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国明:这样的特朗普,为什么不能喝彩?

2020-05-14 11:59:09  来源: 明人明察   作者:尹国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1】

  美国政客现在看起来很狂,但其实吧,应该是心里很慌。

  美国的吃相从来没象现在这么难看过,已经到了完全自毁想象的程度,退群、甩锅、撒谎、污蔑......,各种拿不到台面的丑陋,被美国政客一一摆到了前台,还不以为耻,玩出了花样,反以为荣,洋洋自得。

  2019年4月15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A&M大学(得州农工大学)进行演讲。其间,他直白地承认:“我曾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这种话拿出来公开讲,奇葩程度是不是足以挑战我们的神经,摩擦我们的想象力?

  再看看特朗普团队,发现他们几乎个个都是彭佩奥这番话的践行者。

  就跟脸面于一个人的重要性一样,国家形象是一个国家重要的无形资产,美国政客也不是不知道国家形象的重要性。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答案是衰退导致的焦虑。

  一个国家的执政团队如果到了集体不要脸的程度,这不是孤独求败的表现,这是衰亡前的疯狂。

  美国的内部危机一定比我们预计的更要严重。

  美国的政治活化石基辛格这次直白地说“美国衰败开始,且无法逆转”,这说明美国的衰败绝不是刚刚开始,而是已经很严重了,否则老政客不会说这种话,美国现在又没必要玩韬光养晦。

  一个正常的人,是不会不顾形象的。只有巨大压力下,才会情绪失控到不顾形象。一个国家的政客也只有在危机严重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特朗普团队这样的集体表现,内在焦虑,外在蛮横。

  这也是中美关系要发生大动荡的征兆之一。

  【2】

  从1979年中美建交到2019年,四十年的中美关系,虽然中间也有过跌宕起伏,经历过几次风雨,但整体还是维持了合作为主的局面。

  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中美关系的一次大波动。94年之后,美国看到制裁中国并没有让中国倒下,又开始修复中美关系。

  1999年克林顿时期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的发生并不是偶然,是美国携冷战红利,准备全面遏制中国的一些试探动作。小布什在2000年竞选总统时,用“战略对手”一词形容中国,上任初期,就准备把克林顿时代的中美“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降为“战略竞争对手关系”。

  当时的中国非常艰难,硬实力与美国相比不在一个层次,78年后集中资源于经济建设,下马了很多军备项目,军事欠账比较多,而美军已经开始进入信息化阶段。软实力方面又面临着美国意识形态的强势渗透,国内的“崇美族”已经在媒体、教育等开始形成强大的话语权,冲击着中国的制度自信和民族自信。

  911的发生,再次改变了历史的走向,美国把主要目光又投向中东(共和党比民主党更重视中东,因为那里有石油商、军火商们的核心利益),小布什又开始把中美关系修订为“建设性合作关系”,将中国定位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后再经过奥巴马八年执政,把美国全面遏制中国的行动推后了十几年。

  中国就趁着这“黄金十年”,飞速发展为一头大象。2011年,中国工业总产值为2.9万亿美元,而美国工业总产值为2.4万亿美元,中国工业产值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2015年,全球工业产值为12.157万亿美元,其中前四名是中美日德,中国制造业增加值3.25万亿美元,占世界27%;美国制造业增加值世界第二位,2.142万亿美元;日本增加值8924.76亿美元;德国增加值7008亿美元,中国工业增加值超过了美日的总和。到了2017年,中国的制造业增加值超过了美国、日本和德国的总和。

  不要小看规模优势,斯大林有一句名言:“数量本身就是质量!”

  何况,中国成为世界上具有最完整和最全面的产业链优势的国家,没有之一,中国是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各个行业的中上下游和上游产业的聚合优势,让中国成为“世界制造”的中心,这正是中国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一旦中国实现产业升级,那么“发达国家粉碎机”的说法就成为事实了。

  去工业化的美国面对全产业链的中国,内心并不自信。制造业是现代国家实力最重要的基础。美国的GDP主要由服务业创造,连律师业都创造了上万亿的GDP,可见美国的经济数据泡沫成分有多大。我们上篇文章(见公众号:明人明察)说,很大程度已经去工业化的美国,实力基础越来越建立在沙子上。

  中国的规模已经发展到美国无法忽视的程度,当中国的GDP已经超过美国的60%,而且拥有制造业规模和全产业链优势,实际上美国已经失去遏制中国的“时间窗口”,而且已经到了只要中国不犯战略性、颠覆性错误,美国就不可能遏制中国的程度。

