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建秋:这次疫情,会导致欧盟崩溃吗?

2020-04-12 15:56:18  来源: 李建秋的世界   作者:李建秋
点击:    评论: (查看)

  封面图是二战时期的德国宣传画,上面写的是:“德国真的是你们的朋友”,这个海报是意大利联盟党议员Claudio Borghi在4月2号的推文中发出来的,同时,该议员还讽刺的写到:

  【“Passa il tempo ma le tattiche sono sempre le stesse.”

  (时间在流逝,但战术总是一样的。)】

  这种图现在在意大利不是孤例,随便再举个例子:

李建秋:这次疫情,会导致欧盟崩溃吗?

  这张图,我甚至都不需要解释了。

  跪下给默克尔穿鞋子的,是意大利总理孔特。

  所以这段时间发生什么呢?

  由于新冠病毒的打击,欧洲经济下滑的非常严重,其中以意大利,西班牙之类的国家更惨,意大利财政部长预测今年意大利GDP下滑6%,就这,都还是“保守估计”,而且意大利的债务和GDP之比已经高达136%,债务已经不可持续。

  本身在欧元区是有一个所谓的“稳定机制”的,称之为“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简称ESM,有困难的国家可以使用这个机制获得贷款,目前最高借贷可以到5000亿欧元左右,资金从各国筹建,其中最大的三个国家:德国提供了27%,法国提供了20%,意大利提供了18%。

  ESM第一个援助是对西班牙提供贷款,ESM分别在2012年12月和2013年2月一共为西班牙提供了413亿欧元,最终还款期限为2027年底,还有一个计划是针对于塞浦路斯的,不过资金量比较小,总共提供资金为90亿欧元。

  这类的财政援助是有附加条件的,对于西班牙的借款,是需要对银行进行改革,对于塞浦路斯,需要对税收,政府支出,以及医疗保健和养老金进行改革。

  这点钱对于小国是可以的,但是像意大利这个级别的国家是不行的。

  在这种前提下,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六个欧盟成员国要求发行“新冠债券”,用来作为经济复苏的基金,3月份的欧洲领导人视频会议上,意大利总理孔特言辞激烈,他说

  面对这种史上罕见规模的系统性、不可预测的冲击,如果欧洲无法证明自己有能力做出团结、强有力且有凝聚力的反应,我们将如何向我们的公民交代?

  结果谈了很久也没有谈出来,各国敷衍了事,把球直接踢给了欧元集团的财长会议。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声称新冠债券只是一个口号,立即招来了意大利总理孔特的批评,欧盟委员会不得不深更半夜发声明,说对所有的选项持开放态度。

  德国巴伐利亚州长马库斯·索德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欧洲债券既无效又没有道理,欧洲债券会导致我们自己的债务状况急剧恶化,并且限制我们采取行动的能力。”

  德国的政客们长期以来一直反对欧洲共同债券,根据3月底的一份调查,65%的德国人反对这个举动,而且在保守派中,反对的更加强烈。

  结果还没轮到德国说,荷兰就第一个站出来大声反对。

  所以你可以想象到南欧国家对于西欧和北欧的反感程度,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纷纷对荷兰的观点进行抨击。

  也就是在这个基础上,才有了大家所看到的上面两幅画,就是意大利国内政客对于德国主宰欧盟的一系列行为厌恶至极。

  不但如此,在整个新冠病毒肆虐期间,德国对于意大利如此糟糕的境遇无动于衷,激怒了几乎所有的意大利政客,甚至连意大利国内的亲欧盟的人士也痛苦的说:“我们对德国人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

  一颗深埋在欧盟的炸弹

  欧盟今天出了如此多的问题,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而且是几乎所有的欧盟政客都知道的:欧盟的财政和货币不统一,各国可以做独立的财政政策,但是不可以走独立的货币政策,因为欧元的发行权不在各国央行。

  所以有什么问题?

