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于中宁:新冠病毒到底来自何方?美国或多元,但不是武汉!

2020-04-12 04:50:07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于中宁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42).jpg

  新冠病毒到底来自何方?应该说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了大致的链条可以分辨了。

  还记得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的那个病毒树吗?这个研究认为存在于美国的病毒,是新冠病毒序列的老祖宗。因为这个研究是中国人做的,不但国外医学界很少引用,而且中国医学界也很少引用,似乎这个结论很不确定。

  现在,2020年4月10日,一篇来源于前瞻网(文章链接剑桥溯源新冠病毒),题目为“剑桥溯源新冠病毒:最原始毒株普遍存在于美国中国流行的是变异毒株”的文章介绍了一项新研究:

  “最近,剑桥大学研究人员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一篇针对新冠病毒溯源的研究发现,目前全球感染的新冠病毒实际上并非是同一种,而是变异分化成A、B、C三种类型,并且这三种类型的病毒在全球分布范围不同。

  研究人员通过绘制2019年12月至今年3月新冠病毒的基因发展史,发现了上述三种不同但又密切相关的病毒类型;然后通过在全球范围内收集的160份感染样本发现了不同类型的新冠病毒在全球传播的轨迹。

  让人比较意外的是,A型——最原始的毒株,被认为是从蝙蝠传播到人类中的新冠病毒祖先——虽然最先在中国被发现,但却在美国最为普遍。研究发现有三分之二的美国样本感染A型病毒,但其中受感染的患者大多数来自西海岸,而非纽约——纽约目前为美国疫情的“震中”。

  而至于B型——被认为是经过A型在中国变异而来的——则在东亚最为普遍。在93个感染B型的样本中,除19个外,其他全部分布在中国或与中国邻近的亚洲国家。具体来看,武汉样本为22个,中国东部及其他地区为31个,与中国邻近的亚洲国家发现21个。

  虽然目前关于B型为何在中国最为普遍的原因还没找到答案,但研究人员猜测可能是由于B型最能攻击中国人免疫力,因此不需要变异。

  最后C型——被认为是由B型衍生而来,在中国大陆样本中不存在,但却在欧洲非常普遍。研究人员认为它可能是通过新加坡传播的。”

1.webp (43).jpg

  【图源:论文《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es》】

  可以说目前各国研究人员追溯病毒源头的研究,基本上形成了两大序列,这两大序列有所不同,但并不矛盾,让我们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柯林斯的两个构想开始。

  一、加里教授的研究结论和科林斯院长的两个构想:武汉不是病毒源头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2020年3月29日题为“美国科学家:武汉绝不是新冠病毒源头”的报道,“根据科学杂志《自然医学》发表的证据分析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美国科学家表示,

  “武汉那里肯定有一些病例,但绝不是该病毒的源头。

  ……作为论文的作者之一,杜兰大学医学院教授罗伯特·加里认为,目前阴谋论在网络上风行,非常有必要利用整个团队的力量来探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加里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表示,尽管许多人认为该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但这是一个错误观点。‘我们的分析以及其他一些分析都指向了比那更早的起源。武汉那里肯定有一些病例,但绝不是该病毒的源头。’加里称,表面蛋白的突变可能是触发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原因,但是在积累到目前情况之前,这种病毒的较弱版本已经在人群中传播了数年,甚至几十年。”

  加里教授团队的观点得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柯林斯的支持。据央视新闻客户端和《环球时报》报道,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Collins)发表名为《基因研究显示新冠肺炎病毒起源于自然》博客文章,援引并力挺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支持的国际研究小组在对比几种冠状病毒(包括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公开基因组数据后得出的结论:该病毒是自然产生的。”

  “而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柯林斯提出了两种构想:

  第一种构想是,随着新的冠状病毒在其天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中不断进化,其刺突蛋白也随之发生突变,以此来结合与人体中与ACE2蛋白结构相似的分子并感染人体细胞。

