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请关注民生!请尊重民意!

2020-04-21 18:06:4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如果说世界上有所谓的“危中有机”,那这次新冠疫情给中国带来的最大机会是民意机会,而不是什么经济机遇或其它什么机遇。民意机遇,既可以说是灾难压力下的爱国反应,也可以认为是国际压力下的被动性反抗,究其根本,则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使然,大难之下,惯性抱团。

  灾难,总会过去,也就只是一种病毒。但是,凝聚起来的民意不能随风而去,把应急性团结转化为常态化团结才是重中之重。要实现这个目标,最有效且唯一的办法是政府时刻要尊重民意,持续努力改善民生,让优越性体现到大多数人身上,而不只是在资本身上。

  远的不说,当前就有几件要紧的事需要让公众看到更好的结果。

  刺激性救助必须附加条件。有些企业,借着灾情,搭车裁员,搭车降薪。疫情之下,部分企业运转困难,在独自无法支撑的情况下,裁员和降薪都可以理解。不过,有些企业,一边拿着国家的政策性援助,一边裁员降薪,过去想干不敢干的事,这次大胆地干了。比如说,某企业祭出2.5万人转岗、5000人自愿离岗的办法;有企业裁员1万,却说是员工协商退出;有企业不逼退,但也不分配工作,冷处理,逼你自愿走人,人民日报称之为恶意跟风,等等。

  对于那些获得国家融资支持或政策优惠的企业,都必须附加一定的条件,这个附加条件首先是保证不裁员并提供适当的就业岗位。不要以为国家释放出超常规的流动性是没有代价的,不但有,还代价很大,国债、地方债的过量发行,特殊国债的发行,超发货币,一二级市场超常规融资,最终都得全民承担。特殊形势下的量化宽松,直接受益者是各类企业。如果它们只获益,不承担责任,那也是变相的发国难财,灾难的代价全部转嫁给了普通劳动者。

  就业危机带给人的恐惧是非常明显的,它会让人不敢消费,拼命存钱,就在一季度,居民存款暴增6.47万亿,这会导致恶性循环。

  流动性援助应保证国内而不是对外投资。过去几年,我一直支持“一带一路”战略的正常操作,这是中国参与国际合作的必然要求,不应该因个别国家的压力而停步。但是,目前状态下,不应该对外投入过多,尤其是对一些不确定性很强的国家。

  这次疫情,既有短期的经济曲折,更有长期国际关系的重新调整,不排除会出现国家之间的政治纷争和经济纷争。一些确定性很强的国家,可以继续保持原来的节奏,而对那些有风险的国家,应该暂停投入,等待局势明朗后再投入不迟。

  如果不能有效回避风险,一方面是对企业造成巨大损失,另一方面是对国家造巨大损失,更重要的是对民心造成重大影响,最终当然会对“一带一路”的长期战略产生负面影响。

  流动性消费刺激应该坚持普惠性原则。为了刺激全民消费,国家和各地都推出了不同的政策,比如说汽车消费、家电消费、餐饮消费等方面,减税,补贴,发消费券。行政事业和部分国企,则是把全年的福利待遇集中发放,要求定时消费,还有给低保户增加生活补贴。虽然看起来也是有效手段,但总感觉力度不够,不具有普惠性。

  在解释中国不能实施向全民发放消费券的原因时,专家说这会推高物价,制造通货膨胀。在解释不能向全民发现金的原因时,专家讲中国人爱存钱,发了现金,也无法刺激消费。在专家看来,灾难之下,要受益,也只能是资本受益和少部分人受益,人多了,就会出问题。日本为何可以给每个国民发10万日元?这个国家有何特殊之处?

  据央行披露,一季度,非金融类企业存款大增,达到1.86万亿元。这说明什么?部分企业拿了流动性刺激,并没有找到投资或生产出口,让资金又回流到银行,资本在空转。还有,深圳房价再次出现大涨局面,不少省市投资都有房地产化的趋势。所谓的“新建基”,不过是拿着通讯、物联网、大数据等科技型企业包装的老基建。本次救灾方法,正在走2008年的老路,尽管新名词更多。

  希望有关方面真心实意地刺激居民消费,希望能效仿日本发放全民普惠福利,这比资金空转更有利于全民。

  警惕流动性刺激变成资产炒作。根据以往的经验,危机刺激,总是会表现为极大的不平衡,金融刺激,少数企业能得到,多数企业得不到,消费刺激,少数人能得到,多数人得不到。造成的结果是,钱越来越向少部分手上集中,促成少数人炒作资产。炒房,炒股,炒粮,炒特殊物资,炒高利贷,炒伪科技,都是可能的方向。