  在整个欧盟体系内,德国的技术实力是最强的,尤其是民用产业,在机械,化学,汽车,光学等等之类的产业上,欧盟各国根本不是德国对手,必然造成一个结果:

  德国货在全欧洲倾销。

  当A国货物在B国倾销的时候,B国要做什么才能抵挡A国的倾销呢?

  答案:

  第一:提高关税,比如说特朗普的关税战。

  第二,贬值本国货币,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大幅度的对货币进行贬值。

  第三,制造非关税贸易壁垒,比如说搞一些苛刻的卫生标准,技术标准,安全法规,包装,进口配额,进口许可证等等,这些东西欧盟和印度到现在还在做。

  而现实中的欧盟是:

  提高关税---不允许

  贬值本国货币----货币政策在欧盟手里,而不在各国政府手里

  制造非关税壁垒-----不允许,一切都是统一的

  其结果是德国货在整个欧盟大肆倾销,而欧盟其他国家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么在一国内部,为什么没出现问题呢?比如说上海大众制造的企业可以销售到河南,上海和河南的货币是统一的,都用人民币,河南也不能对上海的货物进行非关税壁垒,为什么河南,贵州,广西之类的省份没有问题?

  很简单,在一国内部,以中国为例,是需要进行财政转移支付的,上海上交的财政更多,中央把从发达地区上交的钱转移到不发达地区,其实所有国家都是这么做的,比如说德国在两德合并了以后,西德也对东德进行了一定的财政援助,但是达成这些前提是:财政是统一的,统一的财政才可以做支付转移。

  但是欧盟的财政,却是分散在各国的财政部手里的,其结果是,穷国当然想做财政转移,但是富国坚决不肯,别说财政转移了,发行个共同债券问题都是难上加难。

  欧盟的领导力问题

  在财政和货币不统一上,本来问题就很多,在这种情况下,欧盟自己的领导层软弱无能,并且极度缺乏敏感度,我们看一下欧盟在处理整个新冠危机的过程。

  在1月22日,中国这边对于新冠问题已经了解的非常清楚,并且已经着手封城的前提下,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还在发表气候变化和数字化的演讲,并且还提到了利比亚内战的问题,还宣布“我们已经学会了对于长期稳定进行更多的投资,以防止危机发生的重要性”,且对于新冠病毒没有任何评论。

  而就在1月22日当天下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还专门对流行病防疫创新联盟的CEO理查德·哈切特发出警告:“中国很不幸,因为这仅仅是流行病的开始,但是现在已经成为全球问题,这不是中国的问题,而是世界的问题。”

  在达沃斯,哈切特专门警告说:我认为我们必须知道我们需要做什么,问题是我们是否有这样做的政治意愿,以及我们为了达成政治意愿所分配的资源,政府必须认识到,他们必须集中资源并且集中注意力。

  就在当天晚上,中国宣布,封锁武汉。

  冯德莱恩在达沃斯发表讲话两天后,法国在1月24日确认了欧洲3例新冠病毒的病例,2例发生在巴黎,1例发生在波尔多,而欧洲疾控中心表示,对于欧盟国家追踪病例和治疗患者做好了充分准备,并且表示有重组信心。

  1月26日,约翰·霍普金斯中心健康安全的主任英格斯比呼吁:“全球领导人应该为遏制新冠病毒做好准备,进行抗病毒药物的快速临床试验,以及准备好医疗人员的个人防护设备。”

  在欧盟,没有任何公共卫生官员予以关注。

  比如说德国疾控中心的CEO说,他觉得新冠病毒是低风险的,“单一病例传播的机会不大。”

  1月31日,意大利对中国禁航,随后其他欧盟国家跟进。

  在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是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后的第二天,欧盟各国的技术专家召开了一个健康安全委员会的会议,只有4个国家报告说,他们可能缺少个人防护设备。

