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透明外交(3)——绿项链与新亚洲

2020-07-20 18:13: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按:有网友质疑我的外交透明思维,说外交工作不可能事先把要做的事告诉别人,必须是秘密的。这完全是误读,提出透明外交,主要是想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说明在信息时代各大国的外交战略已经很难成为秘密,彼此都能看到,用不着故弄玄虚,用不着神秘化,二是说明各国外交必须坚持人民外交,不能借“秘密”排斥人民的参与权。归根到底一句话,普通百姓可以谈外交,外交不是少数人的专利。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全球主要国家都普遍承认一个历史性转变——世界正经历一场系统性革命。封建帝国纷纷瓦解,殖民地纷纷独立,民族国家自由生长。与这一节奏相伴的是,两种不同制度的国家在竞争中构建了两个阵营,社会主义成为影响世界的决定性力量之一。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全球主要国家又普遍看到另一个历史转折——世界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资本化革命。资本力量控制了99%的国家,制度因素已经不是世界争论的焦点,人类命运几乎全部系在资本这条大船之上,几个未被资本渗透的毛孔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接轨。有关资本对世界的影响力,中国大量左翼时评人的判断整体上是错误的,有很多人喜欢做掩耳盗铃的形势分析。十年前,一场金融危机让他们确定资本主义走向灭亡。今天,一场疫情,又让他们做出了同样的判断。

  “一带一路”是世界区域战略潮流中的一个支流,它是资本国际化和竞争全球化产物。2009年,本人在曾在《热战》提到两个观点:一是“新丝绸之路”,二是“中欧高速铁路大通道”,缩略讲,可以称为“一道一路”。2014年后,中国开始部署“一带一路”,既考虑了陆路,又考虑了海路,讲的是两条丝绸之路,美国人经常把中国这一战略翻译成“belt and road”。

  中国已经把“一带一路”作为中长期战略,这引起了美国政府高度重视,并且已经从各个方面渗透沿线国家,试图抹黑中国政府。在中美角力白热化大背景之下,有必要对沿线国家做全面准确的分析,让更多人来为这项战略建言献策,以期达到理想中的效果,不至于落下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结果。

  “一带一路”节点国家分类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分类主要是根据官方专家所列,或者说只是战略设想中的长期节点,并不表明这些国家现在已经都是战略合作方。

  东亚:蒙古国。

  东盟10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文莱和菲律宾。

  西亚18国:伊朗、伊拉克、土耳其、叙利亚、约旦、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沙特阿拉伯、也门、阿曼、阿联酋、卡塔尔、科威特、巴林、希腊、塞浦路斯和埃及的西奈半岛。

  南亚8国: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阿富汗、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尼泊尔和不丹。

  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

  独联体7国: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和摩尔多瓦。

  中东欧16国:波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黑山、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马其顿。

  分析:以上65个国家中,中东欧国家实际上就是正常的国家经贸关系,部分国家甚至非常敌视中国,多数国家态度爱昧,整体上讲,这16个国家暂无法称之为“战略合作国”。独联体的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民亚和摩尔多瓦也具有相当的不确定性,部分东南亚国家反华,合作的隐患也较大。真正的“一带一路”沿线国主要集中在中亚、西亚、南亚和东盟部分国家,大概有40多个重要节点。

  “一带一路”节点国家的形态分析

  在大约40多个重要节点国家中,信仰伊斯兰教人数过亿的国家有:印尼2.05亿,巴基斯坦1.78亿,印度1.77亿,孟加拉1.5亿。其它主要国家信仰伊斯兰人口百分比统计情况如下:阿富汗99.8,伊朗99.7,也门99,塔吉克斯坦99,西亚其它大部分国家超过95,只有黎巴嫩略低。中亚其它国家均超过90。南亚的孟加拉超过90。俄罗斯信仰伊斯兰教人口百分比15,伊斯兰教是乌克兰第二大宗教。马来西亚和文莱超50,菲律宾只占5,新加坡15。

