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何新的视频谈话

2020-11-23 08:46:28  来源: 何新老家伙   作者:何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打不开?点这里>>>

  同学们好啊!

  我患多种重病很多年了,不便外出四处走动,所以,一直也没机会来学校和大家见个面。抱歉了,对不起。

  感谢倪阳和各位老师与同学们成立了这么个学会,你们成立这个学会有点意思。

  我当初说过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没想到现在一晃,不知不觉就已经过了十一年了。

  你们这个学会叫“何新研究与批判学会”,这个名字好,为什么?

  我说三点看法。

  第一、我认为何新其人并不值得研究,不值得关注。

  此人平生浪迹江湖,学历很低,做事情一半儿认真一半儿游戏。

  我现在认为自己睡觉的时间比普通人会多。特别是这些年来,由于身体不好,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坐冥想,半睡半醒的状态。

  我年轻时候没读过大学,也没有镀过任何的金。现在,其实就是一个重病在身,率性而活,喜欢看电脑、玩游戏的退休宅男,一个邋遢老头而已。有什么可研究的。

  但是第二,何新的著作确实不少,而且涉及多种人文科学的学术领域。

  我的书读者不少。恨我的人说,流毒甚广。可能如此,十分可恨!

  但是值得看吗?还是值得一看。因为标新立异的观点比较多。

  第三,其实自从进入学术界以来,四十年来,我几乎一直在吵架。而且是与学术界的各种多数观点,各种定论和成见吵架,甚至多次与一些领域具有代表性的主流思潮正面碰撞。

  是非自可两论,但是值得研究。

  例如我在80年代对抗文学中的时髦的现代派,我提出应该复归英雄主义的传统。后来对抗短缺经济学,提出了过剩经济学的概念。对抗私有化经济学,提出了新国家主义经济学的概念,以及对抗流行的新自由主义的各种主流思潮等等。但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其实这方面已经有很多人做过研究。例如:祝东力先生、房宁先生等等,早就从文化和政治学方面做过研究。天津大学有一位学者于义凡先生曾经以此为题写过他的硕士论文,天津师范大学马德普教授有一本名著叫《当代中国政治思潮》,在此书中,有专门的一章讨论何新的新国家主义,各位可以看看。

  但是我认为啊,我的前半辈子其实是无知得很。

  因为在2000年以前,我不知道世界上有个隐形的独眼巨兽“梅森会”。

  关于梅森是否存在,过去多数人不相信它存在,现在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它存在。那么它究竟是否存在哪?

  其实这个问题不需要问我,美国总统川普可以回答。我看过老川普的一些录相和视频,他多次在演讲和对话中指责一个神秘影子组织的存在,说这个影子组织控制了世界的政治和金融,阻碍他的政策。

  我早年也曾经崇拜西方的古代文明,我不知道希腊、罗马、印度、埃及的那些编年表都是假的,以及包括什么马其顿帝国亚力山大的那些高大上的故事,都是近代西方人,西方的历史故事会(按:当然,他们有官方名字叫什么剑桥、哈佛历史系列)所虚拟编造的一种文学虚构。

  最近几年以来我特别关注对中亚、西亚、南亚海陆交通史的研究。这一部分的研究长期以来被中国史学界所忽视。而实际上我认为中亚、西亚、南亚不仅是丝绸之路,整个历史与中国古代史关系非常深远、重大。可以说这些地区是中国历史的后院。还有这几年我对解放战争、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研究,也获得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新知。

  所以我自认为最近这二十年来我的所学,比我前二十年的学问深刻。耳目一新,振聋发聩。

  这些方面的学术值得各位今后继续研究。我已经开了个头。

  但是,当然你们不必相信和跟随我,我欢迎你们批判我,反驳我以至驳倒我。

  在这些领域中,我叫板主流学术也已经多年。

  我年轻时欣赏陈亮的两句话: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古之心胸。第一句话我也许做到了,第二句话可以留待后人去评论。

