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美国人民何以如此不畏死?

2020-05-14 11:59:00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2020年5月8日,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又创造了一项历史,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批评现任总统的前总统。奥巴马当天在和约3000名他执政时期的政府成员的电话会议中说,在现在的美国人民生活中,自私、搞派系、搞分裂以及视他人为敌的风气更盛,这是美国应对疫情危机一直乏力和欠缺的原因之一。当特朗普政府以“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和“其他人见鬼去吧”的心态运作,“新冠疫情应对绝对是一场混乱的灾难”。让我们来看看这条新闻的来源:奥巴马与约3000名他执政时期的政府成员举行电话会议,第一,这些成员应该都来自民主党,第二,这些成员估计大多已经不在现政府任职,第三,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体制外会议,或者表明美国政治界的一次异动--现在,特朗普已经在公开提出“奥巴马门”的说法。

  所以,5月10日一早,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推特,反击前总统奥巴马。其实,特朗普早就无视什么前总统不评价现总统,或现总统不评价前总统的潜规则,他早就无数次骂过奥巴马了。这次,他反驳说:我们这届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取得了良好成绩,特别是在很早就禁止中国人进入美国这一点上。但相比之下,你奥巴马和昏昏欲睡的乔,当年在H1N1疫情的应对上的成绩才是非常可怜,最后他可能觉得骂的不过瘾,加上了句“愚蠢至极!”

  “昏昏欲睡的乔”是特朗普为当下的民主党总统竞选对手乔·拜登起的侮辱性外号,拜登曾经做过奥巴马的副总统,特朗普这次重提H1N1流感,既是对奥巴马的反击,也是对拜登的打击,可谓一举两得。

  所以说,人家特朗普也不是天天在吹牛和撒谎,我看他揭露奥巴马政府对H1N1流感的糟糕应对,还是站得住脚的。

  H1N1是一种RNA病毒,它的宿主是鸟类和一些哺乳动物,H1N1流感就是一种严重的禽流感。2009年3月9日到4月10日期间,墨西哥东部韦拉克鲁斯州佩罗特镇拉格洛里亚村暴发了一种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全村共有600人受到感染;4月23日,H1N1流感的暴发首次在墨西哥得到广泛报道;4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确认部分病例是由一种从未发现的H1N1变种病毒引起。几乎在墨西哥爆发疫情的同时,美国也出现了H1N1疫情。最早被确诊的4起H1N1流感病例中,墨西哥和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各占两例,因此,也很难确认墨西哥是这种新型流感的发源地。

  2009年4月下旬,世卫组织宣布H1N1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与此同时,美国的奥巴马政府仍对此却持“谨慎乐观”态度,总统奥巴马多次呼吁民众无须惊慌,副总统拜登等高级官员先后高频次在电视台亮相安抚民众。

  是年6月,世卫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停止了病例计数,并宣布疫情为“大流行”,这时全世界已经有很多国家都出现了H1N1流感病例,并出现了死亡。7月,由于被感染的国家太多,已无法统计感染人数,世卫组织宣布放弃公布被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

  10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简报显示,H1N1流感已造成全球4999人死亡,确诊病例已超过41万例,这两个数字都远远超过当年的SARS。而到10月30日,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疾控中心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在H1N1流感蔓延的最初几个月中,有将近600万美国人感染此病。

  直到这时,也就是在H1N1疫情爆发半年之后的10月24日,奥巴马才磨磨蹭蹭正式签署公告,宣布美国进入H1N1流感全国紧急状态,简化行政手续,为医疗部门应对H1N1的迅速蔓延提供便利。即使如此,也只是部分学校采取了停课措施,对于边境出入、贸易旅游、开工就业没有任何限制,甚至连公共聚会佩戴口罩的措施都没有,而这时,H1N1流感已经造成了1000多名美国人的死亡,有2万多人住院。

  到2010年8月10日,世卫组织宣布,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已经结束。这场疫情对世界的危害十分严重,据当时世卫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这场瘟疫在全球至少造成了1.8万例死亡,但实际上死亡数字被大大低估了;到2012年6月26日,世卫组织表示,仍然无法估计在2009年至2010年间因H1N1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因为在许多国家并没有将这个流感列为死亡原因。但此后,美国疾控中心CDC曾通过数学模型推算得出,2009年H1N1病毒其实导致全球201200人因呼吸系统疾病死亡,另外有83300人死于与此感染相关的心血管疾病的惨痛结果;这也就是说,当年的H1N1总共造成了284000人的死亡,而且,H1N1感染致死人数这一真相,我们其实也是通过美国现任总统对前任的攻击才了解到的。

  与现在肆虐全世界的新冠病毒不同,H1N1这种禽流感病毒其实早就为人们所知。1998年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就分离出一株H3N2亚型H1N1,但是在十多年后当H1N1流感暴发时,美国政府还是没有采取迅速有效的应对。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应该感谢特朗普,也应该理解特朗普。没有特朗普我们还想不起来当年奥巴马政府时代对H1N1的糟糕应对,奥巴马和民主党也并没有真正做到保护美国人民,而了解了当年,我们也许会理解特朗普政府如今对新冠瘟疫的糟糕应对,这是有历史合理性和必然性的。

  正像现在,在特朗普和奥巴马之间的打嘴仗过程里,他们其实都是代表各自的政党和政治利益在互相攻击,谁都没有把美国人民的死亡真正当回事,这可能是美国政府的传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