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东宏 | 方方:软埋是茅坑,日记是下水道

2020-04-03 12:02:4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东宏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人一向不屑生某些文学家的气,偶尔批判一下西化的经济学家和法学家,说他们糟蹋了经济学和法学,西化的和西方的哲学家也不比前二者好。那些文学家的理论功底来自西化、西方理论家的传帮带,自然也就是皮上的毛,比如莫言、易中天和方方。

  物理学里有个叫“熵”的概念,表示体系混乱程度。与“熵”有关的是废热,废热能够顺利排出,“熵”就会降低,体系就趋于稳定。方方的新写实主义文学作品相当于社会和家庭的废热物排出,当然,彼此也是不同的,软埋必须走茅坑,随后还得冲干净,封城日记则可以走下水道,随时来随时走,注意好消毒,最终到污水处理厂。

  一、软埋是茅坑

  任何诋毁新中国根基的文学作品,都被70年的建设成就打脸,也将被历史定义为废热体,当垃圾处理掉,当然,软埋需要做特殊的处理,需要走茅坑而不是下水道,因为软埋否定的是土改。

  土改中绝大多数人是受益者,软埋却说大家吃相不好,谁吃相好呢?当然是地主老财。其实,不只中国大陆进行了土改,南、北朝鲜、越南、日本和台湾都进行了土改。土改是东亚现代化的基础。你反对土改,其实是反对现代化和东亚文化。说白了,你没文化!

  老百姓有时可能暴力了一点,但他们是拿回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天经地义,地主老财是剥削压迫,虽自我感觉吃相好,却是非法剥夺别人的东西,罪恶滔天。其实,吃相不过是行为的方式,并不决定行为的性质。难道吃相好就可以吃人?难道把吃相改好了,南霸天和胡汉三就成了共同富裕的带头人了?

  方方,一根屎橛子,反动文学怎样把它变成金条?第一步,把金条偷换概念为金色的条。第二步,浓墨重彩地把屎橛子描绘成金色的条,第三步,以灯塔的名义郑重宣布,屎橛子就是金条。软埋的逻辑黑,比这个还高,但方向是反的:第一步、偷换概念,把金条平民化为金色的条。第二步、把金色的条和屎橛子放在一个桌面上。第三步、略微倾斜桌面,让屎橛子略高于金色的条。第四步、用实验和数据证明,屎橛子高于金条。这个逻辑的第一、二步,就是把土改这一公平正义,平民化为绝大多数人和极少数人的吃。第三、四步,就是比谁的吃相好。

  你知道土改的正当性在哪里?我下面的财产概念告诉你,地主老财的土地所有权是不正当的。土改帮助它们正当一下。一个社会,当财产的集中超过了一定的界限,财产集中和有效需求是负相关关系,财产集中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推倒重构。

  蒋中正先生曾问幕僚,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差距在哪里?幕僚说,在台南的胡汉三和台北的南霸天,结果蒋先生立马把胡汉三和南霸天咔嚓了;蒋先生又问幕僚没有差距了吧?幕僚说欠一个土改,蒋先生又立马进行了土改;蒋先生得意地说,现在共产党该向国民党学习了吧?幕僚说还欠共同富裕,蒋先生大怒,把这个赤匪给我咔嚓了!

  如果你生逢其时,写一写台湾胡汉三和南霸天的软埋,献给普世价值的蒋先生,蒋先生会给您中蒋正文学大奖吗?不会吧!他可能会说娘希匹。连常凯申都仿效的土改,都被你软埋了,《软埋》的戾气得有多么熏天?不走茅坑行吗?

  方方,软埋侵犯了大众,大众就有权正当防卫,把你和软埋批臭。

  二、日记是下水道

  文学是一个生态系统,有正能量就有废热,因此,散发废热的文学作品也是系统的要素之一,但是,以散发废热为主或者专门散发废热的文学作品一般是有害于系统并被系统排斥的,尤其不允许借文学作品满社会喷洒废热。这种以散发废热为主或者专门散发废热的文学体裁可以称为废热体。

  《封城日记》基本是道听途说,而不是亲身经历,利用特权把自己的侄女送出武汉,是为数不多的亲身经历。打着日记的名头,利用直播的效应;假为民请命的名义,借足疫情的东风;你实现了特权女作家在新媒体上的创业,新“事业”的火焰甚至比软埋还高。你成功突围了,从省作协主席到新媒体作家翘楚,从体制的文化特权到市场的文化特权,然而你不是武汉的代表,也不是文学病毒,但你的日记是一种废热体的传播物,应该享受下水道文学的待遇,也就是在网络的局部空间里在严格管理下存在。病毒的阴风骤然把它吹起,春风春雨也会把它洗进下水道里。社会容忍方方这样的社会不满情绪的排泄,但是,《封城日记》的浓度太高,形成气溶胶,一样致病并传染,所以,方方必须容忍大众的批评。这是对下水道文学的消毒。

  通过吹喇叭传播废热,而且每天吹,一吹就是六十天,不仅仅是吃相不雅,简直就是把下水道口挂在电线杆上当喇叭广播。更可恨的是,少数主流媒体为你方方站台,把社会的下水道,改装成高音喇叭,而且对着社会猛喷。党媒姓党!然而,个别主流媒体却以喷社会、喷体制为改革开放的象征,并自以为髦的合时,一脑袋媒体自由观念,殊不知,党媒姓党才是媒体自由真正的表现。媒体自由是资本的自由,主流媒体是党国办的,老板是党国。所以,主流媒体的媒体自由是党国的媒体自由,而不是媒体管理人的自由,更不是私人资本甚至外国资本的自由。当然,你可以说管理层是独立的,资本的话可以不听,但是,职业道德还得有,还得要吧?吃着党国的饭,砸党国的锅,干着私人资本的活,媚着外国资本的破鞋为理想国,不缺德吗?打着新闻自由的幌子,否定党媒姓党姓共,不缺德吗?

