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谈谈汪记的本质

2020-04-30 12:15:1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已经有许多朋友谈过日记的本质。反对的说,她把一场自然灾难视为一场人祸,并拼命要追责;还有的说,她的日记,前期敌人利用了这把刀子;后期则在知道敌人意图的情况下,把刀子递给敌人,属于故意。她自己则说是出于良知、真话之类而写日记,坚持自己的言论自由。

  我是这样看待其日记的(如下),请大家批评。

  首先,所谓言论自由,本质是一种权利,有权和利两个方面。今天的社会,仍然是个阶级社会,就是说,还是马克思主义时代。占据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仍然是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统治阶级有言论自由,而被统治阶级则没有言论自由或者说权利。具体到中国,虽然我们还坚持社会主义,但是,已经有相当部分权力,已经不属于劳动人民,而属于资产阶级。所以,中国的言论自由,资产阶级是享受得非常充分的。而普通劳动人民,则几乎没有这方面的自由或者说权利。

  新中国,统治阶级或者说领导阶级,合法的,应该是工人阶级,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但是,实际上,中国的统治权,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窃取!连实力较大的民族资产阶级都没有充分的权利保障,连女儿照样被绑架都毫无办法,更不用说工人阶级、农民阶级这些“弱势群体”。在知识分子中间,按照统治阶级的权利分配法则,在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占据优势统治地位的情况下,买办知识分子的权利最大。

  方方,当然是统治阶级的一分子,是有特权的官僚主义者之一,享受了很多合法、半合法甚至是犯罪而未受惩罚的好处。

  有这样一句话,大家可能应该记得,知识分子是毛,而阶级是皮,知识分子,要么附着在统治阶级身上,要么附着在被统治阶级身上,不可能独立存在。至于“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之类,对于知识分子来说,是不可能的,是他们的自我粉饰。

  我们当然希望知识分子能够与劳动人民相结合,密切联系群众,成为革命群众一部分,和群众一起革命。实际上,当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时,这些知识分子也的确是拼命依附,当初,拼命高喊万岁的人,就有他们,调门最高的,就是他们;文格期间打人、害人的,搞乱社会的,也有他们,他们以为这样才最革命,是成为工人阶级这个领导阶级一条的捷径。老实说,他们不太成功,至少付出与所得不符合他们的预期。但是,新的时期以来,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等劳动人民逐渐成了“弱势群体”,嫌贫受富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当然不愿意附着在工人阶级这张过时的皮上,他们要寻找新的主人。

  方方,是极聪明的人。她当然知道谁是中国的实际上的老大。她那批人都知道,都有这个寻找主人的本领。

  那么,今天,最大的靠山是谁呢?是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吗?不是。是帝国主义,连民族资产阶级的右翼都要向其妥协甚至是投降依附。

  曾经极力依附工人阶级的知识分子,其实骨子里仍然未改其小资产阶级自私本质,在工人阶级失势之后,他们毫不犹豫,立即依附了政权新贵——由修正主义退化出来的民族资产阶级、官僚主义集团,并攫取了第一个高等政治身份,成为80年代以来的作家、编辑、专家、学者之类。这群曾经最“支持”文格的人,也是回过头来诅咒文格最卖力的人。似乎这样做,从道义上讲,他们就是弃暗投明、脱胎换骨了,当然,实际上是修正主义者需要他们的诅咒文格这张投名状,以示与旧主人工人阶级决裂,这张投名状也意味着强化了修正主义的合法性。

  其中最早、最典型、获利最大的的还不是方方,而是季某羡某林、余某秋某雨这样的。但是,方方显然和他们走的是同一条路,拥有同一个梦想。

  大约上世纪90年代某一天起,引进外资、与国际接轨、中美关系大局以来,中国殖民化程度加深,官僚买办资本势力迅速超过民族资产阶级和残存的工人阶级,成为中国统治阶级中的新贵。

  “春江水暖鸭先知”,擅长察言观色的知识分子们,立即判明并投靠西方先进文明这个新主子。于是,在拼命抹黑自己的第二个主子——作为民族主义的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社会主义——的同时,也拼命歌颂西方的文明、先进、发达、进步、民主、人权之类。其实,民主,这个旗号原本是社会主义阵营的旗号,上世纪80年代,还是苏联阵营的代称,“民主阵营”嘛。大约是90年代之后吧,这个旗号,也被当作冷战胜利战利品而被美国抢走了。

  所以,我说这类知识分子是三姓家奴。奴才是其本性,目的,就在于获取一点残羹冷炙,谋取名利地位。所以,方方才会说,她不会离开体制,在任何体制内,她都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其实,在任何体制内,她都不曾是个正直的人,也不可能是个正直的人,她的存在就是把好体制或者体制中好的成分,都变坏。她是不敢脱离体制的,脱离体制,她什么也不是,就是武汉街头的一个老大妈。

