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国家、人性里的病毒更险恶

2020-03-23 11:20:24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国内,现在虽然基本下走出了德特里克堡病毒----新冠肺炎造成的瘟疫阴霾,但现在中国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却要比1个月前或两个月前严酷和恶劣的多,全世界现在一百几十年国家、接近五分之四的人口的健康和生命都正在受到瘟疫的严重威胁,也许不用到夏天,就会有数百万的确诊患者产生(按西方专家估计会有上千万),全世界的医疗资源、医护资源都会被透支掉,那时的中国,要面临的就不是保不保得住经济增长的肤浅问题,而是保不保得住自己的领土安全的生死存亡的大问题,人性到底是善的,还是恶的,这其实非常复杂,如果全世界都在深受瘟疫折磨,而只有少数几个国家过得好好的,那么它们就是孤立的,就可能成为被仇视的对像,加之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力量推动这种倾向,换句话说,中国被疫情、灾情和战事拖下水的可能性极大,而且也是防不胜防。

  况且,中国也不是没有大的漏洞,比如实施一国两制的香港,其疫情完全与祖国大陆不同步,反倒与后来暴发的西方国家同步,中国的中央政府对待香港问题一直没有采取急进的手段,但现在其实采取任何急进、有效手段的时机已经错过,香港是埋在中国身边的一颗大定时炸弹,七百多万人口的香港若变成另一个伦巴第大区,我敢说,中国就是拿出两倍于对武汉的救援成本,恐怕都不会摆平----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只靠救援就可以解决的地方。

  所以,我一直建议,中国要做好一手软一手硬的两手准备,一手加强与世界各国分享经验,并实施力所能及的援助,一手就是加紧军事备战,这是最实实在在的,一定要做好最恶性事件发生的准备,把所有的陆上边境和海上边境都堵死,把所有最坏的后果都想到,都准备到;好在中国现在最优势的地方是14亿人经此一疫已经达到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团结,非常有凝聚力,保障即便在最危险时可以最大发挥所谓体制优势。

  我觉得,中国现在应该以和平时期和战争时期两种状态管理经济建设和社会秩序,或者叫所谓的双轨制,在经济上,虽然很多产业因为国外的萧条而萧条,但另外与抗击疫情相关的产业却可以迅速做得风生水起,国家已经在开动机器赚钱了,未来这些机器的运转还会更有效率;同时,国家要加强对意识形态和媒体传播的管控,任何战争状态下的社会都不会允许更多的流言、谣言乱飞,不允许分化瓦解国家意志的声音泛滥,否则将后患无穷,比如那些故意无视中国成功经验,却一味吹捧让老百姓在瘟疫中等死的“群体免疫”的《财经杂志》《财新网》和《三联生活周刊》这样的恶心媒体就应该首先被管制,不能让它们随便放屁。

  说实话,我觉得,中国的官方媒体的人员组成和思想品质,差不多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里最差的,所以才会有下面的说法,美、中两国先后驱逐了对方5家媒体在本国的特派记者,但人们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这等于美国一下子有10家媒体的记者被中国驱逐了,你如果读懂了这里的深意,也就明白了一切。

  最近几天,跟远在美国的几个朋友交流,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的主流民众中的绝大部分,无论是白人还是黑人,在特朗普政府的宣传之下仇华情绪严重,他们认为病毒是产生于中国而危害美国的,而在美国华裔中持这种观点的人也占大多数,你跟他们说,其实中国给了美国两个月的准备时间,这种需要进一步思考才明白的问题,他们大部分人想都不会想;另外,就是这些人都认为,如果西方国家在瘟疫中没有彻底垮掉,一定会在美国的带领下对中国进行清算,中美贸易战就是这种潜意识的表现,凭什么我们都倒霉,就你能过好日子?我前面说了,国家竞争、人性善恶,这些都太复杂了,容不得你一厢情愿,而左右它们不向恶性方向发展的惟一有效工具,并不是什么国际援助和国际正义,而是你雄厚的军事威慑力和经济实力。

  2020年的这场大疫情,也许只不过是影响世界进程的所有意外事件的第一宗,即使是传染病,谁又能保证这个病毒过去了,另一个病毒又会到来呢?为什么就不可能呢?现在我们连这个病毒到底是自然生成的,还是人工合成的的问题根本都没搞明白(我倾向于是人工的),背后的可能性太多太多。我之前也说过,也许不到今年年底,地球上有一些国家可能就会被开除球籍了----但作为一个中国人,你想没想过,就在1个月前或两个月前,当中国在瘟疫的威胁下水深火热之时,又有多少外国人梦想过中国这回是不是就可以被开除球籍了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