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郝贵生:列宁批判“运动就是一切”及其现实意义——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2020-05-02 14:39:4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郝贵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内容摘要:伯恩施坦“运动就是一切,最终目的算不了什么”是其修正主义的典型思想。列宁揭露批判其实质是临时应付,迁就眼前的事变,迁就微小的政治变动,忘记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忘记整个资本主义制度、整个资本主义演进的基本特点,为了实际的或假想的一时的利益而牺牲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这就是修正主义的政策。列宁一生不仅同伯恩施坦而且同其在俄国的种种修正主义的表现也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且在这种斗争实践中丰富、发展、深化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推动了俄国和世界革命实践的发展。“运动就是一切”的修正主义观点在列宁去世后仍然延续下来,在社会主义运动发展史上也有其第二个、第三个阶段。毛泽东坚决批判了后两个阶段的代表人物及其思想实质。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应该认真看书学习,弄懂弄通马克思主义,并使之转化为批判修正主义的物质力量,把批判当代修正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

 

 列宁批判“运动就是一切”及其现实意义

 ——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郝贵生

 

  今年是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革命导师列宁诞辰150周年。列宁一生无论在理论还是实践方面都为马克思恩格斯开创的人类共产主义事业做出了极其辉煌和杰出的成就。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伯恩施坦的批判。列宁不仅揭露其修正主义的实质、根源、危害性,而且在批判中阐述、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等许多基本观点和方法。列宁的这种批判不仅有重要的理论和历史意义,而且对于正在从事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的中国共产党人来说也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伯恩施坦修正主义理论中一个核心思想,就是他的“运动就是一切”。那么列宁如何批判这句话?其实质、根源、影响、危害性究竟是什么?这种批判的意义和当代价值是什么呢?

  一、列宁如何批判伯恩施坦“运动就是一切”的修正主义观点的?

  1、伯恩施坦提出“运动就是一切”的过程及直接含义

  “运动就是一切”完整的表述是“运动就是一切,最终目的算不了什么”。这是他在1899年公开出版《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一书提出的。他说:“我坦白地说,,我对于人们通常所理解的 ‘社会主义的最终目的’非常缺乏爱好和兴趣。 这个目的无论是什么,对我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运动就是一切,所谓运动,我指的既是社会的总运动,即社会进步, 也是为促成这一进步而进行的政治和经济上的宣传和组织工作。”他在《崩溃论和殖民政策》一文中还说:“如果人们把社会主义的实现理解为建立一个在一切方面都严格执行共产主义规则的社会, 那么我一定要毫不犹豫地声明, 我觉得这种社会还相当遥远。 相反, 我倒有一个坚定的信念, 即现在这一代人能够看到许许多多的社会主义的东西得到实现。”

  大家知道,运动是物质的根本属性,人类社会也是运动的,人类实践活动也是运动的。人类的实践活动都是有目的和追求目标的。但这种追求目的、目标一般可以划分为长远目的和眼前目的。或者说大目标与小目标。这两种目的、目标有时是一致的,有时就不一致。一般人们实践活动既有大目的、又有小目的。不讲大目标,只讲小目标,就会导致没有志向,眼光短浅,鼠目寸光。这种实践活动不可能有大作为。而如果只有大目标,而没有小目标,这种大目标就会变为空想、脱离实际。正常的人们既要有大目标也要有小目标,小目标要服从大目标。伯恩施坦这句话的字面含义“最终目的算不了什么,或者说微不足道”就是不讲大目标,长远目标、长远利益,“运动就是一切”就是只讲小目标,讲事物发展过程中眼前的局部的直接的特别是物质利益。

