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迎春:消费热情回升与提振内需经济就会复苏?

2020-07-15 13:59:4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迎春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看到两篇有关经济形势的报道,一篇是《消费热情回升,经济复苏可期》,一篇是《下半年经济热启动提振内需担刚稳增长》,按照报道的说法,似乎人们的热情一上升,再采用一些措施,我国经济就能够回升。这说明作者满脑子现代西方经济学,一点科学的经济学知识都没有!

  一,所谓的“消费‘热情’回升,经济复苏可期”

  《消费热情回升,经济复苏可期》的报道说:“从中央到地方,各种促消费政策不断加码,居民的消费信心正在回升。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二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倾向于‘更多消费’的居民占23.4%,比上季度上升1.3个百分点。相信随着市场消费热情的回升,下半年经济复苏将获得更有力的支撑。”

  先说说“消费热情”。

  什么是消费?消费是物质资料再生产的一个环节,是消灭生活资料产品。只有消灭了产品,再生产才能继续进行。这是经济学的基本常识。消灭生活资料的产品,完全是一种物质运动,没有什么“热情”可言!

  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内容,根本就没有再生产的部分,不懂消费。

  任何社会的物质生产都包括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等。生产的物质产品只有最终得到消费,再生产才能继续进行。生产的粮食,在人们吃了以后,才能继续生产;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人们为了防疫需要口罩。生产口罩以后,只有消费了口罩,生产才能继续。

  有人会反对这种观点,说现在人们用肉眼都可以看出,我国的空置住房很多,没有人住,但是,房价还在上涨,说明大量住房没有消费,仍然继续生产,表明生产出产品要消费以后才能继续生产的观点不符合实际。

  生产了大量房屋没有人住,仍然继续盖房,这种现象我国封建社会没有,新中国的毛泽东时期也没有,是改革开放以后出现的现象,可见是特定社会条件下的事实,是一定社会形式下才会存在的事实。

  我们这里讲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再生产各个环节之间的联系,是指抽象了社会形式的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是再生产之间的“一般”关系。这里的生产、消费,既不是封建关系下的生产、消费,也不是毛泽东时期的生产、消费,更不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生产、消费,而是抽象了社会形式的“一般”的生产、消费关系。当前我国流传着一句话:“房屋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炒’的”。这里所说的“住”,就是指“一般”的消费;而不是“炒”的,则是指当前我国社会形式下的特定事实。

  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作为一种经济关系就是要增殖,即“钱要生钱”。资本进入流通领域,必然要“炒”商品。所以出现了“姜你军”、“蒜你狠”等等,姜、蒜都会成为“炒作”对象;股票、债券也是“炒”的对象;住房这种昂贵、耐用的消费品,更成为资本最好的“炒”作对象。大量空置住房的条件下,仍然继续不断盖房,是资本主义社会形式下的必然现象。这不是“一般”生产与消费之间的内在联系,而是资本主义社会形式下的生产与消费的特定事实。当我们探讨生产与消费“一般”关系时,不能被资本主义特定社会形式所迷惑,必须抽象掉资本主义的社会形式。

  生产的物质产品,只有经过流通、分配,最终消费掉了,再生产才能继续,这就是再生产“一般”之间的内在联系。

  生产与消费之间的这种内在联系,是一种物质生产和再生产的联系,它没有“热情”,也不可能“回升”。所以说,讲什么“消费热情回升,经济复苏可期”,是没有科学经济知识的错误判断,是运用现代西方经济学阐述我国经济问题的一种表现。

  二,消费怎么成为了生产的组成部分?

  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更荒唐的是把与生产对立的消费,认为是生产的一个组成部分。

  笔者反复批判过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主要是指出指标抹杀了经济与政治、文化的界限、混淆了生产、流通的区别等。这里更要指出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把与生产对立的消费,作为生产总值的一个组成部分:把国内生产总值分为最终消费、资本形成总额和货物和服务净出口三部分的错误。

  前面说过,说生产与消费的关系,是指再生产“一般”中生产与消费的关系,是抽象了资本主义社会形式的生产与消费的关系。生产的产品被消费了,再生产才能进行。而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指导下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在它的支出法中,竟然把消费(被称为“最终消费支出”)作为生产的一个组成部分,与资本形成总额以及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并列。这种生产指标是资产阶级赚钱理论的产物,混淆生产与赚钱的区别,根本不懂消费。

