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已到曲终奏雅时?

2020-05-09 10:46:2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看来,主演们感觉尴尬,想息事宁人了。

  水王婆,自然要出来表个态,以便于曲终凑雅,寻坡下驴。于是,《关于》系列问世。其中,第六篇文中,有作者本人对“政治”的表白。

  “从小到老,我都属于那种对政治几无兴趣的。”“因职业缘故,我在微博上关注的东西,大多也是世道民情、文学艺术、自然风光以及新型建设之类。”“正因为对政治缺乏兴致,我从未加入任何党派,不喜欢阅读政治类书籍,甚至,有许多当官的机会,我亦选择了避开。我只想当个作家,觉得写写小说,这一生就很有意思了。各种政治学习也是能逃的都逃掉。”

  总之,我不关心政治,我远离政治,政治非常让我讨厌。所以,没有加入任何党派、不喜欢读政治书籍、不当官、逃离各种政治学习,只写小说,好像,这就足以表明其“对政治几无兴趣”了。

  这个时候,这个处于政治漩涡里的水王婆,拼命表白自己“对政治几无兴趣”,其意何在?

  “对政治几无兴趣”,这样的表白,把自己打扮得象个天真无邪的学龄前小女孩,“童言无忌”嘛。谁还能责怪一个政治无辜?

  当了十年的共产党的作协主席,那可是个有关意识形态的关键官位、政治官位,你居然说你“对政治几无兴趣”!

  能写出《车欠地里》那样的大作,替胡汉三、刘文彩、南霸天这类极端反动的地主阶级势力翻案,直接剜新中国人民政权的命根子,攻击、歪曲、抹黑、否定人民政权,你居然说你“对政治几无兴趣”!

  “没有胜利,只有结束”“错、错、错”“一地无主手机”“枉死者”,这属于“世道民情、文学艺术、自然风光以及新型建设之类”中的哪一类?下这样的政治断语,对中国人民的伟大抗疫成绩,一笔抹煞,你居然说你“对政治几无兴趣”。

  你的日记,被美国等国家神速出版,难道看中的是你“对政治几无兴趣”?在出版问题上,你和美国方面密切配合,你居然说你“对政治几无兴趣”?

  你是无意中写出了“政治作品”?

  你有那么天真无邪吗?

  “甚至有许多当官的机会,我亦选择了避开。”请你敬业一点,编造一个精致些的谎言,以便我们不认为自己受骗了,好吗?说谎说到如此粗劣,这是对受众的不尊重呀。作协主席,就是个官!而且,还是个非常重要的官!共产党的官!是关系了思想意识形态的重要官位。宣扬什么样的意识形态,此官,作用重大,具有导向作用,影响甚大、甚广。此官位,接触面广,政治地位高,各方面待遇都很不错,属于上流社会。官居此位,如果居心不正、存心不良,想谋私,搞栋别墅什么的没有任何问题;害点人,也非常容易。如果不是作协主席,你会搞到别墅?不是为了搞别墅之类,你会当作协主席这个官?难道当作协主席,就是为了写小说方便?

  “未加入任何党派,不喜欢阅读政治类书籍”,这并不能表明你“对政治几无兴趣”,只表明你政治兴趣特殊。你写的小说,不就是政治书籍吗?你自己不读吗?

  “只想当个作家,觉得写写小说,这一生就很有意思了。”作家,与当官,并不矛盾,作家与当官,完全可以统一到一个人身上。你既是作家,又是个官;作家是虚,官是实,虚虚实实。这样的官,照样可以是个政客。只想当个作家、写写小说,也和政治没有任何矛盾,甚至,当作家、写小说,也是对某种政治有浓厚兴趣的表现。

  “各种政治学习也是能逃的都逃掉。”你这么做,不知道从何时说起;鉴于你一贯撒谎,也不知是否真的如此。无论如何,你今天这么讲,只意味着你讨厌特定的政治,并不意味都会你对所有政治都“几无兴趣”。你这话是面对中国人讲的,不是面对外国人讲的,只能表明你对中国的政治,“几无兴趣”,甚至表明,你非常反感中国人民的政治。中国人民的政治是光明正大的,你讨厌这样的政治,就是讨厌中国人民,如此而已。

  “对政治几无兴趣”,这么说表明汪主席认为所特指的“政治”当然就很复杂、很肮脏,也是对中国人民的一种批判。而汪主席则干净、纯洁,洁身自好,故而只想当作家,只想写写小说,“对政治几无兴趣”。恐怕不光是只想写写小说吧,也还写写日记。

  可惜,当作家、写小说,照样可以很复杂、很肮脏!《车欠地里》,不就很复杂、很肮脏吗?

