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全球危机、新冠疫情与垂死的资本主义

2020-03-29 15:56:46  来源: 法意读书   作者:安德烈斯·皮凯拉斯
点击:    评论: (查看)

  不久之后,等待我们的将是金融危机和经济重创,但如果把这一切纯粹看作是新冠疫情导致的后果,那就未免有些天真了。

  早前,资本主义经济已开始动摇。全球经济年增长率降至约2.5%,美国增至2%,而欧洲和日本约为1%。意大利的制造业已连续17个月呈现颓势;而情况相似的法国,PMI指数下滑了1.3,降至49.8(低于50则意味着超过一半的公司没有盈利)。

  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债务GDP占比增长了322%,超过253万亿美元。中等程度的经济衰退便意味着资本主义企业的债务超过19万亿美元,许多公司根本无力偿还。据估计,全球约10%的企业因利率提高而破产,沦为“僵尸”公司。彭博社报道称,多国政府的债务现状和投资情况已不容乐观。

  然而,伴随着经济衰退的却是股市的“欣欣向荣”,这一切充分显示出资本主义经济的不切实际,也早已预示了“泡沫终将破裂”的结局。

  各国央行对于如何“拯救”经济已束手无策:投入无中生有的“魔法资金”?实行负利率政策?继续压缩劳动力成本(工资)?还是大幅削减社会开支?“机器代替人力”导致资本过度积累、经济价值严重流失,占GDP总量20%的资本投资无法获得足够的利润、陷入瘫痪,最终导致“多病缠身”的资本主义经济始终无法好转。

  换句话说,我们早已陷入了影响资本再生产能力的“系统性危机”当中。接下来便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怪事:一场世界级的流行病,致使“低生产力”人口死亡,大笔公共支出被用于抗疫。新冠病毒究竟从何而来?

全球危机、新冠疫情与垂死的资本主义-激流网

10天美股四次熔断,巴菲特还好吗?

  2019年10月18日,位于美国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进行了一次实验,模拟了一种名为“nCoV-2019”的冠状病毒的传播情况。而世界卫生组织,作为国际制药业的代理人而非世界人口健康的监护者,最初沿用了该实验的命名,后来将其修改为“COVID-19”。201模拟实验的结果表明,疫情将导致全球约6500万人丧生,15%的金融市场崩溃。盖茨基金会、世界经济论坛、强生公司、亨利·谢因(全球医疗设备生产业领导者)共同参与了此次模拟实验。10月17日至28日期间,有美军参与的世界军运会在武汉举行。当前,美方正在筛查,一部分曾被认为死于流感的患者实际上可能死于新冠肺炎;但美国至今仍未找到“零号病人”。事实证明,模拟中提及的多起事件已经在2020年1月发生,但“15%的股市崩盘”则出现在2月下旬。为防止交易市场崩溃,华尔街不得不出手干预。

  除了这一“突如其来的”病毒的真正来源之外(畜牧业为实现工业化生产而大量圈养牲畜,便已经预示了厄运的来临),还有以下几个关键点值得我们思考:

  l 新冠疫情不仅对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的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还使世界经济陷入“恐慌模式”,生产链和供应链遭受重创,对整个全球价值链造成了直接影响。即使是战争时期,消费也从未遭遇如此重击。随之而来的是典型的恶性循环:商贸活动暂停,生产全面停滞,失业率上升,消费崩溃。这已经是毁灭性的打击,而经济指标则面临雪上加霜的境地(据推测,GDP将下降10%,世界工业生产年增长率下降6.5%)。但请注意,如果疫情出现在医疗资源匮乏的国家,社会指标的情况就可能更为惨烈。西班牙的现状已是岌岌可危,我们只有财政和货币主权,无法自主产粮,缺乏工业产能,极大依赖他国制造——在这种情况下,病毒侵袭了我们的国家。如果某些原因导致供应链出了问题,西班牙就注定不会好过。

  l 我们正亲眼目睹着资本主义体制带着创伤走上转变之路,为此,有必要在“和平时期”进行前所未有的资本清洗。也就是说,新冠疫情可能被赋予了类似于世界大战的职能,开启了资本主义的新时期,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可能意味着资本主义就此走向普遍野蛮化。