  资产阶级经济学家运用赚钱的眼光看待经济,把商品卖得出去与卖不出去、能否赚钱视为生产。因此,生产就是赚钱、收入,商品卖出去就是生产。按照这种标准,把卖出生活消费品叫做“最终消费支出”;形成固定资产的就叫做“资本形成总额”;把卖给外国的商品叫做“净出口”,消费不仅不是与生产对立,而且成为了生产的组成部分。现代西方经济学中“伟大创造”的这个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实际上是经济学中的最大错误。

  在批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生产法时,我们指出这种理论混淆了物质生产与政治、文化活动的界限,抹杀了生产、流通和消费的区别,把有货币收入的统统列入生产指标之内,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指标。这里要进一步指出,这种理论不仅不懂什么是物质生产,也不懂什么是消费。消费是消灭、磨损物质生活资料产品,是再生产中与生产对立的环节,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

  消费就是指生活资料的消费,生产资料的消费,属于生产领域内部的过程,不包括在消费之内。可见,消费就是生活资料的消费,根本不可能成为生产的一个组成部分。把消费作为生产组成部分的国内生产总值支出法,是由错误理论产生的荒谬指标。不懂消费了生活资料,再生产才能够在原有的规模上进行再生产;只有具有更大的消费能力,才能使生产在更大的规模进行,就是通常所说的经济发展;而消费达不到原有的水平,生产规模就要缩小等,就是西方经济学里所谓的“衰退”。可见,消费是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环节,而现代西方经济学就是不懂什么是消费。只有理解了消费以及消费与生产之间的联系,才可能懂得什么是生产过剩。由于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什么是消费,因此,也没有生产过剩的概念,永远也不可能理解经济危机的本质。

  三,“内需”能够提振得了吗?

  《下半年经济热启动 提振内需担纲稳增长》的报道说:“下半年多路并进提振内需,仍将是稳增长的重中之重。随着更大力度政策加快落地,下半年经济增速有望逐季回升。”说得多么具体!“经济增速有望逐季会升”?而且还是“热”启动!

  当前,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刚刚控制住,长江流域又爆发大洪水灾害,三季度的经济能不能增长成了问题,“逐季回升”被打了个大问号!反正吹牛不用上税,而且可能受到奖励,尽管说好听的就是了!

  内需是人们想“提振”就能够提振得了的吗?长官意志有那么大的能耐吗?没有!不然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过剩经济危机早就被“熨平”了!

  自1825年资本主义爆发经济危机以来,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持续不断。资产阶级的政治家、学者千方百计地“熨平”危机,采取了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种种手段,妄图“熨平”危机,但是,尽管危机的形式有所改变,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仍然周期性的爆发,2008年的债务危机就是最近的一次。可见,人们的主观意志、政策措施不可能决定经济的发展趋势。报道作者的判断也只能是主观的一厢情愿。

  当前我国实行的是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工人是出卖劳动力商品的无产者。劳动者所得的工资,是劳动力商品的价格,仅能够维持劳动力再生产,而且还经常面临着劳动力商品卖不出去——失业的困境。因此,“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马克思语),成为了“提振”内需的最大阻碍,在我国的具体表现,首先就是6亿人口的月收入只有1000元。

  经济制度决定了消费能力(即所谓的内需)不可能“提振”,即使是增加贷款、发消费券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内需不振”的事实。

  当前我国的消费,是资本主义社会形式下的消费。人们只有具有购买力才能购买生活消费品,不是共产主义社会的“各取所需”。而广大劳动群众依靠工资收入,购买力受到经济制度的限制,不可能按照主观意志“提振”。因此,所谓的“提振内需担纲稳增长”,不过是一句空话、梦话而已!

  四,历史唯心主义还是历史唯物主义?