  一个65岁的老政客,突然表白自己“对政治几无兴趣”,把自己弄成个天真无邪的政治无辜,一本正经地撒波又撒娇,她想干什么?

  她在向自己的政治盟友抛媚眼,用一种隐蔽的、欺骗性极强的方式,抛出政治理由,表明自己正确、正义、光明,至少人畜无害,以寻求盟友的政治支持、援助甚至是庇护。

  还是那个调子,还是那个小九九。“小小的方方日记”,“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而坍塌”,“一个自信的政府也不会因为一本书就无端地指责作家”之类,就是,即使我有错,对国家的伤害也不大,不能对我有任何惩罚。

  内心里,还是怕,怕丢了别墅、丢了待遇,更怕法律惩处。瞧那点胆量。

  中国人民,知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道理,懂得“防微杜渐”“见微知著”,要防止小贼养成大盗,所以,不光要抓大强盗、大流氓,对小偷小摸也要教训。何况,“小小的日记”,并不小!水王婆,是闻名世界的作家,不再是小偷小摸。其对“强大国家”的伤害,也不浅。日记一战,是中国人民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之间的一场舆论交锋。这场仗,如果中国人打不赢,下面,就必然面临更加悲烈的命运。所以,着实不是小事。

  当然,“小小的日记”不至于让强大的国家“坍塌”,并不是因为其危害太小,微不足道,而中国人民及时识破其歹毒,万众一心、奋起反击,对日记、水王婆形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之势,正如及时控制了疫情一样,及时控制了其危害,让其无法害人。所以,虽然“一个强大的国家”,并没有因为“一本书的出版而坍塌”,这是人民战争的功劳,这决不意味着这“小小的日记”的危害不大!此人的罪恶并不因此而有任何程度的减弱。

  精准选择可能支持你的政治盟友,抛媚眼、求支援、给理由,弯弯绕绕,曲径通幽,“犹抱琵琶半遮面”。你讲你“对政治几无兴趣”,谁信呀!你简直就是个政坛老手,玩什么清纯呀。

  作为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的一分子,或者说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你很有可能争取到你的政治盟友的庇护——至少你自己这样认为——,完全有可能逃脱中国人民的惩处,但,你逃脱不了人民的审判!你已经和你的前辈汪兆铭先生一起了。

  “心有灵犀一点通。”水王婆抛出的媚眼勾引了谁?勾引了著名理论家何老新。你看,人家老何尽管年纪大,但依然解风情,马上说:

  “不是个什么大事,吵来吵去,杯水风波而已。

  “要真讲意识形态问题,据说当年阿婆有一部小说曾经获大奖,名字叫“车欠地里”,是对土改运动反攻倒算的作品——如果属实,这倒可能算个事件——可惜这书老夫没看过,想想也许未必然,从出版社到那么多评委宣传部,难道都是吃闲饭的?

  “微信中看到,各种装B的英豪,果然是不断地出现,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老妇几篇磨磨唧唧的絮语,能够改写历史吗?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

  ……

  “和尚不亲帽子亲。”瞧瞧,那边要下驴,这边立即心领神会,就提供一个坡。“各种装B的英豪,果然是不断地出现”,这意思是说,各打四十大板,显示自己公允。这边轻轻打几下,好似打情骂俏,对另一边,则说这事不大、无关大局,安抚一下群情激愤,也是吓唬一下。说得义正词严,可能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心声。不过,人家不方便出面讲,原因各有不同,有的是觉得这地太脏,这次不愿意出面洗,下次再说;有的是限于身份地位,出面洗地效果不好,惹嫌疑。所以,这话,就由老何代说了。

  那壁厢自称“小小的日记”,不会导致强大的国家“坍塌”,这边应“一个老妇的磨磨唧唧的絮语”,味道是一样的。

  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呗。希望何老新的几句话,能够平息事态呀。此后,此事,就没有人再提了,软软地埋掉了,那就恭喜了。

  其实,造坡以供下驴这事,胡编也做过,结果,可能是时机把握不好吧,也可能是身份不够高,也可能是水王婆要哭上一阵,显示自己的身份——如同大姑娘出嫁一样,即使内心很欢喜,也要装作很害羞、很不情愿的样子——,我是谁?我非普通人,不是谁提供的坡,我就下驴。

  不过,老何提供的这个坡,我相信,水王婆就之下驴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不会再推辞了吧,应该不会说“你算什么东西”之类。不然,下一个坡不好造,也不好找。人,得识趣。

  不过,老何,你不觉得有些反胃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