国社会和中国网络,几乎绝大部分人都把台湾问题想得很简单,都有一种“一战定乾坤”的乐观想法,只要大陆想打,一战便可以解决台湾问题。2020年,不少人瞪大眼睛等着“一触即发”的大战发生。然而,所有跟我讨论过战争的人现在都已闭嘴,再也不敢跟我说“走着瞧吧!”

  凡寄望“一战定乾坤”的人,都务必放弃这种想法,不管官还是民,如果真有这种共识,那一定会大失所望,最后等来的结果无非三种:你想象的那“一战”始终看不到发生;一战打赢了,却驾驭不了台湾;相反的结果也是可能的结果。

  在讨论台湾问题如何解决之前,我很想跟大家分享几个看法:

  当今世界已经不是康熙时的世界。康熙,在那个时代可以一战定乾坤,因为那时还不流行“国际”这个词。什么意思?几百年前,你打自己的江山,没有个什么“国际”来管闲事,更不要说拿什么“制裁”来做威胁。今天,情形大变,统一战虽是内政,可以不害怕外国干预,但我们也必须面对国际干扰,“说打就打,想打就打”很难实施,在这之前,必须做铺垫。

  台湾不同于香港。香港与深圳相邻,且是和平回归,时隔二十多年,仍然纷乱频扔,仍然前途未明。漂于海上、拥有二千多万人的台湾,岂是一战可以了之的地方?国民党逃往台湾的那个治法放在二十一世纪是绝对行不通的。

  必须考虑民主因素。台湾地区,不管民主是否成熟,我们都应该承认其民主社会的性质,在推动统一进程和治理方略时,既要尊重14亿人民的集体民主,也要尊重台湾人民的地方民主,很难以“家长管不听话小孩”的方式管理地方,应该让世界看到大中国的民主意愿。

  必须考虑历史因素。1895年是台湾社会的时代分水岭,唐景崧的短命,既是对其时大陆政权的痛诉,又是对日本侵略者的屈服。五十年,不是一个小数,它对人心的改变是长期的,它比香港的殖民遗患更大,洋种易辨,日精无痕,清理和处置这类问题既要理性,更要智慧。

  统一台湾是为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清障,不是制造祸端。统一台湾,首先是要敢于部署战略;其次是要智慧地实施战略,统一不能只喊口号,不能总是等待“一招制胜”,要通过时间来消化空间距离,要保证大陆不会因此陷入长期困境。

  十多年来,我一直坚持统一台湾的“四步十条”,从阶段上要分四步实现统一,为了保证实现四个步骤,又必须做好十件有重要意义的大事,两者互为统一。

  四步之第一步:和平谈判促进期。

  “和平统一”不只是对台湾人民的承诺,也是对国际社会的表态,只要有可能,中国应该坚持和平统一原则。要和平统一,谈判就是跳不过的路径。

  中国中央政府有谈判意愿,但台湾方面不想谈,怎么办?必须给出和谈时间表,必须给出和谈底线,不能任由台湾顽固地拒绝谈判,不能放任缓独。

  公开谈判意愿和时间,实际上就是向国际社会公开了中国大陆的和平诚意,也是给台湾方面的和平选择权。如果台湾放弃和平契机,那就给了中国大陆实施第二步计划的必须性和合理性。

  四步之第二步:台岛外围制裁与收复。

  如果台湾当局和台湾人民坚持拒统,坚持永久性抵制统一谈判,那么中国大陆必须执行由宣传攻势向实质步骤的转换。为了进一步给台湾留足回旋空间,仍然不急于用军事手段实现统一,初期可采取围岛策略,把台湾周边海域列为无限期禁航和禁飞区,对生活必需物资给予通行,其它任何与外界的非民生联系都要切断,同时,对台湾在大陆的企业也采取相应措施,保证其经营正常,但不允许资金进岛。

