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光满:杨安泽为何对身为亚裔感到羞耻?

2020-04-06 12:22:41  来源: 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美籍华人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们亚裔美国人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的一部分”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表示,“对自己身为亚裔感到’有些羞耻’。”“亚裔美国人应该“积极向美国展现自己的忠心,证明自己是个爱美国、愿意为美国做贡献的美国人,才不会再被人视作’病毒’。”

  杨安泽1975年出生于美国,其父母是来自中国台湾的移民,2019年宣布参加美国总统选举,2020年2月退出竞选。在他参加美国大选的时候,曾有一些中国人为之激动,认为这标志着华裔中国人在美国的地位有很大提高,终于可以跟奥巴马这些黑人比肩了,然而奥巴马可以当选美国总统,而杨安泽却只能半途退出总统竞选,显示华裔或亚裔在美国的地位终究不如非洲黑人后裔,更不用说跟欧裔白人相比。

  杨安泽发表这篇文章显然是受了某种刺激:“三个穿着连帽衫和运动衫的中年男子站在杂货店门口。他们挤在一起说话。一个抬头看着我,皱起了眉头。他的眼睛里有些指责。然后,多年来第一次,我感觉到了。作为亚洲人,我感到自我意识——甚至有点惭愧。”“几个月前,在新罕布什尔州,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从车窗上对我大喊Chink时,它几乎没有登记。我唯一的反应是想,嗯,我很高兴我的两个儿子都不在身边,因为那时我可能不得不向他们解释这个词的意思。”这里“Chink”一词是带有对华裔侮辱性质的贬义词。

  杨安泽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自以为已经是一个融入了美国主流社会的美国人,“我这种感觉已经好几年了。我从小就对那种带有种族色彩的自我意识有规律的探视。我是一个笨拙的孩子,这无济于事。但是在成年后,婚姻、事业、父母身份、领导职位,甚至总统竞选之后,这种感觉已经消失了——我想。我在这个国家的位置感到放心。我比绝大多数有背景的美国人都好。”然而真正的美国人真的就接纳了他吗?从前他没有感觉,然而现在当美国面临着重大疫情的时候,他从人们的眼神中仍然感觉得到,他并没有被美国人接纳,这种感觉让他产生了“羞耻感”,就好像他一直想成为主人,在经过数十年的人生奋斗甚至成为一名总统候选人后,美国人的一个眼光,一句“Chink”就把他打回了原型。在美国,像杨安泽这样的亚裔、华裔哪怕已经在美国土地上生活了数代,是在美国出生的人,也并没有真正成为一个美国人,这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面对这种心理上的隔阂,杨安泽怎么想的呢?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呢?他以日本人为例子:“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裔美国人自愿在最高级别上服兵役,以证明他们是美国人。”然而他的这一例证却受到了日裔美国人的反感,因为当年日裔美国人是因为美国对日本人进行了驱赶和隔离,日裔日本人是被迫走上前线的,并不是出于自愿,并不是要对美国人表示忠诚。

  杨安泽还说:“现在,许多亚裔美国社区正在加紧行动,试图证明我们可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大约17%的美国医生是亚洲人,冲到前线。”“我们亚裔美国人需要以我们从未有过的方式拥抱和展示我们的美国性。我们需要挺身而出,帮助邻居,捐赠装备,投票,穿红白蓝相间,做志愿者,资助援助组织,尽一切可能加速这场危机的结束。我们应该毫不怀疑地表明,我们是美国人,在这个需要的时候,我们将为我们的国家尽我们一份本事。证明我们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治愈的一部分。”杨安泽想的是,因为我们在美国社会中受到了歧视,因此我们要向美国人表达我们的忠诚,我们要拿出我们的行动,证明我们不是病毒,而是治愈病毒的解药。

  这里我们首先要说明,杨安泽的父母虽然来自中国台湾,但毕竟他自己出生于美国,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他曾经对美国国旗宣誓:“我完全放弃我对以前所属任何外国亲王、君主、国家或主权之公民资格及忠诚,我将支持及护卫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内和国外所有的敌人。我将真诚地效忠美国。当法律要求时,我愿为保卫美国拿起武器,当法律要求时,我会为美国做非战斗性之军事服务,当法律要求时,我会在政府官员指挥下为国家做重要工作。我在此自由宣誓,绝无任何心智障碍、借口或保留,请上帝保佑我。”他并不是一个中国公民,因此我们不必为他向美国表示忠诚而有什么过多的指责,我们要说的是,即使对着美国国旗进行了宣誓,也并不表示他在美国就有着与白人一样的地位,甚至他的地位还不如一个黑人,在美国,地位最高的是欧裔白人,其次是非裔黑人,最后才是包括华裔在内的亚裔。我们平时经常听说在美国是人人平等,其实并非如此,从心理上,包括华裔在内的亚裔的地位从来都处于第三等级,正处于鲁迅先生所形容的的想当奴隶还没有当上的那一类人。

  因此,前两年有一个留学美国的中国学生在毕业典礼上表示美国的空气比中国香甜,由此而引发了广泛讨论。这里我们要说,美国的空气再香甜,那也是美国人的,哪怕像杨安泽这样已经成为了一个成功商人,甚至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又如何?还不是被欧裔美国人另眼相待,还不是被人视为“Chink”,就算你再巴结主流社会的美国人,你就真的可以成为一个被欧裔美国人视为同类的美国人了?就算你以十二分的真诚去做“我们亚裔美国人需要以我们从未有过的方式拥抱和展示我们的美国性”,那又能怎么样呢?

  这里我很为杨安泽这样的华裔美国人感到憋屈,因为他们一直都将自己当做一个美国人,但结果美国主流社会并不把他们当作他们的同类人,哪怕你冒着生命危险将治愈病毒的解药送给了他们,他们也不一定会感激你,因为他们从骨子里就鄙视你,看不起你,你又何必去舔他们的屁股呢?

  从这次抗击疫情可以看出,美国这个曾经被许多中国人视为灯塔的国家已经失去了光芒,他那强大的外表之下是腐臭的躯体,是发霉的内心,就算杨安泽们想“毫不怀疑地表明,我们是美国人,在这个需要的时候,我们将为我们的国家尽我们一份本事”,也并不表明这个国家就属于你,你不过是这个国家想做奴隶都做不上的那一类美国人,你越是去舔他们的腚,人家越是鄙视你。

  当杨安泽对自己作为一个亚裔感到羞耻的时候,我们作为中国人也对他感到羞耻,你可以对你的母国感到羞耻,对你的祖先感到羞耻,但你终究是一个华裔,你的血管里流着的终究是中华民族的血液,这一点你无法改变,血浓于水,血脉相连,你只有回到中国才能感受到那种相融相通的情感,你的心理才会没有隔膜,你才会产生民族的骄傲感。

  这里我还要说,无论你成为了美国公民还是成为了其他国家的公民,只有你的母国,你的祖国强大了,你们才真正有地位,只有当你背靠祖国的时候,你才会有尊严感,才会有安全感,才会有自豪感。如果你的祖国、你的母国不够强大,无论你在哪里,有多成功,都会被人视为“东亚病夫”的子民,被人称为“Chink”。

  我要对杨安泽说,我们并不要你回到中国,但你千万不要对自己是一个华裔、你的祖先是中国人而感到羞耻,而是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否则你就永远是一条丧家的对美国无限忠诚的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