  第二种情况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获得能够引发人类疾病的能力之前,就已经从动物进入到人类。经过数年甚至数十年的逐步进化之后,它们最终获得了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能力,并可以导致严重疾病。”

  柯林斯是美国国立卫生院的院长,绝对的医学权威,他的文章实际上讲了三点,第一,病毒不可能人工制造;第二,病毒的第1个来源可能是,野生动物体内进化并发生突变,进而感染到人类。从逻辑角度推论,这种突变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病毒的来源可能是单一的,也可能是多发的;第三,病毒的第2个来源可能是,它已从动物进入人体数年甚至数十年并不断进化,最终获得了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能力。从逻辑角度推论,病毒来源是多发的,而不是单一的。

  柯林斯院长虽然没有像加里教授那样明确说,实际上也否定了武汉是病毒源头的说法。也许更重要的是两个基因研究和两个事实回溯证明了他们的构想。

  二、病毒的源头可能是多元的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4月8日报道,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遗传学家哈姆·范·巴克尔研究小组从3月中旬开始分析从纽约人身上获取的新冠病毒的基因组,结果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在2月中旬就已经开始在纽约地区传播,这比该区出现首例确诊病例的日期早了几周,而且病毒主要是由欧洲的旅客带入,并非来自亚洲。巴克尔教授说,“大部分显然来自欧洲。”

  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独立研究小组通过研究不同的病例,也得出了惊人的相似结论。

  据《环球时报》2020年3月21日题为“意大利专家:中国疫情爆发前病毒可能已在意大利传播了”文章,意大利著名的马里奥·内格里药理研究所主任朱塞佩·雷穆齐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的采访中说:“雷木奇说他现在听到来自医师的消息,‘他们记得见过这种奇怪的肺炎,非常严重,特别是在老年人中,在去年12月甚至11月时,’他说,‘这意味着在我们知道中国的疫情爆发之前,病毒至少就已经在意大利的伦巴第北部地区传播起来了。’”

  据《环球时报》2020年4月4日题为“美医生1月初患‘流感’,现测出新冠抗体,美网友跟帖:我更早”的文章,“当地时间3日,一位名叫Peter Antevy的美国儿科医生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在今年1月份的第1周曾病得很重,‘症状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而刚刚进行的新冠病毒抗体的检测,显示他有曾经感染的迹象’。该条推特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很多人均表示,自己曾在1月份或更早时间出现过同样症状,而美国方面首个确诊病例是在1月21日公布的。”

  据2月21日日本朝日电视的报道,2月14日,美国疾控中心从疑似流感的患者收集到的检测样进行调查,发现其中掺杂了一些非流感病例,有可能混入新冠病毒。3月11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回答美国议员的质询,证实美国一些死于流感的人,后来检测实际上是死于新冠肺炎。但他没有说这些去世的人是何时患病的,何时去世的,何时检测的。

  再想一想,美国为什么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就会突然出现40多万感染病例,美国政府和美国医学专家都指出,这是因为过去没有检测,是因为检测把过去的病例都检测出来了,那么这个过去的病例为什么会这么多?显然新冠病毒以流感的形式在许多地方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美国这个冬季流感患病人数达3500万,住院30万,死亡人数已达2万,其中到底有多少人是新冠肺炎,感染起于何时?

  现有的理论和事实虽然不能完全证实,但都指向了一个方向,这就是加里教授和科林斯院长所指出的,新冠病毒早已存在人类体内,它们在各个地方经历了大致相同的进化过程,因此具有大致一致的爆发过程,每个个案则具有随机性。

  也就是说在1月初之前,意大利和美国很有可能已经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病例,只不过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把它当成流感了。这和12月发生在武汉的情况很相像。

  三、新冠肺炎与流感的混杂模糊了病毒源头,识别新冠病毒是中国给世界的独特贡献

  据《武汉晚报》的报道,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2019年12月26日收治了4个病人,4人都来自华南海鲜市场,其中三人是一家三口,张继先为他们做了全部流感检查后排除了流感。”“12月28、29日两天,门诊又陆陆续续收治了3位同样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这一下就有7个一样的病人了。张继先判断‘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病,同样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有4个病人了,这肯定有问题’”。

