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林爱玥:“极左”诸葛亮

2020-05-27 10:43:26  来源: 林爱玥公众号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诸葛亮一生忠字当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赢得了后世的敬仰,可按照公知的逻辑,诸葛亮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奴才”“战狼”,整天想着光复汉室,不是“奴才”又是什么,动不动就北伐,不是“战狼”又是什么?

  好在,诸葛亮的年代没有公知,否则他哪来舌战群儒的风光,何来骂死王朗的畅快?对手换做公知的话,恐怕诸葛亮分分钟就得败下阵来。

  回顾舌战群儒的故事,诸葛亮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就连陆绩偷橘子的陈年往事都给人当众抖了出来,这“扒皮”拔得可真够彻底的。

  东吴第一个出场的是张昭。张昭一上来就是人身攻击,你诸葛亮平日里不是自比管仲、乐毅吗?怎么跟了刘备后,非但没帮刘备抢一块地盘,还被曹操打得“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无容身之地”呢。这特么到底是乐毅、管仲,还是便当、饭桶啊?

  诸葛亮是何许人,他要跟张昭对骂那就太掉份了。张昭咄咄逼人,诸葛亮只是淡淡的说,我是很厉害,可谁让刘备刘老板的根底太差了,“兵不满千,将止关、张、赵云而已”,就这几个人、几杆枪,让我拿什么大杀四方?只能厚积薄发啊。

  张昭的思路跟公知如出一辙,公知不就经常说你们“极左”不总说新中国好吗,那么好的话,怎么前三十年老百姓还总饿肚子呢?借用诸葛亮的智慧,新中国是很厉害,可谁让咱底子太薄呢,再说了,穷归穷,一家五六个孩子,不是大多养活了么?话说,民国那么多年,人口总是四亿多,新中国不到三十年人口就翻翻,还要怎样?

  眼看着人身攻击没用,东吴第二个出场的虞翻开始吹捧对手(曹操),“今曹公兵屯百万,将列千员,龙骧虎视,平吞江夏,公以为何如?”这点上,虞翻跟公知理屈词穷时习惯性的说“你看人家美国……”基本一个尿性。

  对此,诸葛亮认为曹操看起来很吓人,不过曹操有曹操的劣势,因此,没什么可怕的,相反,那些动不动就哭着喊着投降的人才是真正的不要脸。虞翻是个没啥水平的人,被诸葛亮几句话就给说蒙了,换做公知的话,直接“战狼”“义和团”的帽子扣过去,然后就可以用阿Q的精神胜利法宣告胜利了,何至于无话可说?

  东吴第三个上场的是步骘。步骘的思路跟张昭差不多,攻击诸葛亮是个“卖嘴”的,“孔明欲效仪、秦之舌,游说东吴耶?”诸葛亮的回答很简单,你别管张仪、苏秦是不是卖嘴的,至少张仪、苏秦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不像某些人连曹操的影子都还没见到就吓尿了,一个劲的喊投降。

  东吴第四位辩士是薛综。薛综和虞翻一样,一个劲的吹捧曹操,“今曹公已有天下三分之二,人皆归心。刘豫州不识天时,强欲与争,正如以卵击石,安得不败乎?”

  别人说什么都可以忍,诸葛亮最不能忍的就是薛综这种数典忘祖为敌人摇旗呐喊的人。如果对别人还留有余地的话,对薛综,诸葛亮则一点都没留情面:“薛敬文安得出此无父无君之言乎!夫人生天地间,以忠孝为立身之本。公既为汉臣,则见有不诚之人,当誓共戮之:臣之道也。今曹操祖宗叨食汉禄,不思报效,反怀篡逆之心,天下之所共愤;公乃以天数归之,真无父无君之人也!不足与语!请勿复言!”请勿复言翻译成白话文就是你丫闭嘴吧,话说的是很痛快,可按照公知的一贯思路,诸葛亮绝对有打压薛综“言论自由”的嫌疑。

  说起来,薛综可谓公知的知己,那些公知不就三天两头说美国不可战胜么,贸易战还没打就开始喊“投降不丢人”么?因此,我相信现在肯定有很多人想向诸葛亮那样怒斥公知:你们这些公知整天为美国摇旗呐喊,你们大概忘了你们是中国人了吧,美国整天给中国找不痛快,任何有良知的中国人都该痛斥美国的丑陋嘴脸,你们这些公知非但没想着报效国家,还整天挖空心思配合美国,你们还算人吗?