  对于西方制造的这个伪史体系,我曾经提出了许多反对的论据、揭露的资料。例如:文艺复兴时代的拉斐尔有一幅著名的油画作品,叫作所谓的“柏拉图学院”、或者雅典学院、或者雅典学派。

  过去都说这个作品是表现什么希腊雅典的哲学家学派,其实是瞎说。雅典那个巴掌大的乱石山城根本养不活这种规模的学院。

  这幅画实际上是取材于中世纪阿拉伯人的“哲学之宫”,所以图画上有波斯人、印度人、还有阿拉伯人、甚至据说还有孔夫子。不相信的话,各位可以去看看这幅图画上有穿着绿衣服,头戴大头巾的大胡子阿拉伯人就知道了。这幅画本来是一幅本名叫“宗教教义辩论”的作品。

  (图中17据说是孔夫子,5是阿拉伯人,右边R一组是波斯人与印度人,身下还有白帽的黑帽的犹太人,拜火教和景教徒。)

  这位据说就是拉斐尔理解的孔夫子:

  还有什么例如雅典那个日行几百里,跑的速度和距离据说超过马和骆驼的马拉松跑者。那个带着三万多的马其顿赤脚步兵,用只能一次性投掷的标枪为武器,不停顿的一路奔跑和作战,三五年内跨越了几百种语言,几千个城邦,几万个国族,实行了征服。建立了从今天的南斯拉夫到希腊埃及,以至于远达中国的新疆西藏,席卷叙利亚和伊朗高原、阿富汗高原、印度河地区以及孟加拉海岸,据称建立了一个文化流传了上千年,横跨欧亚非的世界帝国。而这位神话之王亚历山大,他本人却只活了二十来岁。

  实际上这一切事情在两千年后,拿破仑曾经想办,办不到;希特勒办不到;前苏联人在阿富汗想征服也征服不了;现在美国人以全部最新的现代化武器在伊拉克、叙利亚都办不到。但是,两千年前的标枪男亚历山大却非常轻易地办到了,你们信吗?

  其实这都是出自近代欧洲人非常低劣的文学虚构,可以看做胡说八道,用小学算术就可以破解,根本不可存信,谁信谁是傻瓜。

  但是它们仍然被信仰,仅仅是因为贴着西方权威的标签而已。信仰这个东西一旦形成,就很难被理性改变。再加上西方那些以商业盈利为目标的大量的假考古和假文物,所以骗了世界上的许多人。

  但是,对不起,我不信西方这一套。

  由于我揭露了这些东西,让一些假历史不好教下去了,所以一些主流权威人物对我恨之入骨。但是你们来批啊,哈!来踩踏何新啊,他们却做不到。很可笑,干生气。于是,大名鼎鼎的知乎网竟然造出谣言,说何新这个人也是不存在的虚构,说什么何新是蜥蜴人,还弄出一张漫画。好笑!

  我期待你们将来能做到,你们做到,就须针对我挑起的那些话题和论据,一一予以澄清和反驳,那么你们可以进步,而我则可以受教,我也会非常欣慰。

  我的格言是龚自珍那句话,但开风气不为师。

  以后我准备多再捐一些我的书和资料给贵校,供你们研究及批判使用,批判而肃清流毒可也。

  实际上我应当感恩我们这个时代,感恩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若非生于当今这个时代,哪会有学术研究的自由?哪会有何新?

  说到底,何新算什么?光下之影而已,微不足道。不过是当代学界、文化界的一个匆匆的过客。

  各位可能知道我是一个信仰佛教的居士。我相信四大皆空、万法皆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我不执着,所以,我也现在不太喜欢争论。如果,有所争论都是不得已。而以上所说可以算是我对自己的某种总结。也是我对自己心口如一的真实看法。

  哎呀!我已经很久没有公开讲过话了。今天应各位老师朋友们之邀说这么几句。里面肯定又有很多荒谬的、错误的、流毒、观点……希望大家批判。

  谢谢大家!

  (2020-11-13)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