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疫情过后,世界各国的政治走向值得注意

2020-06-24 11:42:2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疫情危机在全球范围内深度发展,由此所产生的震动与冲击空前深刻、巨大,是以有关疫后世界秩序的话题很热,人们纷纷议论世界将由此发生哪些改变,将会出现怎样一种新的秩序。

  笔者以为,进行这样的探讨完全必要。但是,在进行这个探讨的同时,却不能忽略疫情危机对世界各国国内政治与秩序的冲击,以及由此所带来的改变。事实上,疫情危机引发广泛的政治危机,危机首先要从各国国内始。可以这样说,疫后世界秩序的变化不但同各主要国家国内政治与秩序的变化密切关联,而且还以各国国内政治与秩序变化为基础、为前提。因此,要想深入探讨疫后世界秩序的变化,必须从探讨各国国内政治变化入手,只有这样,才能描摹出疫后全球面貌的全景画面。

  在疫情危机的冲击震动下,世界各主要大国都将在国内方面进行新的政治设计。

  首先是美国。美国国内的政治斗争因为疫情危机而加剧,政客们彼此谩骂攻讦只是表面想象,本源在于资本主义民主模式根深蒂固的病灶,曾经被一些人描述为尽善尽美的美国社会模式,此次在疫情危机的冲击下可谓破绽百出、功能紊乱,导致无论是其国内架构还是其世界影响都发生严重坍塌,已经到了必须加以重大修正的程度。如何应对资本主义民主模式的弊端,如何应对美国霸权控制力的颓势,成了摆在美国统治者面前两个最大和最严峻的课题。今后一个时期,不管谁在美国当政,所承受的政治与战略压力都空前巨大,都远远超过冷战结束以来的任何一届美国政府。

  在巨大的政治与战略压力下,美国霸权统治阶层将整体性急剧右转,其政治轨迹将向极端保守主义方向狂奔,霸权的残酷掠夺性与原始野蛮性将在这一过程中疯狂释放,新形式的“麦卡锡主义”、“法西斯主义”将再一次流行开来。

  其次是俄罗斯。俄罗斯国内的政治斗争不仅仅是权力斗争,那只是表面现象,最根本的是以普京为代表的俄罗斯民族主义力量同亲西方金融寡头势力之间的斗争,这个斗争一直都很艰苦。如果能像疫情当初那样,俄罗斯看起来得以置身疫情危机之外,没有什么病毒风险,那么普京同金融寡头的斗争可能还尚有余地。但不幸的是,如今俄罗斯的疫情危机照样十分深重,空前强烈地冲击俄罗斯社会。由此一来,普京在经济上面临更加严峻的局面,同金融寡头之间争夺市场资源和经济支配权的斗争势必要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为确保俄罗斯民族主义的主导地位,今后俄罗斯政治还将更加极权化,普京式的“民主独裁专政”将发挥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在近乎战争危机的状态下,俄罗斯政治领域甚至不排除当年斯大林方式的某种回归。

  人们应该不会忘记这样的故事。疫情之初,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曾表示,这些天她接到了数不清的电话、电邮和短信。有子女定居伦敦的有钱人,他们打来电话,要求政府出面接回自己的孩子。对此她评论称,“你们被人愚弄了很多年。你们为那些腐朽和虚幻的东西付出真金白银。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濒于崩溃,国内同胞靠勤劳、坚忍和热爱重建起自己的祖国,而你们却没有提供支持。” 如今这些幡然醒悟的有钱侨民却在世界各大机场排队大喊:“我们是俄罗斯公民!”。他们拭去俄罗斯护照上的灰尘,言之凿凿地说,他们是合法的俄罗斯公民。这位言辞犀利的女发言人接着奉劝说,其实,这些有钱的侨民在向祖国提出自己的要求(接他们和子女回国)之前,应该对祖国和人民表现出最基本的尊重。

  可是,现如今俄罗斯的疫情危机比西方一些国家还严重,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将会怎样,这就实在有点耐人寻味了。

  最后是中国。相对对其它国家而言,中国所遭遇的疫情危机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但就是这么个小巫般的危机,其所触动引发的社会政治冲突也令人震惊。原来人们所看到的,是疫情中的官僚主义和治理能力弊端,但后来发现,围绕疫情而发生的政治对立更加严峻。应该说,此次病毒疫情对中国政治是一次空前的大曝光、大揭底,虽然还不能说全面彻底,但至少在相当程度上暴露了当代中国政治领域的真实生态。人们发现,执政者的思想政治对立面相当大,反对势力相当强,意识形态领域的分裂空前严重,政治斗争十分激烈。诸多突出事件表明,当今中国一些人在思想、价值和情感领域严重西化的问题始终没有没有解决,体制内部蕴藏并滋养大量异己思想与异己力量的问题也始终没有等得到解决,有关道路与模式问题的斗争始终存在。

