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申纪兰之后再无申纪兰

2020-06-29 12:03:05  来源: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

  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去世了。

  她生于1929年,正是旧中国最黑暗的时刻,中国革命还是井冈山上的星星之火。

  1946年,申纪兰开始参加工作,革命已成燎原之势,新中国已经在地平线上微露曙光。

  从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始,申纪兰连任了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从一位扎着蝴蝶结的朝气蓬勃的五十年代女青年,逐渐变成了皱纹爬满额头的九旬老人。

  七十年多年的风雨历程,她伴随着共和国一路走来,不离不弃。

  2019年9月,申纪兰成为首次颁发的“共和国勋章”的获得者,这对她来说,这一荣誉可谓名至实归。

  02

  —

  做为共和国最高权力机关中的常青树,申纪兰代表身上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征——

  第一,她是一位妇女代表,重要的历史贡献之一,是推动“男女同工同酬”写入宪法。

  难能可贵的是,申纪兰并不是把这一条视为某种天然的、抽象的、先验的“权利”来主张的,而是通过自己的劳动实践,经过斗争得出的结论。

  根据相关材料,申纪兰所在的西沟村合作社,一开始,记分员给干同样活儿的男劳力都记10分,却只给女劳力记4分。

  申纪兰提出质疑,记分员却振振有词:“男的就是比女的强嘛,地里的哪项技术活儿不是男人干的?”

  倔强的申纪兰不信这一套,到了“耙地”的时候,她死活不愿像其他女劳力那样牵马,而要像男劳力一样踩耙。

  一天下来,她耙的地又匀又平,不次于任何男劳力。

  记分员涨红了脸,不情愿的给她记了10分——这可是西沟村的女劳力第一次得了10分!

  申纪兰的成功在西沟村引发了一场男女劳动大竞赛。

  结果表明,女劳力在几乎所有的劳动项目上都不次于男劳力,社务委员会据此经过认真讨论,确立了男女同工同酬的分配办法。

  最终,这一原则被申纪兰带进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写入了宪法。

  申纪兰的成就彰显了在中国革命和毛主席关于妇女解放的一系列论述影响下,中国妇女解放的独特道路——

  女性首先在革命和生产劳动中占据和男性相同的地位,然后再把这种地位转化为法律上的权利,这就使男女平等具有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申纪兰始终是一个农民,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我是个农民代表,每天生活在农村,知道农民想甚、盼甚”。

  66年漫长的人大代表生涯,她提出的建议和议案涵盖“三农”、教育、交通、水利建设等各领域,包括山区交通建设、耕地保护、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农村干部选举、贫困地区旅游开发等等,不断得到采纳。

  03

  —

  透过申纪兰的代表生涯以及她所取得的成就,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和西方的“议会制”在最初设计时根本性的区别:

  西方议会里,充斥着脱离人民的职业政客,选民在投票之后,对他们并没有有效的制约手段,金钱和“人脉”往往在选举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而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就其设计初心而言,是“不让中间商赚差价”,代表就是人民自身。

  他们不脱离原来的工作和生产劳动,以人民一员的身份行使国家最高权力,最大限度地确保人民的意志能够得到贯彻与实现。

  斗转星移,共和国七十年风云变幻,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成分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幸运的是,申纪兰仍在——

  每当她出现在人民大会堂,都会唤起人们对人大制度初心的回忆。

  对很多人来说,申纪兰的存在是一种希望,是人大制度人民性的一种象征;

  对另一些人来说,申纪兰代表了一个令他们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时代,意味着一切都还没有“彻底”,所以她成了眼中钉,受到难以想象的恶毒诅咒。

  申纪兰代表去了,希望她安息,但人民当家作主的希望永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