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左大培:世界银行与印度尼西亚经济政策的自由主义化

2020-04-22 11:14:37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左大培
点击:    评论: (查看)

  几十年来,世界银行一直引诱和劝说印度尼西亚实行依附于西方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世界银行是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的别名。它名义上是联合国的附属机构,实际上一直处于美国的变相操控下,为西方国家的资本服务。它不限于仅仅从事与提供贷款有关的业务,而更热衷于向世界各国指派所谓的专家和顾问,以指导和回应咨询为名操纵和控制弱小国家的经济政策。最近几十年它变得越来越坚持经济自由主义,变本加厉地在全球推行经济自由主义,不仅危害非欧美国家的人民,而且阻碍落后国家的经济发展。

  在为俞品根主编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的对外贸易体制》一书写的有关印度尼西亚的第六章中,王宇汇集了有关印度尼西亚对外经济关系的英文文献,谈到:

  自1967年苏哈托在印度尼西亚执政到1993年,有两个专家组能够直接影响甚至能左右印尼政府外贸政策的制定和调整。第一个专家组是“技术专家集团”,它是由专业技术人员与由技术人员转变成的经理、军事顾问和经济学家所组成的。技术专家集团积极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反对外国资本的所有权地位,认为付出贸易保护主义的短期代价以促进国有企业的发展、扶助幼稚产业部门是值得的。这一政策观点通常体现在从最终产品到中间产品和投资品的进口替代的各个阶段,这进口替代主要保护国有企业如钢铁、化肥和水泥生产的发展。由于印度尼西亚的经济民族主义意识强烈,普遍认为只有工业化(不管是进口竞争还是出口导向)才是提高社会生活水准的关键,因而“技术专家集团”在印尼得到了较为广泛的支持。

  第二个专家组是“专家治国论者”,它主要由财政部和在国家计划机构中工作的经济学家组成。“专家治国论者”信奉比较利益原则,提倡对外开放、自由贸易,主张大力发展非石油、天然气工业产品,尤其是农产品和劳动密集型制成品的出口。由于印度尼西亚经济民族主义的广泛影响,他们的政策观点未能得到国内民众的普遍支持,而给予其开放政策思想以持续支持的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和“印尼债权国会议”等国际组织。

  印尼外贸体制的变动与对外贸易政策的调整与这两个专家组力量对比的变化有很大关系。苏哈托政府执政初期,由于需要国外尤其是国际经济组织的优惠贷款,政府确立了由国际组织支持的“专家治国论者”的权威,这些专家的对外开放、自由贸易思想更多地影响了政府。所以,这一时期印度尼西亚政府实行了较为宽松的外贸管理政策。在70年代的经济繁荣时期,受经济民族主义思潮的影响,以经济民族主义作为政策基础的“技术专家集团”开始受到政府的重视,其保护民族产业、加强外贸管制的思想日益为政府所接受,其结果是1983年印度尼西亚政府宣布成立一个新部——国产化部。1988年政府内阁中由于负责经济和贸易的部门多为“专家治国论者”,因此,一整套放宽管制包括开放、自由的对外贸易政策开始在印度尼西亚得到广泛的实施。到20世纪90年代,这两个派别之间的争论仍在继续进行。

  这里说的“专家治国论者”,就是印度尼西亚的与世界银行结为一伙的经济顾问们。他们贯彻世界银行的指示,在印度尼西亚系统地推行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

  在印度尼西亚独立之前,长期的殖民统治使印尼形成了种植单一作物的殖民地经济结构。二次大战后印度尼西亚独立,初期由苏加诺执政,但是依然保存着单一的初级产品出口型经济结构。1966年后苏哈托取代了苏加诺的执政地位。世界银行指责独立后由苏加诺执政的印度尼西亚在政策上反映出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用高度的贸易壁垒来保护本国制造业的发展,又限制外国投资、没收外国资本。苏哈托政府认定这一政策失败了,执政伊始就在世界银行顾问们的指导下制定了外向型和自由化的经济政策,大力吸引国外投资。苏哈托一当上总统,就立即放弃了苏加诺政府对外资实行国有化的政策,把原政府接管的外资企业全部归还原主。1967年颁布的外国资本投资法取消了对外国投资的几乎所有限制,给外资很多优惠,如在优先部门的外资可以在5年内免交公司税和利润税,外资利润可以自由汇出等等。在这一法令的鼓励下,外资大量涌入印度尼西亚。这个时期印尼在外贸上完全取消了进口许可证制度。70年代上半期,印度尼西亚进口贸易政策的特点也是逐渐减少数量限制,不断降低关税税率。到1971年时基本取消了对进口的数量限制。这是世界银行的专家治国论者控制印尼经济政策的第一轮冲击。

  20世纪70年代初世界市场上石油价格大幅度上涨,印尼政府利用这个机会大力开发石油、天然气资源,发展石油天然气工业,一跃成为世界石油出口大国,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从1973年的6亿美元增加到1980年的106亿美元。1980年石油天然气收入占印尼出口总收入的75%和财政收入的60%。这种情况下印尼的经济民族主义情绪重又不断高涨,“技术专家集团”开始受到政府的重视。考虑到印尼政府管理上的特殊国情,从20世纪70年代下半期到80年代上半期,印尼对进口的数量限制又有所恢复甚至加强。印尼政府还从80年代初开始加强了对经济的管制,1970年修订了《外国资本投资法》,对外资实行了较为严格的限制政策,如禁止外资在那些已能满足国内需要的行业中进行投资,取消外资在某些行业中的优惠待遇。1974年以后,印尼政府又推行使外资企业逐步“印尼化”的政策,规定新投资的外资企业必须采取与印尼国内资本合营的形式。1984年印尼政府颁布的新所得税法取消了外资企业原来享受的免缴公司税、减免所得税的优惠政策。1972年到1981年,印尼政府制定了进口替代的工业化战略,实现了高达每年8%左右的高速经济增长,基本上实现了粮食自给。

