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鹿野:美国的严重疫情不排除垄断资本向劳动者投毒的可能

2020-05-06 10:49:08  来源: 察网   作者:鹿野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近日,《人民日报》的《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非常清晰地指出了美国涉嫌疫情源头的诸多问题。但是,在相关事实越来越明朗的情况之下,也有一些中国公知进行诡辩。他们最重要的理由是,如果疫情源头在美国,那么中国也应该北上广多点开花,而不应该在武汉这一个城市集中爆发。

  其实,笔者在以前的文章当中曾经多次回答过这个问题,也就是不管疫情源头在哪个国家,只要是在自然条件下产生的,从“不能传染人”发展到“可以传染人,但不能人传人”,再发展到“有限人传人”和“快速持续人传人”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因此在开始发现的时候要么人传人能力不强,要么就已经多点开花。而这次中国第一波疫情在武汉爆发的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令人震惊,其他地区几乎都是从武汉输入或被武汉输入病例感染,源头不明的病例少之又少。这是严重违反传染病流行规律的现象,一般只有在被大规模刻意投毒的时候才会发生。

  现在这种判断已经被很多朋友接受,但是某些公知或者受公知影响很大的人仍然喋喋不休,他们表示,“不可能是投毒,否则现在美国这么严重,岂不是给自己投毒了吗?”应该说,这种诡辩是逻辑不通的,因为如果要是疫情源头是美国生物实验室泄露,那么在美流传的时间恐怕就会很长,如果从去年夏天的“电子烟肺病”算起,达到今天的规模是完全有可能的。不管是笔者还是其他人,都认为去年夏天美国出现生物武器泄露,然后秋冬在武汉投毒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当前美国的严重疫情如果真是资本集团及其代理人刻意给本国民众投毒,还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实上,八十年代美国爆发的两大社会问题——毒品和艾滋病——就有很多证据显示是中情局给本国民众投毒的产物。

  二

  以毒品问题而言,当时美国当局之所以极力在全球发展毒品生产,除了筹措反共经费和攫取超额利润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是要用毒品奴役国内的普通民众,特别是有意识地破坏黑人等有色人种社区的社会秩序。在这种政策之下,八十年代黑人社区的社会秩序迅速崩坏并且受控于中情局的毒品销售网:

  【在80年代,中情局局长凯西为了颠覆尼加拉瓜的桑地诺政权,不但私卖军火给伊朗,将所赚的利润用来资助反政府军,同时还在中南美洲种植和制造一种廉价的多用途古柯碱,然后借中情局的特权,通过运送军火给尼加拉瓜反政府军的回程飞机,载运古柯碱返回美国,然后利用中情局和贩毒组织的关系,在洛杉矶黑人社区将这些毒品廉价倾销,单单在1982年至1986年问,就卖掉了好几吨。

  中情局为中心的“贩毒黑暗联盟”出面的是线民(业余耳目)布兰登等人,他们都是“尼加拉瓜反抗军”的外围。他们在接获古柯碱后,即全部批发给洛杉矶最著名的大毒枭罗斯,他再向黑人青少年社区分销。在80年代之前,价格昂贵的毒品只是白人中上等阶层的颓废用品,但自从中情局大量生产和销售的古柯碱出现后,黑人社区的毒品以及为了争夺毒品利益而出现的枪战随之日甚一日。

  梁策编著,中情局完全档案,九州出版社,2011.04,第160页】

  多年之后,相关情况才被美国记者加里·韦伯所揭露。但是其先是被主流媒体所封杀,然后又被宣告“自杀”,可是脑袋上却中的是两枪,因此了解相关情况的美国人普遍认为,基本可以确定是因为其揭露了中情局贩毒的事实被杀害:

  【2004年,人们寻找加里·韦伯时,找到的却是他的尸体,死因是自杀。我将此事称为一场深刻的拷问良心的悲剧,拷问的是故意毁掉他声誉的那些人。也可以这样说,这实际上是一场谋杀:加里·韦伯的脑袋上被一只古老的左轮手枪打了两枪——我的意思是,他被一支.38口径的枪顶在脑门上打中后,还得亲手再扳一次枪栓。

  中情局参与毒品买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人们甚至还知道背后的原因。因为他们有钱去经营毒品,还因为他们不必向国会汇报他们究竟在干什么。所有这一切都有“大人物”为其摆平。难道这一切不值得人们做大规模调查和庭审,将一大批人送进监狱吗?

