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香港疫情再暴发,跟着“北京节奏”起舞是惟一生路

2020-07-14 09:55:09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曾在3月中旬写过一篇《香港:会是阿喀梳斯之踵吗》,说到香港有可能成为中国抗击新冠疫情的一个难以堵上的大漏洞,好在香港的第一波疫情被控制住了,令人长舒了一口气;但是自7月初以来,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急转直下,从2020年7月4日至今,香港本地确诊病例一直维持在两位数,用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的话说,香港的疫情现在已经到了有疫情以来最严重的情况。

3.webp.jpg

  香港疫情在7月的反复并不是反复,而是明显恶化

  众所周知,在今年2-3月份,新冠肺炎开始在香港肆虐,当时主要多为输入型病例,涉及酒吧群组,并没有真正进入社区。但目前却有住在不同屋邨的居民、出租车司机、养老院中的老人和学校学生确诊,情况严重得多,甚至可以定义为目前是香港自疫情以来首次正式有持续的本地爆发。

  而在此次复发的香港新冠疫情中,有两个关键点非常值得注意。

  首先,香港的疫情中存在大量的无源头病例,即无法查找病源的确诊病例,无法找到病源也就没法得出完整的传染链条,无法进行有效的封锁,以阻断病毒继续传播。另一个关键点则是两大疫情高风险地区之一的东九龙严重贫困和老化,养老院众多且医疗条件很差(贫富悬殊是疫情催化剂)。我们可以想像,如果香港的疫情不能得到有效的控制,那么香港总共超过700家的养老院会暴发多少的确诊病例,会造成多少的人间悲剧----单纯从这一点上说,其实香港疫情的这个特点与美国本土的疫情很相似。

4.webp.jpg

  林太,看你的了

  自4月中旬疫情得到控制以来,香港的防疫效果还是不错的,虽然并不是一直保持在零感染,但也基本上是零星出现个位数的确诊病例,那么,香港的疫情为什么又暴发了呢?

  原因或许有3个。

  第一个原因,或许就是香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雷,制造了一个病毒检测和面人群。一直以来,香港是全球最繁忙的国际交通枢纽之一,为此香港《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规定,须往返香港与外国地区履行其职责的机组人员、客船及货船船员,以及须履行与政府相关运作政府人员等等,可“豁免接受强制检疫”。香港保安局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至5月共有20多万名获豁免人士入境香港。6月初香港开始有限度恢复转机服务,而机组成员和船员等则是香港防疫措施中免检的主要人群。

  7月4日,香港新增数宗输入个案,其中包括一名由哈萨克斯坦回港的机长。他有上呼吸道感染病征,其后在私家诊所求医及接受检测后确诊。同时,荃湾帝盛酒店近日先后有3名免检疫货船船员确诊,并有住客投诉这些船员长时间逗留在大堂交谈,而且并无佩戴口罩。

  第二个原因,则是香港的病毒检测能力不够,检测费用高昂。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曾透露,目前香港的每日检测数量仅为7500左右,此外,香港的私立医院还可提供3000个检测,但其实每日只会做200-300个,因为香港私立医院新冠病毒检测费用大约在一两千港元左右,这让许多普通市民望而却步。与此同时,北京的检测价格已经从180元人民币跌到120元,而内地有些地方的检测费用更是低到了60元人民币,所以我们一直在说,更深层的意旨是,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根本战胜新冠这种极为特殊的烈性传染病。

  第三个原因,则是因不满香港版《国安法》自7月1日起开始正式实施,不少港独曱甴从6月底开始就不断串联,并频繁上街闹事,这帮家伙聚集在一起,摩肩接踵地对抗警察,甚至还出现了用匕首刺伤警察的案件。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当然就为新冠病毒的传播提供了温床。我们更可以把香港此一波的疫情暴发理解成背后有些仇视中国的人借着反《国安法》,来扩散疫情,因为美国和欧洲的种种事例已经在说明,凡是有街头聚集、抗议的地方,疫情一定会反扑,这是今天美国、欧洲最大的坑,我们这次是眼睁睁看着香港也往里面跳(无独有偶,现在塞尔维亚、俄罗斯的部分地区也有人在往里跳)。

  不得不说,香港这两年来所经历的混乱,正在断送百年繁荣所积累下来的元气,如果香港的疫情不能控制住,不仅香港这座小城将面临灭顶之灾,就连大陆和澳门也无法幸免。而就在昨天的微博里,已经零星看到一些港人通过深圳过境跑到内地“躲疫”的事件在发生,这是极为危险的,大疫之下,完全阻断流动,各地各自为战,才能迅速找到真正的生路,希望内地的口岸也能严格控制香港疫情北上溢出。

  其实不少明眼人应该看得出来,香港的疫情虽然已经到了自有疫情以来最严重的阶段,但对于咱们大陆防疫、治疫的经验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我们不妨提4个建议吧:

  首先,认真学习内地经验,严格封锁措施,阻断疫情的传播,同时积极治疗确诊病例。从2020年1月以来,咱们大陆凭借群防群控、联防联控、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防疫原则,成功控制住了疫情,在这种“中国经验”的指导下,包括意大利、西班牙、伊朗、日本、韩国等国的疫情都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所以,香港应充分学习当初大陆的防疫经验,紧抓防和治两条线,阻断病毒传播的通道----这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香港要当机立断,不要再与美国、欧洲起舞,而转过身来,完全与中国内地步调一致地起舞抗疫。

  第二,大范围的病毒筛查。2020年6月北京新发地的疫情实践告诉我们,在防和治之外,在面对再次暴发的疫情之时,应检尽检,是有非常效防疫重要的一环。但目前,香港的检测能力太低,检测费用太高,刚刚我们说过,香港的病毒检测费高达一两千港币,而目前内地的病毒费用最低的已经降低到了60元人民币,即66港币,其中的差距可见一斑。

  第三,要使用更严格的手段,防治那些乱港分子的蓄意破坏。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那些港独曱甴不甘心失败,一直在持续闹事,不少港独组织者甚至已经出逃香港,在境外遥控指挥他们的马仔闹事。而就在前段时间,美国曾出现过故意邀请新冠确诊聚会的“新冠派对”,所以,要小心某些人借确诊病例故意传播病毒以造成香港的动荡,必要时要以雷霆万钧之势惩治港独份子,更要把疫情防控与也作为维护国家安全的一部分。

  第四,早下手,早防控,坚决把疫情控制在大暴发的临界点之下。要把最大的力最用在一个“早”字上,我在之前多次说过,一个城市的新冠疫情最后会不会从小暴发变成大暴发,这里面一定有一个临界值,就北京经验而言,每天三四十例新增确诊尚是可控的,但就之前武汉以及世界其他国家、地区教训而言,每天若发生几百例的新增确诊,则肯会发恶化到不可控的地步,虽然我们还说不清这个临界值到底是多少,但若能在“早”字上下真功夫,疫情一定是可以控制住的。

  我一直坚信,当然这也是被实践一次次证明过了,针对新冠病毒,除了来自于中国内地的“中国道路”之外,其他所有的路径、方法最终都会被证明死路一条,而凡是跟着欧美起舞者,你只能死得更快,目前全世界的疫情,看似已经持续半年多,但从更大的视角上看,疫情才刚刚开始,未来人类的困难将会越来越大,香港若放着眼皮底下的内地经验不认真借鉴,后果一定会不堪想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