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中美能否回到“合则两利”的“正轨”上来

2020-07-24 14:07:1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尽管中美关系现如今几乎撕破脸皮、破口大骂了,但一些中国人仍然满怀希望地期盼中美两国能回到“合则两利”的“正轨”上来,这是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是他们所始终不渝的努力方向。之所以如此这般地执着坚定,这些人所依据的就是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这样一个大道理。这就是说,要想深入解析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的中美关系,追问中美关系到底能不能重回“正轨”,必须把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这个大道理剖析清楚。

  首先,必须搞清这个大道理在逻辑上是否成立以及如何成立

  这里,我们遇到如下三个比较重大的问题:

  第一个重大并带有根本性质的问题是所谓“正轨”

  究竟什么“轨”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美国霸权资本主义国家关系之“正轨”呢?

  众所周知,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是斗争关系,迄今为止任何理论、任何学说、任何逻辑也没有证实这两者之间可以进行战略合作、实现“两利”与“共赢”。也就是说,“斗争”才是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二者关系的“正轨”,而其它任何别的关系都不是“正轨”,甚至连“轨”都不是。

  两种主义之间是这样,那么,分别奉行这样两种主义的国家中国和美国之间,什么关系才是其“正轨”呢?

  显然,按照中美“合则两利”的大逻辑,中美“合作共赢”才是两国关系的“正轨”,别的其它关系一概都不是,其具体表述语言就是“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如此一来,就出现了如下的路径对比:

  社会主义VS资本主义——正轨——斗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VS美国霸权资本主义——正轨——合作

  那么问题就来了,同样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在前面分别冠以“中国特色”和“美国霸权”之后,如何骤然间就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由“斗争”一变而为“合作”了呢?这种理论与逻辑上的颠覆性变化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也许是笔者所知有限,也许是理论界对此秘而不宣吧,迄今为止并没有任何理论逻辑对此做出说明阐释,说明这个过渡是如何发生的,阐释为什么从“主义”到“国家”就发生了截然相反的变化。这也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美国霸权资本主义只能以“合作”为“正轨”为“唯一正确的选择”这一空前伟大的逻辑是如何成立的,人们不得而知!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中美关系“合则两利”的“正轨”论缺乏必要的理论支撑呢?

  笔者以为 “是”!

  第二重大问题是“合”的覆盖面有多大,是不是中美两国在大多数问题上都能“合”

  从理论逻辑上讲,中美两国关系如果想要行进在“正轨”之上,那么,两国就应该在大多数问题上都能“合”,否则,如果在事关根本与重大核心利益上都不能“合”、无法“合”的话,那么这个所谓的“正轨”就没法走,也就失去意义了。

  但是,现如今人们所看到的却是,在一切关乎中国主权与核心利益的重大具体问题上,比如台湾、香港、南海诸岛、钓鱼岛等,美国都在围剿中国,根本不同中国合作;在至关重要的政治层面,诸多重大问题上中美也“合”不起来,比如思想、价值、人权等,美国一直都在攻击中国;在一切核心与要害领域,比如核技术、航天航空技术、战略情报、网络空间,5G核心技术等,美国都致力于扼杀中国。至于中美之间现如今各种看不见硝烟不流血的战争,更是比比皆是,几乎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了。

  既然这样,那么中美之“合”的覆盖面究竟能有多大呢?恐怕也是小的可怜了。

  第三重大问题是“利”有多大多深,也就是“利”的深度与广度的问题

  中美之“合”肯定有“利”于其中,我们不能一概否认和否定“利”的存在,这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既然客观上确实有“利”的存在,进一步的问题就是“两利”之中孰熟多熟少、熟深熟广的问题了。

  在中国来说,国家层面上,对美之“合”体现经济上的好处就是扩大了对贸易出口,刺激了国内生产,间接地也从中学到了一些现代工业生产技术,但关键技术一概没有;因为对美出口而赚到大量的美元,中国因此拥有大量的美元储备,但实际上一直在贬值缩水;战略上曾经换得一个时期和平发展的大环境,但目前正急剧消逝...上述这些都是可以归纳总结的“利”,突出的就是一个“钱”字而已。至于政治、军事、文化上的“利”,基本上可说子虚乌有。