  (美)杰西·温杜拉著,美国阴谋,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01,第152页】

  三

  对于艾滋病问题,相信不少朋友看过电影《阿甘正传》。其主要内容是傻子阿甘一路顺风顺水,最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阿甘的女友,一直对于美国社会不满的珍妮却得了艾滋病而死,从而表达了“只要拥护美国的体制和价值观,哪怕是傻子也能成功,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这一主题。

  但是,也有一些人从中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得艾滋病的人基本都是对美国社会不满的人呢?后来有不少人发现,美国早在1969年的时候就提出专门研究一种攻击免疫系统的生物武器。因此很多人猜测,80年代在有色人种和反叛性较强的人聚集的社区当中爆发大规模艾滋病的疫情,可能就是这种生物武器研制成功之后,中情局又进行刻意投毒的产物:

  【有十多年的时间,中情局要为艾滋病蔓延负责的说法在黑人激进主义分子、支持同性恋者、阴谋家中间广泛传播。

  本书的作者深切地希望这些故事都不是真的。如果它们是真的,中情局就绝对是最为罪恶的恐怖机构,而且绝对有充分理由自己动手,就像约翰・F肯尼迪说的,“一块砖一块砖块地将中情局彻底拆除”。

  艾滋谣言的核心问题是美国国会于1969年通过的一笔所谓的预算拨款,这是15090号《住房法案》的一部分。后来参议院委员会的证据显示,该法案明显将1000万美元用于下面这种物品的生产:“一种合成的生物学物质,对它不可获得自然免疫种新的传染性微生物,在某些重要方面不同于任何已知的病源载体。最为重要的是免疫学和治疗学的方法难以医治它,而我们却依赖这些方法维持自身免受疾病感染的相对自由。”

  这一生物武器的发展只会带来长久的蔓延的致命疾病,它是中情局亚机构 MKNAOMI的一部分,也是沿着MKULTRA路线前进的子行动之一。

  既然除了这一点再没有坚实的证据,各种各样的猜想就随之而起。投放这一细菌的最终结果必定会减少非洲人口,将它广袤的土地和潜在的自然资源置于西方公司的剥削之下。这种人工病毒通过性传播,最初的试验是在“国内人口中一些不受欢迎的人群”中进行的,换句话说,就是黑人、同性恋、西班牙裔,他们都是特别挑选的目标。在美国,试验是打着乙肝研究计划的名目开展的,可能是在纽约、旧金山以及其它四个美国城市的疾病控制中心进行。根据这种说法,一旦这些全部完成,病毒就会通过世界卫生组织开展的一项预防天花的计划传入非洲。

  (美)米克·法瑞恩(Mick Farren)著;王纬译,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大揭秘,光明日报出版社,2005,第214页】

  当然,在这方面并没有非常坚实的证据,因为相关的资料美国方面从来没有公开过。但不管怎么说,美国曾经做过这类生物武器的研究计划是事实,80年代艾滋病基本上都是爆发在有色人种和珍妮这种对美国社会不满的群体当中也是事实。

  四

  很多人有一个误区,也就是把“美国”简单地视为一个整体。其实在美国,居于统治地位的资本集团和广大民众的利益是尖锐对立的。民众的灾难往往正是资本集团的福音。

  像六七十年代的时候,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等形形色色的左翼进步运动蓬勃发展,导致资本集团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到八十年代,随着毒品和艾滋病这两大社会问题在有色人种和珍妮这种对美国社会不满的群体中迅速蔓延,进步运动很快陷入沉寂,美国资本集团的统治得到巩固。这也为实现里根当局的斗垮苏联,“重振美国国威”的计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特朗普上台的时候则和里根那时非常相似,也是美国长期陷入萧条,左翼进步思想迅速发展。特朗普也处处仿效里根,“让美国再次伟大”和当年的“重振美国国威”几乎如出一辙,所差的只是一个清洗左翼进步力量的黑天鹅事件。