  从上可以看出,分布在两条主线的国家以深绿为主,中绿为次,浅绿较少,如果把上述40多个节点串起来再跟中国联成一个闭环,那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弯曲的绿项链。

  世界的历史、现在与将来,始终并将继续围绕着几条主线维系国家间相互关系:其一,信仰和价值观的基本趋同化;其二,利益上的相互需要;其三,安全保障上的相互依赖。

  如果能同时满足以上三个要素,相互间的稳定关系就更能经受住大风大浪的考验,如果只有单一关系或部分关系,一般只能限于阶段性合作关系,敌友关系也可能表现为脆性崩裂。

  如果从另一个视角再来分析40多个重要节点,我们可以看出,大部分国家都是亚洲国家,这会给中国有远见、有信仰的政治家规划新政治抱负的机会——新亚洲的构建

  “二战”后的世界已经延续了七十多年,许多旧的规则和制度都已经不再能有效对付二十一世纪的新问题,世界范围内,各大洲的范围内,差异性正表现为激烈化,目标一致的原则极难达成。

  分裂,是一种乱象,它会给部分国家及部分群体一次运动或革命的机会,如果这种运动或革命能获得民众的持久性认同,那么,新的以团结为目标的秩序性颠覆也便看到了希望。

  中国,如果能看到世界运动中露出的一点点新机会,团结并尊重40多个重要节点国家的意愿,那么,亚洲主要国家的共同利益也就有了新交集,尊重信仰,利益共享,安全互保,以亚洲人民共同的追求来发展“新亚洲”,并让“新亚洲”表现出不比欧盟影响力更小的区域性联合体。

  从某种意义上讲,“新亚洲”概念比“一带一路”更为中性,更能获得相关国家的认同,它不带有个体性,更不会被霸权主义国家渲染为地区威胁,新亚洲是亚洲人民的共同目标,一带一路可视为实现这个目标的动力和纽带。

  绿项链稳定发展的战略要素分析

  1,绿项链是一个资源地带。第一种资源是石油资源,它既是人类生存的必需,又是人类竞争的角斗池,为了生存更好,就必须善于或敢于角斗。第二种资源是海洋资源,海上丝路的重要战略意义不在于盈利的具体数字,而在于海上自由通路的持久性状态,海路自由比陆路自由更重要。第三种资源是人力资源,全球超过一半的人口集中在亚洲,总人数超41亿,虽然各国发展极不平衡,虽然人口质量仍不如欧美,但人力资源的实际价值远超前两种资源,人口红利不只是基于人口大国,也可以适用于人口大洲,人口数决定市场潜力,人口数决定长期活力。

  2,绿项链仍属偏中性地带。除极个别国家外,40多个重要节点国家中,特别亲西方的国家并不多,即使部分国家亲近欧美,也都属于安全利益上的需求,并不是信仰与价值观的根本认同,意态中性和战略中性都有利于新亚洲的团结与合作。但是,这里需要指出,所谓偏中性,是基于其对东西方大国的选择与判断,并不表明它跟东方意识就没有冲突,负面因素暂时可控。

  3,绿项链暂不具备战略扩张欲望。在40多个节点国家中,虽然有不少人口大国,但都没有象欧美一样的侵略性,局部的边界冲突不代表有全球色彩的霸权主义存在,亚洲内部和平有中长期维持的可能性。土耳期和印度都被视为有较强隐性侵略欲望的国家,但实际上也很难实施,一是自身力量不够强大,二是周边力量太过强大,扩张失败,意味着自身的分裂,亚洲的各个大国暂都不敢轻举妄动。

  4,绿项链极度需要资本的滋润。近代亚洲,近代伊斯兰世界,衰落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最突出的原因就是科技落后,进而导致经济落后。在石油资源的带动下,部分国家变得富裕,但并不强大。多数国家仍然处于发展中或极度贫困状态。前面已经提到,二十一世纪最突出的系统性革命是资本全球化革命,这个潮流仍在奔腾,资本流向40多个节点国家具有自然引力。中国,虽然不是发达国家,但资本的全球化投入已经不亚于欧美,甚至有过热趋势,进一步向节点流入恐怕符合双方中短期所愿。