  发消费券、增加贷款等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激起“消费热情”,但是,这种“热情”不可能持久,相反,是物质的消费能力决定消费热情;“内需”不振,也不是长官们主观想怎么“提振”就“提振”得了。

  西方经济学在我国占据统治地位以来,它的唯心主义哲学基础也随之占据统治地位,唯物主义的实事求是科学方法几乎完全被抛弃。写文章、报道不用占有大量资料,不用研究事物的本质及其发展客观规律,只要随意找几个数据,按照主观的意愿就可以写成。这种历史唯心主义的泛滥,比某个错误观点的危害性更大。我们不仅要批判现代西方经济学的理论,而且要清除现代西方经济学唯心主义的哲学基础。

  附录:

消费热情回升,经济复苏可期

  尽管国家统计局的上半年宏观经济运行数据尚未出炉,但多项已公布的经济指标显示中国经济加速复苏的迹象。不少专家认为,疫情对生产供给的影响已逐渐消退,如何进一步提振需求成为经济下半场的一个关键问题。

  上周,国家统计局公布了6月份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数据。6月份CPI同比上涨2.5%,上半年CPI比去年同期上涨3.8%;6月份PPI同比下降3%,上半年PPI比去年同期下降1.9%。

  从CPI数据来看,环比继续下降,低于预期。市场分析认为,居民消费价格趋于平稳,表明疫情对供给端的影响已经逐渐消退。走出了U字形的PPI数据,更直观地反映了生产的好转。6月份,连续多月低迷的PPI数据由降转升,结束了连续4个月的环比下降,同比降幅也在收窄。

  在上周中国人民银行举行的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周学东表示,从金融运行看,前期的各项数据也显示经济发展逐步回归正轨。

  初步统计,2020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0.8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6.22万亿元。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13.49万亿元,同比增长11.1%,比上年同期高2.6个百分点。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上半年,多项金融指标创下新高,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

  对此,多位专家分析认为,多项金融数据保持高点高增长,既有信贷环境宽松、金融支持实体效率提升等因素的影响,也反映出市场主体活跃度在提升,企业和居民的信贷需求获得修复。

  “应该说是实体企业的资金需求增加和金融支持力度加大两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据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兼新闻发言人阮健弘介绍,近期对全国300多个地市的信贷需求调查显示,企业信贷供需两旺,金融机构审批贷款的提款率上升比较明显。

  虽然6月份生产、消费、投资等数据尚未出炉,但前5月的数据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恢复态势。在疫情影响下,生产部门表现出较强韧性、恢复较快,接下来需求端有何表现,成为各界关注的一个焦点。

  “要实现经济正增长,有两点非常重要:一是充分发挥我国巨大的市场优势,推动消费和投资恢复正增长,恢复出口和进口。二是要充分发挥新经济新动能的作用。”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表示。

  在需求端,消费作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被认为是决定经济复苏的关键。目前,消费市场正保持复苏态势,市场销售已连续3个月降幅收窄,大类商品汽车销售出现复苏,各服务行业商务活动指数也陆续站至荣枯线以上。

  但市场期待的“报复性”消费还没有到来,1~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3.87万亿元,同比下降13.5%。一些分析对此表示出谨慎乐观,认为下半年消费将继续保持温和复苏,反弹幅度恐不及预期。

  面对消费复苏存在的不确定性,相关政策正在加速酝酿和兑现,以进一步释放内需潜力。围绕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各类新业态发展,多个部门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政策,出口转内销刚刚获得全方位的政策“套餐”支持,汽车、家电等商品不断迎来新的政策“红包”,同时,服务行业的复工复产也在加快推进……

  从中央到地方,各种促消费政策不断加码,居民的消费信心正在回升。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二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倾向于“更多消费”的居民占23.4%,比上季度上升1.3个百分点。相信随着市场消费热情的回升,下半年经济复苏将获得更有力的支撑。

  (记者北梦原)

下半年经济热启动提振内需担纲稳增长

  高频数据彰显经济暖意多机构看好经济走势

  下半年经济热启动提振内需担纲稳增长

  中国经济迈入下半年之际,即将公布的6月及二季度主要宏观经济数据尤受关注。近段时间,制造业PMI、发电量、挖掘机销量等一系列先行指标和高频数据密集发布,彰显供需两旺。不少机构也纷纷表示看好中国经济走势,预计6月工业增加值超预期,投资和消费复苏进一步提速,二季度GDP增幅大概率转正。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经济暖意更浓,但需求修复速度仍慢于生产修复速度。从近日有关部委和地方部署释放的政策信号看,下半年多路并进提振内需,仍将是稳增长的重中之重。随着更大力度政策加快落地,下半年经济增速有望逐季回升。

  “二季度以来,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成效显现,生产需求持续改善,主要指标与一季度相比明显改善。”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高瑞东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作为经济和社会运行的“晴雨表”,全国发电量继5月增速明显回升后,6月正以更快速度增长。国家电网数据显示,6月上旬全国全口径发电量同比增长约9.1%。“工业的快速修复,夜间赶工、加大工作量更有可能是促使当前发电量高增长的主要动力。”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指出,6月上旬发电量超预期是经济进一步向好的体现,并且预示6月份工业增加值超预期的可能性较大。