  而耐人寻味的是,这次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和毒品和艾滋病这两大80年代爆发的社会问题一样,感染者和死亡者普遍集中在对美国社会不满的群体和有色人种当中,特别是黑人群体异常的高。甚至特朗普本人都已经承认,美国非洲裔群体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和病亡率同他们的人口占比不成比例: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在白宫记者会上承认,美国非洲裔群体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和病亡率同他们的人口占比不成比例。

  分析人士指出,从美国各地公布的数据看,不同族裔之间的确存在一道“健康鸿沟”,非裔人群在此次疫情中明显“更受伤”。这一现象背后的根源是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种族不平等。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拉肖恩·雷9日撰文指出,在所有按族裔提供统计数据的州,非裔群体都呈现出更高的感染率和病亡率。

  芝加哥市长洛丽·莱特富特说,该市72%的死亡病例是非裔,而他们只占全市人口的约三分之一,这一数据“令人震惊”。

  根据密歇根州政府网站公布的数据,非裔人口占该州总人口的15%,而非裔感染者占该州确诊人数的33%,非裔死亡病例占总死亡病例的40%。相比之下,密歇根州总人口中75%是白人,而白人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分别只占总数的25%和31%。

  其他一些地方也是如此。数据显示,非洲裔只占纽约市人口的22%,而该市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中28%为非裔;北卡罗来纳州梅克伦堡县32.9%的人口为非裔,而当地确诊病例中非裔占43.9%;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26%的人口为非裔,但该市近一半确诊病例和八成死亡病例为非洲裔。

  美国非洲裔为何在新冠疫情中“更受伤”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4/11/c_1125841636.htm

  五

鹿野:美国的严重疫情不排除垄断资本向劳动者投毒的可能

  当然,笔者也并不是说,当前美国的新冠疫情异常严重就一定是美国资本集团操纵特朗普当局和中情局刻意向本国民众投毒的产物,只是说在当前美国疫情的受害者集中在对资本集团不满的群体和有色人种中的事实,其实恰恰可能是资本集团希望看到的,甚至也不能完全排除刻意投毒的可能性。

  明白了这个道理,特朗普当局在前期极力隐瞒疫情,甚至几乎不进行检测,在捂不住盖子之后也始终没有采取有力的措施,甚至直到今天都没有对没有医保的美国贫困民众免费隔离与治疗,导致他们不得不放弃治疗带病打工等一系列令很多中国人迷惑不解的操作,也就顺理成章了。——反正受害者也基本上都是对资本集团不满的群体和有色人种,人家恐怕正想借机清理一遍呢。

  因此,我们也不应该对美国的严重疫情幸灾乐祸,说不定正和80年代的毒品和艾滋病打击了美国进步力量,巩固了里根当局与美国资本集团的统治一样,今天的新冠疫情或许正是资本集团和特朗普当局通过清洗有色人种和进步力量,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一宏伟计划的一部分。

  再退一步说,即使不是刻意投毒,美国当局和资本集团至少也在某种程度上放任而加剧了疫情。只要其对普通民众在疫情期间的生活与医疗等现实问题稍微上点心,就不大可能出现当下这种疫情的蔓延已经导致腐尸满车,民众却还由于生活的压力冒着染病的危险要求解除隔离的惨状。相关问题,笔者在日前的《美国腐尸满车,为何还游行要求解封?》(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5/57338.html)一文中已有涉及,这里不再赘述。

  个人认为,未来中国应该一方面大力宣传《人民日报》“十问”为代表美国涉嫌疫情源头的事实,另一方面也应该大力揭露美国疫情当中所反映的阶级与种族问题,团结美国广大民众要求调查疫情的真相,至少也应该让美国签订《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不管这一次的新冠是不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和刻意投毒,至少要防止在将来发生这种事的危险。毕竟,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反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的国家,本身不是就很奇怪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