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 如此倒霉催的:不抗疫亡民,抗疫亡国

2020-05-04 10:14:59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现在,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了300万,疫情最严重的美国,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了100万,这两个数字放在两三个月前那是不可想象的。2020年1月31日是农历正月初七,原定为春节休假后中国各行各业正式上班的日子,当天中国的确诊病例数为11821人,破万了,死亡人数为259人,当时的中国真是风声鹤唳,全面进入“休克”状态,各省、各市、各区、各县、各镇、各村、各小区都在严防死守,当时大家最坏的估计是,哎哟,这场疫情的死亡人数可能会将超过17年前的“非典”了!要知道,2003年的“非典”,在中国的确诊人数为5327例,死亡349例;在全球,总感染人数为8422例,共造成了919例死亡。

  2月中旬,中国的累计确诊人数超过7万,累计死亡人数超过了2000的时候,恐慌情绪曾达到了顶点,甚至有人悲观地认为中国是不是要完了?怎么会一个病就死掉这么多人!但随着联防联控、应收尽收和各项封闭措施效果的显现,中国的疫情在2月下旬完全得到了控制。当时国际上还有不少人对中国指手画脚,说中国应对疫情不利,竟然死掉了两三千人!现如今,我们再对比欧洲、美国的夸张至极数据来看,只能说,中国真是太伟大了!中国人民太伟大了!共产党太伟大了!

  按理说,中国已经提前一到两个月为全世界的疫情防控做出了榜样,世界各国跟着学就行了,但截止到今天,仍有一些疫情暴发的国家还在搞大规模集会,更倒霉催的是,这些人还不戴口罩。

  2020年4月25日,大量抗议者在美国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的州议会大厦前集会,抗议州政府的“居家令”,并要求该州企业复工。抗议者举着标语牌,上面写着“新冠疫情是一场骗局”,同时还有人高喊着“逮捕比尔·盖茨”。

  4月20日,数百名抗议民众聚集在宾夕法尼亚州议会大楼前,要求州政府尽快放松对出行和工作的限制措施。有示威者表示自己“相信的是上帝,而不是科学”,还有示威者认为疫情数字是谎言。

  4月17日,超过200名示威者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南部的亨廷顿海滩举行了抗议活动,反对该州施行的“居家令”。3月19日,加州州长纽森发布“居家令”,成为首批发布禁令的州长之一。但抗议者显然认为这种措施妨碍了他们的生活,于是进行了大规模的聚集和示威。

  4月15日,美国密歇根州首府兰辛市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上千名抗议者在兰辛的街道两旁聚集抗议,这群抗议者们涌入兰辛街道聚集,其中有很多人还挥舞着支持特朗普的旗子,大多数都没有戴口罩,也没有保持社交距离。他们高呼所谓的“居家隔离”是一种针对人身自由的暴政,认为“州长辉特默应该被关起来审判”。

1.webp.jpg

  美国密歇根根州民众持枪抗议州政府的“居家令”

2.webp.jpg

  现在,这些抗议示威活动不仅仅局限在美国,欧洲也开始出现。

  4月18日,法国巴黎北部维伦纽夫·拉·加纳郊区爆发抗议活动,警方用催泪瓦斯驱散人群,而暴乱者放火焚烧垃圾并燃放烟花。在4月26日,巴黎北部郊区又爆发了针对警察的敌对活动,示威者认为郊区警察在疫情期间粗暴执法,并有种族主义倾向;示威者在道路上纵火焚烧汽车和垃圾桶。

  4月25日,在德国首都柏林和斯图加特等城市都发生了反对政府封锁措施的抗议活动。这些抗议者在现场高呼“我想要生活回来”的口号,并打出“保护宪法权利”“自由不是一切,但没有自由一切无从谈起”的标语。这些抗议者在现场分发题为“民主抵抗”的报纸,声称新冠病毒疫情是有人试图通过传播恐惧而夺取权力。

  4月20日下午,俄罗斯的弗拉季卡夫卡兹于也发生了反对封锁限制的集会,至少有1000人挤在城市的主广场上。同一天,俄罗斯南部城市弗拉季高加索约500人抗议居家隔离措施,有市民引用公众人物话称新冠病毒并不致命,现场许多人未戴口罩。

  其实现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实行了疫情期间的封闭政策,人们都呆在家里,但那些抗议的人群仍然是招之即来、呼之即去,像商量好了的一样,那他们是怎样聚集起来的呢?

  答案肯定是共同的,而且就只有一个:网络。

  我记得从2011年开始,在中东和北非相继爆发了“茉莉花革命”,人们就是通过美国社交软件如FaceBook、Twitter等进行着执法机关无法侦知的串联,比如当年在埃及,在极短的时间里,通过社交软件就聚集了几十万人到开罗的解放广场上,进行反穆巴拉克的示威游行,招之即来,呼之即去。虽然在当时社交软件曾经被封锁,但手机短信又取而代之,成为街头抗议者的联络工具。

  有意思的是,我们现在又看到,在那些西方国家,某些政治阴谋家们,基于党派主张和竞选需要,利用新冠瘟疫的契机,躲在幕后,也通过社交软件,蛊惑大量的民众参与着这些与疫情防控的科学措施完全背道而驰的街头集会,其实是在给各个国家制造无数的感染者。甚至可以说,10年前被美国情报机构用来作为政治演变工具的社会软件,今天有可能会成为灭亡美国和西方的另一种利器。

  再反观中国,中国这次能够成功地遏制疫情,并可以进行有效的、持之以恒的疫情防控,比如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疑似筛查、轨迹追踪,还有通过5G进行跨区域、跨国家的新冠肺炎治疗指导等等,其实都是在善用互联网工具,社交平台现在成了中国人手里是对抗疫情的利器。

  真是应了那句话,一体两面。网络既是天堂,网络也是地狱——用之为善,百姓之福;用之为恶,亡国利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