  (详见https://blogs.publico.es/dominiopublico/30412/empiezan-los-20-losterribles-20/)

  l 同任何危机一样,这次疫情也为一部分投资者创造了机会。它将引发市场重组和技术转型(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希望污染性生产就此终结,开启“可持续资本主义”的新局面。但这一概念本身就自相矛盾,资本主义能就此“良心发现”而放弃追逐利益吗?)。

  l 任何的防疫措施都将为劳动力市场带来全新的、艰难的转折点,劳动人口利益受损,社会被迫做出调整,裁员人数倍增。这将引发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的关系重组,对后者极为不利。并且,全球资产阶级内部也将出现权力的重新分配。

  l 美国的世界级金融机构似乎已经为特朗普设下了圈套。尽管现在他仍然稳居高位,但糟糕的防疫措施可能会使他失去连任的机会(一个不存在公共医疗卫生体系的国家基本不可能控制住疫情)。然而,一旦民主党人执掌白宫,将会出现更大的战争隐患,因为民主党一直热衷于搞军事冲突,尤其是与俄罗斯之间进行的武装对抗。通常来说,疫情危机应该靠“左翼政府”(与资产阶级联手)来解决,而某些不够“左”的左翼政客一直幻想着靠这种“社会性”来美化资本主义(至少他们是这样蛊惑选民的)。

  l 无论这一切是否早有预谋(比如有人认为新冠病毒是一种“生化武器”),我们都面临着一场意义重大的全球性实验:以史无前例的手段控制人口流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实施全民隔离。同时,这也是一场大规模的“世界级”集体心理战实验。这是否是在为未来的同盟战争或武装冲突蓄势?

  引起全球持续恐慌的媒体战似乎能够证明这一切。我们无法想象,有朝一日,世界各地的媒体会争相报道埃博拉病毒、霍乱或普通流感的实时确诊数和死亡数。“最让人担忧的是”,欧洲已出现新冠肺炎的死亡病例,而流感、癌症、自杀还在不停地引发新的死亡(在欧盟,每小时约有6人因此去世)。

  早在启动紧急状态之前,出于恐惧,人们停止了旅行;生产制造、贸易往来、社会活动也被纷纷叫停。据OPEP(石油输出国组织)估计,整个2020年世界石油需求的增长将比预期低30%;这意味着每天的石油消费增长量将被限制在82.5万桶以内(这不仅会导致原油价格暴跌、债券风险溢价飙升,还会进而影响整个能源产业)。

  只有诉诸武力的时候,我们才真正为气候做了点实事。在资本主义文明里,只有出现经济危机的时候,温室气体的排放才会减少。这表明,当一切恢复正常之后,我们便会继续对生态和气候实施“自杀式”的破坏,我们若无其事地回家,乘坐飞机远行,钻进车里燃烧更多的原油,生产毫无用处的商品,带着“计划性报废”的阴谋不断地消耗着资源……

  然而,如果疫情真的会导致资本主义经济的瘫痪,我们是否应该扪心自问:我们所拥有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经济?竞争和私利能使人类免受疫情、战争、饥饿和气候变化的侵袭,摆脱自我毁灭的结局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也许是时候关注一下中国了,他们向我们展示了另一条道路的可行性。尽管中国也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谁又是完美无缺的呢?

  我们绝不该对中国的情况视而不见。古巴的药品(特别是干扰素α-2b)开启了中国的抗疫之路。中国向我们展示了“人人平等”的计划性经济体制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击败未知的病毒。现在,来自中国、古巴和委内瑞拉的医疗救援队已经到达意大利,帮助他们战胜疫情。西班牙也已经认识到,我们需要这些国家的帮助。

  而与此同时,比起民众的安危,欧盟更关心金融机构和跨国企业的生死存亡,再一次印证了它是一个失败的政治实体。欧盟任由(除意大利以外的)27个成员国自生自灭,甚至从未呼吁各国共同支援身陷囹圄的意大利(现在对西班牙也同样不管不顾)。大部分欧洲国家的医疗体系已被击穿,正面临着医护人员数量不足、医疗物资严重短缺的境地,濒临崩溃。几大制药公司“竞争式”研发疫苗,绝口不提“合作抗疫”,甚至还大幅提高了防护用品的市场价格。美国继续对十余个国家进行经济和卫生方面的封锁,其中几个国家已经像伊朗一样深陷疫情危机。

  许多欧洲公民已经忘记了欧盟在其他地区引发的灾难和战争,忘记了被驱逐出境、流离失所的难民……忘记了美方的武装力量(Defender 20军事演练)正在涌入欧洲大陆,这更增加了我们与俄罗斯树敌的危险性。

  原文链接:https://blogs.publico.es/dominiopublico/31228/crisis-mundial-coronavirus-y-capitalismo-moribundo-un-coctel-mortal/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