  5,绿项链的民族主义抬头处于发展进行时。民族主义既不毒药,也不是良药,适度保持,对民族国家而言并非坏事,但走向极端便是祸害,既害自己,又害它人。美国的中亚战略和中东战略,本质上讲,都有培养民族主义极端化的意图在内,并且是向两个相反方向培养极端力量,用一个极端去打击另一个极端,以达到中渔利的目的,最终的结果就是维持一种令人不安的“恐怖平衡”。中国要避免深陷美国制造的“恐怖平衡”中,比较简单的办法是尽量不参与美国的地区战略,情感上和行动上更多支持中亚及中东国家的权利主张,在国际上组织中努力多为它们争取权益。当极端民族主义触及到自身核心利益时,绝不能含糊其辞,要坚决予以回击并阻断危险源,避免出现群集效应。

  6,拒绝相互间的“心理征服”。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美国对欧洲一直奉行心理征服的逻辑,冷战时代,因为要对抗苏联,欧洲表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心理屈服,但这种以对抗为目标的征服最终会让多数国家产生心理阴影。随着两大阵营中一方消失,欧美内部矛盾也不断增多,都在各自心理上产生隔阂,互不尊重的事情越来越多。心理征服,本质上讲,是谋求国与国之间的过密关系,最终必定会表现为不健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一样,保持有距离的相互认同会让对方更为舒服。中国与40多个重要节点国家在信仰上存在不小的差别,这很容易产生彼此提防和相互同化的愿望,拒绝征服,就是拒绝改变彼此的颜色。

  7,亚洲应该有亚洲人的多元文明。欧洲白人通过大洋洲向美洲进军,经过几百年的努力,他们构建了一个所谓的“大西洋文明”,靠着它独特的富有生命力的力量,维持着近现代经济和科技发展的主要基础。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新文明给亚洲的传统文明带来了极大冲击,亚洲许多国家变成了“衰老和落后文明”的代表,这其中就包括40多个节点上的大部分国家。构建新亚洲,应该有一种文明复兴的责任感,让亚洲多元文明(非单一宗教文明)重新融入世界并成为主流文明是各国间相互合作过程中的历史追求,亚洲自己的文化意识,亚洲自己的道德价值,应该受到欧洲传统的尊重,多元文明的稳态才是最自由的文明态。

  8,亚洲内部需要有一个共同的精神和传统。因为有战略上的相互需求,二战以后,欧美之间达成了一种非常重要的精神——体谅精神。虽然这个过程有非常多的波折,但北大西洋文化的基本框架还没有被打破,最不遵守规则的特朗普政府也没有完全摧毁这一历史结晶,它们仍然保持着希腊传统、罗马传统和基督传统的古老基因。亚洲国家如何塑造出一种有气质、有特质且能相互遵守的精神和传统变得非常重要,宗教极端主义和自我中心主义都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要求,古老亚洲能否提炼出现代精神会影响甚至决定着这个集团的前途大小,政治家、道义者、宗教领袖及各国人民都有责任创新思维以塑造属于亚洲的精神和传统。

  9,绿项链的非军事化原则。东盟,是一个以政治经济为主要纽带的组织,没有军事上的深度合作,组织成员国家间的长期风险性较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一个军事组织,它以技术和威慑力作为合作的基础,长期风险非常大。但是,欧美双方化解风险的最大招数是把政治和经济完全融入到军事组织中,我们可以认为,北约的非军事因素和影响力已经超过了军事因素。美国同其伙伴对于政治经济的关系调节时刻带动着北约的政策稳定性,而军事组织对于欧洲及亚洲部分地区的强大作用又反过来维持着美欧间各方面战略合作的稳定。欧美跨大洲的军事组织是全人类的风险,是帝国主义国家维持霸权的手段,是文明的倒退。