  当大陆对台湾进行四面围岛无效并受到敌对势力干预后,大陆可以开始执行局部收复的行动,即全面接管台湾本岛之外的所有附属岛屿。外围收复是一石多鸟:警告台湾分裂势力,不要妄想独立,大陆该出手时会出手;警告台湾政客,大陆不会让台湾问题久拖不决,“不独不统”无法接受,大陆有能力用自己的方式实现国家统一;警告台湾军方,如果选择同大陆对抗,失败可以料见,如果选择回避,本土势力必将咒骂台军方,动摇台军方以武拒统信心;明确告诉美国,中国有能力控制统一节奏,美国若武力保护,必然引起更大战争,不保护台湾,美国的对台政策就会失效。

  四步之第三步:全面武统(略)。

  四步之第四步:法治台湾。

  统一结果应该具有单向性,不能失败。但过程则有极端复杂性,不管是大战争还是小战争,只要是用战争解决问题,必然会留下很多后续问题,内战也是一样。

  首先,要做好台湾人民的心态调整问题,可能有不少台湾人民拒绝统一,甚至有反抗行为,但大陆必须告诉他们,统和独的问题没有选择,是原则。

  其次是台湾本土分裂势力,分裂势力的吵闹是必然事件,让他们闹,闹过了头,同样要依法处置,决不能让他们奢望携洋自重就可以解决问题。

  第三是要平息国际敌对势力的敌意。中国实现国家统一,西方敌对势力少不了会发难,也有可能导致某些国家搞“经济制裁”或更大动作。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西方国家只把自己的国家利益视为根本,不会轻易抛弃他们在整个中国的利益。

  为了保证顺利实现四步统一,必须做好以下十件大事:

  1、促进国家统一的机构整合。建议将国台办和海协会合并,成立由中央直管的“国家统一事业促进委员会”,将此委员会作为实现国家统一的最高决策机构,并且承担统一谈判的执行机构,时间表和谈判进程都由它掌控,可以认为它是“文统”的最重要机构。

  2、促进国家统一的法律准备。今天的香港之所以焦头烂额,很大程度上源于法律的决定性漏洞。如果想统一台湾,如果想治理好台湾,我们必须首先制定出一部非常有远见的法律,应该构建一套促统和管理台湾的综合法律体系,不仅仅只是促统法或反分裂法。中国的依法治国,既适用于大陆,也适用于港澳台。

  3、促进国家统一的宣传攻略。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喊“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和“九二共识”,除此之外,便无它音和它行,于台湾人而言,这可能只是一种象征,看不出大陆的统一决心,于世界而言,也看不出中国新的战略。往好的方面讲,这是在争取时间,往坏的方面看,这是在纵容缓独。“促统”的声音不高过“反分裂”的声音,台湾问题就会越走越远,宣传攻势是“文统”的一部分,必须立即踏上这一步。

  4、促进国家统一的政党安排。我在前面讲过,不论民主是优质还是劣质,台湾已然是民主社会,是政党政治,选举是社会文化,想要逆转非常困难。如何利用选举来促进统一?必须在台湾公开支持和组建支持统一的政党,必须从政治、经济和军事等多方面支持统一政党,也可以称之为“党统”。

  这个过程,可能会在初期制造更坏的局面,甚至会发生动乱。不要怕,只要下定决心走下去,台湾政治力量一定会出现分化,越对立越好。如果有动乱,那就有了戡乱时机。无论如何走,必须提一句:未来的台湾,决不可能是派遣省长机制,必定要循合选举之路,越早布局,越有利于长久大计。

  5、促进国家统一的政治制度规划。“一国两制”一直是大陆的宣传定调,但这是不是唯一出路?是不是最好选择?“两制”中的台湾那一制到底如何安排?实际上全是未知数,因为根本不知道台湾愿意接受的范围。这个问题也需要大陆拿出勇气先提框架,然后拿到谈判桌上讨论,香港的旧安排已经发现是问题成堆,台湾的安排能否更有预见性一些?日本侵略者能稳住台湾,如果我们稳不住,那就不好交待。要稳得住,制度安排是首务,谁都不能回避,这不是战争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警察能解决的问题。