  伯恩施坦这句话实质是针对《共产党宣言》的基本思想的。大家知道,《宣言》的基本观点就是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最终“消灭私有制”是共产党人的最高纲领。实现这个大目标也是无产阶级的长远和根本利益。但“消灭私有制”必须经过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专政不过是消灭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这就需要共产党人和无产阶级进行较长时间的极其艰巨复杂的阶级斗争实践。但《宣言》这个思想一问世,不仅受到统治阶级的歪曲和根本否定,也受到无产阶级政党内部部分成员的否定。如马克思恩格斯时代的拉萨尔主义、杜林主义、苏黎世三人团(伯恩施坦是其中之一)等改良主义派别,尤其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和阶级斗争实践。马克思恩格斯逝世后,由于资本主义相对进入稳定发展阶段,资本主义国家内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阶级矛盾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缓和。这种改良主义思潮就逐渐在部分国家和第二国际内部占据主导地位。他们认为,“时代变了”、“资本主义变了”,《宣言》中“两个必然”已经“过时”,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已经“过时”。共产主义只是一种“空想”。“多年前需要进行流血革命才能实现的改革,我们今天只要通过投票、示威游行和类似的威逼手段就可以实现了。”他们打着“反对教条主义”以及“消化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希望各国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能够放弃党的实现共产主义的“最终目的”思想,只着眼于眼前的“运动就是一切”,眼前的运动目标、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就是一切,“只要工人阶级精神抖擞地追求眼前的目的, 那么它是否为自己确定了描绘好的最终目的,毕竟是次要的。” 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所谓剥削、压迫制度用不着炸毁,用不着阶级斗争,只需改良,只需改变无产阶级当前的状况和实现眼前的利益就可以了。这就是伯恩施坦“运动就是一切”的具体含义。

  2、列宁揭露“运动就是一切”的修正主义的阶级实质

  列宁认为,伯恩施坦这句话典型表现了其全部修正主义理论的核心思想和实质。他说:“‘运动就是一切,最终目的算不了什么’,伯恩施坦的这句风行一时的话,要比许多长篇大论更能表明修正主义的实质。临时应付,迁就眼前的事变,迁就微小的政治变动,忘记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忘记整个资本主义制度、整个资本主义演进的基本特点,为了实际的或假想的一时的利益而牺牲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这就是修正主义的政策。”(《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7页)这句话包括三层含义:一是临时应付,迁就眼前事变,迁就微小的政治变动,二是为了眼前的实际的一时利益,而忘记和牺牲无产阶级的根本和长远利益。三是忘记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发展进程和规律,无产阶级不要搞什么阶级斗争、武装暴动、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实现“虚无缥缈”的、“空想”的“消灭私有制”的共产主义罢了。列宁对这种荒谬观点还说过:“机会主义就是为着极少数工人的暂时利益而牺牲群众的根本利益,换句话说,就是一部分工人同资产阶级联合起来反对无产阶级群众。” (《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489页)“机会主义者形式上属于工人政党这一情况,丝毫也不能抹杀这样一个事实:机会主义者客观上是资产阶级的政治队伍,是资产阶级影响的传播者,是资产阶级在工人运动中的代理人。”(《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493—494页)列宁还认为,这种修正主义的主要内容就是阶级合作的思想。他们“ 都主张阶级合作,放弃无产阶级专政,拒绝革命行动,崇拜资产阶级所容许的合法性,不相信无产阶级而相信资产阶级”(《机会主义和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全集》,第27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03页)列宁的这种批判与恩格斯生前对改良主义的批判完全是一致的。 恩格斯说:“现在也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从不偏不倚的高高在上的观点向工人鼓吹一种凌驾于一切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之上的社会主义,这些人如果不是还需要多多学习的新手,就是工人的最凶恶的敌人,披着羊皮的豺狼。”(《<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373页)“为了眼前暂时的利益而忘记根本大计,只图一时的成就而不顾后果,为了运动的现在而牺牲运动的未来,这种做法可能也是出于‘真诚的’动机。但这是机会主义,始终是机会主义,而且‘真诚的’机会主义也许比其他一切机会主义更危险。”(《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274页)

  3、列宁批判“运动就是一切”在哲学、经济学和政治学理论方面的错误观点

  列宁认为,“运动就是一切”只是伯恩施坦修正主义的核心,其修正主义理论表现在哲学、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等多个方面。

  在哲学方面,伯恩施坦企图以“新康德主义”的主观唯心主义观点去取代唯物主义,用庸俗进化论取代革命辩证法。因为“运动就是一切”观点的哲学依据就是康德的主观唯心主义和不可知论。伯恩施坦说:“给社会主义提供纯粹唯物主义的论证,既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他攻击唯物辩证法是“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最致命之点”,是妨碍正确认识的“陷阱”。他竭力反对事物发展进程中的飞跃,以此证明改良道路的“正确性”。所以列宁认为:“修正主义是跟在资产阶级教授的‘科学’的屁股后面跑。教授们‘回到康德那里去’,修正主义就跟在新康德主义者后面蹒跚而行。教授们重复神父们已经说过一千遍的、反对哲学唯物主义的滥调,修正主义者就带着傲慢的微笑嘟哝着,说唯物主义早已被‘驳倒’了。教授们轻蔑地把黑格尔视作一条‘死狗’,耸肩鄙视辩证法,而自己却又宣扬一种比黑格尔唯心主义还要浅薄和庸俗一千倍的唯心主义;修正主义者就跟着他们爬到从哲学上把科学庸俗化的泥潭里面去,用‘简单的’(和平静的)‘演进’去代替‘狡猾的’(和革命的)辩证法。教授们拿他们那些唯心主义的和‘批判的’体系去适应占统治地位的中世纪‘哲学’(即神学),以酬报官家给的俸禄,修正主义者就向他们靠拢,竭力把宗教变成‘私人的事情’,不是对现代国家来说而是对先进阶级的政党来说的‘私人的事情’”(《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页)