  但是80年代初开始国际石油价格暴跌,初级产品价格持续疲软,印度尼西亚1982年的经济负增长,迫使政府紧缩预算开支。而1985年国际石油价格再次下跌,印尼1985年的经济增长率又降到2.5%,失业率达到20—30%,国际收支经常项目出现巨大逆差,偿债资金需要量从1981年占出口值的8.5%猛增到1986年的37.3%。这样的困境下与世界银行结成一伙的的专家治国论者们乘虚而入,进行控制印尼经济政策的第二轮冲击。

  这些印尼的专家治国论者们与世界银行内外呼应,指责1984年前印尼政府取消外资优惠的政策造成了进入印尼的外资从70年代起增长缓慢、长期徘徊,1984年、1985年锐减。他们指使印尼政府从1985年起开始对其外资政策进行重大调整,先是增加允许外国投资的行业部门,进而将针对外资的投资优先顺序表改为“不能接受外国投资的行业部门表”,废除了禁止外国资本独资兴办企业、合资企业中印尼资本最少持有股份51%的规定,还放宽了对外资的其它一些限制。与世界银行呼应的专家治国论们还使印尼政府对其它经济政策也作方向性调整,如扶植私营企业,给私人经济以更大自由;拆除非关税壁垒,放宽投资条件,简化办理工业执照的手续;此后还不断继续放宽管制,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大力发展出口导向工业。在他们操控下,印尼政府从1986年开始不断推进贸易自由化,在1986年全面削减名义关税、取消许多产品的进口关税,在1986年和1988年免除和放宽了大批产品的进口限制,1990年将非关税壁垒变为关税壁垒并普遍降低关税税率,1992年又实行了一系列降低进口税的措施。

  王宇的文章没有讨论1992年以后的情况。我根据其它资料,再补充如下:

  那些与世界银行结成一伙的专家治国论者们在20世纪80年代的第二波经济自由化政策调整中,还操控印尼政府于1983年开始实行银行体制自由化,减少了国家对金融业的干预;1988年又颁布一揽子政策,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允许建立新的私营银行。这是印尼政府20年来首次允许开设新银行。而这样的金融自由化最终使印尼银行的坏账、呆账处于高位,1996年印尼银行的坏账、呆账达到银行放款总额的8.8%,导致印尼经济在第二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中受到沉重打击,货币汇率暴跌,失业激增,总产出急降,最终物价暴涨,以致引发政治大动乱。

  与世界银行结成一伙的专家治国论者们推行的自由化开放政策使印尼对外资的依赖变本加厉,造成了最恶劣的受西方剥削的畸形经济:自1962年以来,印尼的对外商品贸易额年年出超,但由于积欠外债和累积外国投资过高,印尼的利润、利息汇款和劳务进出口逆差过大,以致印尼的国际收支经常项目连年赤字。1996年前后,印尼官方外债还本付息额占国内财政收入约25%,国际收支经常项目赤字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3.5%。为了弥补经常项目的赤字,印尼又不得不不断高息借入新的外债并让外资占据国内的高利润投资机会,从而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与世界银行合谋的印尼专家治国论者们使印度尼西亚陷入了一个没有解的恶性循环:依赖外资开放进口让外企自由进入抢占赚钱机会,逐渐使印尼每年都向外资支付大量利润、利息;尽管印尼大量出口石油等初级产品、后来甚至出口劳动密集的制成品而每年都有货物贸易顺差,向外资支付利息利润的义务仍然造成印尼显著的国际收支经常项目赤字,逼迫印尼进一步借外债开放进口让外企进入抢走更多赚钱机会,从而在未来造成印尼更多地向外资支付利润利息的义务。世界银行更是利用印尼解脱不了的对外资依赖,一步步逼迫印尼走上完全听命于自己的道路,在依靠外资从而任由外资盘剥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20世纪90年代初,当世界银行操控印尼的专家治国论者们推行印尼经济政策的第二轮自由化时,他们还在世界上鼓噪吹嘘,把印尼说成是继“亚洲四小龙”之后的“亚洲四小虎”之一。而不久后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就让吹嘘的奇迹破了产。到现在,印度尼西亚仍然是人均收入只有3千美元的穷国,每年的经济增长率也只在5%左右徘徊。事实证明,世界银行操纵的印尼专家治国论者们推行的投资和贸易自由化政策只会破坏穷国的经济发展,让发达国家的资本获得暴利,而绝不会使穷国变富。

  仔细审视世界银行操控印尼的专家治国论者们推行的经济自由化政策就可以发现,这一套政策方案,特别是解除进口限制、降低进口关税、开放外国资本自由投资等等,现在仍然是全世界经济自由主义份子主张的标准经济政策。就是在近年中国的经济政策中,也可以闻到这样的经济自由主义味道。这样的政策取向离不开世界银行阴谋集团几十年一贯的推销。中国人均年收入已达9千美元,年经济增长率仍然保持在6%以上,一帮经济自由主义份子却仍然变着法儿推行世界银行为当年的穷国印尼制定的坑穷国政策。我们不能不问,他们和世界银行到底是何居心。我相信,他们就是要让中国向30年前的印尼学习,再变回到印尼那样的穷国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