  “12月29日下午一点,分管院长夏文广召集了呼吸科、院感办、心血管、ICU、放射、药学、临床检验、感染、医务部的十名专家,大家对这7个病例进行了逐一讨论,影像学特殊,全身症状明显,实验室检查肌酶、肝酶都有变化,专家们一致认为,这种情况确实不正常,要引起高度重视。

  追问到还有两例类似病史患者,到同济医院、协和医院去治疗,留下来的地址也是华南海鲜市场后,夏文广副院长立即决定: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的疾控处报告。”

  “12月29日是星期天,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接到报告后快速反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来到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傍晚,武汉市传染病定点收治医院——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业务副院长黄朝林和ICU主任吴文娟来到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逐一查看了这7个病人,接走了6位病人,其中轻症三位、重症三位,那一家三口的儿子坚决不去金银潭医院,留在张继先这里继续治疗,今年元月7日病愈出院。”

  要感谢张继先医生,她的专业性和高度警觉,使人类第1次发现了这个新的病毒。

  根据《武汉晚报》的这篇报道,到12月29日,武汉发现这种特殊病的病人一共9例,其中7例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1例在同济医院,1例在协和医院。我们现在知道当时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绝不只是9例,但是无论是病人还是医院,很可能都将其当成流感了。也就是说意大利和美国在11月到1月这个期间,与武汉发生的事情高度相似。

  新华社2020年3月12日的文章中指出,“在英国《柳叶刀》杂志1月刊登的一篇论文中,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分析了首批确诊的41例新冠肺炎病例,发现其中只有27例去过华南海鲜市场。回溯研究认为首名确诊患者于2019年12月1日发病,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也没发现与之后确诊病例间的流行病学联系,而其家人也没出现过发热和呼吸道症状。”

  黄朝林等人的文章,是回溯研究认为首名确诊患者12月1日发病,而不是12月1日就发现了患者。从12月29日的9例,到1月份的41例,黄朝林等人写作和发表文章止,正是确定新冠病毒的时间。不管中国疾控中心和武汉金银潭医院有什么问题,他们确实是世界上最早确定新冠病毒并提醒全世界的人。

  4月7日,《自然-微生物学》发表的一则研究简讯显示,武汉疾控中心的刘满清研究团队对2019年10月6日至2020年1月21日收集的武汉呈流感状患者的640份咽式子标本进行回顾性分析,在其中9份样本中检测到新冠病毒,说明2020年1月初武汉地区已出现新冠病毒的社区传播,但是这些病例都被当成流感了。

  按照加里教授和柯林斯院长的可能性判断,病毒存在于天然宿主中不断进化,随时可能传染给人类,或者病毒存在于人类体中数年数十年随时有可能爆发,中国最早确定了这种病毒的形态并提供给全世界,如果因此中国成了需要承担责任的国家,这个世界是不是太疯狂了?西方的所谓逻辑理性是不是一种纯粹的实用主义?

  好在这种疯狂、这种虚伪的逻辑理性只存在于西方的政治家和文科知识分子中,正直的科学家是讲求理性、讲求逻辑的。

  年届80的福奇,自1984年以来一直担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向里根至今的6位总统提供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建议。新冠疫情在美蔓延后,他被召入白宫应对疫情特别工作组,成为最主要的抗疫专家。22日他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被问到,“您没有用过‘中国病毒’”时,福奇博士回答说,“永远(不用)。”记者追问道:“您永远不会这么说,是吗?”福奇斩钉截铁地回答:“是的”。对特朗普说中国应再提前三四个月就公布疫情情况,福奇说“这违背了事实”。