  方方,听说你的封城日记出版了。你应该向武汉和全国人民道歉,因为你炒作的是武汉人民的伤痕、泪痕和血迹,这个不容下水道文学!另外,你嚷嚷着人祸和追责,却完全不看国际形势,美国大使馆官微公然使用“武汉病毒”,特朗普拿着“中国病毒”的借口,向中国敲诈勒索,所谓人祸和追责论营造的氛围,与“中国病毒”的敲诈勒索相一致,并且形成共振。作为废热文学的先锋,你应该感到羞耻。万吗一提名你诺贝尔文学奖,无论是软埋和日记,都丢尽了中国人的脸。诺贝尔文学奖就喜欢提名中国的下水道文学,你的忏悔,将打消提名你的邪恶冲动。黑自己民族的文字,是文学吗?

  三、教你一点西方人不懂的社会科学知识

  方方,当领导多年你一定不习惯被批评教育,那我就教你一点西方人不懂的社会科学。去年有一大帮人打着××学人的旗号攻击胡鞍钢,我写了一篇文章叫《胡鞍钢是对的》,以叫板的方式回击××学人,结果××学人无人敢接招。现在,我摘出一段,可供你学习:

  (一)、 你们懂社会学吗?

  西方没有社会整体这个概念,社会就是单个个人之和。体现在社会学上就是,社会学里没有社会整体,只有社会的组成部分和构成元素,一句话,社会学里没有社会整体,也就没有社会,社会学也就不是社会学。你们照搬西方社会学进清华,你们的社会学里有社会吗?你们懂社会学吗?

  ( 二)、你们懂法学吗?

  财产是一切社会关系的基础。财产概念搞错了,整个社会关系必然搞错。根据洛克的劳动价值论,谁把自己的劳动注入自然资源,那么,这块自然资源就合法属于他了。这样,法学里财产的正当性和科学性的逻辑前提,自然资源是无主物而且无限丰富。但是这个前提是虚幻的,法学里财产的正当性和科学性也就不存在了,其它社会关系的正当性和科学性也就动摇了。下面请回答我几个法学问题:

  1、什么是财产?本质上,财产是社会个体与社会整体之间体现其交易关系的契约。交易内容是,社会个体拿自己的劳动交换社会整体的自然资源,交易的结果是社会个体取得合法的个人财产,社会整体的资产获得增值。因而财产这个契约的内容是,社会整体承认社会个体通过交易获得的、他对自己交易所得自由支配的权利,并保证其他社会个体也不侵犯他这一权利。财产的逻辑是,必要劳动归社会所有,剩余劳动归自己所有。据此,社会个体通过竞争用必要劳动换取社会的资源后,把自己的剩余劳动注入买到的资源,形成自己的财产。然而,西方以洛克劳动价值论为基础的财产概念,却以自然资源是无主物而且无限丰富为正当性前提,前提错了,其科学性和正当性就不成立了,但他们仍然以法律和法学的老祖自居。你们跟在西方人屁股后面,你们懂财产吗?

  什么是自由?自由也来自社会个体与社会整体之间的交易和契约。契约赋予公民,而国家法律没有确认的个人正当权利,就是自由。一句话,自由就是法律之外、契约之内的个人正当权利。这个概念,西方人懂吗?你们懂吗?

  ……

  (三)、你们懂经济学吗?

  1、这些经济学通识你们懂吗?

  ……

  市场有效的条件:市场不但是有边界的,而且是有结构的,市场结构决定市场边界:有社会整体的市场,其边界就是社会整体管辖的边界;没有社会整体的市场,微观交易可以在哪里进行,就在哪里微观上有效,原则上宏观上是无效的,因为社会整体的存在,是保障市场宏观上有效的前提条件。由于现实社会中社会整体是不存在的,市场只能微观上有效,宏观上原则无效,有效是特例,即对符合特殊条件的部分国家在特定的时期有效。

  这些近似于通识的经济学道理,你们懂吗?”

  西方人为什么搞不懂社会科学,因为他们不懂社会契约。他们把社会契约误解为社会个体之间的契约,其实,社会个体之间的契约只是社会契约之间的基础层次,基础层次之上还有社会个体与社会整体的契约。人类社会的自由、财产、人权、正义等等基本概念都来自社会个体与社会整体的契约,比如人权。所谓人权是社会个体与社会整体就人的基本权利达成的契约或者共识。人权是指“人,根据社会契约所应享有的权利”或者“人,作为社会契约的主体所应享有的权利。”

  人生无多,特权、粗俗的文字并不妨碍你回头是岸的权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