  另一先行指标——制造业PMI已连续4个月处于扩张区间。其中,6月制造业PMI达到50.9%,高于上月0.3个百分点。分项指标中,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分别为53.9%和51.4%,比上月上升0.7和0.5个百分点,显示供需两旺。

  6月各类挖掘机械产品共计销售2.46万台,同比增长62.9%;汽车产销分别达到232.5万辆和230.0万辆,同比增长22.5%和11.6%;快递业务量预计超76亿件,同比增长约40%……无论供给端还是需求端,一系列高频数据跑出加速度,释放出更浓经济暖意。

  “一系列先行指标显示经济恢复势头向好,预计二季度经济增速有望转正。尽管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并未提出经济预期目标,但从就业等目标上看,稳定经济增长仍非常有必要。预计下半年将延续这种态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林致远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二季度经济修复明显。专项债投放加速加量,叠加专项债用于项目资本金比例的提升,带动基建投资实现较高增速;宽松货币政策下房贷利率走低,也带动房地产业加快修复。“下半年经济有望继续实现V型修复。若境内外疫情可控,经济将迎来内外需共振驱动。”

  不少国内外机构也都表示看好中国经济走势。中信证券认为,中国经济年内有望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国泰君安研报指出,中国经济下半年将逐季度实现内生性改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经济展望称,在未来的几个月中,中国的经济情况应该会有更好表现。

  不过,专家也指出,目前生产修复速度仍快于需求端,加快提振需求特别是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仍是下半年稳增长的重中之重。

  刘向东表示,受疫情影响,内需市场出现一定的抑制和冻结,在有效防控疫情前提下,从中央到地方,纷纷出台各项政策有效推动内需扩张,特别是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此外,目前外部需求仍不足,进一步出台扩大内需政策措施,也有利于稳定生产供应,确保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稳定经营、渡过难关。

  值得注意的是,从部委举措到地方部署,以重大项目带动投资回暖,多措并举促进消费需求回升,都将提振内需作为下半年稳增长的重中之重。

  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密集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重点区域、重大项目工程。与此同时,专项债也在加快发行步伐。财政部数据显示,上半年地方债发行已达34864亿元,其中,专项债券发行22313亿元。据悉,新增债券资金全部投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重大项目,为扩大有效投资,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发挥了积极作用。

  下一步,相关资金还将加速落地发挥实效。7月10日召开的财税部门座谈会也强调,落实积极财政政策方面,要加强协同配合,形成政策合力,放大政策效应,为经济平稳运行和社会大局稳定提供有力支撑。

  而在日前商务部召开的专题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消费促进司副司长李党会表示,将在今年下半年举办全国性促消费活动。

  地方层面,不少地方密集出台稳投资、促消费的一揽子升级版举措。例如,深圳市近日印发了进一步激发消费活力促进消费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福建、陕西等多地在今年“时间过半、任务完成也过半”的基础上,持续发力稳投资、继续组织加强重大项目谋划生成、及时开工,多形成实物工程量和投资增量。

  高瑞东表示,目前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但是海外疫情持续扩大,还将继续影响外需。此外,防汛进入“七上八下”关键期,形势格外严峻。下半年要加力落实“六稳”“六保”,努力延续经济恢复的良好势头。在他看来,只有积极扩大内需,才能打造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新格局,这对我国在全球疫情肆虐背景下,保持经济平稳发展态势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一方面,要积极稳定就业,促进收入增长,努力挖掘新型消费的增长潜力,最大程度发挥居民消费对需求的支撑作用。另一方面,要发挥宏观经济政策的逆周期调节作用,通过大规模减税降费、积极扩大有效投资、重点支持‘两新一重’建设,最大限度稳定总需求。”高瑞东说。

  刘向东认为,下半年稳增长亟须财政和货币政策组合发力,促进并稳定中小微企业发展,以内需驱动供应链尽快恢复。“既要引导需求回暖又要优化供给,形成既促进当前又惠及长远的重大工程,满足公共卫生健康、新基建等领域的补短板需求以及人们日益增长的消费升级需要,确保经济增长行稳致远。”刘向东说。(记者班娟娟孙韶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