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国明:非同寻常!美国全球撤侨,世界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2020-04-05 10:33:57  来源: 明人明察   作者:尹国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4月3日,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发布推文,要求所有美国人避免全球任何旅行,并且立即安排行程回国,“除非打算在国外无限期逗留”。“将来我们无法保证再能继续为海外公民提供撤侨服务并安排交通”。“所以如果你选择留在海外,你需要为不可预知的未来做好准备”。

  美国国务院的这些推文内容,有没有给人以世界好像有大事要发生的感觉?

3.webp.jpg

  美国自从建国到现在,做出这样的全球撤侨决定,应该是第一次吧。

  即使在美国参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好像都没有做出全球撤侨的动作。

  美国此举,绝对非同寻常。到底意欲何为?

  首先应该可以先排除一种可能:美国全球撤侨不太可能是为了国内防疫考虑。如果美国国内疫情还比较轻微,美国可能在全球撤销之后采取关闭国门的方式御病毒于国门之外。现在美国是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震中”,关门只能起到防止扩散到其他国家的效果,这样损己利人的事情,美国历史上什么时候做过?

  那么很多人自然会担心,这会不会是美国的一个战争信号?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理由如下:

  一、美国疫情实际已经失控,代价将大到美国和特朗普个人不可承受。

  美国的疫情严重程度要远远超出我们很多人的预期,美股前些日子连续暴跌,更像是对美国政府隐瞒而被低估的疫情严重程度的预警。

  美国现在一共检测了一百多万份,就已确诊30多万,这说明美国现在的感染人群基数已经很大了。确诊人数的增速还在呈加速之势,显示离拐点还很远。拐点到来之前确诊和死亡数据会是什么规模?想想都脊背发凉。仅仅目前的确诊人数规模,已超出美国的医疗体系接诊能力。美国全国医生只有90万,而2018年中国全国执业医师数量达到339万,中国确诊峰值8万多,医疗系统面临的压力已经非常大。美国现在可是已经30多万确诊人数,美国医疗体系的崩溃恐怕还不是将来时,而是现在时。美国医疗系统对疫情能做的已经极为有限。

  考虑到美国的联邦制和多党制,让美国无法采取跟中国一样的防控力度,也就无法快速切断病毒传播链,更要命的是,美国早就失去了切断病毒传播链的最后时间窗口。

  一方面确诊人数已超出美国医疗体系的容量,一方面又不可能防止确诊人数继续暴增,美国政府针对疫情可采取的有效措施可以说几乎没有。换句话说,美国对疫情采取的措施更具有表演性质、安慰性质。

  美国人民现在恐怕只能是硬捱被动的接受“群体免疫”了,除少数美国精英之外,等待美国患者的是一场主要拜托本人自愈能力的“优胜劣汰”了。

  最终的代价,是美国民众可以承受的吗?

  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美国政府压力会原来越大。美国有机构通过模型计算,预估在最坏的情况下,美国可能会有接近220万人死于疫情。这种模型设想无数病人涌入医院,医生将不得不就谁能活谁能死而做出痛苦的决定。特朗普自己出来说如果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那么就意味着政府工作出色。特朗普的这个表态已经说明美国政府对疫情严重程度的评估是极为负面和悲观的。

  不要看特朗普现在的支持率反因疫情加重而提高,这是因面对威胁,美国人认为唯一可以寄予希望能够拯救危局就是现任总统。而一旦随着疫情更加失控状态的到来,面对每天暴增的死亡人数(已经不是确诊人数了),美国民众的希望会快速流失,当只剩绝望和悲痛时,对特朗普的支持率还能剩下多少?

  疫情造成的危害不仅仅是庞大的死亡人数和家庭破碎的伤痛,经济崩溃、股市崩盘、带有愤怒情绪需要发泄的大量失业人口,暴力事件可能暴增到超出美国维稳能力的极限,美国基本社会秩序可能会失控。危机可能会从金融危机发展到经济危机,再进一步发展成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如果不采取有力措施,这都是未来某个时间内可能出现在美国的场景。

  这样的场景出现,基本就意味着美国要掀桌子了,这是美国老板们无法接受的。

  而且,一旦支持率降低到一定程度,特朗普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这么大的损失和代价,需要有人出来担责,特朗普就是最合适的那个人。理由有二:

  1、特朗普本来就不是美国政治世家,也非美国主流政治圈内人物,他是一个作为美国政坛的一个非主流当上了总统。既然不是主流圈内人,那么被扔出去也没什么可惜的。

  2、除了特朗普之外,更低级别的官员担责无助于平息这么大的社会怨气。

  相对于如何拯救国内危机,特朗普现在考虑更多的可能是如何自救。

  特朗普现在最大的麻烦是,因为对疫情已经没有可以采取的有效防控办法,对疫情带来的一系列经济问题和社会民生问题,也没有好办法。股市是美国的关键,但疫情不能有效控制,如何继续救市才能有效?利息再降就是负利率了,美联储开动印钞机,似乎是美国唯一可以继续给股市以希望的措施,但这个办法也是饮鸩止渴。除了继续对外甩锅,特朗普在美国国内好像太多可以做的事情。

  从美国政客的甩锅急切程度看,目前特朗普自救的最好措施,就是把国内注意力引向外部,同时把国内的愤怒向外引导。

  搞清楚美国现在面临的基本形势以及特朗普本人直接面对的压力和风险,美国政府突然宣布全球撤侨,是不是变得容易理解多了?

  二、无法忽视的其他信号

  信号1:由美国军方创办的《星条旗报》刊登一则报道,美国海军研究机构的简·范·托尔提出让航母上的官兵“群体免疫”,不准下船。理由是:美军“罗斯福”号和“里根”号一旦离开南海,会给“外部势力可乘之机”。托尔说的这个“外部势力”,就是中国。

  需要划重点的,是托尔的下面这些话:

  “备战必须放在第一位,对于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军舰而言,应当时刻保持纪律,即使有官兵生病,也要随时准备作战。”

  这个报道提供的信息,就是个危险的信号:美国宁可让自己航母上的官兵生病,也不能下船,因为要随时准备作战,而且目标是中国。

  这说明,随着美国疫情严重,美国反而绷紧了战争意志。

  信号2:伊朗对外宣布,伊朗军方发现美国军队异常调动的场景。

  信号3:俄罗斯通过卫星发现,美国多个军事基地突然大批军机起落频繁,

  一些封存的坦克等军事物资也开始紧急启用。

  信号4:俄军发现美军核导弹基地也突然出现大批异动。

  信号5:美国国会议员最近正在推动反华议案,主要内容是要中国为此次新冠疫情承担责任,赔偿全球因疫情造成的损失,让中国赔偿的形式包括以中国持有的美元国债进行抵消。

  信号6:美国佛罗里达的4个居民及一家企业发起集体诉讼,起诉中国部分政府机构,要求中国对美国的新冠病毒负责,主张赔偿数额十亿美元,理由是:中国方面为经济利益掩盖事实,致使行动迟缓,导致病毒全球大流行。此案,不但已被美国的迈阿密法庭受理,并且下达了正式5月1日开庭的通知。

  信号7:美国国会利用特殊的疫情防控时间窗口,通过“台北法案”,在台湾问题上挑战中美关系红线的动作越来越大。美国一再打台湾牌,显示美国把中国当成最主要战略对手进行遏制的意志坚决。

  信号8:根据路透社公布的消息,美国正在酝酿制裁华为的最新计划,直接将标准提高到只要含有美国技术,都将限制对华为的出口。

  上述信号综合在一起,也在很大程度上印证了我们前面的分析,随着美国疫情严重性增加,美国向外转移国内注意力,对外转嫁代价的意志就越强。

  三、美国的本性不能忘记,特朗普上台强化了美国的本性发作可能性。

  列宁有一句话:帝国主义就是战争。人类历史上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发生在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时代。人类之所以没有爆发三战,是因为核武器的诞生让主要强国之间具备相互摧毁的恐怖核平衡。

  帝国主义一旦内部发生严重危机,通过内部手段无法解决或缓解时,战争就是选择,这是资本的本性决定的。

  从这次疫情造成的损失看,这是美国建国之后,自南北战争之后,面临的最严重的考验。

  二战美国本土远离战争,成为全世界的大后方,美国得以大发战争财。而这次美国本土已经是全球疫情的“震中”了。如果说二战对美国本土经济是机遇,这次疫情对美国经济就是危机,而且很可能是严重的危机。疫情严重时,第三产业大多数部门停摆,仅保留维持社会基本运转,保证社会不至于崩溃的那些部门勉强维持。工业部门也有很多不得不停工。美国的服务业比重很高,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冲击力和破坏性会特别强。

  美国社会承载危机的能力很弱。美国加州议员Katie Porte在3月12日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说:“现实中,40%的美国人拿不出400美元的紧急支出,而仅2019年一年,就有33%的美国人放弃了治疗”。疫情造成大大面积停工,会让美国出现大量失业人口,这些人的基本生计很快都会出问题。

  美国资本家有的是钱,但美国又不会劫富济贫,对外转嫁危机似乎是美国政府唯一的选择。

  特朗普可能是美国自建国以来,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最重的一任总统。特朗普实际上是国家主义者加种族主义者,这样的人,一旦在面对内部压力过大时,比以往任何总统,都更倾向于选择战争模式。

