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中美两国究竟是什么关系

2020-07-17 18:06:2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笔者按:这是本人前些日子写的一篇文章,一直没有发出。现在,传说美国正在考虑限制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可为这篇短文的间接诠释。

  中美关系与中美矛盾,这实在是两项相当宏大的课题,而且也早已都被人们炒熟蒸烂。在成千上万次的蒸炒中,笔者也写了很多文字,该说的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这里做一点比较窄的切入,仅就中美之间到底有没有矛盾,都是些什么性质的矛盾;中美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样几个问题展开自己的意见。

  关于中美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些年来可谓说法纷纭,各种角度的形容与描摹五花八门、不一而足。有的形容称之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这说的是它的重要性;有的说法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这说的是两国关系的密切程度;还有人说中美关系类似或者就是夫妻关系,这等于把美国当主人、当家长,把中美关系当成了一家人的关系;还有人将中美关系定型为“新型大国关系”,这等于是要同美国并驾齐驱、分庭抗礼;现如今官方又说中美两国要发展以“稳定、协调、合作为基调”的中美关系,这等于是要给中美关系定一个基调...凡此种种,都对中美关系有描摹有叙述,但都有脱离不了以偏概全、以点带面的嫌疑。

  为此,我们不妨试着从另外的角度对中美关系进行一番解析。

  事实上,国与国之间不存在抽象的国家关系,一概都表现为具体的人和人的关系。中美关系也是这样。譬如,国民党在中国当政的时候,中美关系包括国民党当局同美国当局的关系也包括共产党同美国当局的关系,只不过国民党当局同美国的关系是中美关系的主轴,而共产党同美国当局的关系只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中国换成了共产党执政,中美关系的主要内容就演变成为共产党同美国当局的关系,而国民党同美国当局的关系就变成了中美关系的另一部分。从这个角度来解析中美关系,那么今天的中美关系仍然可以分解为具体这一部分人和那一部分人的关系。须知,中美两国的不同人群之间,关系完全不一样,譬如中国外长同美国外长之间的关系是一回事,中国老百姓同美国老百姓之间关系则是另外一回事,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从这个角度来解析中美关系,中美两国之间可以分解成哪些人群之间的关系呢?

  窃以为,中美两国具体人群之间关系,突出地表现为以下三种类型:

  第一种类型:社会主义拥护者与资本主义捍卫者之间的关系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各自国内都有一批主义与制度的真诚拥趸。在中国,社会主义思想深入很多人的心灵,扎根其思想意识深处。这些人坚定地认为中国只能实行社会主义,只能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些人并不反对改革开放,但改革开放必须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前提下进行,而不能打着改革开放旗号对社会主义制度与道路搞偷梁换柱或瞒天过海。这些人有的跻身领导,有的则是普通党员,有的还属于基层百姓;在美国,资本主义思想价值根深蒂固,从上到下,都有相当一些人从骨子里认定资本主义及其制度是人类最后的历史,他们不仅坚定地捍卫这个历史不容篡改,而且还坚定要用这个历史覆盖人类一切历史,包括中国也不例外。上述中美两国这样两种人构成中美关系中一对具体的关系。

  第二种类型:中国爱国主义者与美国霸权主义者之间的关系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最深厚的思想价值情感,千百年来一直都是这个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底蕴,也是这个民族永不泯灭的灵魂。在这样思想价值与精神灵魂的驱使下,中国社会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爱国主义者群体,他们最强烈的诉求就是中国的强大与统一,国家不能统一成为他们的心头之恨,国家还不够强大是他们的切肤之痛,在当今中国,他们的诉求与情感汇聚成为强大的社会力量,具有不可忽视的政治影响。

  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霸权国家,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突出、最大规模的霸权。正所谓存在决定意识,霸权思想与霸权意识如今已深深印刻在美国无数政客的心底,他们笃信美国是上帝的优选,笃信美国第一和美国优先的原则,他们认定世界就是美国的世界,认定一个没有世界的美国和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都毫无疑义,都没有权利存在下去。这样一种思想理念,可以说已经把人类自古以来的霸权思维发展到了顶峰和极致。在这种思想意识的驱使下,美国干涉干预世界上的一切,包括中国人民的生活,也包括中国的发展崛起。霸权主义的战略家们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就认定,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国,不管实行什么样的制度,不管走什么道路,都不符合美国的利益。这一理论所蕴涵的,就是给中国的发展崛起设定了天花板,变相剥夺了中国复兴崛起的战略权力。所以,自共和国成立已降,阻止中国统一就是美国全球战略框架内坚定不移的目标。当然,美国霸权主义者也鼓励支持中国改革开放,他们对此抱有殷切的希望,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意味着中国急速向西方靠拢,也意味着中国社会的内涵中急速增加各种西方化要素,而这些要素都只能成为西方体系的一部分,甚至是附庸。他们针对中国的的战略逻辑是,允许中国繁荣,但不许走向强大;允许中国富裕,但不许谋求统一。所以,事实上他们早就给中国的发展进步设置了红线,那就是在任何方面都不能发展到威胁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程度,否则就要杀无赦。