  在政治经济学方面,“运动就是一切”依据所谓“经济发展中的新材料”,反对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和资本主义的“崩溃论”,他们说,集中和大生产排挤小生产的过程,在农业方面根本没有发生,而在商业和工业方面也进行得极其缓慢。他们说,现在危机已经比较少见、比较微弱了,卡特尔和托拉斯大概会给资本提供根本消除危机的可能。他们说,资本主义正在走向崩溃的“崩溃论”是站不住脚的,因为阶级矛盾有减弱和缓和的趋势。伯恩施坦还说,马克思的价值理论要加以纠正。《资本论》关于小生产等许多理论书都是错误的。列宁评价这种观点极其方法时说:“从学术上来说,修正主义者在这个问题上的毛病,是他们对一些片面抽出的事实作肤浅的概括,而没有把它们同整个资本主义制度联系起来看;从政治上来说,他们的毛病就是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势必号召农民或推动农民去接受业主的观点(即资产阶级的观点),而不是推动他们去接受革命无产者的观点。”(《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4页)

  在政治学说方面,伯恩施坦以“运动就是一切”的观点出发,提出了一整套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纲领,他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美化资本主义制度“是有伸缩性的,有变化和发展能力的”、用不着“炸毁”,“只需要发展”。他污蔑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是“布朗基主义”。他宣言“唯生产力论”,说“一定水平的资本主义发展”是“实现社会主义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只要生产力高度发展,资本主义就可以‘和平长入社会主义’”,“诉诸暴力就成为毫无内容的空话”。他还说普选权可以“成为使人民代表从人民的主人转变为人民的真正仆人的工具”。他攻击无产阶级专政“属于较低下的文化”,是“一种倒退”,是“政治上的返祖现象”。他主张“社会民主党应该改为“改良的党”。所以列宁说:“在政治方面,修正主义确实想修正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即阶级斗争学说。”(《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6页)列宁还认为,这种放弃阶级斗争和妥协行为令人信服地表明这其“只能模糊群众的意识,因为这种妥协不是提高,而是降低群众斗争的真实意义,把正在斗争的人同最不能斗争、最动摇、最容易叛变的人拴在一起。”(《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7页)

  4、列宁揭露批判“运动就是一切”在俄国的主要表现“经济主义”

  列宁认为,马克思恩格斯时代,马克思主义同机会主义的斗争大多局限在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内,而恩格斯去世后,社会主义运动内部同机会主义的斗争,已经从一个民族、国家现象变成了国际现象。伯恩施坦修正主义观点也不局限于德国党内,而且影响到整个第二国际,影响到欧洲大多数国家的无产阶级政党,包括俄国工人阶级政党内部,且给俄国的工人运动和无产阶级斗争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危害性。伯恩施坦“运动就是一切”的观点在俄国的影响表现在多个方面,如“合法马克思主义”、“经济主义”、“取消派”、“召回派”、孟什维克主义、“超帝国主义论”、布哈林主义等。列宁对其进行了全方位立体式的批判。因篇幅所限,笔者这里着重简要介绍“经济主义”观点及列宁的批判。