  而且目前的美国已经不可以常理揣度之,纽约州州长在电视上公开承认,最开始他得到的信息是,这个病毒只攻击黄种人。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明明有中国人的经验可以借鉴,美国政府依然对新冠病毒的防控一副漫不经心不重视的样子了。

  3月24日日本众议院财政金融委员会会议上,日本财务相麻生太郎麻生太郎反映了一个事实,自己2月底曾在沙特利雅得召开的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上与欧洲政客交流疫情情况时,欧洲方面的回答是:“和我们没关系”。“那是黄种人的病,不是我们的病”。

  西方国家在应对疫情的集体懈怠,总让人感觉不可思议,明明知道有中国的经验和教训可以借鉴,他们还是坐视疫情失去控制时,才引起重视。这背后的原因难道是他们的政客集体认为这个病毒只攻击黄种人?那么他们是集体到了同一种情报吗?这个情报是谁提供的,足以让这些西方国家政客都集体相信其真实性呢?

  细思恐极,这事没那么简单。

  俄罗斯认为,美国是世界上唯一有能力发动生物战的国家。

  有那么多不同寻常的信息,虽然我们不能下定论,但我们也不能完全否定其存在。小心一点总不是坏事。

  只有我们善良人想不到的,没有什么是恶人不敢做的。

  四、美国冒险可能的目标及形式

  自从2017年特朗普上台之后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美国就把中国作为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

  此后一系列针对中国的遏制行为,显示遏制中国是美国政治和经济精英共同的意志,已经成为美国的国家统一意志,针对中国的几个法案,基本没有反对票。

  中国几十年时间积累的财富也会成为美国的主要觊觎对象。

  俄罗斯虽然也是美国的遏制对象,但俄罗斯的综合实力和发展潜力对美国全球地位的压力比中国要小,俄罗斯自己也不宽裕,美国现在最需要的东西俄罗斯那儿也没多少;而且俄罗斯的核武规模和美国有的一比,战斗民族给美国以说干就干的印象,这会遏制美国对俄罗斯发起军事冒险的可能性。

  朝鲜自从拥有了打击美国本土的能力,美国军事威胁朝鲜的动作基本就消失了。

  伊朗是美国一直想打击的对象,伊朗目前国内危机也很严重,不能排除美国拿他做目标。

4.webp.jpg

  美国政府提出悬赏有关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政府的五名高级官员,包括以“贩毒”罪名通缉马杜罗本人,通缉奖励达1500万美元。美国媒体以“美国悬赏1500美元抓捕委内瑞拉总统”为题进行了大规模的报道。委内瑞拉也是可能的目标。

  以上美国采取冒险行动可能的主要目标。

  虽然中国可能不是美国采取军事冒险行动的首要目标,但中国无论如何不能先自己把自己排除出美国的冒险行动目标范围之外。

  除中国之外的那些国家,只能帮助特朗普暂时的把国内注意力和不满情绪转移出来,但因为这些国家的体量问题,并不能帮助美国解决目前的国内危机。

  对中国可能采取的措施,一般情况下,军事手段并不是首选,更可能是配合美国其他掠夺方式让中国不对其进行反制的手段。

  我还是最担心中国在美国的资产,会不会成为成为美国对中国冒险行动的首选目标。

  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科技战并进行升级,对此,我们不应抱有幻想。

  金融战具有其他战争形式不能达到的效果以及低成本,中国要小心美国在这方面的大规模行动。比如利用美元地位和SWIFT的控制,切断中国或一部分企业的资金结算通道,这个比军事战争给一个国家造成的危害往往更致命。

  无论美国对哪个国家先发动军事行动,中国都是美国的那个最终目标。

  五、中国的应对

  1、说先是从心理层面,中国对美国不能有任何幻想,要做最坏的打算,才能争取最好的结果。忘战必危,敢战才能止战。

  2、做好一切可能的准备,从贸易、科技、金融到军事,都要做好预案,把最极端的情况考虑进去。防备美国的冒险行动,提上重点日程。

  3、与俄罗斯等国多沟通协调,中俄的协同,才能牵制美国集中力量于一处。让美国不得不分散力量,才能降低美国的冒险概率和破坏力。

  4、研究并准备可以反制美国、能够攻其所必救的措施。

  5、解决国内媒体吃里扒外,里应外合的问题已经刻不容缓。这些媒体不只是会动摇自己统一意志和军心的问题,而且还会给对手以错误的信号,增大其冒险概率。媒体要充分表达出中国人不惹事但也不怕事的国家意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