  四、西方对疫情的延误,使他们有动力嫁祸别人

  另一位著名的医学专家是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3月26日,霍顿在参加英国广播公司(BBC)节目时就指出英国早在1月底就知道疫情的严重性,但却白白浪费了时间,“在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就知道疫情会到来,中国疫情所传递出的信息非常清楚,一个具有潜在全球大流行的传染病正在冲击着城市,……这我们在11个星期前就知道。”“可是我们浪费了整个二月份,在这段时间,我们本可以加大检测力度,做好个人防护装备的储备和分发,可是我们都没有做。”在节目中他称英国对疫情的应对是“国家丑闻”。

  最近新华社发表了一个长篇的时间轴,证明了中美在新冠疫情上的交流不但很早而且一直延续不断。据环球网报道,最近曝光的美国军方文件显示,2020年2月初,美国北方陆军关于新冠病毒的未加密文件显示,预测美国可能有高达8000万人遭到感染,8~15万人死亡。

  4月1日前美国疾控中心官员、传染病专家里什·德赛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指出,“我们12月31日就从世卫组织那里获知了疫情,为什么直到上周才批准使用新的检测方法?我们几个月前就需要这些了。”

  美国生物医学科学家的研究证明了新冠病毒发源于武汉是谎言,而新华社的文章证明了中国拒绝与美国合作完全是造谣。美国陆军的文件和美国前疾控中心官员的谈话说明,美国对疫情的延误完全是美国政府不作为乱作为的结果。

  但这不是事情的全部。另一条线索并非子虚乌有。

  五、从德特里克堡到武汉军运会的这条线并非空穴来风

  以下引自金微观察(文章链接:新冠美国起源说的时间线与逻辑困境)对火锅大王视频的整理:

  最近,一则《美国人揭露“新冠”源头真相!》的视频在国内流传,这个美国人叫Nathan Rich(中文外号火锅大王),他整理了美国的一条线,还原了德特里克堡关闭事件:

  2019年5月,美国国防部招标研发针对病毒的抑制剂,其后,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中标。这家研究机构公布的数据库,可以发现同为冠状病毒家族的Sars和Mers赫然位列其中,也就是说这家军事研究所从事过冠状病毒相关研究。

  5月26日,这家研究所在附近的一个叫迪特里克堡的小镇上张贴招聘广告,招募动物管理员,主要用来做一些动物实验。

  6月,美国CDC发现这个机构没有遵守相关控制协议,并对其提出了警告。与此同时,一种被称为“电子烟病”的疾病突然出现了大幅增长,这个所谓的“电子烟病”,其症状跟新冠病毒一模一样,包括发烧,产生肺炎,尤其是这种病的肺部CT做出来表现跟新冠病毒没有任何区别,会产生“磨砂玻璃样”外观。

  6月27日,美国CDC发布一条公告,要求接种肺炎疫苗的老年人必须跟医生报告有没有“肺炎相关症状”,然后才能免费接种,背景是2014年起美国65岁以上老年人就可以免费接种肺炎疫苗。

  7月1日,美国国防部取消了之前发布的病毒抑制剂研发招标项目,7月5日,当地媒体报道,研究所附近的弗吉尼亚州北部出现了一种神秘的呼吸系统疾病,多名60岁以上老年人被感染肺炎,其中一人死亡。

  7月11日,美国新闻报道,又有两人死于“神秘呼吸系统疾病”。

  7月15日,美国CDC给这个军事研究所发函,要求他们停止大部分实验。

  7月17日,这个实验室的位于华盛顿的总部附近,出现了一起“神秘呼吸系统”感染。

  7月18日,该事实验室被正式关停,这是见诸于美国媒体的公开报道。同月,伊利若斯州也报道了一批“集体性”“电子烟疾病”。

  7月29日,美国CDC声称,在马里兰州跟佛吉尼亚州的两家养老院中同时爆发的“神秘呼吸系统”感染只是普通感冒。

  整个7月,美国有超过60人被感染的报道,这其中也包括一些6月发生的感染案例被延迟报道了。截止7月底,美国电子烟病发率提升了一倍。

  美国CDC一会说是电子烟病,一会说是“神秘呼吸系统疾病”,一会又说是普通感冒,对此,Nathan认为这是障眼法。

  8月5日,实验室被关停的消息被公诸于众,但是CDC说“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具体细节没有公布。