  由于这批知识分子的年青时代,基本上是在新中国前三十年渡过,那时学的知识,应该说是非常丰富的、扎实的。但是,统治阶级一变,就意味着他们曾经学得最深刻的知识,尤其是价值观,不能再提了,要彻底擦掉。所以,在服务新的主子时,他们就不学无术了。也行,新主子只要你声明忠诚即可,要你从事的抹黑革命和吹捧官僚资本新贵这项工作,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学术,只要足够地皮糙肉厚、心狠手黑即可。

  新新主子,就是帝国主义,也是要你继续从事抹黑工作,无非是抹黑的对象扩大了一些,由只抹黑共产党、中国革命、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的关键部分,,扩展到抹黑整个共产党、中国革命、中国人民、中华民族、整个第三世界、整个有色人种。鼓吹的对象则缩小了一些,只能鼓吹西方先进文明,不能鼓吹自己的第二个主子——民族主义。

  其实,做这事,同样也不需要什么学术,同样只要会剽窃,再加了足够皮糙肉厚、心狠手黑即可。所以,有第一次的经验,这帮知识分子们做起来,得心应手,并不感觉生疏。

  老实说,上一波抛弃旧主子、歌颂新主子的浪潮,赶上潮流的有方方,但是,由于人数众多,所以,挺立潮头的,是几个老奸巨滑的家伙,人家有年纪优势。方方,属于后生小子,尽管很卖力,所以,在那个时代,也只混了个省主席的位置。

  如果想再往上走,那就得在第三个主子面前做出新贡献,出新风头。

  老实说,第三个主子,即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或者说对中国的统治,一直在迅速扩张和强化。即使今天中国抗疫胜利、美国抗疫完全失败,双方实力对比优劣一目了然之际,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影响力、控制力,仍然在不断扩大,尤其是经济、金融、文化、教育、宣传、科研等领域,而且,在很多人看来,其前途依然看好。

  这次疫情,当然是危机,危中有机。不同阶级的人,会从这次疫情中看出不同的“机会”。

  方方,三年前,曾经写过《不硬埋》,试图对其第二个主子也可能有第三个主子拍一番合法化马屁。结果,不妙。眼光不准,损失较大,至少没有达到预期,很失望,前途受挫,可预期的未来,这个损失弥补不了。尤其是其人退休在家,别无他长,恐怕翻身不易了。近年来,恐怕她是第一位受此打击者,所以,虽然打击不太重,但是,感觉却非常重。当然,她也是报复欲望最强的一位。

  老实说,我自己也没有分辨清楚,是民族主义打击了她,还是共产主义打击了她,抑或二者共同打击了她。她可能认为,这两者都是他的仇敌,所以,都要报复。

  疫情,对于自认前途暗淡的方方,自然是一次机会,或者是一棵救命稻草。

  如何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如何利用这次疫情,向其心目中最有权势的主子献出殷勤,换取新的风采?

  “秀才人情纸半张。”她也做不了别的,“不学无术”嘛。如果不是时代特殊,她怎么可能混成作家,还当上主席。就文字水平、思想内涵讲,比她会写的多了去了。这一点,已经由胡编点破,我不再多说。

  于是,日记登场。

  不学无术,是很麻烦的。这直接导致了她对整个疫情、整个世界、整个中国形势的误判。

  想想看,疫情之初,中国是什么情况?“人传染人”“致死率极高”“无特效药”,这意味着什么?14亿人的大灾难呀!中国要完蛋了,世界要大变天。看看美国政客那个幸灾乐祸、兴高采烈、得意忘形的样子,首先撤侨、首先禁航……,就可以推知方方对这次机会是多么珍惜,同样可以推知,她认为自己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会成功,决不可能想到日后受挫。

  她是不知道人民战争的厉害,也不知道中国还有中医中药,当然也不知道时代已经悄然转变,她居然不知道,真正的时代主人,已经登场。当然,也根本不可能预料到中国会控制住疫情,而美国那边却即将迎来“世界第一”,长期霸占疫情排行榜首。

  所以,日记,不是什么言论自由或者权利问题,也不是什么把天灾说成人祸问题,甚至也不是什么刀子问题。而是人家的一张新型投名状。

  当然,对这张投名状,很多人是非常赞同的,是拼命附和的。这些人,其实也想着日后沾点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因为是投名状,所以,只要有态度即可,至于内容真实不真实,讲不讲真话,并不重要,甚至根本不必考虑。美国那边,对于真实性,其实自古以来就没当回事过。“撒谎、欺骗、盗窃”,才是人家的国家荣耀。

  这次疫情,如果中国惨败,美国那边胜出,那么,方方的日记,其实对人家灯塔国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所以,方方说一开始时的约稿,不是和帝国主义约,也可能是真的。毕竟,人家不可能一开始就看上她,帝国主义的眼光也不那么尖。主动上门呢?主动上门的人太多了,比她地位高、影响力大的人,多得是,所以,也显不出她。当然,考虑到《不硬埋》,她是比较出色的一个,但是,只是之一。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剧情翻转,美国那边刚把侨民撤回国内、刚刚宣布禁航,中国疫情控制住了,取得决定胜利。而美国那边呢?突然间成了世界疫情重心,不知道那些被撤回的侨民做何感想。