  19世纪初,有一些参加了马克思主义小组的青年知识分子面临着俄国资本主义发展、工人阶级的日益贫困和阶级斗争的逐步尖锐化,受“运动就是一切”的修正主义观点的影响,开始在工人队伍中鼓吹经济主义。他们认为“工人运动的座右铭是为改善经济状况而斗争”,“根据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各个阶级的经济利益在历史上有决定作用,所有无产阶级为自己的经济利益而进行的斗争对于它的阶级发展和解放斗争应当有首要的意义。”“对每一个卢布工资增加一个戈比,要比社会主义和任何政治更加切实而可贵。”这种经济主义一是打着“批评自由”、“反对教条主义”反对“思想僵化”的旗号,否定和攻击马克思主义。二是崇拜工人运动的自发性,胡说自发的工人运动可以走和平大道到达社会主义的彼岸。三是否认革命理论对工人运动的指导作用,反对向工人群众灌输科学社会主义思想,反对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相结合。四是反对建立统一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反对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五是把工人阶级的经济斗争与政治斗争割裂开来,只搞经济斗争,反对政治斗争。列宁写了一系列的文章批判经济主义,典型的代表作就是1902年所写的《怎么办》一书。列宁一是批判这种思潮“无非是机会主义的一个新的变种”,是重复“德国社会民主党中的伯恩施坦派的议论”,他们的“批评自由”就是“机会主义派在社会民主党内的自由,就是把社会民主党变为主张改良的民主政党的自由,就是把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因素灌输到社会主义运动中来的自由。”(《怎么办》,《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97页)二是指出这种从伯恩施坦那里趸来的观点实际是“败坏工人群众的社会主义意识(而社会主义意识则是保障我们获得胜利的唯一基础)为代价,换得的却是一些实行微小改良的冠冕堂皇的草案,这种改良微小到了极点,甚至比从资产阶级政府那里争取到的还要少!”(《怎么办》,《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97页)三是“根据经济利益起决定作用这一点,决不应当作出经济斗争(等于工会斗争)具有首要意义的结论,因为总的说来,各阶级最重大的、决定性的利益只有通过根本的政治改造来满足,具体说来,无产阶级的基本经济利益只能通过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治革命来满足。”(《怎么办》。《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33页)四是阐明了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对于党的建设和工人运动的重要意义,“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在醉心于最狭隘的实际活动的偏向同时髦的机会主义说教结合在一起的情况下,必须始终坚持这种思想。”(《怎么办》,《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10页)“现在我们只想指出一点,就是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怎么办》《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13页)工人阶级单靠自己的力量只能产生出工联主义意识,工人的社会民主主义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同资产阶级思想体系进行不调和的斗争。

  5、列宁批判俄国特色的“运动就是一切”的哲学依据唯心主义和诡辩论

  “运动就是一切” 在俄国的影响和表现也是有特色的多种多样的。列宁认为,所有这些反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观点其背后的哲学依据就是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特别是诡辩论。列宁对其进行了深入的批判。

  如俄国1905年革命失败以后,俄国社会民主党内出现了两股错误思潮:一是“取消派”,即认为,革命处于低潮阶段,因此要求取消(即解散‘毁坏、废除、停止)现有的党组织,放弃党的纲领、策略和传统,代之以合法范围内的活动的不定型的联盟形式,实质是取消无产阶级革命,向沙皇政府投降。二是“召回派”,主张召回在国家杜马中的党员代表,反对利用合法组织合法身份进行革命斗争,只是保持党的绝对秘密状态。这两种错误实质都是用主观主义的方法认识革命失败后的俄国革命形势。其代表人物波格丹诺夫、巴扎罗夫、卢那察尔斯基等人为了论证其合理性,就把奥地利物理学家马赫和德国哲学家阿芬那留斯共同创立的唯心主义的马赫主义哲学拿来,于1905年连续出版四本书,狂热宣传马赫主义的唯心主义哲学。列宁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与马赫主义的斗争已经成为当时哲学领域里的首要任务。于是在1908年写了《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一书全面系统批判了马赫主义的“世界要素”说、“原则同格”说、“嵌入”说、“思维经验原则”等荒谬说,以及波格丹诺夫、巴扎罗夫、卢那察尔斯基等人的主观唯心主义哲学。阐述了辩证唯物主义的物质观及认识论的一系列基本观点。揭示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两条根本对立的认识路线,以及哲学的党性、唯物史观等基本原理。

  “运动就是一切”的修正主义观点为什么在认识俄国革命形势包括认识帝国主义本质问题上采取的不是唯物主义而都是唯心主义的方法,但他们论证其修正主义观点时,又都以大量所谓“事实”为依据。究竟什么原因呢?列宁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是辩证的唯物主义,离开辩证法不可能做到唯物主义地认识自然和社会。而这种离开辩证法的形而上学思想又采取貌似辩证法的诡辩论方法。为了研究与唯物主义密不可分的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思想。列宁1914年在革命繁忙之际拿出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研究哲学发展史尤其是作为辩证法大师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逻辑学》、《哲学史讲演录》等著作。完成了其辩证法的研究成果《哲学笔记》,尤其是高度概括和凝练为其精华、核心内容的两篇短文《辩证法十六要素》、《谈谈辩证法问题》。

