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甲才:得来不费工夫是难觅的好事!——“疫情”蔓蔓全球急,外企纷纷离华去漫谈

2020-04-27 10:36:3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甲才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人民曾经引以为自豪的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用刺刀枪炮维持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被战争手段解决了。结束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推翻了压在中华民族头上的三座大山。现在自豪的是“新时代”的“中特社”了。

  令无数爱国者痛心疾首的是40多年来,放下身段尽中国所能极度张开双臂,以超国民待遇请进曾经“夹着尾巴逃跑了”的帝国主义,把国民经济牢牢拴在新殖民地破烂的末班车上,葬送了百年来多种社会途径无效后选择的社会主义。以耗费子孙后代不可再生资源和人力、物力,牺牲了洁净的空气、环境,虔诚贡献使得美国等患上了类似纨绔子弟的臭毛病。

  (一)

  多年来愈演愈烈地请进外资企业,却绝不是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企业进入。发展到敞开国门,放开金融领域任由外资控股,是帝国主义势力在华利益的代名词,成为新殖民地标志的象征。不用武力硬打进来,通过思想观念变异,由中国最高权力机关发号施令,

  各级以所谓招商引资名义,用专政力量维护其在中国获取超额利益。攻心为上的心战胜利尤其可怕,这是定性新殖民地的依据。袁世凯搞21条是借外力支持谋求复辟当皇帝。目前的“22条”则另可思议。

  “招客容易送客难”,便宜占上了瘾赖着不走岂不难处?历来从不乐意中国稍微能强大一点的美国等,同解放前欺负不一样不方便了,便极度焦躁不宁。新冠肺炎瘟疫爆发比经济危机还难应付,曾经出谋划策让苏联实施“休克疗法”这次却突降美国,失业人员骤然猛增,一时天下大乱,纷纷要求从中国撤出实体企业,实在是天降机遇“不费工夫”。帝国主义屡屡掠夺不劳而获,中国这回好歹碰上个好事。当年新中国废除一切帝国密密麻麻的租界费了多大的气力!

  如果外资参股中国银行的资金撤回,解了戴在中国人民身上的枷锁镣铐,真要感天谢地。自我张扬“国门越开越大”是不知羞耻的提法,既然那样何不减少公安、武警、军费支出?是专门安内吗?

  《人民日报》2013年4月15日头版:《国企新姿,中国脊梁坚强挺立》(记者白天亮)。该文上方有4个桔红色的长方块形象图(制图:张芳曼),示意“2008—2011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交纳税费”数量。“2008年1.78万亿元;2009年的1.94万亿元;2010年2.44

  万亿元;2011年2.97万亿元”。图上方的配文是“2011年,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和增值税,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为8元,私营企业为3.2元,外资企业为2.3元。”(加粗的字依照原文)。这是多年来大报上少有的敢说实话的好文章,也是公私所有制企业对国家贡献大小的真实写照。到2019年还是如此。如此悬殊的数据历届高层不知道吗?为什么一再孤注一掷地破公立私?

  19大召开前夕“国办”发文限期将仅剩的几十家大国企改制结束,“‘国企’从此进入历史”。经过多道机关批准的文件精神,同信誓旦旦重温入党誓词里的“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如何协调一致呢?

  美国“空手套白狼”轻松得玩腻了,“两头在内中间在外”导致产业空心化,与中国对比中以己之心度人感到了空虚、不安,遇点风吹草动便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美国、日本、欧盟表示国家出路费,要求在中国的制造企业撤回,“便宜”占的多了还以为吃亏。在关爱中国的人们看来幸运得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中方供给美国抗疫物资是烧香看错了庙门,疫情瘟疫美国已死亡5万多人,就是50万美国统治集团能悲痛?死些穷人内心无所谓不能明说罢了。不积极救

  治65岁以上老人是何用意?资本主义能救死扶伤?死500万当不当回事等着瞧。他们悲痛的是瘟疫来了全社会隔离影响其实现利益最大化。军演不止说明了什么?不专心致志防控疫情却千方百计嫁祸中国又说明了什么?人死了要钱何用?博爱、平等、人权那是哄鳖的话!只有鳖才信。