  这就给今后一是时期中国国内的政治安排提出了迫切的课题。有人说,此次疫情让中国认清了国际上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窃以为,此话当然。但只说对了一半,另一半更重要,那就是,在国内,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现在比国际领域看得更加清楚明白。既然看明白了,也看清楚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心里明白而没有相应的行动吧,何况人家也在行动之中。

  还在疫情危机之前,中国提出了加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战略命题,当时人们对这一命题内涵的理解,更多地指向经济领域和社会事业等方面,而对政治问题着意不多、不大,但现在看来,当今中国在治理的体系与能力上,最大的短板与缺陷不是别的,而是政治领域的意识形态问题。客观地说,当今中国社会分化分层,思想意识与价值情感分化组合是历史必然,但在体制之内猬集诸多类型的“公知”集团,有些地方居然成了重灾区,堪称蔚然大观。这些个东西,犹如毒瘤,也好比炸弹,十分危险可怕,以至于人们有理由怀疑,美国在中国所扶植的第五纵队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深入到中国体制的领导阶层之内,为此想起来就不免令人心惊肉跳。

  上述各主要大国国内的政治变化,必然影响到国际关系层面中来。在疫情危机中,中国更加看清了国际上的敌友。中国是这样,美国和俄罗斯等莫不是这样,他们也都一样要重新审视自己的敌友,并在各自国内政治设计的基础上,对自己的国际关系做出新的安排与处置,从而推动国际关系产生巨大的新变化。

  可以肯定,疫情危机过后,国际关系要出现一场范围广泛的重组。在欧洲,欧盟内部的关系,欧盟同美国的关系、同俄罗斯的关系等,都要出现大幅度的调整,欧盟作为一个整体更加弱势,在美国面前更加没有地位,同俄罗斯抗衡也没有没有能力和勇气。在疫情的打击下,英国、西班牙等国分裂崩溃的可能性进一步加大。在全球战略舞台上,欧洲将更加边缘化,地位与作用将呈加速下滑的态势;在中东,沙特阿拉伯作为曾经的力量中心和地区一霸,今后将摇摇欲坠、朝不保夕,土耳其埃尔多安政权在四处碰壁中危机重重,而伊朗则获得新的生机与活力,中东局势将出现新的面貌;在拉美,美国将更加深入地插手这个地区的事务,要尽可能颠覆和铲除一切反美势力,美国的战略企图就是严密地控制拉美,挤压中俄等国在这里的战略空间,委内瑞拉、古巴等国未来堪忧;在亚太地区,美国将大力贯彻“印太战略”,并在这一平台的基础上打造新的类似北约的军事同盟组织,进一步孤立和遏制中国;在全球层面,美国将以中国为中心,大面积地重塑各种多边关系,举凡一切同中国走得近的组织与个人,一概都是美国打击收拾的对象。美国将把谁同中国接近谁倒霉的规矩树立贯彻为新的国际关系准则。

  疫情危机过后,世界旧的矛盾没有得到解决,在此之上又增加许多新的矛盾,突出的表现是金融经济危机的后遗症和疫情危机后遗症两个后遗症复杂交织,这将令许多国家深陷其中而难以自拔。这一状况将导致秩序混乱、规则失灵和程序失控,世界进入新的大混乱时期,因而可能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要“失稳”,紧张与慌乱将成为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新常态。

  在矛盾冲突日益加剧的催化下,冲突和战争将连绵不断地发生发展,现如今许多冒火冒烟的地方停不下来,在此之外还要出现新的爆点,尤其是霸权美国将变本加厉地把战争与侵略当做第一工具加以运用。为此,很多国家都将深受其害,中国能否逃避美国的军事打击,未来将成为直接而现实的考验。全球战略严酷寒冬已经到来。

  坦诚地说,我们这一代人在战略上体验与感悟,总体而言比较浅薄,比我们的前辈差得甚远。过去,很多人将我们所处的时代和我们的世界想象得太好了,对未来充满期待。但是,疫情危机过后的政治设计与战略安排可能会给人们以这样的教训,也许我们不能把世界想象得那么简单,人类社会历来都不是直线向前,而要经过许多挫折和迂回,未来的道路很可能就是这样。世界是这样,各国内部也应该是这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