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丑牛:党庆百年,谁与评说一一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2020-05-11 12:31:4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丑牛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七一”是党庆九十九周年,一个人,活到九十九,算头筹上寿,就一个政党来说,过百年的不多,就共产党来说,就更少了,马克思创建的世界第一个共产党,存在时间很短,列宁创建的苏联共产党,存在了八十多年,都是“自己人”从内部搞垮的。中国共产党过了九十九年,马上就迎来了一百年,还朝气蓬勃,成为世界第一大党,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在民族解放运动中,在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中,举足轻重。

  这一百年,我们是怎样走过来的?真可说是:“几度涅槃,浴火重生”,词为证: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芲山如海  残阳如血

  百年最后一任共产党的总书记,甫一上任,就首念这首词句,给人以振奋,但很少有人续念下半句:“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这下半句更符合我们今天的斗争实际。不是“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而是“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召唤着我们继续革命,继续战斗。

  为了纪念党庆百年,我相信党中央定会组织一批党史学家编写一部“中国共产党百年史”,这不仅对中国,而且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都有普遍意义。但我担心,会不会依据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革命实践写下去?近一年来,为迎接党庆百年,我读了许多专著,特别是纪念七十年、八十年、九十年的著述和言论,有些论点,实在不能恭维,比如:

  “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

  “中国共产党成为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是“三个代表”;

  “党由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是领导市场经济的党”;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共同富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达到共问富裕”。

  ……。

  这样的例子,多不胜举,並把这些东西说成是“中国化了的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一脉相承”。

  百年党史,我们决不能这样写。

  共产党的百年,我在党内生活和工作了七十三年,而且绝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基层第一线,比如,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大跃进、建立人民公社、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推行大包干、国企改制、推行市场经济、加入W丅O、进入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共产党成立之初的二十多年,我未成年,但参加革命后,领导我们的多是老一辈的共产党人,我所在的鄂豫边区和新四军五师的三位首长一一“位老”(郑位三)、“师长"(李先念)、“大姐”(陈少敏)都是老红军,我所在部队的旅长、团长也是老红军。我更多的是从他们的言传身教中,懂得了“什么是共产党”,“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阶级和阶级斗争”。

  对百年党庆的思考,主要来自我亲身的经历和革命实践。

  党庆百年:

  第一个要写好的是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百年共产党对中国最大的贡献是什么?人民得解放,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是什么?为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开辟了前进的道路。中国革命的胜利从哪里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领导人民得解放?因为“出了个领袖毛泽东”。

  让我们简要地回顧一下,在中国革命几个紧要关头时的毛泽东:

  当孙中山先生领导的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政变,对共产党人进行大屠杀,百分之九十几的共产党组织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是毛泽东第一个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口号,武装工农,建立革命根据地,农村包围城市。

  当起义队伍上了井冈山,有人怀疑“红旗能打多久?”毛泽东斩钉截铁地回答:“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当因错误路线的领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丢失了革命根据地,红军被迫“长征”,在蒋介石几十万军队的围追堵截下,红军几乎陷入绝境,在遵义会议上,毛泽东重新取得军事指挥权,带领红军,突破重围,胜利到达陕北。

  当武装到牙齿的日本侵略者,大举进攻中国,“国军”一溃千里,一年时间丢掉了半壁河山,一时“不抵抗论”“亡国论”兴起,毛主席在延安窑洞写了《论持久战》,制定了抗日战争的战略战术。八路军、新四军开赴敌后,收复沦陷国土,开辟了解放区战场,抗击了侵华日军百分之六十的兵力,最终赶走了日本强盗。

  当抗日战争胜利后,由美帝国主义出钱出武器,蒋介石出人的内战暴发,我们能打败头号帝国主义吗?我们的小米加步枪能战胜八百万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反动派吗?当内战的枪声响起,1946年8月,毛主席接受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访问,首次提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断,原来,我们预计五年打败蒋介石,结果三年多的时间,就把蒋介石赶到台湾岛。

  胜利前夕,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召开,在会上毛主席告诫胜利了的共产党人:

  “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

  在建国前夕,党中央离开西柏坡到北平建都时,他对随行的同志们说:我们进北平是进京“赶考”,考不好是要退回来的。临上车,他还愤然地说:“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会上讲的,临行讲的,是同一件事,有的共产党人经不起胜利的考炼,他们会蜕化变质。建国后,我有好几次重访西柏坡,总是坐在主席当年所住的大院内的石凳上,长久地思量:古往今来,有几个帝王将相在他们得国之后,能像毛泽东那样深谋远虑,他的话,真是一语成谶,管了几十年,一直到今天,有多少“英雄”被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击垮!有多少“豪杰”当了“李自成”

  关于建国后的毛泽东,下面再讲。

  党庆百年:

  第二个要写好的是“两个十年”

