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 |美国人物论之:“袁绍”特朗普

2020-11-25 11:38: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

  据美国媒体23日消息,美国总务管理局通知拜登团队,已经准备好启动正式的过渡进程。

  同一天,特朗普“建议”局长艾米丽·墨菲“做需要做的事”,并表示“已经告知自己的团队做同样的事”。

  很明显,特朗普要愿赌服输了,这在中国网民中引发了狂欢。

  有人模拟特朗普支持者的口吻,调侃说“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还有人用张飞在长坂坡的一句断喝来形容特朗普的尴尬:“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是何故?”

  特朗普的确是尴尬的。

  正如笔者多次强调的那样,四年前,特朗普的成功当选和美国历史上任何一次选举都不同,堪称一场美国的“民族革命”。

  为什么呢?因为特朗普之前的任何一次选举,候选人代表的都是美国精英集团的利益,但特朗普却不同。

  他虽是地产富豪,却毫无从政经历,并非华盛顿政治精英的圈内人,也不属于华尔街金融寡头的圈子。而他的支持者,主要是美国中南部低收入、低教育蓝领白人和农民,即“红脖子”,他们都是被美国目前的体制精英所排斥和压制的。

  这些“红脖子”为什么会支持特朗普呢?

  这是因为,随着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推行,美国逐渐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独立民族国家,“和平演变”成了华尔街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所掌控的半殖民地国家。

  华尔街国际金融资本精英以及经过他们仔细挑选的华盛顿政治精英在制定政策时,出发点并不是所谓“美利坚民族”的利益,而是他们自身的利益。作为“国际统治阶级”,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经常要牺牲“美利坚民族”的利益。

  “红脖子”渴望改变这种局面,从华尔街国际垄断金融资本集团手中夺回“我们的美国”,特朗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无非是要重新确立“红脖子”对美国的掌控罢了。

  2016年,正是这股力量把特朗普送进了白宫。

  02

  —

  问题在于,特朗普虽然当了四年美国总统,但“红脖子”渴望的“革命”却远未成功,而拜登的当选,无非意味着华尔街精英的卷土重来。

  如果特朗普真的忠诚于“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革命目标”的话,那么他就应该在前几天“百万‘铁粉’进军华盛顿”的时候,借机掀起一场真正的“颜色革命”,正式宣布不承认选举结果,要求重新大选。

  但在这一历史紧要关头,特朗普却首鼠两端,表现出了机会主义特征。

  一方面,他在推特上对“铁粉”们甜言蜜语,发一些“暖心”之内廉价的称赞,另一方面,他却不敢在现场停留,只是从他的豪车里招了招手,就去打高尔夫球了。

  很明显,特朗普并不是真正的“革命者”。

  他和“红脖子”不属于一个阶级,他不过是利用“红脖子”的不满来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罢了,“红脖子”为他献身,他是乐意的,但是,当形势发展到需要他为“红脖子”的理想而献身的时候,他就抽身退步,考虑如何全身而退了。

  最新的消息是,美国国防部宣布:立即根据总统权力移交法向拜登移交权力,包括内参简报和资金。

  军方倒戈,特朗普再也翻不起大浪了。

  曹操当年青梅煮酒论英雄,谈到袁绍时说:

  “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

  “干大事而惜身”,用在特朗普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特朗普势将成为历史过客,留下一个失败者的背影。

  不过,美国“红脖子”的政治能量不会消失,特朗普被边缘化之后,会有其他野心家取代他的位置,美国仍无宁日。

  03

  —

  美国发生的一切,对中国也有借鉴意义。

  要汲取美国的教训,防止金融寡头集团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民族利益之上,让整个民族来为他们的利益买单。

  中山先生早年提出的节制资本,毛主席在建国初期提出的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政策,对今天仍然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当然,根本性的出路,仍然笔者反复强调的:世界需要一个社会主义方案!

    【郭松民,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