  8月18日,美国CDC提出要扩大现有对流行病症状监控系统的规模。

  8月22日,美国CDC宣布要召开“201论坛”(201event),这是一个流行病学的行业论坛,专门研讨全球规模流行病发生后要如何应对。

  9月,马里兰州(实验室所在地)报告电子烟肺炎病例增加了一倍,弗吉尼亚州也报告电子烟疾病一直在增加。CDC的应对方案是让大家都去接种疫苗。

  9月28日,CDC开始了每年例行的流感追踪,这比美国CDC往常在10月启动流感追踪要早。

  这个节目提供了一组对比图,马里兰州跟弗吉尼亚州属于农林业大省,地大人稀绿化多那种,2015年至今都不属于流感高发区域。而对比图显示,他们成了流感的爆发地,10月16日,马里兰州的流感活跃度更是达到了5级。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清楚了,武汉举办了军运会、后来又爆发了新冠,美国流感大量死亡的新闻出现了。

  当然,这个节目并没有说流感、电子烟等各种疾病是否是新冠的误诊,也没有说新冠病毒是否起源于美国。Nathan说的比较严谨,他说可能这一切就是巧合,由于CDC的信息太不透明,所以不好说。美国的时间轴也缺乏一些关键的信息。

  至于这个火锅大王提供的新闻事实,有待进一步的查证,但从节目制作来看,大部分事实是有新闻报道和出处的,本节文字版部分参照了知乎亦君、公众号另类妈妈,在此表示感谢。

  “火锅大王”的这一长串事件时间轴,说明了一种可能,研究冠状病毒的美军生物研究所德特里克堡突然被关闭,由于所发生的事故和事件极其不透明,因而在时间、地点和发病率上,与所谓的电子烟病和大规模流感爆发,有了某种神秘的关联。我们已经知道,并且已被美国疾控中心确认,美国的流感病人中是有新冠肺炎病人的,但是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如果美国的医学专家可以对纽约的新冠肺炎病人进行追溯调查,查到其源头来自欧洲,那么为什么不对马里兰州的流感病人进行甄别并追溯其源头呢?显然美国不透明并有所隐瞒是不争的事实,只不过我们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这个时间轴到武汉军运会为止。网上流传武汉军运会时有5名美国军人患病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就诊,金银潭医院公布的信息是,有5名外籍军人到医院就诊,诊断这5人患的是疟疾。网传这5个人被美国派专用军机在很短时间内就接走。

  中国和美国都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5名外籍军人是美国军人,以及被美国专用军机接走,说明此事的可信度较高。

  3月16日,来自中国、新加坡、德国、加蓬、塞内加尔、英国的14位科学家在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评论文章“Preparedness isessential for malaria-endemic regions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通讯作者为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终身研究员屠呦呦。

  屠呦呦在文章中指出,“COVID-19的早期症状包括发烧、肌痛和疲劳,可能与疟疾混淆,导致早期临床诊断面临挑战。”

  鉴于这些军人患病时世界上根本不知道有这个新冠肺炎,金银潭医院会不会将可能的新冠肺炎误诊为疟疾,从理论上说,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有两个事实可以进一步为这种猜测提供佐证。

  一个是军运会后,在武汉地区并没有出现疟疾流行,而且一个病例都没出现,相反却出现了新冠肺炎的流行。

  另一个是,据美国广播公司(ABC)4月8日报道,据4位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19年11月,也就是美国军人被运回美国,武汉军运会刚结束,五角大楼国防情报局下属的国家医学情报中心(NCMI)就在一份报告中警告,一种传染病正在中国武汉蔓延,对民众构成威胁,对中国和美国“都可能是一场灾难性事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之后的报道佐证了这一消息,并称这一情报在1月3日被纳入总统每日简报,在递给总统前,通常要在幕后进行“数周的审查和分析”。