  列宁在《辩证法十六要素》第一条指出:“考察的客观性(不是实例,不是枝节之论,而是自在之物本身)。(《哲学笔记》,《列宁全集》第55卷,1990年,第190页)实际是指出运用辩证法达到的最终目的就是认识的客观性,也就是按照事物的本来面目把握事物本身。一般人们认识事物最容易出现的现象就是把个别实例、现象、枝节当做事物本身,实质是歪曲了事物的本来面目。修正主义者考茨基、普列汉诺夫直接或间接否认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帝国主义性质,鼓吹和片面夸大战争的民族性,号召无产阶级站在资产阶级政府一边“保卫祖国”,实际是直接参与到帝国主义国家相互残杀的侵略战争中。列宁揭露了这些人的形而上学特别是诡辩论的思维方式。他们虽然也引用大量原始和新材料,但他们看不到这些材料之间的内在联系,“只看到一棵棵的树木而看不到森林”,“盲目地复写外表的、偶然的 、紊乱的现象”,“完全不了解其中的内容和意义”,因为他们惊叹于帝国主义经济力量的“强大”,而看不见“帝国主义是过渡的资本主义,或者更确切说,是垂死的资本主义”。

  列宁认为,只有掌握全局,抓住本质,才能弄清楚当代资本主义的帝国主义本性,认识战争的性质也是如此。他说:“能够证明战争的真实生活性质,确切些说,证明战争的真实阶级性质的,自然不是战争的外交史,而是对所有各交战大国统治阶级的客观情况的分析。为了说明这种客观情况,应当利用的,不是一些例子和个别的材料(社会生活现象极其复杂,随时都可以找到任何数量的例子或个别的材料来证实任何一个论点),而必须是关于所有交战大国和全世界的经济生活基础的材料的总和。”(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选集》第2卷,1994年,第577—578页)而考茨基和普列汉诺夫等人却抓住战争中的个别因素和个别实例否定整个战争的帝国主义性质。抓住一点表面现象和枝节、实例,抛弃最本质的全面的东西,正是一种典型的诡辩论。列宁说,在用诡辩术偷换辩证法这一崇高事业中,普列汉诺夫创造了新纪录。这位诡辩家任意抽出某一个“论据”,而黑格尔早就正确地说过,人们完全可以替世上的一切找出“论据”。辩证法要求从发展中去全面地研究某个社会现象,要求把外部的表面的东西归结于基本的动力,归结于生产力的发展和阶级斗争。 列宁正是按照辩证法观点考察战争问题,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垂死的资本主义掠夺全世界、联合各国封建主镇压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政治的继续,是帝国主义国家重新瓜分殖民地的战争,对战争的任何一方都是非正义性的。无产阶级政党的态度和策略不是站在本国资产阶级政府一边“保卫祖国”,而是利用战争危机来反对本国政府,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革命战争,推翻资产阶级统治。

  此外,列宁在多部著作中还深入揭露和批判了伯恩施坦“运动就是一切”的修正主义观点的深刻的社会历史、阶级和认识论根源。

  二、列宁批判伯恩施坦“运动就是一切”修正主义观点的现实意义

  从列宁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实践中给我们一个启发,必须把反对修正主义提高到党的建设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极其重要的地位上来。毛泽东上世纪50、60年代就特别强调我们党要把反对国际和我们党内修正主义的斗争提到极其重要地日程上来。强调要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他向全党和全国人民发出了,我们现在思想战线上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开展对于修正主义的批判。他还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而且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很可能出,这是最危险的。”但是毛主席去世后,特别是真理标准大讨论和81年那个《决议》后,“修正主义”概念就从我们党的各种文件和领导人讲话中彻底消失了。实践证明修正主义现象和倾向仍然存在,而且绝不亚于列宁批判的第二国际修正主义思潮。我们学习研究列宁批判“运动就是一切”的修正主义斗争最重要的现实意义就是要识别和批判当代的特别是中国的修正主义思潮,并把这种斗争进行到底!

