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鲍盛刚:论当代革命与战争

2020-05-20 12:03:13  来源: 草根网   作者:鲍盛刚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代革命与战争的特点:一是战争与革命同时并存。比如二次世界大战不仅代表了欧洲国际秩序的腐败,而且代表了政治自由主义与经济不干涉主义的失败;二是呈现周期性;三是都根源于资本主义与自由主义。而在每次革命与战争之后都会迎来新的国际秩序与一个进步的时代。同样,目前我们都在谈论新冠疫情将改变世界,事实上新冠疫情只是加速了世界的改变,因为在这之前,世界已经处于革命与战争的前夕,其根源与其说是新冠疫情,不如说是新自由主义。

  马克思主义认为当代革命与战争源于资本主义,之所以源于资本主义,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与生产社会化的内在矛盾,这一矛盾必然导致社会贫富分化,导致有效需求不足,导致产能过剩,而产能过剩必然导致经济危机,这就创造了革命的前提条件。同时,产能过剩,必然导致资本向外扩张,而向外扩张必然导致资本主义走向帝国主义,必然导致大国之间竞争趋于激烈,而这必然导致世界战争的爆发。所以,只要有资本主义,就有经济危机;只要有经济危机,就有革命与战争。除非改变生产关系,以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否则人类无法走出当代革命与战争的怪圈和周期律。比如19世纪被认为是资本主义与自由主义的黄金时代,1909年,英国作家诺曼·安吉尔(Norman Angell)在其著作《巨大的幻觉》中认为,全球化的时代断绝了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因为所有国家在经济上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证明这只不过是一种错觉。1875~1914的40年间,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在此期间,交通工具和通讯技术的变革、人口流动以及资本的自由流通带来了世界的开放。1914年前,欧洲的资本输出总额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些资金被投资到世界各地,为大量的公共或私人活动提供融资。从19世纪30年代开始,铁路网开始持续大规模扩张,世界扩展到了每一个大陆,跨过经纬度,将沿海地区与内陆连接起来,纽约与利物浦之间的海上航程从19世纪初期的三五周缩短到19世纪80年代的一周以内。但随着1873年经济危机的爆发,这一美好的景象突然变得灰暗起来。1873年经济危机是19世纪持续时间最长、打击最为沉重的一次经济危机,它标志着自由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顶点,并转向贸易保护主义。1879年,俾斯麦对农业和工业产品都实施了保护性关税,法国于1892年紧随其后实施了新关税法案。至于美国,它在整个19世纪都实行高度的贸易保护主义,制造业产品的平均关税高达40%~50%。于是,国际形势的恶化,越来越逐渐超出各国政府的控制能力范围。慢慢地,欧洲分成两个对立的列强集团。许多人都感觉到,这种结盟体系可能会将欧洲带向大战,但没有一个政府知道该怎么办。大家一再想打破这种集团体系,可是,这两个集团被越来越不具弹性的战略和动员计划所增强,越来越显稳固。最后,人们像患了梦游症一样,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世界进入了一个短暂的20年和平发展时期,但是1929年至1933年期间的“大萧条”又打乱了一切。在长达4年的危机中,面对经济危机,各国不以世界经济的整体安全为首要目标,而是从狭隘的国家利益出发,采取了损人利己、以图自保的经济政策。在经济危机中,国家间对市场的争夺,使各国分裂对立程度加深。在金融领域,英美日等国纷纷宣布本国放弃“金本位”,在贸易战中通过降价用“廉价”商品对别国进行“倾销”。类似做法,扩大了经济冲突,最终导致国家集团对抗局面的形成。危机加快了法西斯在德意日三国的上台,世界经济危机对德国打击沉重,危机高峰时的1932年一年中,德国工业产量比1929年下降将近一半。在经济危机袭击下,法西斯党的影响迅速增长,1936年3月,希特勒政府废除《洛迦诺公约》。至此,二战的欧洲战争策源地在德国形成。另外,危机加快了日本侵略步伐,在“大萧条”前的1927年,日本就爆发了金融危机。银行与企业的破产导致日本政局动荡,促使军国主义头目田中义一内阁上台。1929年美国空前的“大萧条”迅速波及日本。面对经济危机与社会矛盾,日本财阀越来越感到有必要建立“强力政权”。1936年8月,日本决定了“向南部海洋发展”的“国策大纲”,1936年11月,日本同纳粹德国缔结《日德防共协定》。至此,亚洲战争策源地形成。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经济又进入了一个发展与繁荣的新周期,但是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从上升转入下降趋势。冷战结束后人们又一度沉浸在“历史的终结”梦幻中。但2008年金融危机却又使这一梦幻破灭。回顾冷战结束后近30年年,第一个10年,美国与西方国家是全球化的倡导者与推动者,他们认为全球化等于民主化与市场化,而民主化与市场化等于世界美国化与西方化,由此结果达到“历史的终结”。第二个10年是全球化逆转的10年,所谓逆转是指全球化偏离了美国与西方国家设计的轨道,不再是等于世界美国化和西方化,而是去美国化和去西方化。美国与西方国家失去了对全球化的控制,而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反过来成为全球化的得益者与推动者。30年中的近10年则是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博弈的10年,一方面美国与西方国家纷纷转向贸易保护主义。另一方面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顺势而为,不仅成为全球化的推动者,而且力图在经济全球化的基础上,推动国际政治民主化的发展。

  目前,民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兴起显然离不开2008年的金融危机,许多学者将这次危机比作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对比两次危机,两者有太多的相似。那么,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以及由此引发的贸易战最后是否会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呢?或者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这就是新冠病毒大流行。对此有学者认为我们面临的有可能是经济大萧条,而不是经济衰退,是1931年的情况,而不是2009年的情况。美国托马斯·弗里德曼更是认为,当今世界将面临新的纪年方法--新元前(新冠肺炎元年之前)和新元后。新元后的世界将会是怎样,我们还不太清楚。显然,历史没有终结,而是又走回去了。不仅回到了冷战,回到了1945年,更是好像回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夕,回到了那个革命与战争的前夜。

  简介:鲍盛刚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

  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

  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兴趣:全球化与国际关系民主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