  4月9日,NCMI罕见发表声明,称有关媒体报道的报告“不存在”。

  4位“深喉”,两大媒体,要说这事儿不存在,可没那么容易。美国政府故意隐瞒信息的事,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最近的就是罗斯福号航空母舰舰长的遭遇。

  六、美国是病毒源头的假设分析和三大节点

  在我们展开这个链条的假设分析前,一个基础信息是,像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那样最高等级的病毒研究机构,美国有15所,而其他等级的生物研究所美国有1300所,其中有200多所遍布世界各地。另一个基础信息是,据2020年4月10日美国趣味科学网站报道,研究人员发现黄石公园的美洲狮,有一半带有鼠疫杆菌,也就是说美国野生动物携带的病菌和病毒,并不为人们所知。

  现在我们展开这个链条的假设分析,我要强调这个分析完全是假设的,因为许多信息并没有被官方证实。

  2019年5月,美国国防部招标研发针对病毒的抑制剂,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中标。这家军事研究所从事过冠状病毒相关研究。5月26日,这家研究所上张贴招聘广告,招募动物管理员,主要用来做一些动物实验。

  不明来源的病毒被这个研究所泄露,6月,美国CDC提出了警告。与此同时,一种被称为“电子烟病”的疾病突然出现了大幅增长,这个所谓的“电子烟病”,其症状跟新冠病毒一模一样,包括发烧,产生肺炎,尤其是这种病的肺部CT做出来表现跟新冠病毒没有任何区别,会产生“磨砂玻璃样”外观。

  此后CDC关闭了这家研究所。这家研究所隶属军队系统,美国疾控中心插手关闭研究所,这很不寻常,说明这家研究所引起了民间感染。CDC说明,出于国家安全原因,不能透露细节。

  此后大规模流感在美国流行,我们已经知道,美国流感中混杂有新冠肺炎,可能它的早期版本被称为电子烟病,而这个电子烟病突然销声匿迹。

  美国军人可能被感染,携带病毒参与了武汉军运会,军运会期间发病,被毫不知情的武汉金银潭医院诊断为疟疾,美国军方得到此消息后,立即派出专机,将人接回美国。这些军人后来销声匿迹,不知去向。这时美国军队系统已经研究出这种病毒感染力极强,在11月份提出报告,认为将在中国和美国爆发大规模感染(报告中只提到了中国和美国),又经过了一段时间评估,在1月3日报告了美国总统,但是美国政府的医疗系统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和奥妙,因此忽视了这个警告。

  在这个链条中有三个节点非常重要,而这三个节点都有美国的隐瞒。

  第一个是德特里克堡研究所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被以国家安全为借口隐瞒了。

  第二个是5个美国军人现在怎么样了?要知道,中国手里有他们的检查记录,他们后来的病情状况,决定着中国诊断的正确性。这些人完全不知去向。也就是说他们的真实病情被隐瞒了。

  第三个就是美国军队的那份报告是否为真?

  这三个节点的事情清楚了,整个真相就大白了。而美国的态度是我不说,我不说,我就不说。

  据华医网2月23日报道(文章链接: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并非病毒源头!中科院机构通过全基因数据解析溯源):“1月26日,国际顶尖学期刊《Science》杂志刊发了一篇报道:Wuhan seafood market maynot be source of novel virus spreading globally,该文章指出新型冠状病毒发源地或另有其“地”,对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否为新型冠状病毒发源地发起挑战!