  所有的炒作过程都只有一个结果:穷者愈穷,富者愈富。这也间接告诉大家一个残酷的现实:危机永远是多数人的危,危机也永远是少数人的机。对于国内,每次危机,都是资本壮大的过程,而不是公共事业壮大的过程。

  请不要给原阳县4男童死亡事件轻易定性。今天早晨,看到一则新闻,说初步查明,是违规渣土车误埋了4名男童。尽管有这个结论,但我个人暂时保留怀疑。为什么4个小孩同时被埋?是4人同时主动跳进坑里的?被埋的当时,司机是否知情?如果当时不知情,事后,又是谁提出可能被埋在了那里?挖出了第一个孩子后,应知道他们会在一起,就不该再用挖掘机了,第一个孩子身体是完好的,后三个孩子情形惨不忍睹。这种惨不忍睹,是因被挖还是有其它先行伤害的原因?

  悲剧已经无法挽回,但值得深刻反思的是资本的狂妄。各方面的信息都显示,建设单位一直在违规施工,叫停无效。当地的村民也多次受到威胁,开发商放出狠话:“出了事,赔你钱,不差钱。”执法单位要承担执法不力的责任,这种担责,既于事无补,亦让人深思。为什么执法单位总是对开发商很无奈?是行政权力不够?还是资本权力太大?行政权力被关进了笼子,资本权力把孩子埋进了深坑,谁之祸?

  新的《意见》出台,资本获得了开拓农村市场的最佳时机,如果不能约束资本的权力,还有多少悲剧在等待着不幸者为其铺路?还有多少底层人等着殉难?

  方方的“别墅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明德先生给出的材料已经非常详细且清晰,之后,还有相当多政府文件和法院文件被网友公开,即使不能给方方别墅违规转正下最后结论,至少可以认为有重大嫌疑。包括本人在内的大量网民都提出了彻查要求,希望行政和司法机关能进行认真调查并给出权威结论。非常遗憾,此事已经石沉大海,方方的力量不只是体现在写文章上面,而是遍布在各个角落,我感觉到了某种圈子的非人民性。

  有人认为,如果此时查方方的别墅问题,会被国内外某些人认定为对自由言论的打击报复。极其荒唐!如果按照这种逻辑,很多贪官知道自己有问题,是不是可以效仿方方获得免罪?如果不能,为何方方可以免受调查?真的因为她影响太大?真的因为她获得了西方国家的庇护?为了同国际反动势力作斗争,普通群众已经尽了心尽了力,既团结了国内大多数,还有效回击了外国谣言。不普通的那部分人,现在该看你们的表现了。

  有一种倾向是绝对要不得的:借方方之流的言论平衡另一种言论。如果真是这样,未来的代价会非常之大。

  “许可馨事件”应该有个交待。药科大学许可馨留学过程及其公开挑衅国人的严重事件,拖拖拉拉已近一月,有关方面始终未给出令人信服的调查结论,对于她和她的家人,传言越来越神秘,感觉背景已经大到无法想象。实际果真如此?有关方面到底有没有听到公众呼声?

  有关许某,问题已经集中于以下几点:她代表不了留学生整体,否定她,并不意味着否定了留学生,其他无关者不要往自己身上扯;对许某的批评和否定,反映的不是网民仇富行为,相反,是许某的炫富和仇穷,她把批评者说成底层人和鸟人,还说成是耗子,典型的仇穷心理;大家坚持要求查清她的父母背景和苏州平台,不是无理要求,如果按正常程序,凭本事留学,自然用不着靠人脉了,既然她自己提到自己留过程人脉的作用,当然说明她的留学有凭关系操作的嫌疑,这件事应该有个交待;当地纪委如果还不介入调查并及时还原留学真相,网友们的愤怒也许最终又再次成为一次悲伤的回忆,这种悲伤最后都将转化为一种持续性的不信任,以后,正常的事情也会失去公众的信任。

  民生事,既反映执政原则,也反映执政能力,办得好,能赢得民心。

  民意事,既看出执法立场,还看出执法力度,办不好,会失去民心。

  附言:

  有关美英等国媒体炒作索赔的事,我个人的看法是:中国走过了几千年,还怕走不过几年?只要坚持用毛泽东思想处理国际关系,没有人能拿我们怎么样,脱离这一指导思想,纸老虎才会变成真老虎。关于世界疫情,对国内,不必吹捧过度,对欧美,也不必瞎操心。

  写于2020年4月21日星期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