  【3】

  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正式把中国定性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后来又进一步把中国升级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中美关系开始向竞争为主的关系转化。当然,从战略定位改变到实质性变化,还需要时间。

  其实,特朗普上不上台,美国都会这么做,因为中国的规模和实力到了让美国感觉到忌惮的程度,区别只是可能做的方式不太一样。

  如果是希拉里上台,我判断她大概率会这么做:

  1、在外交方面,会继续运用“巧实力”策略,联合传统盟友,实行价值观外交,建立围堵中国的统一战线。

  2、在外部经济体系方面,会继续全力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通过前者把环太的主要国家纳入到美国主导的经济体系中,通过后者欧洲纳入主导的大西洋经济体系中,并以此为基础,重塑全球贸易和产业链,把中国逐步从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中边缘化。

  3、在对外战略方面,更加迅速的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为此,奥巴任期内一个重要的成果就是通过签署伊朗核协议,让美国可以从中东继续抽调力量实施“亚太再平衡”,把主要力量和资源部署在中国周边,用来遏制中国。

  4、在国内方面,实行再工业化,解决美国的重要经济短板,制止住美国硬实力继续衰落。推行全民医保,解决美国的另一个致命因素,修补美国内部因为贫富差距严重受损的抗压能力。

  奥巴马的一些做法十分有利于美国再次伟大,但却不怎么符合美国资本利益的最大化,所以奥巴马一直还要时不时被赠送一顶“社会主义者”的帽子。

  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很有水平的一位美国总统,他不只是迅速带领美国从次债危机的泥潭中拉了出来,他也不只是口头说说美国还要继续保持世界领导地位一百年,他不但有战略眼光,而且还真是实干家,这些战略如果能够延续,真是会给中国崛起制造更多的麻烦,很有可能会大大延缓美国衰落的速度。

  这就是我在2016年就写文章希望特朗普上台,并且在特朗普上台之后不久,就断言特朗普不负期待,是一个美国版的“赫鲁晓夫”的原因。

  特朗普看似比奥巴马更具进攻性,但他在政策方面,完全不具备奥巴马的前瞻性,更不具备奥巴马战略体系的完整性,而是修修补补,在战术层面张牙舞爪,经常捡了芝麻漏了西瓜。

  他先是把奥巴马辛辛苦苦谈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废掉,又把奥巴马的医保政策干掉,现在,正处于考验中的美国人应该知道奥巴马的医保政策如果能够实施,美国这次会增加多少社会抗压能力了吧。

  特朗普实行比小布什的“单边主义”更加唯我独尊的“美国优先”政策,在策略上,近乎完美地做到了把对手搞得多多的,把朋友搞得少少的局面,不但中俄关系更加稳固,促进了当今世界的中俄联手抗美的新“三国”局面更加巩固,而且还把最重要的欧洲盟友也搞的怨声载道。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让法国大为恼火,退出伊朗协议,让欧洲的英法德都十分不满,还倒逼出一个要绕过美国控制的SWIFT结算系统的INSTEX系统横空出世。法德领导人也在建立欧洲军队的问题上终于消除了分歧,接下来他们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特朗普是奥巴马对华政策的终结者,也是美国再次伟大的终结者。特朗普只有战术思维,没有战略思维,只有战术的进攻,却无法阻止战略的退却。

  这么看来,特朗普和奥巴马的真实水平之间,差100个小布什。

  特朗普成功的废掉了奥巴马的局,这几乎是美国重新伟大的最后机会。这么一来二去的折腾,时间又过去了四年,中国的战略机遇期又延长了四年。

  【4】

  特朗普给中国造成的被动,主要是战术的被动,但在战略层面却留出了更多的突进空间。

  川建国同志不只是废掉TPP这个亚太“经济北约”,而且,即便没有完全废除,至少也在很大程度上延缓了“亚太再平衡”。川建国比奥巴马更重视中东,因为石油利益让其一叶障目不见森林。主席说更愿意跟美国右派打交道,我认为诚哉斯言,民主党确实比共和党更难对付。

  虽然特朗普上任之后,正式确立了中美关系从“建设性合作关系”变为“竞争关系”,但却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也不具备奥巴马那样的整体战略。如果是希拉里上任,就会继承奥巴马的各种政治遗产,不但一样会对中美关系进行重新定位,还会从战略层面全面收紧中国的外部空间。

  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更是一招“妙棋”。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力量和政治资源,因此不可能抽调更多部署在亚太围堵中国,伊朗成为中东地区的抗美最前线,实际上帮中国分担了一部分压力。而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激进,让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重点部署,在中东加强了存在,并虎视眈眈等着美国继续暴露真空,牵制美国在中东的力量动弹不得。