  在个人与集团层面上,获利最大的应该是台湾政治集团。既然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于这一点美国也承认,所以我们在谈论中美所“合”之“利”的时候,就不能把台湾丢在一边不闻不问。在中美战略合作的过程中,台湾从中获得了政治、军事、经济等各方面的巨大“利好”,直到目前都相当显著。在台湾之外,大陆新兴资产阶级及其相关联的各种集团也在中美之“合”的过程中获得惊人的实际利益,甚至可以这样讲,对于一些中国人而言,美国所提供的“利”最大,直接或间接来自美国的“利”最大,美国已经成为这些人最大的利益平台,其重要性远远超过中国本身。可以说,没有美国就没有他们的现在,失去美国就失去他们的未来。

  在美国来说,中美之“合”所得之“利”更是看得见、摸得着,中国所购买的一万亿美元国债,事实上早已经被白宫花完了,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处置,可以随心所愿。在个人与集团层面,很多美国资本家也从中美之“合”中得“利”多多,他们当然希望能继续进行这种“合作”。

  尽管如此,美国当局对中美之“合”总体上仍然很不满意,眼下正在极力改变这种当前的这种现状,要重新塑造新的中国关系,要脱离中国一些人理论逻辑中的所谓“正轨”了。

  基于上述三个方面的分析,可以认为,中美“合则两利”学说只在部分领域和部分问题上成立,需要加以诸多限定的界限与框架才能在逻辑上自洽。也就是说,这个大道理只能部分成立。同时,在这个逻辑体系里只谈了“合”之“利”,而没有讲“合”之“伤”之“害”,这恐怕也不够全面,也不能说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其次,必须搞清这个大道理是普遍性原则还是特殊性个例

  世界各国之间的国家关系既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普遍性是指诸多国家之间的关系所具有的共同性特点与特征,将这个特点与特征概括归纳起来,人们将其称之为国家关系的普遍性原则;特殊性是指具体不同国家之间的关系具有各自特有的不同特点,将这个特点突出与提炼出来,人们将其称之为国家关系的特殊性。

  中美关系也是这样。作为典型的大国关系,中美两国之间的国家关系既具有国家关系的一般性特征,也具有中美这两个国家所特有的特殊性。

  那么,被中国一些人所笃实认定的中美两国“合则两利”学说,属于国家关系的普遍性原则、适用于很多国家之间呢?还是仅仅适用于中美两国、对其它国家之间一概不管用不见效呢?这是一个必须搞清楚的重大问题。

  基于这样的提问,我们不妨审视,既然中美关系是这样“合则两利”,那么中国同日本的关系,同印度的关系,同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一切西方国家的关系,是不是一概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呢?如果不是,又是为什么呢?

  进一步说,美国同俄罗斯的关系、美国同伊朗的关系,美国同朝鲜的关系,以及同阿富汗、叙利亚、委内瑞拉、古巴等各个国家的关系,是不是也“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呢?如果不是,又是为什么呢?

  再进一步说,俄罗斯同乌克兰的关系,同日本的关系、同英国的关系、同德国的关系,以及同一切西方国家的关系,是不是一概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呢?如果不是,又是为什么呢?

  更进一步说,伊朗同沙特的关系、同以色列的关系;以色列同巴勒斯坦的关系,土耳其同叙利亚的关系,土耳其同希腊的关系,朝鲜同韩国的关系,朝鲜同日本的关系,印度同巴基斯坦的关系,同尼泊尔的关系,同克什米尔的关系,是不是一概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呢?如果不是,又是为什么呢?

  由此延伸并上溯推之,是不是ISIS同美国之间、基地组织同美国之间,也门胡赛武装同沙特之间、库尔德人同土耳其之间、历史上德国希特勒与英国丘吉尔之间,太平洋战争时期的日本与美国之间,一概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呢?如果不是,又是为什么呢?

