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闲聊:权力和财富的诅咒与人生乐趣

2020-05-21 11:12:58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有人问,怎么评价某女生伞降飞行,发生意外的事情。

  私有制情况下,社会高度分化。

  社会资源汇聚到极少数人手里。他们不用奋斗,生下来就掌握。

  有些人的起点,是绝大多人可望不可即的终点。

  生存的艰辛,进步的喜悦,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存在的。

  大多数人当997福报社畜,换来极少数人生活乏味。

  掌握这么多社会资源,难道不能干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吗?以她拥有的社会资源,这个世界上更有意义的事情,就剩下试探死亡边界了吗?非要去试探死亡边界,刺激肾上腺分泌?

  夫人生居世间也,譬犹骋六骥过决隙也。吾既已临天下矣,欲悉耳目之所好,穷心志之所乐,以安宗庙而乐万姓,长有天下,终吾年寿,其道可乎?

  她的精神世界比胡亥丰富到哪里了吗?她没胡亥那么大的权力,胡亥没她那么多的作死花样。

  我不反对她试探死亡边界,但是尊敬是不可能的。

  开挂的游戏最无聊,人生也是一样。

  人生的乐趣来自不断探索未知,自我完善,变不可能为可能。对熟悉的、已经掌握的东西,很快就会失去新鲜感和兴趣。所谓,玩腻了。

  每一次学会新的技能,掌握新的知识,探索自己未曾探索的领域,拥有更强的能力或新的体验,都会给人带来快感。

  这是人类进化出来的本能。人类如果没有这种本能,安于现状,是不可能不断探索未知,并成为地球的主宰的。

  脱贫致富,生活从贫困到小康,从小康到富裕,期间的快乐,对出生在小康之家,甚至富豪之家的孩子来说,是无法体会的。

  追求心仪的异性,获得对方青睐,最后结成伴侣,其中体验,对后宫三千的君王来说,是体会不到的。

  从奴隶到将军,每次身份提升之前都是强烈的渴望,提升之后都会带来短暂的满足和喜悦。这种渴望的满足所带来的喜悦。对将军的儿子来说,是很淡的,因为他的起点是校尉,终点是将军。对皇子来说,是不会有的,因为他的起点和终点都是确定的。

  秦始皇统一六国,胡亥继承统一的秦王朝,秦始皇从秦王晋升为始皇帝,这种快感,胡亥是不会有的。

  物质条件的改善、异性的青睐、身份的提升、权力的扩张,这些快乐,胡亥都不会有。

  对胡亥来说,生在帝王家,继承皇位,无论在各个方面,他没有晋升空间,他的人生是开挂的人生,也是最无聊的人生。

  他只能依靠饮酒和纵欲,获得感官刺激。

  历史上,皇帝寿命都不长,除了战争、谋杀、炼丹服毒,大多纵欲过度。

  《加勒比海盗》之中,黑珍珠号上海盗遭受诅咒,他们长生不老,却无法体会到任何乐趣。如同患上抑郁症,他们能体会到刺激,却不能感受到快乐。

  皇帝的生活,与他们颇有神似之处。这是极端的权力和财富对人生的诅咒。

  读历史,许多皇帝有非常荒淫的记录。

  酗酒、纵欲和嗜杀,是最常见的。有些读者应该看过韩国电影《奸臣》,有类似行为中国皇帝,一划拉一大把。

  还有很多令人发指的变态。比如后赵石虎的儿子石邃

  邃自总百揆之后,荒酒淫色,骄恣无道,或盘游于田,悬管而入,或夜出于宫臣家,淫其妻妾。妆饰宫人美淑者,斩首洗血,置于盘上,传共视之。又内诸比丘尼有姿色者,与其交亵而杀之,合牛羊肉煮而食之,亦赐左右,欲以识其味也。

  不但嗜杀,而且喜欢品尝人肉。因为单纯的性行为已经不能给他足够的刺激了。

  相比他们,天启醉心木匠、宋徽宗研究书法、路易十六沉湎制锁,祸害人还少点。

  那个时代还没有这么多极限运动,不然皇帝之中,估计会有不少赛车、徒手攀岩、滑翔伞降、极限潜水爱好者。

  当然,也有土豪家的孩子,走了不同的路。

  瓦拉的父亲埃内斯托·格瓦拉·林奇的家族已在阿根廷生活了12代,是一个声誉卓著的家族。他的祖先帕特里克·林奇1715年出生于爱尔兰,后经西班牙转辗来到阿根廷,在18世纪末,他已成为了巴拉那河地区的总督。而他母亲塞莉亚·德·拉·塞尔纳·略萨的家族也已在阿根廷生活了7代,同样也是贵族家庭,祖先约瑟·德·拉·塞尔纳曾是西班牙最后一任驻秘鲁总督。格瓦拉的父母于1927年结婚。

  1926年8月13日,菲德尔·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罗·鲁斯生于古巴东部奥尔金省比兰镇一个富有的庄园主家庭。自幼胸怀大志,富有反抗精神,少年时代就对劳苦农民怀有深切的同情。卡斯特罗革命的第一个对象就是自己的家庭。他反对父亲虐待雇农,为此多次与父亲争吵,13岁时曾组织蔗糖工人进行反抗自己父亲的罢工。

  我无意反对极限运动,但是,我更尊敬为他人改善生活而奋斗的人。

  ****************************************************************

  有人问我,如果你有1个亿,你会干什么?

  这个世界需要钱的地方太多,一个亿太少。

  改善多数人生活的方式,一是狭义革命,二是科技革命。

  不谈展开前者,谈后者。

  我会资助一些有天赋又乐于从事物理、数学等理论研究的年轻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