  亚洲,并没有一个特别稳固的组织维系紧密关系,中国同亚洲诸多国家相互合作构建的一带一路,可以有双边军事合作,但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可能有军事结盟的可能性,“上合组织”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即使存在,也不可能对亚洲主体产生作用,亚洲不存在成立大洲军事组织和跨大洲军事组织的可能性。

  一带一路,新亚洲,都可以成为战略设想,即使最后不能达到预期目标,也并不能否定推动战略的正确性。这类中性的文明战略,既可以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还可以对美国的全球战略构成压力,无论美国多么强大,它都不可能照顾到全球每一个角落,它的介入越分散,局部力量就越小,如果中国能坚定地推动“亚洲圈、非洲圈和拉美圈”的深度合作,美国就要拼命地分散精力到全球各地瓦解中国影响力,而中国却不需要付出全球性的军事开支,即使中国在亚非拉没有赚钱,也耗费了大量美国的财力,实际上也相当于在大国竞争中赚了钱。

  10,绿项链的风险管控。美国是全球唯一超级霸权国家,它追求的是统治世界,有着无限的欲望。当然,无限的欲望,意味着无限地付出,风险也无处不存。中国,是追求和平的国家,是严格遵守利益共享的国家,既不会开无限暴利公司,也不会开无限责任公司,无论开拓还是合作,都应该把风险控制放在首要位置。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投资不难,短期获利也有可能。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没有军事相伴的政治经济活动时刻会面临着脆性崩裂的风险。中国努力地推进战略,需要一步步把投资做稳做实,不需要过热投资,以基建和中低端制造业为主的投资,数量扩张很容易,时效性和盈利性相对会较差,细水长流地合作,既不会造成巨大风险,还可以保持双边关系的持久性。

  绿项链的积极因素很多,消极因素也不少,中国主动能做的是,把积极因素扩展得越来越多,把消极因素化解得越来越少,尽人事,谋天成。理想主义是制定和推行战略的动力,风险意识是减少损失和危机自救的紧箍咒,不要因为有风险存在就不前进,毕竟霸权主义和极端主义都不可能在每一时刻出现。

  总结:新亚洲,不是“一带一路”的矛盾体,是统一体,至少在主体上是互融的。以“一带一路”为纽带重建新亚洲具有非常重要且积极的意义,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不需要美欧来管理,亚洲的内部事务不需要美国当裁判,亚洲的和平安全不需要美国当警察。换句话讲,亚洲不独立,亚洲不团结,亚洲就时刻面临分裂和战争风险。如果我们能认识到“一带一路”的潜在风险和价值,那么,我们必须给这个战略一个准确的认识:它既是沿线国家互利型经济带,又是中美开展战略竞争的热点地带,巨大风险的存在,不是放弃战略的理由,霸权与反霸权的斗争会让双方都付出代价。

  附言:

  财经杂志刊专家文章,说压垮美元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了,美元离崩溃不远。评:自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媒体一直在炒作美元崩盘,一直在说美国无限宽松,无限印炒,2010年的时候,媒体高喊人民币取代美元。然而,十多年过去了,国际外储占比中,人民币始终在2个点上下波动,既没有取代美元,也没有取代日元。最奇怪的是,美国无限制印了十二年,美国却未通胀,美元对主要货币未明显贬值。相反,经济强劲的中国,人民币兑美元在贬值。美元泛滥,内不通胀,外不贬值,且多数人还喜欢持它,问题出在哪?岂止一个霸权可以解释的?岂止一个简单的掠夺财富可以概括的?网友们恐怕不要人云亦云。等人民币被热捧的时候,咱才有资格谈美元的不足与崩盘。如果最后一根稻草都出现了,那世界为何不狂抛美元?难道又只有中国专家看到了这个大秘密?

  写于2020年7月19日星期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