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 | 重温经典:关于“输出革命”问题的理论回顾

2020-06-10 16:21:5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世界越来越动荡了,很有可能,“岁月静好”的年代将告一段落,人类社会再次进入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

  和鸦片战争之前,中国外在于西方,西方也外在于中国不同,今天的中国,早已内在于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之中。

  既然同在一个体系之中,世界发生的事情会影响到中国,中国发生的事情也会影响到世界,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网上关于所谓“输出革命”问题的讨论,也热闹起来了。反对“输出革命”,也成了一些人反对中国对一些全世界都关注的问题作任何表态,只许吃瓜看热闹的主要理由。

  这是一个理论问题,也是一个实践问题,将其厘清是非常必要的。

  02

  和现在许多人糊里糊涂的印象完全相反,毛主席从来都是反对“输出革命”的。因为根据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一个国家爆发革命,只能是这个国家内部矛盾运动的结果。

  早在1937年,毛主席就在他的哲学名著《矛盾论》中从理论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毛主席认为:

  “唯物辩证法认为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鸡蛋因得适当的温度而变化为鸡子,但温度不能使石头变为鸡子,因为二者的根据是不同的。”

  显然,“输出”只构成外因,仅仅是条件,是不可能通过“输出”来制造出一场革命的。

  但紧接着这段话,毛主席又写到:

  “各国人民之间的互相影响是时常存在的。在资本主义时代,特别是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各国在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的互相影响和互相激动,是极其巨大的。”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不只是开创了俄国历史的新纪元,而且开创了世界历史的新纪元,影响到世界各国内部的变化,同样地而且还特别深刻地影响到中国内部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是通过了各国内部和中国内部自己的规律性而起的。”

  这就是说,革命不能输出,但这绝不等于各国人民之间不能相互支持。没有这些相互支持构成的外部“条件”,革命也不可能成功。

  03

  新中国成立后,是不是“输出革命”,成了一个现实的问题,毛主席对此有了更为明确的表态。

  五十年代,他在接见印度、缅甸、老挝等周边国家领导人的时候,都曾明确表示,中国不会输出革命。但毛主席同时也指出:“共产党的问题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因为大多数国家都有共产党。因此各国都要自己处理自己的问题。”

  1960年4月22日 为纪念革命导师列宁诞辰90周年,《红旗》杂志编辑部发表经过毛主席亲自修改、审阅,在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产生了巨大影响的《列宁主义万岁》一文。

  这篇文章对“输出革命”的问题作了更为严谨、完整的表述:

  “我们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我们一直认为,革命是每一个民族自己的事情。我们一直认为,工人阶级只能自己解放自己,而某一个国家人民的解放,要依靠自己国内人民的觉悟,自己国内革命成熟的条件。革命不能输出,也不能输入。谁也不能不许别国人民进行革命,也不能用‘揠苗助长’的方法去制造别国的革命。”

  文章还引用了列宁1918年6月在“莫斯科工会和工厂委员会第四次代表会议”讲的一段话:“有人以为,革命可以在别的国家里按照定单和协议来进行。这些人不是疯子,就是挑拨者。近十二年来,我们经历了两次革命。我们知道,革命是不能按照定单和协议进行的,只有当千千万万的人认为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的时候,革命才会爆发”。

  04

  既然革命不能输出,那么,对其他国家的革命和正义事业,是不是就应该袖手旁观呢?

  当然不是,绝对不是!

  1963年10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新殖民主义的辩护士——四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一文,严厉批评赫鲁晓夫主导的苏共中央对亚非拉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所采取的袖手傍观的态度:

  “从他们多年来鼓吹的一系列论点和执行的一系列政策来看,他们对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采取的是消极、鄙视和否定的态度,他们充当了新殖民主义的辩护士。”

  文章认为:“一切胜利了的社会主义国家,必须积极支持和援助被压迫民族争取解放的斗争。”

  文章批评当时的苏共领导人,“他们自以为是聪明人,他们尽干那些“‘既有好处,又没有危险的事情’,他们非常害怕同帝国主义国家发生纠纷,因而一心一意地反对民族解放运动,他们迷恋于所谓两个超级大国在全世界确定‘势力范围’。”

  《新殖民主义的辩护士》是著名的“九评”中的一篇,这一些列文章,也都是经过毛主席亲自修改和审阅的,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文章中的许多观点,经过时间和实践的检验,更加熠熠生辉。

  05

  1972年2月28日,中美《上海公报》发表。

  这份公报,是新中国成立后经过二十多年的不懈斗争,打破美国的围堵,以平等一员的资格重返国际社会后的第一份重要的法律文件。

  在毛主席的亲自指导下,公报开宗明义,写下了这样两段话:

  中国方面声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国家不分大小,应该一律平等,大国不应欺负小国,强国不应欺负弱国。中国决不做超级大国,并且反对任何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

  中国方面表示: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各国人民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本国的社会制度,有权维护本国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外来侵略、干涉、控制和颠覆。一切外国军队都应撤回本国去。

  表达的再清楚不过了。

  第一,“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这一潮流是各个国家内生的;

  第二,中国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一切正义事业!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渐行渐近了,重新搞清楚这些问题,对我们是有益的——我们将少犯错误,将能够对人类的进步与文明做出更大贡献,也将能够更有效地维护中国的利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