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光满:举债四百亿,大部分工程烂尾,耗资22亿建“独山版紫禁城”,这个贫困县何以如此财大气粗?

2020-07-16 09:20:22  来源: 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个县委书记到底有多大权力?谁来管住一个县委书记随意举债花钱的手?7月13日,一则《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的视频让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成为舆论焦点,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县委书记为了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而不顾独山县的财政实际,大肆举债,数亿、数十亿建设一批“超级工程”,其中绝大部分成为了烂尾楼。

  独山县地处贵州省最南端,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接壤,全县总面积2442平方公里,辖一个街道8个镇,总人口36万,2018年,独山县全县地区生产总值94.34亿元,全县财政收不足10个亿,是贵州省47个全国重点贫困县之一。2020年3月3日,独山县退出贫困县序列,实现脱贫“摘帽”,背负400亿债务、每年财政收不足10亿却要还40亿利息的县是如何摆脱贫困的?

1.webp.jpg

  【耗资22亿元的汉代毋敛古国,被称为“独山版紫禁城”】

  就是这样一个地处中国西南内陆山区的国家级贫困县,竟然举债400亿建设了一大批连东部富裕省份都不敢想象的“超级工程”,投资50多亿,占地建筑面积110万平方米的盘古庄,总投资5亿元的独山天洞景区,耗资22亿元的汉代毋敛古国,外界戏称为“独山版紫禁城”,还有独山香港科学城、大数据中心等等,严重脱离了地方经济发展实际,是盲目上项目铺摊子,还有投资一百多亿建设的大学城,目前仅使用了一小部分,400亿投资的绝大部分,将有打水漂的危险。据独山通报可知,独山县现有大型项目中,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

2.webp.jpg

  【总投资5亿元的独山天洞景区】

  2019年8月1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了一则“黔南州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消息。据中国纪检监察报2019年8月7日报道中披露,为了政绩,潘志立不认真落实党中央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策部署,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2019年1月,潘志立被立案调查。融资400亿,融资成本超过10%,即每年需要还的利息就达到40个亿,而那些超级工程水司楼、盘古庄等大多都成了烂尾工程,没有任何效益。如果独山县是一家企业,早已经破产清算。

3.jpg

  【视频中出现的独山县水司楼景观】

  据《独山县2017年全面深化改革工作综述》,独山县大型项目均采用政府担保的融资平台融资,目前已有国投、交投、文旅投、城投、水投等十大投资集团,总资产突破1000亿元。独山县在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情况下,通过城投平台大力举债,疯狂融资负债超400亿,2018年中央第二次隐性债务审计后,独山多个旅游项目烂尾,政信类项目也相继违约。

  一个县委书记的权力到底有多大?谁来监管县委书记的权力边界?为什么一个全县总产值不过100亿、财政收入不足10亿的国家级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可以以10%以上的融资成本借债400亿用于投资发展?他难道没有想过全县财政收入不足10亿如何去还清每年40亿的贷款吗?谁对县委书记潘志立的财权进行限制和监管?这仅仅是潘志立个人的原因吗?如果全国所有的县都像潘志立这样胡乱举债花钱,中国早已经破产崩溃了。

  现在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全国还有多少这样的县这样的市州这样的省?其它地方是否也有这样不顾实际,乱上项目的地方?为发展而发展,为面子而发展,为发展而将子孙数代的钱都花掉,这种事谁来管?难道都要等这些钱都乱花了之后,都要等这些项目成为烂尾楼之后,这些干部犯了罪之后才管吗?据报道,2019年,除独山外,贵州省三都、余庆、遵义、安顺、铜仁、普定等地相继爆出债务逾期事件,贵州融资环境持续恶化,2018年,据统计数据显示,贵州省债务规模为8834.15亿,在全国位列第6位;负债率为59.7%,接近60%警戒线。

  想必贵州独山的情况绝对不是个案,全国其它地方一定还有类似的情况,需要彻底查一查,到底还有多少个独山,还有多少个潘志立,不要等到数十个数百个县都像独山一样快要破产了才引起重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