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关于方方的《关于》:方方开始回应日记问题了……

2020-04-30 17:47:27  来源: 林爱玥公众号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方方日记问世后,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作为舆论风暴中心的方方,内心感受恐怕只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或许是想辩解,或许是吃不住压力,方方终于决定通过新的系列作品《关于》为日记引起的争议进行正面回应了。对此,我个人是非常期待。

  网络是有这样的特点的,理性相对较少,立场相对较多,相应的,网络争议往往最终都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从而会陷入鸡同鸭讲的死循环、死胡同,因此,作为方方日记的作者方方女士如果能够直面回应网络争议,无论如何,都是应该支持的。

  其实我是挺同情方方的,一个65岁的老太太,近有网民质疑之忧,远有别墅来源之虑,每天打开网络面对的都是劈头盖脸铺天盖地的质疑声,只能寻找些支持的声音取暖,更要命的是,那些支持者大多还是些经不起扒的“猪队友”,有些在网友的质疑下删帖、道歉,有些已经被调查,有些则居然还因不可描述的原因坐过牢。如果我是方方,有一群这样的人支持我的话,我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说起来,我真的挺为方方捏把汗的。众所周知,方方日记广受质疑很大程度上源自“一地无主手机”的照片,至少在“一地无主手机”之前,我未看到有人质疑过方方日记,因此,既然方方言之凿凿照片绝非虚构,何必扛着压力藏着掖着?明明是一张照片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方方这样一位65岁的老太太,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宁可死扛着压力也拒不拿出那个据说铁板钉钉的“一地无主手机”的照片?

  这未免太诡异了!我不是阴谋论者,不过我不能不怀疑方方的背后有一只手推着她,如果不是一只手,那我怀疑是一把刀顶着她,让她不得不硬着头皮硬撑。请原谅,以我有限的智慧,我很难想出第三种解释。或许,方方有她不得已的苦衷,不过,不管有什么困难,我希望方方能够说出来,有什么困难大家想办法嘛,中国是法治社会,凡事总有办法解决的。

  方方对《关于》系列的说明言简意赅,其实,我觉得还可以用更简洁明了的方式来回应,如拿出那个传说中的“一地无主手机”的照片。如此,一切尽在不言中,反对者无话可说,支持者欢欣鼓舞,可谓一举两得。可惜,至少目前为止,方方都没有采取如此简单有效的方式。

  不过,我依然非常期待方方的新作《关于》。或许,这个来自方方本人的回应可以让我们更直观的了解到事情的真相——至少是部分真相,尽管这注定有限的部分真相肯定是经过“洞悉人性”的方方反复斟酌、反复权衡后展现出来的。

  从方方“新作”《关于》的第一篇来看,方方的回应不出意外没有多少新意,如第一段的文字,基本“放之四海而皆准”,随意改动下就可以变成:(面对某些西方国家的污蔑)很多人劝中国不要再回应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中国人是深谙国际政治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中国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些个抹黑中国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鄙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中国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怎么样,简单改动了几个字是否就有了“眼一眨,小鸡变小鸭”的效果?因此,如果方方真心想为自己辩解,就算继续拒绝拿出那个“一地无主手机”的照片,起码可以试着更加坦诚些。再次强调,无论如何我都是支持方方的《关于》的,中国的言论是自由的,方方同样有她的自由,甚至可以说有着比普通人更多、更大的自由。

  在《关于》(1)中,方方总结了两点:1、它(日记)是《收获》杂志约稿,而不是所谓美国出版社“约稿”;2、它最初不是日记,而是为写《封城记》所做的记录。所以,它没有必要像日记一样“放在抽屉里”。

  方方这段回应个人认为应该是真实可信的,至于被方方点名的《收获》杂志主编(微博名@里程微博)内心的真实感受就不得而知了。

  随手翻看了一下@里程微博在微博中的言论,说实话,别的不敢说,至少水平让人不太敢恭维。比如@里程微博所说“说心里话,我还是支持计划生育。中国的人口问题全是老毛的错”这样的言论就肯定是站不住脚的。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毛主席就曾多次强调过计划生育的重要性,为此还挨过骂。当然,有必要说明的是,毛主席提倡的计划生育是非强制的。

  如1956年10月12日毛主席在会见南斯拉夫妇女代表团时就说过:“过去有些人骂我们提倡节育,但是现在赞成的人也多起来了。夫妇之间应该订出个家庭计划,规定一辈子生多少孩子。这种计划应该和国家的五年计划配合起来。”

  如果@里程微博 知道这些史实的话,想必不会因为我认为他“水平让人不太敢恭维”而火冒三丈吧。认识世界从承认无知开始,无知并不丢人,愚蠢才丢人!奉劝@里程微博正视自己的水平和能力,做人不能自我感觉太良好了,话说,在计划生育这种事情上,如果你都能想到、看到的问题,以毛主席那样的大智慧会想象不到、发现不了?

  在那么多“仗义执言”的“朋友”相继凌乱后,我个人猜想方方女士在发出这段文字之前肯定是同《收获杂志》的相关负责人商量过,并征得对方同意的。不过,作为读者,我个人更好奇国外的出版社(英文的和德文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同方方女士联系出版事宜的。无论如何,总不能对方没联系、没获得授权就出版了吧,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因此,国外出版社联系和获得授权的时间就非常有意思了,我相信方方女士在今后的《关于》系列中肯定会对此有专门的说明的。期待!

  至于方方女士回应的为何日记会公开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没什么必要太过关注。文字是自己的,方方女士自然有公开抑或不公开的自由,当然,相应的,网友也有评价抑或不评价这种行为的自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