  伊朗、叙利亚在前,中俄在后,加上什叶派执政的伊拉克,一个让美国最为担心的“什叶派之弧”已经隐约具备雏形。

  中俄的主要战略分工也基本形成,在地缘政治上,俄罗斯主要领衔西线(中国暂时更多通过经济力量在西线布局),中国重点布局东线。

  总之,特朗普的政策再次把奥巴马集中力量于中美一线的打算变成泡影,美国再次要面对东西两线作战,同时面对中俄的局面。

  美国在自身实力下降的情况下,还要继续两线分兵,在战略上的被动会因此继续。历史上,凡是两线分兵的强势力量,最后都难以摆脱战略的被动和最后的失败。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不能忽视。民主党执政,会继续重视和维护其软实力,会继续推动中国的“内部”转变,美国的形象不会在中国跨的这么快,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形象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完成了大转变。美国在中国推动颜色革命的社会基础大大萎缩,年轻人不再崇拜和追随美国,反而自发出来解决美国的那些中国盟友的舆论存在空间。方方和她的战友们,现在面临的压力就是这么来的。

  甚至可以说,特朗普作为一个最好的反面老师,相当给力地配合着把中国的年轻人推向了中国这一边、美国的对立面。

  中国崛起过程中,曾经看起来最难解决的民众普遍存在的“崇美”思想枷锁,竟然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动摇了。固然现在还有一部分各类“精英”要继续他们的崇美心态,但毫无疑问,“崇美”思维已经失去了广大的群众基础。

  中国思想层面的短板得到很大弥补,舆论战的被动局面,也由此大为改观:不但爱国主义的思想防线得到巩固,而且,还把思想防线向前推进到社会主义一线,B站青年用马克思主义批判马云就是这方面的一个重要信号。

  特朗普对中国发起的很多重大行动,短期对中国不利,但长期会对中国更为有利。比如贸易战,有利于倒逼中国更加重视内需;科技战更是一举帮助中国解决了三四十年都激烈争论不出结果的坚持独立自主为主还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路线问题。

  面对美国制裁,中国一些企业面对的一时困难是很大,但扛过困难之后,中国就真正修炼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华为已经在这方面,给整个中国做了示范。现在的华为,已经在供应链方面基本完成了去美化,让美国对华为的科技围剿失败。

  特朗普以特有的行事方式,不但刺激中国人加速在思想层面开始解决“崇美”的问题,而且又倒逼中国在经济层面开始去美化,把巅峰对决中可能致命的短板一个个补上。

  特朗普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把美国近四十年诱导中国犯错的布局废掉了大半。

  中国最怕的从来不是外部压力和封锁(美国现在也没有全面封锁中国的能力),而是被人诱导到错误的路线上去。

  不战自溃的风险,经过特朗普的强力反面教育,竟然得到了很大成功的减轻。

  连曾经对美国心存好感的人都开始放弃对美国的幻想,呼吁中国要迅速增强核武打击能力,可见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反面教育能力有多么强。

  【5】

  美国衰退的结局不是特朗普本人造成的,内部是资本的矛盾,外部是中国的崛起,再其次,才是特朗普的战略失误,加速了美国的衰退,有可能让中国攀登巅峰少奋斗五到十年。

  只要中国不自溃,美国就一定会衰败。

  美国既是真老虎,又是纸老虎。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它,又要在战术上重视它。美国的衰退既不可避免,又不会一蹴而就。我们应该有足够的信心,又不可掉以轻心。

  特朗普如何加速美国的衰败,美国如何出招,说到底都只是中国崛起的外因,我们可以利用对方的错误,但是不能把实现目标的希望寄托在对方出错上,关键还在于我们还要做好自己的事,走对自己的路。

  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退,会是21世纪最大的历史事件,是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主线。

  世界需要新秩序,人类需要更高的文明。这个任务,以资本为核心构造的西方现代体制和西方现代文明,都已经不具备完成的能力和潜力。美国作为西方文明的巅峰,盛极而衰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规律。

  中国不仅仅要带领世界建立更为公平合理的新秩序,还应该带领世界创造更高一级的文明。不仅要超越西方的制度,还要超越西方的文明。我们的目标是既要全面的超越最强的对手,还要不断的超越自己。

  我们距离目标还有相当的距离,而且距离目标越近,各种挑战与风险也越大,对此我们还应该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总之:

  要攀登最高峰,就要勇敢面对一切艰险!

  面对强大的对手,退却就是死路,胜利才有出路!

  抛弃幻想,准备斗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