  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进化生物学家Kristian Anderson分析了27个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以求寻找病毒源头,他的研究发现病毒源头最早可能在10月1日出现。换而言之,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源自其他地方,随后转播到华南海鲜市场,才引发了后续的大规模集中爆发。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联合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的科研人员,一起收集了全世界各领域共享到GISAID EpiFluTM数据库中覆盖了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基因组数据(截止2月12日),通过全基因组数据解析,追溯传染源及扩散路径。

  该研究发现,收到的93个样本包含58种单倍型,可以归纳为五组,包括3个古老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1, H3和H13)和2个新的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56和mv2);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其他地方传入进来,在市场中发生快速传播蔓延到市场之外;同时,现扩散的病例至少来自于3个途径。新型冠状病毒在2月12日之前发生过2次明显的种群扩张(分别是12月8日和1月6日)。”

  4月11日,《环球时报》也介绍了英国剑桥大学博士的那篇论文(文章链接:这篇分析中美流行病毒类型的论文,究竟写了些什么?),环球时报采访了“论文的第一作者,英国剑桥大学的Peter Forster博士。他表示他已经对于中美在此事上的争议有所耳闻,也清楚病毒的来源目前是块“烫手的山芋”。他也在就病毒的来源问题进行研究,除了目前已经发布在PNAS上的这篇论文,他和其他学者们还已经完成了一个涉及1001个病毒基因样本的分析,只是该论文尚未发表,也没有经过同行评审。

  但他表示,不论是哪篇论文,目前仍无法就病毒的来源地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不过,他们研究中发现的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最初感染人类的时间则大致在2019年9月13日至2019年12月7日这个区间。”

  显然无论从时间、地点还是最早病例,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是解开这一团迷雾的关键。

  我要再说一遍,这是一个假设模拟的链条,由于美国政府故意隐瞒信息的做法,我们并不知道这里面的真实性有多少。但是这个假设的链条补足了我们在本文开头时所讲到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的两个假设。

  七、结 论

  根据美国后来的一系列反应,毫无疑问这个病毒不是人造的,这符合加里教授和柯林斯院长的基本判断。我们需要先排除阴谋论来干扰我们的视线。

  德特里克堡到军运会的这条线索,符合柯林斯院长提出的第一个病毒来源的可能,即存在于野生动物中的病毒产生突变,感染到了人。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病毒树和剑桥大学的病毒序列分析,为病毒发源于美国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

  我们在本文前半部分所指出的两个基因研究和两个事例认证,符合科林斯院长提出的第二个病毒来源的可能,即病毒早已存在于人体,在某个时间点产生多元爆发。

  问题在于,依据现有的证据,所有多元起源的证据都晚于德特里克堡。剑桥大学的研究回答了这个问题:“综合上述结论,研究人员认为,为了精准攻击不同人群的免疫系统,新冠病毒正在不断发生变异。”

  剑桥大学的研究并未一锤定音,文章说,“尽管上述研究成果得到了同行评审,但是由于它分析的样本较小——仅追踪了全球160名患者的样本,是否具有普遍性还不得而知。为了弥补这一局限,目前该研究团队已经更新了他们的数据,纳入了截至到3月底1000多例的COVID-19病例(该样本未得到同行评审)。”

  不管到底哪条线索为真,都证明了武汉为病毒源头为假,因为华南海鲜市场已被证实并不是病毒的源头,中国本地病毒源头无解。

  也就是说美国的声嘶力竭,凭空指责,目的是为了掩盖真相,掩盖责任。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他的《6次危机》一书中指出,为掩盖真相的人往往说过头话。美国今天的表现难道不正好证实了这一点吗?

  现在我们来看赵立坚的推特文,他提到了武汉军运会,道理在于美国军人的检查结果在我们手里,虽然诊断为疟疾,但疟疾的症状与新冠肺炎的症状高度相似,我们需要知道这些美国军人后来怎么样了,但美国拒绝提供信息,所以他说美国欠中国一个解释。然后赵立坚说,追溯病毒源头是一个科学问题,需要全世界科学家的共同努力。显然,赵立坚的推特没毛病,有毛病的是中国的带路党、二鬼子。

  新冠肺炎疫情把西方搞得如此不堪,暴露了西方文化和政治的一些深层问题。中国打赢了疫情战争,却在舆论战中处于被动。关于这两个问题,我将分两篇文章进行分析。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