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程恩富委员建言:政府应该听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的意见

2020-06-04 10:03:26  来源: 政经青年智库   作者:程恩富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57).jpg

  程恩富,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首席教授,中国政治经济学学会会长、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会长;第十三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

  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程恩富教授就国民经济发展问题建言献策

  【摘要】私营企业没有预期利润是不投资的,而国有企业和集体经济只要能发出工资就会投资,所以私营经济的过分发展不利于就业,不利于投资,也不利于消费,只是主要增加了私营业主的收益。要重新评估近两年的大规模减税的整体绩效,如果这几万亿的多数不是增加私营业主的收益,而是主要直接改善民生、治理环境、支持关键核心技术研发,对全社会的投资、消费、就业肯定会有更大的绩效和财政收入。私营企业现在占绝大多数,所以目前减税主要是减私营企业的税,而对国有企业是增加上交利润的。用国企利润等增交来增加私企收益不是好办法。

  程恩富(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委员)说:

  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各级干部要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强调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重大原则,“十三五”规划里也有这句话,所以现在经济学界对近两年过分强调“以大规模减少私企税费”为重点的政策,实际上是有不同意见的。

  顺便提一下,因为政府及有关部门开的一些经济问题座谈会或者经济专家座谈会,基本上是一派意见,就是赞成政府工作思路和基调的,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没有一个被邀请的,这是10多年来的情况,这说明政府的民主做得很不够,至少要听听不同意见。

  我上次已经提了一点不同意见,今天再结合预算等报告的统计数据,提一点不同意见。

  我首先介绍一位长期在美国华尔街的美国大银行任副总的黄树东博士,他最近出了一本中文版的书,也向我主编的杂志投稿,这篇文章比较清晰地表达了一个基本观点,即用美国的长期统计资料,证明大规模地减少对私人企业的税,不可能增加整个社会的就业、投资、消费以及出口。以里根政策为代表的,以西方减税为主要内容的供给学派和新自由主义执行了40年(特朗普也实行了大规模减税),结果美国最近40年的经济增长率不超过3%,2%多一点,而二战以后实行凯恩斯主义几十年的增长率大概是4%左右,40年对40年的对比很能说明问题。他接着进行了理论分析,为什么大幅度减税不能引发私企较大规模增加投资?因为私营企业没有预期利润是不投资的,而国有企业和集体经济只要能发出工资就会投资,所以私营经济的过分发展不利于就业,不利于投资,也不利于消费,只是主要增加了私营业主的收益。

  从我长期研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经济问题来看,我认为这个观点是比较深刻的,是站得住的,也是值得我们政府在制定政策时认真参考的一个不同意见。

  为什么以大规模减私营企业税为主要内容的供给学派(美国重点是减大资本家的税),不仅马克思主义学者不同意,而且凯恩斯主义学者都是坚决反对的。因为凯恩斯主义是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兼顾资产阶级整体长远利益和民生,有一定的进步性和客观性。

  现在我们来看,我国最近两年减税的情况怎么样?至今已经减税好几万亿,结果今年的预算报告里得出,今年的税收同比回落13.7个百分点,大规模回落,只微增了0.3的税收,几乎没有增加,而刚才讲的西方理论以及相信西方理论的人是这样一种减税理由,减了私营企业的税,私营企业会大幅度投资,从而带来更多的就业、更多的税收,但从现在的减税结果来看,是不是带来了大规模的增税呢?税收几乎没有增加,这就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和凯恩斯主义讲的是对的。

  大家可以看,投资有没有增加?财政部报告说,税收几乎没有增加,发改委主任作的报告第12页里写道“制造业和基础设施投资持续低迷,民间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上半年仅增长5.7%和3%,基础设施投资上半年增长4.1%,下半年也难有大的改观”。投资下降了,而且下半年预期也没有改观。按照这样下去,不光是今年下半年,实际上从前年就开始了。报告接着写道“消费增长内生动力依然不强”,就业在报告中也没有证明社会就业量比过去大。可见,投资、就业、消费、税收都没有随大规模减税而有比过去大的增长。

  这样一种政策思路要不要调整?供给侧改革我们是赞成的,一开始并没有以大规模减税为主要内容,最近两年明确提出全行业减税,大家可以看预算报告的第6页,其中写道“4月至6月减税3185亿元,所有行业均实现减税”。所有行业都减税,这个对不对呢?我们再看财经委的报告,今年上半年银行新增房地产贷款3.2万亿,占境内各项贷款增量的31.6%,也就是三分之一银行贷款的增量都跑到房地产了,那是不是还要对房地产私企减税?再减税的结果怎么样?这与政府不准备用房地产的大量投资来短期刺激经济的说法也是矛盾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所有的报告几乎没有分析这个矛盾,也没有相应配套的政策。

  总之,我认为要重新评估近两年的大规模减税的整体绩效,如果这几万亿的多数不是增加私营业主的收益,而是主要直接改善民生、治理环境、支持关键核心技术研发,对全社会的投资、消费、就业肯定会有更大的绩效和财政收入。结论是只能进行适度结构性税费调整,针对不同产业和企业,有减有增。

  有资料表明,中美对企业的税收水平大体相同。私营企业现在占绝大多数,所以目前减税主要是减私营企业的税,而对国有企业是增加上交利润的。财政收入不足,怎么办?财政部作的报告讲,从国有企业里大规模地调动利润。今年可以这样做,明年以后呢?而且国企大规模交利润本身也是不公平的。用国企利润等增交来增加私企收益不是好办法。如果改革的目标是要缩减国有企业,这是符合逻辑的;如果目标并不是要缩减国有企业,而是真正落实习近平主席讲话中五次公开报道的,即强调“做大做强做优国企”,那就有问题。政府方面只是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继续较大规模的出售国有企业和国有经营性资本,这种做法我们大部分马克思主义学者是不赞成的,批评性反映强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