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防疫抗疫是社会问题,不是单纯的医疗问题

2020-04-14 14:54:4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基本的防疫常识是消灭传染病、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

  中国曾经长期开展爱国卫生运动,不但从生命上救人无数、寿命延长近一倍、人口迅速增长、健康情况迅速改善,而且从思想上教育了人民群众,形成了全国统一的抗疫基本思想。

  所以,新中国,从来都不把防疫抗疫问题当作一个医疗问题,而是当作一个社会问题来解决,当然,解决这个问题,医疗技术和人民医疗体系的发展完善,是必要条件之一——仅仅是之一,但是,不是充分条件。

  不把防疫抗疫问题当然一个单纯的医疗技术手段问题,而是当作一个社会问题,运用“群防群治”“人民战争”等社会手段来解决,这是中国防疫抗疫成功的最基本的经验。

  比如,消灭血吸虫,要动员长江等相关流域人民群众开展消灭钉螺运动,而钉螺则广泛存在于该流域河流湖泊沟渠沼泽水坑,怎么消灭?即使消杀钉螺的技术非常先进,但是,总得有巨量的人力投入吧?而且是长期投入,一有松懈,钉螺就可能复苏,疫情就会泛滥。医疗体系有这个能力吗?没有,根本不可能有。更重要的是,私有制的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社会,均不可能动员如此强大的人力,开始如此广泛持久的灭螺运动。

  研究药物,比如研制青蒿素,中国其实也是按照群众路线的指导,来开展的,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对各战线、各地方支持配合的要求,也非常严苛。最终,通过群众性运动,青蒿素真的就研制成功了。

  还有,开展“除四害”运动,其他爱国卫生运动,都是社会性运动,需要人民群众广泛参与,才能从消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三个环节,彻底消灭传染病。

  拿这次防范新冠病毒病疫情来说,组织全国性动员、全面检测、应收尽收、免费救治、严防输入,就是个社会性事件,已经不是单纯的医疗事件。没有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单纯依靠医疗体系,是不可能完成的。

  这是应对重大突发疫情的情况,即使是应对普通传染病,也是一样。

  故此,单纯从医疗的角度来认识防疫抗疫问题、组织防疫工作,和总结防疫抗疫的经验,是完全错误的,是不可容忍的。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些最基本的常识,也是这次中国抗疫成功的最基本的经验,却总是被主流媒体、主流专家所忽视。相反,这些主流媒体和专家,却非常偏爱单纯从医疗技术角度来解释中外抗疫的得失。

  请看下面某主流媒体的报道:

  这个张文宏,也算是个奇葩。最先,此人曾经说中国人不必替美国担心,人家没有那么弱;美国疫情不会大爆发……就算此人对疫情发展的判断如此荒谬,但是,主流媒体仍然偏偏要找此人咨询,而且还大肆宣扬。

  我们重点看张主任关于美国疫情爆发的原因分析:“首先,美国疫情爆发初期检测量不够,即使有了一些“社交距离”的措施,但由于不知道哪些是感染者,所以收效甚微;其次,虽然大家保持了一定的社交距离,但是美国人民大部分却没有戴口罩,造成了病毒的传播;第三,美国初期并没有将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进行隔离,造成了病毒的进一步扩散。”

  可以,看出此人的分析有一个极其突出的特点:完全从医疗技术手段的角度来看问题,丝毫不从社会角度分析问题。检测,只意味着发现“传染源”,接下来的动作应该是救治病人、隔离以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

  为什么美国的检测不充分?这是社会问题,不是医疗技术问题。大部分群众不戴口罩,这也是个社会动员的教育问题,仍然不是医疗技术问题。初期没有将确诊病人隔离,同样是个社会问题。不知道什么原因,张主任完全忽略了美国医疗体系覆盖率低、治疗能力严重不足、医疗费用远远高于病人承受能力,导致许多病人不敢、也没有条件接受检测、救治。这些都是更根本、更具决定性的社会因素。

  张主任对美国疫情爆发的分析,不但局限于医疗技术,而且,即使是局限于医疗技术,也只是停留在表面。没有去追问为什么检测不充分、为什么群众不戴口罩、为什么无法进行有效隔离,还有,为什么不能免费检测、救治所有人?

  分析中国抗疫胜利、美国抗疫惨败,可以写出一篇很长有大文章,笔者没有这方面条件。我这里只从社会角度分析一下中国为什么能够实现成功的隔离,而美国却无法实现,甚至从来没有想过“隔离”。

  中国人,由于新中国前期社会主义的改造,农村人都有土地,而且,不管好坏,基本上都有几间房子,有自己的家。城里人,都有单位,尽管近些年由于那什么深入推进,相当部分人失业了、没有单位了,但是,公家分的房子,他们还在住。这就意味着,中国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家,而且,这个家里人口都不太多,我看,最多的也就是六、七口人,而且这种情况很少。相反,有些人出问题,不是因为家庭人口多,而是因为鳏寡孤独,无人照料。

  有家,有自己的房子,这是实现有效隔离的最基本的条件,不可或缺。

  美国人有家吗?

  没有。很多美国人,流浪在大街上,没有家。大冬天,要迅速实行严格的全民隔离,在中国人想象中,不难,甚至是顺理成章。在美国,那就几乎是天方夜谭了,根本不可能进入思维。所以,全国人全部迅速“居家隔离”,这种事,美国政客连想也不可能想、也不敢想。他们只是对中国的封城、隔离感到不可思议,天方夜谭一样,怎么可能办到?所以,他们对中国迅速封城、迅速全面隔离之类正确措施的抹黑,除了其固有的政治偏见之外,也有想像力不足的原因。

  印度呢?印度同样如此,更多人没有自己的家,要么很多人拥挤在一起,怎么隔离?在哪隔离?

  中国人为什么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家?都有自己的房子?那是社会主义的残余。

  资本主义国家,所谓发达者如美国,所谓欠发达者如印度,均无此先决条件、优越条件。所以,有效隔离,是完全不可能的。这是中国与美国印度等国国情最大的不同,最具决定意义的不同。

  其他,如全民抗疫意识的养成、公立医院解放军医疗医护人员无私奉献、免费救治等,都是社会主义的残余,而不是“医疗产业”化改革的成果。相反,医疗产业改之革,正在破坏这些残余。

  张主任在分析中国抗疫经验时,同样单纯地从医疗手段入用,同样拒绝思考社会方面的原因:“中国做了很多检测,我们是1月20日就开始做了,是一个饱和式的检测,就是说你只要发现一名病人,所有的病人全部都免费检测,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检测,这是饱和式的检测,我认为是我们这一次控制疫情的秘诀。

  “第2个,我们进行了一个饱和式的追踪,确诊了一个病例,不管你接触了多少人,(就算)你接触了1000个人,我们把这1000个人都给你找到。”

  为什么中国能够做到“饱和式检测”“饱和式追踪”,美国却做不到呢?这个更加关键的问题,当然也只能从社会角度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结论。但是,张主任的回答至此,却嘎然而止,他以偏盖全了,突出了一个医疗技术手段的原因,却掩盖了另外一些更重要的社会原因。他只说了半句话,这半句话,除了抹煞中国人民抗疫的真正经验之外,对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的抗疫,都毫无用处。

  那么,张主任,以及那些偏爱就此次抗疫问题而咨询张主任的媒体,为什么偏偏要遗忘这些社会常识呢?为什么偏偏要从单纯的医疗技术手段的角度来认识抗疫问题呢?为什么拒绝社会分析呢?

  难道,你们的目的,就在于抹煞中国人民抗疫成功的社会根源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