  (二)

  能在共产党内成为走资派,是出于阶级本性决定了政治立场,必然与同资本主义生死对立的社会主义的一切,都充满了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恨。在一般善良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情,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不择手段的干出来。如同真正的社会主义者要把一切资本主义的存在消灭干净一样。从这里就能理解为什么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盖达尔、雅科夫列夫能毫无心肝的彻底摧毁掉苏式社会主义剩余因素。据此就能认识邓小平、万里、胡耀邦、赵紫阳一伙及其徒子徒孙,解散、拆毁千辛万苦建立的农业社、大小国企,还要把金融等领域全面放开,不把带点公、共、国味的做死到“片甲不留”决不罢休。走资派有一个由浅入深的不断以事实证明的过程,人们自然也有一个从感性到理性的认识深入过程,这对社会主义意识未丧失干净的人来说必然如此。毛主席一类革命者当然是一叶知秋,透

  过眼花缭乱的现象洞察出目前这样的乱局。

  以人们熟悉的事例说明现在的国情,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意识形态领域类似的想想会清楚悟觉。大走资派把国产的运10大飞机撂凉,航空工业核心支柱硬被摧毁,波音、空客翱翔华夏上空飞来舞去。C919美国断供发动机等关键部件,巨额投资几近夭折。另一位走资派赵紫阳宣布中国小汽车停产,从国外进口,中国成了外国小车的倾销地,大街小巷能有几辆纯国产车。1976年前几百家半导体厂家,还是集成电路(芯片)的出口国,谁让停产进口?而今清华大学“拉单晶”都干不出来了。计算机放弃国内生产改为进口,人为的被落后到今。两“航母”的关键部件谁知多少是国产的多少是进口的?是否还会发生类同中兴那样致命的厄运?如果再联系到把轰轰烈烈建设的五届人大确定的项目作废,改为大量重复进口无必要的产品和配套设施,美其名曰交学费,更愤怒难抑!

  令人不便说明的是喜眯笑脸媚美惯了,不给人家齐眉举案端饭上茶不知还习惯不?一心一意同美国“眉来眼去”勾搭40多年了,得失自己心中非常明白。招商引资到底在何处前进了让人敬畏敬佩?在什么地方导致人家拿中方根本不当一回事?反而使国内学子或到国外的华人蔑视中国,吃里扒外卖身投靠作洋奴,

  上层掌权人不清楚吗?把大中国权力运用到那个地步,岂不丢人现眼?动不动被玩弄奚落,狠劲塞钱也找不回尊严,不会自强自尊吗?如此这类场面,即使局外人都难咽下这口气,不知掌权人怎么练就了那么过硬的涵养忍气吞声?却动辄自鸣得意常谈负责任大国,负的恐怕是供货送钱的“责任大国”吧?

  中国被高层搞成了“软硬件”垃圾、破烂的集散场地,什么乌龟王八都可以装模作样进来作威作福。只能是要么低头默认或奋起反抗。到中国避难进行正常检测,三个外国人在青岛狂吼“中国人滚出去”,扔掉群众的检查表。如此胆大妄为!谁把他们惯成这样?之前山东大学为留学生配女学伴,亏他们能想出这等令人不齿之事来。上海为洋女婿居家隔离,携带哺乳小孩一家三口自找住宿。南京为一外国人一天服务20多次,还洋洋得意自诩------。

  全面禁运、战争恫吓只能吓倒蓬间雀,对苏共赫、戈、叶那类货有效。在毛主席那里是臭虫咬菩萨叮错了对象。洋奴哲学渗透了旧思想文化的无所作为、懦弱妥协。既然灵魂深处浸透了权力名利,为什么不把人家在世界上纵横捭阖、武力强大的本领学来留好名呢?反而丢掉了长处只拿来短处,既辱国又贱己,心甘情愿当起丫环、贾桂的作为从何而来呢?

