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鲍盛刚:理解全球化的三个维度

2020-05-15 09:54:30  来源: 草根网   作者:鲍盛刚
点击:    评论: (查看)

  如何理解全球化?对此自由主义,马克思主义与民族主义各有各的说法。自由主义认为全球化的逻辑就是市场的逻辑,市场的逻辑就是投资总是趋于利润最大的地方,利润在哪里,投资就在哪里。所以,资本无国界,而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主权国家将自然消亡。马克思主义认为全球化本质上是资本主义追逐利润的必然结果,是资本主义国家对欠发达国家的剥削与掠夺。后来依附论者认为欠发达国家之所以欠发达,就是因为全球化,因为全球化体系是一个不平等的体系。民族主义认为只要国家依然是当今世界的行为主体,那么经济必须服从于国家以及国家利益,国家之间的关系是一种零和博弈关系。自由贸易只是强者对付弱者的一种武器。那么,以上三种对全球化的理解,哪一种才是正确的呢?

  首先,自由主义对全球化的认知是正确的吗?无疑全球化是对全球资源的一种有效整合,它降低了企业的成本,提升了企业的利润,并由此降低了商品的价格,所以从这一角度来看它的效果无异于一场科技革命。但是,问题又来了,既然是如此,为什么又有国家反对全球化呢?而且目前反对全球化的国家为何又是原有倡导与推动全球化的美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呢?30多年前,美国与西方国家是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与推动者,而产业转移被认为是一条“微笑曲线”。曲线两端朝上,在产业链中附加值更多体现在两端,设计和销售,处于中间环节的制造附加值最低。微笑曲线中间是制造;左边是研发,属于全球性的竞争;右边是营销,主要是当地性的竞争。显然,在这条微笑曲线中,微笑的是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因为它们控制了两头,由此控制了利润,而至于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作为制造加工中间环节,实际上是为它们打工而已。所以,当时美国与西方国家大多数人对于产业转移与中国制造不屑一顾。但是,30多年后,“微笑曲线”突然变成了“哭泣曲线”,美国与西方国家认为是中国抢走了他们的饭碗,掏空了他们的制造业,是中国剥削了他们。中国“吃亏”变成了美国“吃亏”,这又是因为什么呢?究其原因,我们不难看出,美国企业是中美贸易的最大赢家,他们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对他们来讲中国是机遇,绝对不是威胁。但是,问题是他们在中国获得的利润并没有惠及美国社会,相反是以牺牲美国社会和国家利益为代价的,一方面由于将产业外包或者转移到中国,导致美国自身产业的空洞化,就业机会的流失,中产阶级的贫困化。另一方面随着产业外包与转移到中国,然后又将产品运回美国销售,尽管产品价格是降低了,这有利于消费者,但是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却上升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成了世界工厂,美国变成了能源与农产品出口国,这一变化又进一步加速了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对此就如班农所讲,如果继续以此下去,那么在不久未来美国将成为中国的藩属国,中国将不费一枪一弹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陀螺仪,对此就如同历史上美国取代大英帝国那样,而且中国会比美国干的更漂亮。

  其次,马克思主义对全球化的认知是正确的吗?一直以来,马克思主义认为全球化根源于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从一开始就是全球化的,同时,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全球化的形式也在发生变化。但是,本质上全球化一直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落后与欠发达国家的资源,廉价劳动力与市场的一种剥削与掠夺,后来西方的依附论者与世界体系论者更是将落后与欠发达国家贫困的原因归之于全球化与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比如美国社会历史学家沃勒斯坦认为,过去500年西方在世界的主导地位其原因不在于这些国家的内部,而在于它们一直处于世界体系的核心位置。同样,欠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之所以不发展,原因也不是在于内部机制,更主要的是它们一直处于世界体系的半边缘与边缘地区。所谓世界体系就是一种全球分工与产业价值链体系,它是由中心-半边缘-边缘组成的一种结构。同时它也是一种规则和机制,决定资本,资源,人才,财富的流向,循环与分布。所以,位置不同,国家的命运也不同。目前,美国与西方国家口口声声讲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赢家,事实上最大赢家应该是美国与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不错对于中国来讲,自加入WTO后,经历了近20年的大发展时期,从一个贫困大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是一个奇迹。但中国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全球化的结果,而不是通过自身内在资本积累和科技创新发展的结果。它受制于全球经济体系,主要是以美国和西方为主导的跨国公司和全球公司,服务于它们,成为它们在全球资源配置结构中的一个廉价生产基地。这种外向型模式使中国成为全球世界工厂,全球最大的外贸出口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也导致中国经济和社会结构发展的片面性,以至于能源被过度消耗,环境被极度破坏,劳动力被廉价剥削。同时,在全球产业链中,中国经济处于低端,缺乏核心技术,主动权掌握在西方跨国公司手中,它们掌握了利润的大部分。事实上,从一开始中国加入WTO,就是一个与狼共舞的过程,当时许多人担心狼来了,中国会被狼吃掉。但是,结果却出乎意料。