  第一个“十年”(1956一一1966)中苏两党就“国际共产主义总路线”展开了一场大论战,参加这场论战的吴冷西同志(当时他是“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社长、总编辑)后来,写了一部书一一《十年论战》,是很珍贵的一份历史资料,在大论战中,新华社共发了九篇评论,简称《九评》,后来也合编了一本文集,还有参加论战的我们党的一些负责人的重要发言。

  这场大论战,是由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会上作了一个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所引发,这个秘密报告很快泄露,被帝国主义当作反苏、反共的武器。在全世界掀起了一场反共高潮,在苏联国内,反动势力沉渣泛起,一些“不同政见者”渗透进了党的上层,最终导致了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悲剧。

  中苏论战,由于苏共“老子党”的指挥棒,中国共产党代表的是少数,但在道义上,我们党却佔据优势和主动,並导致了赫鲁晓夫下台,论战结束。

  这场论战,遏制了世界反共浪潮,揭露了修正主义路线的存在和危害,特别在苏共这样引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老子党”出现修正主义,危害就更大了。由于我们党的斗争,在苏联解体,苏共覆亡,东欧沦陷之后,亚洲、拉美地区由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仍巍然屹立,亚、非、拉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向前推进。令人诧异的是,我们党参加的这一次反修大论战,却被我们自己否定,而且是直接参加反修大论战的一位“坚强斗士”所否定,在罗马尼亚首都举行的一次论战会上,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曾惊叹一位中国共产党代表的演说:“那位矮个子的讲话好历害啊!”但在1989年“XX”风波中,苏共的最终掘墓人戈尔巴乔夫访问中国时,和这位已经成为中共领导人的“矮个子”会谈,当议论起当年的“大论战”时,这位当年“好厉害的”反修斗士却说:“双方都讲了一些空话、大话,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都没有搞清楚”。当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的职务,把苏维埃的旗帜从克里姆林宫上空降下的时候,这位说“蹈光养晦,沉着应对”。

  百年党史该这样写?

  第二个“十年”(1966一一1976)是毛主席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主席把这件事当成他毕生的第二件大事,临终前,还特别嘱托他身边的人:

  “这笔遗产还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果然,在他刚一去世,一抔之土未干,“血雨腥风"就来了,他的妻子和他身边的几个人被抓起来,成百万跟着他进行探索的人被投进监狱,十一届六中全会,党作出正式决议,将文化大革命定性为:

  “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这和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初衷正相反,毛主席说:“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

  哪对?恰是“拨乱反正”者的历史,给他们对“文化大革命”的论断,作出了“拨乱反证”。且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体制是怎样被颠覆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拨乱反正”后全颠覆了:“工人阶级领导的?”工人全部下岗,沦为劳动力市场上能生产剩余价值的商品;“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农民都分田单干了,哪有工农联盟;“人民民主专政?”对谁专政?没了对象,资产阶级管理着80%的从业人员,谁专了谁的政啊!“社会主义的国家?”国企只剩下百分之十几,人民公社解散了,和资本主义国家差不多了,只好在“社会主义”头上,加了一顶“特色”的帽子。国家体制变质了,这算不算“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

  《决议》否定共产党内有“走资派”。《决议》写道:

  “‘文化大革命’所打倒的‘走资派’是党和国家各级组织中的领导干部,即社会主义事业的骨干力量”。

  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说:

  “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哪对?还是以“拨乱反正”者的历史,给他们对“文化大革命”的论断,作出的“拨乱反证”。

  共产党内到底有没有走资派?

  “拨乱反正”后的第一任共产党的总书记就以“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下台,接任的第二任总书记也以“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下台。“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什么?不就是搞资本主义么!不就是“走资派”么!胡耀邦下台后,中央书记处书记去看他,他调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说:“搞社会主义没方向,搞人民民主专政没对象,搞党的领导没主张,搞马列主义太抽象”。赵紫阳在任,党的一批元老就在公开场合上批判他:“共产党有没有走资派?他赵紫阳就是一个大走资派!”接着在皇城脚下的中共北京市委,出了一个搞资本主义的市委书记陈希同,他还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带着市委一窝子垮掉了,接着是国家领导人,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成克杰,军委副主席,中央政法委书记……等。数到省部级,走资派更多,可说没有一片干净土。共产党内不仅出了走资派,而且还出了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产生了自己阶级的对立面一一资产阶级。这是悖论,但确是现实,共产党的第一家族内产生了一个“安邦集团”,富可敌国,即或在美国华尔街,它也可以呼风唤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位“布衣宰相”,《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调查文章,他的家族拥有27亿美元的资产,这在金元帝国里,也算是大财团了;中国的富豪榜公布后,有人分析,百分之八十与“红色家族”有关。

  不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行吗?