  2月4日,中国火神山医院开始接受患者,这个新闻没有引发任何欧盟领导人的注意。

  为意大利的冠状病毒应对工作提供咨询的公共卫生专家沃尔特·里查迪在事后说:“当我们看到重症监护室的病人和医生不知所措时,我们花了一段时间才知道这是一项重要的紧急措施。”

  当健康安全委员会提出要帮助欧洲国家获得紧急物资的时候,欧洲各国的官员们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他们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甚至一直到2月26日,当时意大利的情况已经变得糟糕了,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正在带领一个代表团到亚德斯亚贝巴去和非洲联盟的同僚会面,主要是谈及她在欧盟新设立的“地缘政治委员会”的作用。

  冯德莱恩在与非盟领导人会面后,很巧的是,叙利亚又出了问题,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又宣布不再阻止难民进入欧洲,结果到2月28日,冯德莱恩返回的时候,处理的问题不是新冠疫情,而是难民问题,又开启了一波欧盟和土耳其的口水战。

  而当时意大利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面对如此糟糕的意大利,意大利请求援助,没有任何国家回应,所有国家都意识到:“自己缺乏个人防护装备。”

  3月2日,冯德莱恩终于醒悟过来了,在紧急状况协调中心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新冠病毒应急小组。

  在宣布完了以后,冯德莱恩和欧盟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和议会主席戴维·萨索里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土耳其边境上。

  3月3日,这三个人和希腊总理会面,参观了希腊边境,冯德莱恩和米歇尔还去了趟保加利亚,此后冯德莱恩返回布鲁塞尔,米歇尔去安卡拉会见埃尔多安。

  就在这一天,法国宣布对个人防护设备进行管制,此后德国宣布个人防护设备出口禁令,甚至禁止向欧盟其他国家销售产品。

  3月6日,布鲁塞尔再次举行经济会议,欧盟各国卫生部长就个人防护设备进行辩论,主要批评德国禁止出口个人防护设备,德国卫生部长詹斯·斯潘辩护说:德国,意大利和法国受到的感染很多,同时批评欧盟行动不够迅速。

  而其他国家卫生部长表示,他们只能在新闻上才能获知到他国政策的调整。

  3月8日,西班牙的激进分子一定要参加妇女节的游行,西班牙政府除了呼吁以外,没有进行任何实质上的劝阻活动,参与妇女节游行的有:西班牙副首相卡尔沃,平等部长蒙特罗,以及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妻子贝戈尼亚·戈麦斯,此后这三人全部呈阳性反应。

  3月9日,冯德莱恩在新闻发布会上庆祝她当选欧盟主席第100天,然后还着重关注了土耳其的局势。当天晚上,埃尔多安访问布鲁塞尔,和冯德莱恩以及米歇尔见面,双方同意审查2016年的欧盟--土耳其协议,缓解边界紧张局势。

  3月11日,冯德莱恩取消了希腊计划。

  3月12日,特朗普宣布对欧盟旅行禁令,但是非常奇怪的豁免了爱尔兰和英国,且没有事先通知过任何欧盟国家。欧盟发出联合声明,谴责美国没有协商。

  此后又是五天的混乱,西班牙首相妻子由于阳性被隔离,退欧代表巴尼尔被感染,居家工作。

  3月26日,欧盟举行视频会议,受灾最重的国家意大利和西班牙要求建立新冠债券,德国,荷兰以及一些富裕国家反对,一顿大吵大闹后,最后事情被踢给部长会议。

  整个欧洲既没有像中国一样采取快速的方式进行封锁,也没有像韩国一样进行大规模测试,终于搞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即便是从武汉封城算起,看看冯德莱恩以及那帮欧盟高官在干吗?这样的欧盟高层,是有领导力的吗?欧盟还是可以持续的吗?受灾重的国家,例如意大利,西班牙,在德国之类的富裕国家对于他们的疫情无动于衷的时候,又如何说服自己的人民继续留在欧盟是有利的?

  我很怀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