  剧情如此出乎意料,让各路演员们手足无措,作为主角的方方尤其如此。龙套有些往后缩,但是,主角不能缩。

  如此剧情反转,提出如下要命问题:以往对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中国社会主义、中华民族历史、马列毛主义的抹黑被拆穿了,如何继续抹黑?当初对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所谓发达、文明、先进、民主、人权、法治的数十年的鼓吹,也被拆穿了,如何继续鼓吹?如何让中国继续“与国际接国”,这成了帝国主义及其豢养的走狗们不得不面对的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西医西药用不上,瑞德西韦用不上,发达、文明、先进、民主、人权、法治之类也用不上。掌握着那么多媒体、有那么多精英、专家、学者捧场,但是,却无米下锅。

  方方日记,就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属于配角转正为主角,人家升舱了。所以,身份倍增。可能如此成功,也是意料之外。

  那么迅速地将一本胡乱写的“日记”,由最大、“最正规”、名气“最佳”的出版公司出版,当然是创立了一项世界纪录。

  救命稻草嘛,得赶紧抓住。

  据曾经向中国人民推荐过瑞特西韦神药的王院士辰说,美国关于新冠病毒感染病的检测技术非常先进,5分钟一滴血,就可以检测出阴性、阳性。

  我们也常说,“一滴水折射七彩阳光”。我们选择方方这个人、这个日记事件,也可以在5分钟内检测出此人是阴性还是阳性,可以观测一下她为代表的那代“脸掉在地上”的知识分子的生活轨迹,检测出他们在这次疫情中的投机心态。

  回应到文章开头,一个社会的意识形态,占统治地位的,必然是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鉴于方方属于那个反动的统治阶级,所以,她有言论自由,即言论权利或者说权力。所以,她的日记,尽管荒谬、阴险,但是,照样不封、不删除,照样流传。我,作为一个自媒体管理者,我有多少文章发不出来、多少文章被删除、平台被屏蔽,我非常清楚。正当你为写一篇较成功的文章而满意时,文章突然被删除了。那种沮丧心情,我经常体会。不过,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每有文章被删除,一笑了之,继续写,人一我百,人十我千,勤能补删。

  但,方方日记,删除过吗?我看没有。

  我一抱怨文章被删除、被屏蔽,就有人马上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甚至要求我也参加到争取言论自由的群体中来。我明白,中国,只是没有共产党人的言论自由或者说权利,而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帝国主义的言论自由是非常常充分的,甚至,几乎所有媒体平台,都为他们开绿灯,他们是众星捧月。这个世界,有他们的言论自由,就没有共产党人的言论自由,而共产党人有了言论自由,就必然压制这些反动的资产阶级的言论自由。就是说,言论自由或者说言论权利,是有阶级性的,这个阶级的言论自由,就意味着对立阶级的言论不自由。我与你们不是一个阶级,我怎么能和你们一起争取什么言论自由?我的言论自由,不就是你们剥夺的吗?我还能向谁要言论自由?你要我和你们一起争取什么言论自由,其实,是骗老子投降。老子那么好骗吗?

  不过,我想提醒一下诸位方方爱好者。鉴于你们一贯的“不学无术”“鼠目寸光”,恰如当初你们对疫情发展趋势的判断错误一样,你们对世界形势、中国形势发展的判断,我想,也必然是错误的。

  我搞一下统战工作。今天的中国,虽然表面上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官僚买办资本势力还很强大,但是,以中国抗疫胜利、灯塔国抗疫无能为导火锁,以方方日记的失败为标志——你们得承认,为了日记成功,你们孤注一掷,动员了全部力量、用了吃奶的力气——,这个表面上的庞然大物,我看要完蛋,后继乏力,命不久矣,它处于回光返照的阶段,属于最后的疯狂。

  中国人民,或者说中国社会,思想意识环境发生了根本性、决定性转变,崇美、洋奴思维走了下坡路,而独立自主、自尊自强的思想,已经悄然占据了绝对优势。这个,才是决定世界发展的最根本的因素。可惜,你们对此拒绝承认。你们只承认所控制的媒体、教育、宣传、经济、金融、学校等有形势的实力,这叫机械唯物主义,是智商不够高的表现。

  古人云,“迷途知反,先典攸高;不远而复,往哲是与”“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只要悬崖勒马,承认错误,接受改造,不搞两面派,不耍阴谋诡计,你们还是有前途的。

  我还是希望你们发扬“见风使舵”的特长,该转向时,要转向,趁早转向。不然,后悔晚矣。

  按照共产党一贯的政策,起义、投降、投诚、被俘人员,那待遇是不一样的。傅作义当了新中国的水利部长、刘文辉当了农业部长、陈明仁官到上将,而杜聿明、王耀武等则进了功德林。当然,功德林的生活待遇以及后来的政治待遇,也很不错。要是战场上被击毙,如张灵甫、黄伯韬那样,就太不值得了。

  你们选吧。

  (顺便说下,我想为其微博留言,结果发现被其拉黑了。所以,就写在这里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