  1、正视和承认伯恩施坦“运动就是一切”的修正主义观点当代影响及其危害性

  马克思主义是唯物主义者。实事求是仍然是中国共产党人观察认识当代中国和世界形势的最重要的基本方法。列宁在100多年前,对伯恩施坦的“运动就是一切”的修正主义及其在俄国的表现进行了极其深刻的揭露和批判。但列宁认为,修正主义不是个别现象和个别人物,而是社会历史现象。这种修正主义并没有随着列宁的去世自动消亡,而是一直延续到今天,对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包括对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危害性仍然极其严重。这些具体思潮包括,“西方马克思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泛滥。赫鲁晓夫“土豆加牛肉”的共产主义与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苏联解体后,否定列宁和斯大林的错误思潮。中国当代社会出现的歪曲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本质”论和否定政治挂帅的“经济建设中心论”。否定帝国主义对内剥削压迫对外侵略扩张的本性,鼓吹阶级合作不要阶级斗争的世界“和平与发展”论。如果说,赫鲁晓夫是延续伯恩施坦“运动就是一切”修正主义思潮发展的第二阶段的主要代表人物,那么中国D就是国际共运史上修正主义发展的第三个阶段的主要代表人物。修正主义的上述具体思潮虽然变化多样,但万变不离其宗。其与列宁所批判揭露的“运动就是一切”及其俄国的表现都有以下共同实质和特征:

  第一,他们直接或间接否定消灭私有制和实现共产主义的必要性。“运动就是一切”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最终目的算不了什么”,也就是不能再考虑消灭私有制的共产主义的大目标,共产党人的最高纲领应该丢掉了。如“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否定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是所有制问题。他们在根本不触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前提下,坚决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不去消灭私有制,把所谓“民主”抬高甚至作为“社会主义”的唯一特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虽然也提“共产主义”,但基本不提“消灭私有制”,而且强化私有化、市场化的改革方向。

  第二,他们歪曲“共产主义”的科学含义。共产主义确实有许多特征,包括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但共产主义的最显著特征还是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生产资料公有制、按需分配和计划经济等等等。但上述思潮只是把物质丰富、富裕生活和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作为“共产主义”的唯一目标。如1959年赫鲁晓夫从美国回国下飞机感慨美国人真有钱啊,于是他提出一个口号,要苏联1980年建成共产主义,而且把共产主义解释成 “要让苏联人民随时能吃上土豆烧牛肉那样的好菜”。再如2005年在北京大学召开的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上,原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大会发言的题目就是《马克思主义真谛是让劳动者过上好日子》。这种离开公有制和消灭阶级的所谓经济发展的“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显然就是只顾眼前、局部经济利益忘记无产阶级根本利益的“运动就是一切”的思想,是对科学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歪曲。

  第三,他们歪曲马克思主义经济与政治的关系。伯恩施坦修正主义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潮。其马克思主义的旗号之一就是唯物史观关于人类的物质生产活动即经济利益起最终决定作用的观点,借此推论经济斗争具有首要意义的观点。赫鲁晓夫用所谓“物质刺激”,偷换社会主义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原则,实行资本主义的利润原则,发展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瓦解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中国当代D等人也是借口社会基本矛盾原理中生产力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观点推出“经济”统帅“政治”的错误观点。如在党的基本路线表述中,用“经济建设为中心”统帅“四项基本原则”,而非“四项基本原则”统帅“经济建设为中心”。这就完全否定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思想。再如,社会主义本质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和政治上的无产阶级专政。但这种思潮单纯从解放生产力的角度解读社会主义的本质。所以列宁反复讲,不应当根据经济利益起决定作用这一点,作出经济斗争具有首要意义的结论,任何经济建设必须服从于政治,无产阶级的基本经济利益只能通过公有制和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治革命来满足。