  按照“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这个大道理合乎逻辑的演绎下去,上述一切国家关系都应一概如此,世界所有国家之间、所有力量之间都应该“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了。

  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上述这些国家之间不但“斗”、不但“伤”,而且很多时候还搞得“你死我活”,“有你无我、有我无你”。这又是为什么呢?

  众所周知,世界上许多矛盾可以调和化解,许多矛盾则不能调和化解,而只能通过斗争的胜败而告结束。

  但是,在一些中国人有关中美“合则两利”的学说中,“斗争”从根本上被予以否定,从道义与道德上被彻底打翻在地,失去了任何苟活存在的空间。按照这一伟大学说,任何主张在中美之间还需要“斗”一“斗”、还需要进行一点儿“斗争”的人,都成了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于是,中美两国之间只有“合”只能“合”就摇身一变成了形而上学意义上的绝对真理,就成了只有中美两国关系才特殊具有而任何其它国家之间都不具备的极端特质,这大概就是中美“夫妻关系”的真谛。

  也就是说,只是因为中美两国之间具有特殊的“夫妻关系”,所以才“合则两利”,而其它一切国家之间一概都不具备这样的特殊属性。

  最后,对于这样一个大道理,美国是否会同意照办

  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想中美关系回到“合则两利”的“正轨”上来,只有中国一家热衷、一方努力不行,还需要美国的支持与配合,如果美国执意不肯,那恐怕还是要出轨了,不管中美是不是“夫妻关系”,结果都是这样。

  什么条件下,美国才可能支持与配合两国关系重回“正轨”呢?笔者以为,如下二者必居其一,否则是不行的。

  其一,要“懂得”

  即美国当局及其统治集团在认真学习领会中国一些人有关“合则两利”学说的基础上,做到真懂真信。只有在思想上、理论上同中国高度一致,才能做到行动上高度一致和高度自觉,跟上中国的步伐;

  其二,害怕“伤”

  即霸权对中美可能发生的“斗”望而生畏,产生足够程度的惧怕心理。如果这样的话,对中美“合则两利”大道理不管是不是真懂真信,美国都不得不老老实实地重回中美关系的“正轨”。这就像小孩子不听话,不好好走正道,家长棍棒招呼之下,使之不得不乖乖就范一般。

  关于第一个条件,事实证明,迄今为止美国根本就不“懂”,或者干脆说就是不想懂、不屑懂。坦率地说,为了让美国霸权认可认同这个道理,过去几十年间中国方面的一些人费尽了水磨工夫,费心费力,各种办法都用上了,就是寄希望霸权能改恶从善,借用学术一点语言就是“放弃冷战思维”,结果不但不见成效,而且他们还变本加厉要同中国“脱钩”、“离婚”。目前正变得越来越顽固、蛮横、霸凌,这已经成了基本趋势。有鉴于此,今后美国霸权弄懂“合则两利”大道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关于第二个条件,鉴于“合则两利”这个大道理在其自身的逻辑体系之内已把“斗”给否定了打倒了,所以让美国遭受中国之“斗”并因此而产生足够畏惧心理的可能性就不复存在了。

  这样看来,今后在“合则两利”大道理指引下美国同意照办的可能性基本上就不复存在了。即便中国一定会选择合作,因为这“唯一正确”,中国理所当然要选择正确,不可能做错误选择,但美国霸权则基本要做错误选择、要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了。

  中美关系很难重回“正轨”,那么,今后的中美关系将出现怎样的新局面呢?

  不管承认与否,用“战略合作”开辟中美关系的新局面已经走到历史的尽头了,旧“轨”已经走到路的尽头。今后需要开辟中美关系的新“轨道”,但这样局面只能是“打”开而不可能是“合”开,也就是说,“斗争”将越来越成为中美关系的主流和主打方式。须知,现如今美国霸权根本就不怕什么“俱伤”,如果中国继续在所谓的“俱伤”面前畏惧止步的话,那中美关系就将不是什么“俱伤”,而可能出现一伤甚至一死这样可怕的结果了,这恰恰是美国霸权所追求的目标。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