  (三)

  旧中国被大大小小的资本帝国文武侵略两手并用,攻城略地勒索钱财文物,持续不懈的心战卸解了自强自立的思想文化精神,把崇洋媚外深深地传播在许多国人的脑海深处,比武力占地勒索更危险。即使有了可以覆盖全球的核武器也无济于事。美国联合英法印澳,对其防控“新冠疫情”敷衍了事酿成的恶果,耍无赖搞阴谋,张血盆大口欲嫁祸中国索赔100万亿美元。讹钱比剥削来钱快捷,是黑恶惯用的伎俩。

  涉及到中国购买美国的美元债券,从朱转正开始大规模买进,到温家宝火箭般飙升。难猜那时的“四领导”现在是什么想法?作者一开始就认为是打水漂行为,与过去“战争赔款”不同的是拿着核武器自行“接轨”所致。熟悉美国国情的人理应知晓,美国啥时有过依理遵法偿还债务?责任的起始原因是600吨黄金送到美国金库的决策者所造成。

  崇洋媚外是1840年以来西方屡屡侵华战争的时期的产物,累积成了盘根错节的厚重惯例。目前的所作所为见证了似曾相识的解放前的崇洋媚外再次泛滥。国家大剧院设计成蛋形,奥运会建鸟巢,广电大楼呈“大裤衩”,到底美在哪里?显示了国家的审美观念被“洋化”得丑陋难言。西方主宰的电影节、诺奖

  无不充满了西方价值观念和政治意识,与同是西方的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格格不入,阶级意识鲜明。

  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帝逃西安匿居一年多。孙锡良网友查询此期的奏折、圣旨等,内容充溢着洋人横行乡里、飞扬跋扈、无恶不作的令人发指的暴行,义和团应运而生。满清中央政府和各地官吏惧洋百般偏袒不作为,群众被欺凌至极反抗,各地官兵野蛮镇压。导致无数民众挤进洋教堂成其豢养的教民队伍,充当打手为非作歹,大批洋奴汉奸卖国贼货色产生,京城山东等是重灾区。

  满清档案是有可信度的佐证:孙“文所引资料全都来自故宫博物院明清馆藏档案,无一丁点来源于民间传说或创作性的著作,历史著作会包含作者的倾向性,官文呈报,即使不是绝对准确,至少事件是存在的。资料主要包含奏折、上谕、谕旨、电报、呈、片、又片等。重点突出‘清政府、洋人、义和拳、教民’四方关系”。“参阅了一千多份奏折、上谕、电报等档案,从中选取关联的档案作原始摘录,目的是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义和团、教民、洋人和满清”。“庚子年之战,一般都认为是中外战争。实际上它既是中外之战,又是中国内战,教民帮助洋军打仗,并且教民多于洋军。义和拳帮助清政府打仗,人数又多于教

  民”。(《义和团、洋教、八国联军与庚子赔款(奏折圣旨)》,来源孙锡良公众号2020年4月8日,乌有之乡网)

  新中国27年扫除崇洋媚外尽管绩效显著,毕竟时间短暂,建国前百十年,1979年后40多年,前后夹击,又和解放前差不多了。

  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研发、生产高性能的工业产品,例如搞成后被废弃的类似“运10”飞机发动机等等,比“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麻烦多了。那可不是大权在手撒钱扬名一句话的事。前人已经干成了,再捡起来起码不是在能不能成功中徘徊摸索。这当然只能是一种一厢情愿。另一种一厢情愿是中国战胜新冠疫情,靠的是社会主义剩余因素。全球蔓延扩散,共产党人本应抓住机遇传播社会主义,但在国内外却是另外的状况。

  不会干翻前瞻后看。中国有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的传统能力,苏美卡死我国时,还是深翻土地、大炼钢铁、除四害、扫文盲那样的极端困难时期,都能昂首挺过去,干成了许许多多世界想不到的创举,现在就不能吗?张口闭口这发展了,那强大了,反而离不开洋人了?美英法企业赶快走是“祸兮福所伏”,离了洋屠夫吃混毛猪,那就别怪人抠脸笑话太无能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