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林爱玥: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2020-07-02 09:15:19  来源: 林爱玥公众号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自从《关于》系列自辩文章完结后,方方女士沉寂了很久,期间,除了为湖北大学处理梁艳萍一事冲冠一怒外,基本都是“转摘”“摘转”。这样下去,没耐心的观众恐怕就要退票了,好在,通过6月29日的一篇长文,方方女士成功将所有人的视线拉了回来。

  在长文中,方方女士延续了一贯的张家长李家短絮絮叨叨的风格,充满了“生活气息”。虽然文字没啥营养,不过话里话外透露的信息却是非常有意思的。从读者送礼物,梁艳萍陪饭局,武大校友寄“书灯”等细节可以看出,方方女士的生活是非常惬意的,一句“这世道,人智并非都低弱,人心亦未皆凉薄”更是意味深远。不知道这是否是方方女士对那些表面支持实则蹭自己热度的人的无声抗议,别怪方方女士看不起那种人,就连我这种专业吃瓜看戏的人都看不起,这场“美好的仗”还没分出胜负呢,那些人就被几个“极左”吓破了胆,纷纷偃旗息鼓,低弱的人智,凉薄的人心可见一斑。

  家长里短肯定不是方方女士的本意,方方女士更在意的显然还是打“极左”。本来,打“极左”什么的是与我们无关的,可方方女士“极左”的筐实在太大,谁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一不小心就成了方方女士笔下的“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吧。因此,个人认为,认真读一读方方女士的文字,尽可能撇清自己的“极左”嫌疑非常必要。毕竟,公知的帽子是公知自己扣的,“极左”的帽子是别人强加的,强扭的瓜不甜,强行扣上的帽子戴着岂会舒服?

  提起“极左”,方方女士文思泉涌。方方女士说:“一直以来,极左团伙的惯用手法,就是组织无知者,对与自己意见不同者,群起而攻,制造并形成舆情,利用官员们维稳心理,进行施压,说其要挟,绝不为过。”说老实话,我以前真的挺不理解公知为何要围攻红十字会,感谢方方女士的有教无类,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公知是为了“群起而攻,制造并形成舆情”。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原本为了抗疫累成狗的红十字会不得不深夜道歉辟谣,还成了某慈善机构的垫脚石。何其可悲!

  为了证明“极左”的罪恶,方方女士接着说道:“这一回,为了胁迫湖大处理梁教授,甚至点名威胁湖北大学校长:你不处理梁艳萍,我们就揭发你什么什么。这一招明显有效。听说要挟者对湖北大学的处理意见,公开表示了‘满意’(原词)。湖北大学校长在极左那里算是过了关。”这段话让人非常困惑,莫非方方女士无意中真相了,原来湖北大学处理梁艳萍竟然不是因为“梁艳萍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多次发布、转发‘涉日’‘涉港’等错误言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而是因为湖北大学校长谢红星先生受了“极左”的“要挟”?

  中国有句古话,心底无私天地宽,毛主席更是说过,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可顺着方方女士的思路,湖北大学校长谢红星先生一被“要挟”就“妥协”,岂不是暗示(根本就是明示了)谢红星先生心里有鬼或者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谢红星先生,对于方方女士的说法,您怎么看?

  接着,方方女士说:“几年来,这样的戏码,一再上演。已经演成了连续剧,剧本虽旧,但仍然吸引观众。前些年不能赚钱,动力小点。现在,实行打赏制,能赚钱了,越发会演成‘经典’。他们的目标人物越来越多,不知道还会要挟到哪些大学或哪些省市官员,俨然已成为中国的一方势力。”坦白说,读方方女士的文章多了,对方方女士的佩服与日俱增,原本想破脑袋都想不通的事,人家方方女士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明明白白,不服都不行,只能甘拜下风了。比方说,以前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何公知总爱写文章把矛头指向所谓的“F4”,总要强调“追责”“道歉”“谢罪”,结果方方女士一句话就说清楚了,不过是因为“现在,实行打赏制,能赚钱了”而已。高,实在是高。

  在这篇长文中,我最欣赏的是方方女士下面的这一段肺腑之言:“再说一件事,有一些极低级的公众号写手,文字尚不能通顺。但只要造谣,只要说耸人听闻的事,就能赚到钱。所以,这些公众号最能做的事就是拉大旗作虎皮,用斩钉截铁的语言,臆想出一些事来,哄骗比他们常识更差的人。”要说“耸人听闻”,整个疫情期间,恐怕很难有比“满地的无主手机”更耸人听闻的了,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方方女士的臆想,不过,方方女士通过这个耸人听闻的描述赚足眼球,赚到稿费却是肯定的。

  时至今日,依然有人对方方女士的“满地的无主手机”的说法深信不疑,为了避免“哄骗比他们常识更差的人”的嫌疑,我觉得方方女士是时候公布证据了。或许,方方女士顾全朋友义气,宁愿背负全世界的骂名都不愿拿出照片,不过,那位传说中的“医生朋友”却绝对应该主动站出来,否则总是躲在方方女士后面让方方女士独自承受全世界的质疑,未免太自私,太对不起方方女士的一片丹心了。

  方方女士炫耀自己收到的诸多礼物,可谓羡煞旁人。实话实说,这些年,很多朋友也要给我礼物,可咱脸皮薄,总是再三感谢后婉拒,如果说有什么物质层面的收获的话,大概就是打赏了,虽说就算写到吐血,打赏的钱也不够买大别墅的,不过,这至少说明,咱和方方女士一样,都是有人欣赏的,区别无非是欣赏的人不一样罢了。我很喜欢这个不一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