  遗憾的是,诸葛亮是诸葛亮,他可以当面说那些话,而今天我们要这么说公知,那些公知恐怕马上就要跳起来高呼“文革重来”了。

  这不,前些天,张伯礼院士批评某日记,看看某些为日记辩护的人是怎么说的吧:“一个院士把一个作家评判为没有爱国情操,不需要法庭、也无需任何法定程序,把个人的批评通过公权力传媒系统大肆广播,表面上只是批评,实际对被批人的伤害比刑事审判还要重,没有爱国情操的结论实际上是给一个人披上了终身囚禁的狱衣,法外之“法”的批判是个传统怪胎,可以休矣。

  看到没,这大帽子扣的,就问你怕不怕吧。好在,薛综不是公知,在听了诸葛亮的话后“满面羞惭,不能对答”。话说,哪天公知有了薛综的觉悟就好了,可惜,这个愿望估计很难实现了,羞耻心是好东西,可一旦失去却很难再找回来了。

  东吴第五个出场的是陆绩。陆绩这人贼坏贼坏的,心想你诸葛亮一张嘴不是能说吗,那好啊,我骂你老板看你怎么说,“曹操虽挟天子以令诸侯,犹是相国曹参之后。刘豫州虽云中山靖王苗裔,却无可稽考,眼见只是织席贩屦之夫耳,何足与曹操抗衡哉!

  陆绩说的很清楚,别管曹操怎么样,至少比刘备强。这思路同样跟公知是一模一样的,美国就算再烂,美国有“一人一票”,你们有吗?美国有“香甜的空气”,你们有吗?

  对此,我觉得没有多少反驳的必要,以后再有公知这么说,我觉得把诸葛亮送给陆绩的几个字原封不动地送给公知足矣:“公小儿之见,不足与高士共语!”

  东吴第六个出场的是严畯。严畯倒没有人身攻击诸葛亮或者诸葛亮的老板刘备,而是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孔明所言,皆强词夺理,均非正论,不必再言。且请问孔明治何经典?”言外之意,诸葛亮没什么真才实学,压根就是泥腿子一个,书都没读过几本,就敢高谈阔论,算什么东西。

  严畯的这套话术公知同样很擅长,公知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动不动就拿出哈耶克等人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来撑门面,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不过,诸葛亮说的很清楚了,如果肚子里没真才实学,光会数黑论黄、舞文弄墨有个屁用?

  第七个出场的程德枢很厉害,你诸葛亮把别人说得一无是处,可是“公好为大言,未必真有实学,恐适为儒者所笑耳。”对此,诸葛亮的回答就真正厉害了。要证明自己有没有实学,这个三言两语很难说清楚,因此,索性做个让步推理,就算你们有实学,就没我没有实学,那又怎么样?“儒有小人君子之别。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正恶邪,务使泽及当时,名留后世。——若夫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且如扬雄以文章名世,而屈身事莽,不免投阁而死,此所谓小人之儒也;虽日赋万言,亦何取哉!”

  这些话放在今天同样有用:如果没有一股子正气,上不爱国,下不爱民,就算能说能写能在海外出版作品,又有个屁用(虽日赋万言,亦何取哉),最多也就是小人之儒罢了。

  说起来,诸葛亮对斗嘴皮子当然是没兴趣的,之所以显得情商很低似的一个一个驳斥东吴的文人,主要还是为了告诉东吴那帮文人,他们那一套似是而非的“投降理论”压根站不住脚。再说了,诸葛亮那些话压根就不是说给东吴主张投降的文人听的,而是说给东吴的“主战派”听的。就像今天没几个人会对驳斥公知那些废话、空话、屁话感兴趣,之所以坚持驳斥,无非是说给旁观者听的,毕竟,无论是真相还是真理只有一个,谁是谁非,只要把话说清楚了,公知的那些歪理自然就站不住脚了。

  虽然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故事已经过去了将近2000年,不过,回过头看,还是忍不住为诸葛亮捏一把冷汗。话说那个时候的文人还真好对付,至少还都有羞耻心,否则也不会在被诸葛亮当头棒喝后,东吴那帮文人有的“语塞”,有的“满面羞惭”,有的“丧气而不能对”……了。放在今天的公知身上,这怎么可能呢,如果诸葛亮在今天敢说那些话,估计早有一大堆诸如“极左”、“战狼”、“义和团”、“小粉红”、“网络流氓”、“新运动急先锋”……等大帽子扣到他头上了。

  不得不感叹人心不古啊。想当年,王朗的口才和文采未见得就不如诸葛亮,可楞是被诸葛亮给活活骂死了。在诸葛亮义正辞严的痛斥前,王朗又急又怒、既羞且愧,以至于一口气没缓过来从马上摔下去摔死了。放在今天,王朗不给诸葛亮扣一堆大帽子就算客气的了。所以有人说诸葛亮骂死王朗说明诸葛亮多厉害,我真不这么看,在我看来,王朗的死与其说诸葛亮有多厉害,倒不如说王朗良心未泯,多少还有些羞耻心吧。

  诸葛亮应该感到幸运,放到当下,他恐怕早就被打成“极左”了。可是,我真的很好奇,虽然时隔两千年,诸葛亮的那些话真的过时了吗?

  曾有公知说“毛粉从来不读书”,话说,这些公知真傻,热爱毛主席的人不读书对公知来说才是好事啊,你看,我这随便读读估计有人就要忍不住骂人了吧。讲真,骂人真心不好,戾气太多了伤身,再说了,我这里既没智商税可言,更没“爱国生意”可做,有的,无非也就是“人民立场,毛泽东思想”吧,这难道不对,难道不好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