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国明:美国这次拿到晚清剧本?多州结盟“互保”!衰落必然原因在这

2020-04-16 14:02:0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尹国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大决战提前到来!从中国三千年之大变局到世界五百年之大变局的历史大转折一文里,笔者认为美国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导致美国必然衰落的主要因素,还不在美国的外部,而在美国的内部,是美国的体制原因。

  美国作为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发展的顶峰,由盛而衰,虽然表面体现为去工业化等一系列因素,但归根到底还是美国内部资本矛盾运动的一个必然结果。

  资本只关心盈利,资本最喜欢的是可以不事生产就能实现资本增殖。只要具备条件,钱生钱才是资本最喜欢的游戏。在资本的金字塔上,最顶级的资本就是不搞生产经营就可以赚钱的金融资本,其次才是从事研发和生产的资本。对于利润低的制造业,资本选择退出或产业向成本低的国家转移只是个时间问题。

  这一点,其实不光是对美国适用,对各个市场经济体都适用。资本发展到一定规模,就会对从事制造业越来越缺乏兴趣,对金融这种钱生钱的游戏越来越热衷。美国的金融衍生品规模蔚为壮观,种类令人眼花缭乱,就是金融资本玩上了瘾。随着本国工人工资水平以及其他成本的提高,去工业化只是个时间问题。

  这一趋势先是在英国,后是在美国,表现的都尤为明显。英法是两代世界霸主,英镑和美元都先后成为世界货币,并因此掌握了金融的顶级权力,比其他发达国家,更有条件可以不事生产就能获取利润。英国的去工业化就比德国要严重得多,原因就在这里。

  中国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可以不必坚持社会主义一样可以超越美国,考虑到中国人口和市场的规模优势,又有前三十年打下的坚实基础,中国通过其他路径实现登顶的可能性确实不能排除,但成功的概率要低于社会主义,付出的代价又高于社会主义。

  具体一点说,中国通向世界之巅的道路主要有三条,分别是社会主义、国家主义和自由主义。

  三条路径虽然都有可能通向顶点,但成功的概率是不一样的。如果要做个大致的量化,我认为大致的概率应该分别为90%、50%和5%。这里的概率,是为了体现三条道路之间的成功率差别之大,并不是一个绝对准确的数值。

  自由主义的特点不仅仅是成功的概率最小,至少还至少有两个特点:

  1、自由主义不仅仅让中国封顶成功是极小概率,也同时意味着中国崩溃是极大概率。登顶之前要先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而这个陷阱就是新自由主义政策挖的大坑,已经埋了很多曾以为有希望跻身发达之列的新兴市场经济国家。

  2、自由主义即便能够让中国登顶成功,也会因为内部矛盾激化,迅速盛极而衰。在自由主义政策下,中国的人口和规模优势会随着贫富差距加大,迅速变成劣势,由此导致的结果是衰落的速度比美国可能更快。

  从社会主义到国家主义,再到自由主义,资本的自由空间越来越大,资本对资源的控制越来越强,政府作用越来越弱。

  国家主义成功的概率高于自由主义,是因为国家主义还尚且能够对资本形成一定程度的制约,但这种制约能力远逊于社会主义。

  在社会动员能力和组织能力方面,也是社会主义最强,国家主义次之,自由主义最弱。

  自由主义势力不仅仅是中国的大患,而且是各国国家利益共同的敌人,自由主义只承认资本利益,不承认一切国家利益。自由主义对资本最为友好,最为资本所推崇。自由主义学者不是资本宠物的不多。

  美国的衰落之势,从里根时代开始的自由主义政策就埋下了近因。苏联的解体给美国从外部打了一针强心剂,让美国的繁荣看上去一时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新自由主义让美国的资本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却让美国内伤越来越严重。

  美国有40%的家庭拿不出400美元的应急款,这可是美国女议员前不久刚说的。美国政府的债务已经20多万亿美元,还在雪球似的越滚越大。那么美国这么多年来创造的财富去哪了?

  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口号就是“99%对1%”,美国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美国的财富在不断的从99%向1%集中。

  我们不光要吸取苏联的教训,还要吸取美国的教训。虽然美国现在依然是世界最强的国家,但不等于没有教训可供我们吸取。

  作为一个国家,美国最大的对手,不是中国,也不是俄罗斯,而是控制了美国的资本。

  是这些资本,为了自己的利益,让美国实现了相当程度的去工业化,并让美国的贫富悬殊越来越加剧,让美国内部的矛盾越来越严重,促成了美国走向衰落的内在动因。

  就在这次疫情期间,美国资本也没有放弃把人民的灾难变成自己发财的机会,这个游戏由特朗普的女婿亲自操盘,这是一个大家可能都已经知道的正在美国上演的事情:

  随着美国疫情严重,医疗物资面临紧缺。美国联邦政府制订了“空中桥梁计划”,由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负责从全世界统一采购物资。统一采购,统一分配物资,被证明是应对疫情的物资配置最有效的方式;但在美国,资本的手又伸过来了。美国从全世界采购的平价物资,先要卖给5家私人企业:McKesson Corporation, Cardinal Health, Owens & Minor, Medline, Henry Schein。美国各州要获取医疗物资,就得从这5家私人企业手中购买;而且,采用竞拍方式,谁出价最高,谁先得到。

  在社会主义国家,这5个私人企业作为中间环节,完全可以省略。都国难当头了,还非要增加中间商赚差价,不仅增加了抗击疫情的成本,对于效率也是一种牺牲。

  你说美国老百姓知道这些,是不是要欲哭无泪?美国州长都挺不满的。根据乌鸦校尉的文章,纽约州州长科莫买呼吸机的时候就抱怨,“就像和其他50个州一起上eBay一样”。抱怨归抱怨,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这就是精神美国人每天向我们灌输的理想制度。

  资本总是有能力把国家的灾难和人民的痛苦,变成赚钱的机会。

  正是资本的游戏以及特朗普政府的乱指挥,让美国的联邦制内部出现了离心离德的苗头,终于在复工复学问题上,有些州联合起来开始搞事。

  4月13日,西部三州(加利福尼亚、华盛顿、俄勒冈)竟然擅自搞起了“团团伙伙”,华州的州长在官网上宣布了一条消息:华州,俄勒冈州,加州,西海岸三州,将一起协调关于防疫以及复工的问题。

  无独有偶,美国东北部纽约、新泽西、康涅狄格、宾夕法尼亚、罗德岛特拉华等七个州也不让特朗普省心,宣布“结盟自保”,组成区域联盟,协调东北部地区的复工复学问题。

  美国地方和和联邦政府的关系更加紧张,据悉这几个州的高层事前都没有和白宫进行沟通。

  特朗普一顿操作猛如虎,队伍不好带了。

  加州独立组织也没闲着。

  这些都是美国内部矛盾加剧的政治信号,但根源还是在资本的游戏规则里。

  在美国,资本越来越倾向于钱生钱的游戏,不能自拔。美国的再工业化是违背资本规律的逆潮流而动,美国继续去工业化才是资本规律的体现。至于去工业化会造成美国国运转衰,那谁管?

  去工业化,英国当年不就是这么衰落的吗?所以我们在前面的文章里说,美国沿着英国成功的路径登顶,也会沿着英国衰落的路径衰败。

  波音的问题,敲响了美国制造业的危机。

  脱实向虚,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还是会继续。

  特朗普对抗不了趋势,最多可以在短时间内延缓这个趋势。

  除非,美国对资本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或者至少进行国家主义改造,让资本不能随心所欲的为利润而牺牲其他。

  但这显然不能。美国并不是没有清醒之人,美国的一些资本家和政客对马克思的著作研究的比我们还透彻,基辛格就把《资本论》读了五遍。是他们代表的资本利益,让他们无法主动对自己的制度进行大手术。

  特朗普自己就是资本家,连发国难财的机会都不肯放过,没有动机这么干。而且,如果他敢这么干,一顶“社会主义者”的大帽子就会飞到他的头顶,一个枪法奇准的“疯子”随时会出现在美国现任总统面前。

  从林肯到肯尼迪,用生命给后任做了提示:在美国当总统,知道什么是不该做,比知道什么该做更重要。

  特朗普的上台,就是美国内部这种矛盾已经拉响了警报才会出现的现象,此中原因我们在前面的文章里分析过。

  中国的崛起,是造成美国衰落的外部因素,但对美国来说,内部因素更为重要。

  美国不会真正把问题反思到自己的体制和制度层面,那是资本不允许的。

  美国政客虽然也喜欢谈改革,但不会对体制动手。美国私企出问题的比比皆是,美国的大企业病非常严重,美国一直在直接诱导,或者通过中国的精神美国人诱导,中国国企的问题,解决出路是私有化,但是绝对不会因为本国私企的问题多,就搞与自己制度对立的公有化(危机时期的临时国有化只是为了拯救资本的权宜之计)。

  美国把维护自己的制度,置于高于一切的位置。美国的意识形态,被视为美国的核心利益,多少年一直毫不动摇的捍卫。美国的媒体人可以批评政府,但是不允许质疑美国的体制。这是政治底线,越过底线就是原则性错误,就会失去饭碗。美国的主流媒体在维护美国制度方面,是同一个声音。

  中美国家之间的竞争,首先是制度的竞争,其次才是人口、市场、资源、文明等因素的竞争。

  这一点,美国的政客一直比较清醒。美国精英也深知他们的制度是无法竞争过社会主义的,他们不肯自己社会主义化,就只能想办法如何诱导社会主义国家按照他们的体制进行私有制转轨。只要是进入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美国胜算就大了很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