  由此,中国爱国主义者同美国霸权主义者之间形成对冲,也构成一对关系。

  第三种类型:中国资本主义体系与美国资本主义体系之间的关系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开始在社会主义制度框架内大量注入资本主义要素,时至今日,资本主义在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而完整的体系,内涵包括资本基础、阶级基础以及思想价值观念上层建筑等,可以说,当代中国资本主义体系是全球范围内发展最迅猛的资本主义,也是规模体量在全世界都名列前茅的资本主义体系,这个新生或者复辟重生的体系同老牌根植于美国的资本主义体系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之间构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其中就包括中国资本主义的人群同美国资本主义人群之间的关系。

  上述三类人群之间的关系相应地构成三个方面的矛盾,这三个方面的矛盾也是当今中美矛盾的主要内涵。

  一是政治矛盾

  中美两国之间上述第一种类型人群之间的矛盾属于政治矛盾,其实质是主义之争、道路之争和制度之争,这是一种对抗性矛盾,不可能人为调和。曾经有那么一个时期,一些中国人刻意要淡化或隐藏中美之间的这种矛盾,著名的“韬光养晦”战略也相当程度上旨在淡化中美之间的这种政治矛盾。但是,如今的现实证明,一些中国人的这种企图根本没有得逞,相反受挫十分严重,因为美国当局始终没有忘记中美之间的这种“主义”之争,始终把中美之间的政治矛盾摆在首位,始终将这一矛盾纳入到中美“战略竞争”的总体框架内并将其突出起来。最近一个时期美国政要对中国接连不断的政治攻击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客观地说,来自美国及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政治攻击日甚一日,并且迫使中国躲不可躲、躲不胜躲而不得不接招应战。

  事实证明,这种矛盾不会因为中美两国之间各种密切联系而消弭,也不会因为什么“全球化”、“一体化”或者“接轨”而淡化,只能随着中国的发展崛起而日渐走向严峻激烈。

  二是民族矛盾

  中国的爱国主义者认为,实现民族崛起复兴是伟大的中国梦想,也是中国人民不可剥夺天然具有的权力。但在霸权主义者看来,遏制别人的发展是霸权的上帝选授,也是霸权治下的题中应有之义。所以他们规定伊朗、朝鲜等国家不能发展核武器,不能发展弹道导弹,不能发展各种先进与尖端的现代军工,但美国则拥有完全不受任何限制的绝对权力(见笔者文章《美国的世界霸权将怎样走向衰落》)。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霸权并不像针对朝鲜、伊朗那么苛刻(以前也曾极端苛刻,但被中国所无情粉碎,以致于美国不得不屈从现实),但依然给中国的发展崛起设立了战略红线或者天花板。此前中国国际政治领域“专家”、“学者”们所谓60%律(即某个国家一旦达到美国实力的60%,美国就要予以遏制、打压,并将其概括为一条战略规律),就是这条红线或者这种天花板的直接反映。

  但中国崛起发展不可能接受什么60%律,也不可能不谋求国家与民族的统一完整,为此就必然要同霸权主义发生激烈的对抗。目前中美两国之间在台海、南海以及钓鱼岛等地的对峙不过是这种战略对抗的具体表现。这一矛盾属于民族矛盾,也集中体现中美之间的战略矛盾,具有强烈的对抗性质。

  三是经济矛盾

  中国资本主义体系和美国资本主义体系之间的关系构成中美经济矛盾的主要内涵。

  这里所谓的资本主义体系,包括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以及建立在这一方式基础上所产生的阶级阶层、思想理论、价值情感以及由此所发生的各种经贸贸易关系,中国美国都是这样。