  第四,他们不讲阶级斗争,不讲阶级分析方法,不讲无产阶级专政。赫鲁晓夫取消无产阶级专政,鼓吹“全民国家”。戈尔巴乔夫“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新思维”就把抽象的人类利益高居于无产阶级根本利益至上。 中国当代社会也大讲特讲“政治意识”,大讲特讲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却不讲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对立,不讲阶级斗争,抹杀或混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对立、私有制和公有制的根本对立,搞混合所有制改革。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资本、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三个概念,但实质完全是一回事。在“市场经济”前面冠之于“社会主义”的大帽子,就是驴头不对马嘴的行为,是以社会主义招牌之名,行资本主义复辟之实。《共产党宣言》的最大贡献就是揭示了人类社会最大的对立就是作为否定因素的社会主义与作为肯定因素的资本主义的根本对立。资本主义的本质就是对内剥削压迫,对外侵略扩张。两次世界大的根源是帝国主义制度,二战以后,局部战争始终没有停止。帝国主义亡我之心始终不死。当今的世界抗“疫”斗争已经为更多的确凿事实证明,就是美帝国主义对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世界人民发动的一场企图灭绝人类的生物战争。如此状况怎么能够说时代的本质是“和平与发展”呢?怎么能够搞阶级合作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呢?怎么能够把“韬光养晦”作为中国外交战略原则呢?这种“韬光养晦”实质就是放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是变相的投降书。

  第五,他们的哲学依据都是唯心主义和诡辩论。上述所有这些思潮都有他们的所谓“事实”依据、“现象”依据、“实例”依据,但他们都只是“现象”、“实例”,个别,而不是“自在之物”本身、不是事物的本质,其思想方法是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诡辩论。如中国1978年开展的所谓真理标准思想讨论中的“实践”就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实践概念,而是主观主义的感觉论。那个提出所谓真理标准思想的南京大学某教授的“实践”就是他片面的主观主义的个人感受,而非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凡是依据所谓“唯一标准”的证明继续革命理论是错误的“实践”都不是毛主席所说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三项伟大的革命运动”的物质实践,而是唯心主义的实践。赫鲁晓夫宣扬其修正主义观点时,把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时期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歪曲为只是“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九评”中的第九评指出,“这是彻头彻尾的诡辩”。中国D的“摸论”、“猫论”、“不争论”、“小康社会论”、“部分人富裕论”,以及借口市场、计划都是手段推出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也都是手段的思维方式都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形而上学和诡辩论。都是自觉不自觉地模仿和照搬伯恩施坦及俄国修正主义的思维方式。

  2、要敢于斗争和拥有斗争的武器

  第一要敢于和善于斗争。毛主席早在1957年《正处》中就强调要反对修正主义。他说:“修正主义,或者右倾机会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它比教条主义有更大的危险性。修正主义者,右倾机会主义者,口头上也挂着马克思主义,他们也在那里攻击“教条主义”。但是他们所攻击的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最根本的东西。他们反对或者歪曲唯物论和辩证法,反对或者企图削弱人民民主专政和共产党的领导,反对或者企图削弱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在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取得基本胜利以后,社会上还有一部分人梦想恢复资本主义制度,他们要从各个方面向工人阶级进行斗争,包括思想方面的斗争。而在这个斗争中,修正主义者就是他们最好的助手。”他领导中国共产党在上世纪60年代初与原苏共的“九评”论战就是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批判,之后对当时党内最大的两个走资派的批判斗争也是对中国的修正主义思潮的批判。去年,习近平同志多次强调共产党人要发扬“斗争”精神,这种斗争就应该包括同当代形形色色的修正主义思想的斗争。同时在敢于斗争的同时,也要讲究斗争策略。

  第二是要有斗争的武器。这种武器有两个:一个是理论武器,也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列宁在批判伯恩施坦修正主义的斗争实践中,反复强调要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著作。特别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是革命,是阶级斗争,是消灭私有制。社会主义就是成长着的共产主义同衰亡的资本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离开阶级和阶级斗争讲政治和社会主义都是胡说八道。特别是《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费尔巴哈论》等著作,认为这些著作是每个觉悟工人必读的书籍。毛主席也曾经向全党多次发出号召,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我党懂马列的不多。要教育干部懂得一些马列主义,懂的多一些更好,就是说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他晚年特别强调要学习研究列宁的有关无产阶级专政的一系列论述。不真正弄懂弄通马克思主义特别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等基本原理,就不可能揭露批判现代修正主义如何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贩卖其反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货色的。二就是物质武器。批判修正主义的生力军不是官员和知识分子,而是工农为主的人民群众。马克思早年就说过,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无产阶级把哲学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哲学与无产阶级的结合,才能真正转化为改造世界和无产阶级革命的真正的物质力量。同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只有与人民群众相结合,为无产阶级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所掌握,并自觉运用其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认识社会现实问题,分析认识当代中国“特色”的修正主义的表现、实质、根源及危害性,就一定能够转化为反对修正主义的物质力量,就一定打赢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

  2020年4月30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