  党庆百年:

  第三个要写好的是改革开放四十年

  这是共产党百年最后的一个历史时代,百年后还要继续前行的一个“特色社会主义”时代,它在经济上的飞跃,堪称人间奇迹:它的GDp增长率,世界第一;它的外汇儲备,世界第一;它的制造工业,世界第一;它的高楼群,世界第一;它的高铁网,世界第一;……。它把日本甩到后面,它把“四小龙”甩在后面;它把“金磚国家”甩在后面;它把“新兴欧盟”甩在后面;它直逼世界第一的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它雄心勃勃地重开陸海两条“丝绸之路”,它要引领这纷乱的世界,建立人類命运共同体,到达“世界大同”。

  这真是美好的“中国梦!这真是美好的“世界梦”!

  但从世纪之交,“9-11”一场噩梦突袭美国,象征帝国的双子星座摩天大厦顷刻垮塌,接着2008年金融危机笼罩华尔街,并漫延全球,“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口号,预示着中国也难于倖免。果不出所料,中国的GDp一路下滑,美国人嫌不够,连年“转嫁”,一直到今日的“甩锅”。“中美国”一下从“伙伴”成为“对手”,又从“对手”变成为“威脅”。我们连声大喊,中美两国可以避开“修昔底德陷阱”。但美国人不答应,退出他们自己制定的“WTO”,退出他们自己推行的“全球化”,至此,我们开始明白:不是我们可以避开“修昔底德陷阱”,而是我们已掉进了“全球化陷阱”。我们改革开放的机遇,来自全球化,我们改革开放的成就来自全球化,我们的繁荣昌盛来自全球化,这里所说的全球化,是资本的全球化,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现过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化,更没有出现过社会主义的全球化。改革开放,实质上是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的转化,资本主义的危机必然造成“改革开放”的危机。中美“蜜月”的“风云突变”,已从“合作共赢”到“美国优先”,是将危机转嫁到“最大伙伴”中国头上。

  为了加入“WTO”使中国成为市场经济的国家,中国付出了多么高昂的代价。一是社会主义的解体,二是党的性质的蜕变,三是人民当家作主地位的丧失……。在民间已经有了许多专门的著述。这里只简要的讲两点:“农业合作化”和“国企改制”。开啓改革开放的序幕的是推行小岗村的“大包干”,四十年了,小岗村怎样了?全国农村怎样了!2-4亿青壮年农民工,成为“血汗工厂”的打工仔,承包地,成为他们最后生存的保障,农村,成为后备劳动大军的生产地,总书记见了也不禁一声叹息:“要留得住乡愁!”

  “国企改制”路线是“国退民进”,官方发布的信息“六、七、八、九”,即百分之六十的税收,百分之七十的GDp,百分之八十的从业人员,百分之九十新增企业,来自民企,原国企的三千五百万工人全部“下岗”,由主人公变成劳动力市场上的商品。每年,上万起的百人以上的群体事件,多是上面所述两项改革所引发,农民为保卫“集体土地”而斗争,工人为保卫“国企”而斗争,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这些斗争中,一些党组织往往站在工人、农民、农民工的对立面,党脱离了自己的阶级基础,这是党面临的最大危险。“襄轴事件”、“通钢事件"、“乌坎事件”、“武锅事件”、“石首事件”、“晋宁事件”……都是向党发出的警号。

  百年党庆:我们应该讲好“四十年辉煌”的另一面。

  以上是百年党史有重大争议的三个大的方面,集中到一点,是关于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在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的地位和历史评价,也关系到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和贡献。我们看到近二十多年来,“毛泽东热”形成了最大最广泛的群众运动,为什么?是对现实的批判。在今年的抗疫斗争中,人们拿起的思想武器就是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复甦中,在民族解放运动的兴起中,许多地方打起了“毛主义”的旗帜。而在他的祖国,却受到批判,甚至侮辱,有人拿出三十年代作家郁达夫的话来警醒我们:“没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群体,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囯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一直深居“围城”的国学大师钱钟书先生,很少对外发表政治言论,却讲了一句“振耷发聩的话:“丢掉了毛泽东思想,这个民族的灾难就生了根,总有一天,这个民族是要为它付出代价的”。不是吗?那个被毛泽东讽喻为纸老虎的帝国主义,正向我们张牙舞爪地扑过来了!美帝国主义不是倾其全力地企图组成“世界反华大合唱”吗?在党内反毛的声浪中,一位年逾古稀的大学者雷洁琼女士,在韶山为毛主席纪念馆题词:“公者千古,私者一时”。这八个字现在被刻在铜像广场进门的石头上。他们都不是共产党,他们的话,是讲给共产党听的,是讲给人民听的。

  那些口口声声自称为“中国化了的马克思主义的党史专家学者们,下笔可要留神啊!要记住: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