  6、促进国家统一的经济、文化和社会事业的政策规划。无论大社会还是小社会,要实现长治久安,最后都要归结到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层面,经济、文化和社会事业决不只是两岸交流和台商两边倒腾的问题,而是要考虑收获民心的问题。香港,回归了二十多年,吃着大陆的肉,喝着大陆的水,却长着一张骂大陆的嘴。台湾,远隔大海,如何保证不出现更坏的局面?夏威夷距美国本土的距离远超台湾海峡,美国如何做到让夏威夷长着一颗“美国心”?美国是强大对手甚至是敌人,但美国的长处还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7、促进国家统一的外交整体规划。外交先于军事,这是常识,也是惯例。台湾问题,本质上是内政问题,事实上却是国际问题,长期的分治状态造就了国际干预的常态化,台湾仍然保持着与少数国家的外交关系,还保持着与某些大国的后台外交关系。我们要面对这样一个客观现实,要着手逐步解决外交障碍。未来,我们的最大任务并不是去争夺几个与台湾有外交关系的小国,而是要争取世界主要国家对中国准备推进统一实际步骤的行动保持理解,并且要制订应对可能选择武统引发国际反应的周密外交计划,战争往往是短暂的,而抚平创伤则是长期的。

  8、促进国家统一的军事规划。武统,是最后的选择,是迫不得已之举,决不是最优选择。武统,决非几艘航母加多少枚导弹就可轻易解决,我们还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要武统,三件事必须准备在前:一是武统最高机构必须及早成立,公开也好,不公开也罢,有了稳定的机构,才能有周密的安排;二是武统步骤要清晰,寄望于几天解决问题的想法都是幼稚想法;三是要对有可能的外国干涉做周密部署,台湾悬于太平洋,进岛容易,守岛未必容易。

  9、促进国家统一的具体路线图设计和时间表设计。路线图,时间表,既表明大陆的诚心,又表明大陆的决心,是在给双方以心理上的适应期,不是霸王硬上弓之举,公开比不公开更有利。把问题挑明,更有利于把各种势力的底线给引出来,早面对,好于迟面对,更优于不敢面对。

  10、促进国家统一的国内防务因应安排和物质准备。统一台湾,表面看只关台湾一隅,然而实际却事关中国整体,中短期而言,没有比这更牵一发动全身的大事,战争可能是局部,也可能扩散,甚至还有可能是全面的,一旦事态扩大化,除了军事准备外,全国性的物质准备就显得尤其重要,这关系到民生和稳定。另外,如果最终必须以武统作为手段,在实现统一后,还会有非常多的过渡性因应预案要出台,大陆会经历一定时期的困难。

  台湾问题,中国大陆如果没有破局之旅,就没有统一之时。国家统一,是中国中短期最大的命运抉择,也是当代人成色的试金石。国家统一,既是利益所在,还是民族情怀,谁能满足人民的这两个需求,谁就是新历史的铸造者。

  台湾问题是中国大陆在“热战”时代必须解决的问题,是独立于任何其它战争之外的国内特殊问题,能够实现国家完全统一,就足以证明中国对整体局势有驾驭能力,就足以显示中美两国在“热战”较量中的位置变化。

  统一问题是中国参与世界竞争的最大变量,如果能尽早把这个“变量”换成“定量”,那中国离真正的繁荣富强也就为期不远了,让“变量”一直变下去,孤悬海外的小岛总有一天会成为替列强盯住中国命门的航母。

  附言:

  近日,有“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说法。评:先听听看看,效果待观,因为全要素资本化的趋势还在深化,还是主打牌,有序与无序,谁来判定?即使不构成垄断,逐渐向少数人集中,其危害是一样的,只是表现轻柔隐蔽。

  写于2020年12月13日星期日

    【孙锡良,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 “孙锡良”,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