  最后,民族主义对全球化的认知是正确的吗?对比自由主义,民族主义强调经济应以国家利益为中心,认为民族经济与政治目标优于全球经济效益。对此正如德国经济学家认为的那样:既然缺乏“世界联盟与持久和平”,国家便是国民长远利益的捍卫者,所以必须超越流行的“个人经济学和人类经济学”,建立兼具经济和政治视角、兼顾国民总体利益的“国家经济学”;一国的富强主要取决于生产能力(或应称之为“生产源力”),“财富的生产比之财富本身,不晓得要重要到多少倍”;“国家生产力的增长中,更重要的是工业力量的增长”;影响工业化的不单有经济因素,更有政治、法制、社会、文化、精神等众多非经济因素,它们“都是生产力增长的丰富源泉”。不难看出,李斯特学说在诸多方面都对占据主流的斯密学派发起了挑战。同样,凯恩斯在反思全球化的时候也曾经讲到:对于一个国家来讲,最好选择投资国内,因为投资国内可以避免风险,即使失败,也会留下些什么。另外投资国内可以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而更为重要的是可以避免贸易纷争。显然,对比自由主义,民族主义从一个极端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目前,有学者将中美贸易战比作是美国要钱还是要命的一种选择和游戏。过去30年,美国选择是要钱而不要命,美国的跨国公司在中国赚得钵满盆满。但是,由此代价是产业转移导致美国国内产业空洞化,就业与税收的流失,特朗普宣称这是美国政治精英与商业资本利益集团对美国平民的一场大屠杀,遵循的经济学是一种傻瓜经济学。所以,特朗普要反其道而行之,就是要美国生产,买美国货,通过贸易战倒逼美国企业回流,雇佣美国人,这样就能使美国再次强大。那么,果真会如此吗?贸易战真的很容易打,也很容易赢吗?

  19世纪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曾经在其“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一文中指出:在经济领域,一个行动,一种习惯,一项制度或者一部法律,可能会产生不止一种效果,而是会带来一系列后果。其中一些后果是看得见的,另一些后果是看不见的。比如打破窗户是一种损失,但是如果没有人打破窗户,玻璃工干什么呢?前者是看得见的,后者是看不见的。同样,全球化也存在两面性,主流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全球化将有效整合全球资源,降低交易费用,发展中国家人民被告知全球化能提高整体福祉,而对于发达国家来讲不仅能够为过剩资本找到出路,同时能够推动国内产业结构的调整,降低社会消费成本。所以,经济全球化的进步意义犹如一次工业革命。但是,在现实世界中为什么又会有这么多人对它如此仇视呢?是经济学家错了?还是现实错了?是经济学家应该看精神科医生,还是那些反对全球化的应该去看精神科医生?对此巴斯夏回答是:一个好经济学家与一个坏经济学家之间的区别只有一点,坏经济学家仅仅局限于看到可以看得见的后果,好经济学家却能够同时考虑可以看得见的后果和那些只能推测到的后果。坏经济学家总是为了追求一些当下的好处而不管随之而来的巨大的坏处,好经济学家却宁愿冒当下的小小的不幸而追求未来的较大的收益。事实上,好政治家与坏政治家的区别又何尝不是如此。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