  从这个视角望出去,人们可以看到,中美两国的资本主义体系之间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也有着十分鲜明的从属关系。从联系的方面说,两国资本主义在资金、人员、技术以及贸易往来方面交往十分巨大,构成了一条世界上最大的经济贸易纽带,这条扭带上攀附着芸芸不可胜数具体的利益与利害;从从属的方面说,中国资本主义体系的精神灵魂总体而言以美国资本主义体系为策源地,在思想逻辑与精神价值等形而上的方面,一个是输出,一个是输入,彼此之间有着亲密的师徒关系。具体到人身上来,资本无祖国,中国资本主义体系内数量庞大的资产者很多以美国为三窟中最重要之一窟,中国资本主义体系内那些高度“国际化”的知识分子则以美国为师,以美国为他们的精神家园,以美国为他们的政治避风港,以美国为人生最高与最后的圣地。

  建立在这样一种关系的基础上,所以很长时期以来,一些中国的“专家”“学者”信誓旦旦地宣称,中美两国之间“利益深度融合”,两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别无出路”,等等;更有人把中美关系直接说成是夫妻关系,危机时刻叫喊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救美国就是救自己”等口号,把中美关系形容为一家人的关系,把中美矛盾描述为类似与家庭内部的矛盾。他们的理论根据以及经济基础概在于此。

  但是,正如任何资本主义系统内资本家之家之间始终都要狗咬狗激烈厮杀一样,中国的资本主义体系同美国资本主义体系之间也有矛盾,他们之间在市场、技术、货币流通以及贸易往来等问题上同样也矛盾重重,并且正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的壮大而矛盾日趋严峻。这种矛盾虽然存在并且还很激烈,但说到底依然是一个大体系内部的矛盾,所以总体而言具有非对抗的形式,能够通过沟通、协商而达成妥协、完成交易与交换。

  正因为这样,所以很长时期以来,一些中国的“专家”“学者”始终强调中美两国之间“不存在结构性矛盾”,坚称中美“两国的根本利益完全一致”,他们认定,中美两国之间从根本上看并没有矛盾,只有一些“分歧”,因为存在分歧,所以难免时常“吵架”,可能还“吵”得相当激烈,但吵架毕竟是吵架,谁家还没有吵架的时候呢!这完全可以进行卓有成效的“管控”,从而实现中美两国之间的“良性竞争”。他们据此而声嘶力竭地嚎叫说,美国对中国进行政治攻击,力图从战略上扳倒中国,完全是“战略误判”,简单地说,就是搞错了,冤枉中国了。

  在上述中美两国具体的人群关系与矛盾关系之下,应该怎样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呢?

  很多中国人曾经抱有这样的指望,即通过做大做强上述第三种关系类型,发展中美两国日渐密切的经济政治联系,可以冲淡乃至消弭上述第一种关系、第二种关系所产生的矛盾,其主要说辞就是所谓的“全球化”、“一体化”大潮,好像在此大潮之下,地球真的就是一个村庄,人类社会就是同一个社区一般,什么政治理论、思想观念、精神价值、民族情感之类,都统统变得越来越不值钱,也越来越要退出历史舞台了。有些人则极力掩盖当代中国的政治色彩与民族特性,夸张地强调中美社会的一致性与同属性,好像不论“白皮”“红皮”,外皮之下中美都完全一样似的(这方面的文章,以最近《中美关系未来如何发展?“读懂中国”是关键》一文为代表)。在他们看来,中美关系之所以发展到今天矛盾重重,完全是一些人没有好好学习的缘故,只要好好学习弄懂弄通了,中美两国间的一切麻烦就都烟消云散,一切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两国关系从此就能走上光明的坦途了。

  笔者以为,这样的理想与愿望不可谓不好,但充其量不过是画饼充饥、望梅止渴,充满主观唯心主义的痴心妄想,这种妄想,目前正在被中美关系的严酷实际所无情地加以粉碎。事实上,中国的发展崛起,究其实质,在政治意义上就是社会主义的发展崛起,在民族意义上就是东方民族的发展强大。在这样两种意义之下,中国资本主义体系同美国资本主义体系之间的联系与纽带就要变得越来越渺小,在大战略上就越来越变得失去意义和价值。关于这一点,美国的战略家与政客们看得十分清楚,他们完全知道有朝一日如果美国丧失对中国的优势、丧失对中国进攻与压制的能力意味着什么。他们并非什么“误判”和“焦虑”,而是为此胆战心惊、夜不能寐。他们正策划着要在他们占有明显优势的时候把中国打压下去,这意味今后一个历史时期中美矛盾将日益激化,意味着中美关系将出现一波又一波的惊涛骇浪。想要人为地予以“管控”,无异于缘木求鱼。

  也许,等到中国真正领导世界的那一天,中美两国之间或许就真的没有什么矛盾,届时,彼此之间可能就只有一些微不足道的的“分歧”了,只有到那时,中国才能真正“管控”中美关系,现在就想“管控”它,未免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