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老田 |武汉疫情亲历记:口罩在西方民主灯塔国的奇遇记

2020-03-20 14:19:4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看起来,这一次最初爆发在武汉的新冠疫情,真的实现了“病毒的全球化”,迄今其海外传播势头依然未得到起码的遏制。对照中国和外国各方面的相关选择和反应,以及人们对这些不同反应的评论,是很有启发性的思考。

  列宁曾经提到过:几何公理也会有遭人反对的时候。在新冠疫情期间,似乎背叛初中语文课老师、生理卫生课老师的潮流,也颇为强大。此种背叛带来的显著恶果,将会最大化地出现在西方民主灯塔国,似乎好像:西方民主国家似乎要在是否戴口罩方面与中国划清界限,展现出彼国民制度自信与科学素养的高度,以此俯视中国,但现实正让他们坚定地走向“群体免疫”的规划。不过这一次与“节省抗疫成本”的主动规划不一样,而是经由耗竭全部医疗资源并把医护人员彻底累垮之后,被动地走向那个曾经被反复提及的规划。

  一

  也许是出于民主的傲慢,凡属中国认真做的,西方国家均不以为然。这一次新冠疫情爆发,武汉民众戴上了口罩才会出门,官方也同步提出硬性要求,这一点似乎特别不被认可。其政客和专家都出面“辟谣”说这个没有必要,也没有效果。

  原本口罩的作用是双向,首先是“主观为自己”——要防止病毒从外部入侵自己,同时也要做到“客观为别人”——若果自己携带病毒或者传染性会因此减少飞沫进入空气,部分的切断传播途径。

  真不知道美帝的政客和专家有多恨美国人,竟然号召不戴口罩,似乎担心传染不够广不够快似的。原因更是奇葩,专家竟然说不达标的口罩防不住病毒进入人体,这个也许有道理,但是除了为自己戴口罩之外,口罩更大的作用是为别人而戴的。除非从绝对个人主义出发——对自己无百分百效果老子就坚决不戴了,即便是无效口罩也可以减少自己的飞沫进入空气,有部分切断传播途径的效果,这对周围的人有保护效果的。

  为何美帝会有此等奇葩表现,有几种同情式理解说:一为口罩不足想要借此为最需要的那批人省货;二是极端的个人主义准则仅仅从个体需要出发思考问题;三是读书读傻了不会从常识出发思考问题每逢一事不钻完牛角尖就不会说话了。还有两张“非同情式理解”是:坚定不移地走向“群体防疫”不过是透过最大化传播效果去被动达到;还有一种很恶毒的解释是说日本等国人口老龄化严重借此送走一定比例的高龄人口以避免经济前行负重过多。

  不管怎么说,让大多数人宅家的切断传播途径方法,是借助人流最小化去减少人际传播的,这个方法成本最高。而戴口罩出门,比上一个方法更为便宜,但效果却未必更差——这是让传染源更少外流病毒的措施。诡异的倒是,似乎封城这种高成本方案,西方民主国抄作业反而较少排斥心理,对于成本低效果大的戴口罩选项,西方民主国至今甚为排斥。似乎凡属中国赞成的,他们要是不反对一下,就降低了身价,就跟中国差不多了。不得不说,中国人中间哪怕是西崽化程度最高的公知群体,也没有拒绝口罩,君不见:得到境外独轮运和美国之音乃至于主流官宣力挺的名公知方主席,也没拒绝口罩——为了秀特权还特意戴了一个N95出镜,这个选择,至少体现出两种中国民众平均水平的高素质——一是尊重科学和常识,二是对周围人群负责的利他精神。

  似乎好像,不止一个西方民主国总统谈到战时管制措施,这个方面的表现尚称积极,但是对于民众戴口罩一事至今依然取消极无为态度。而且,诸民主国有机会上电视讲话的著名专家和国民导师,似乎都没有运用专业知识,而是在以专家身份媚官,为高官的不戴口罩选择洗地。似乎好像,这个表现就是美国学者尼斯坎南所说的“增进权力和重要性”的机会主义追求,天堂民主灯塔在克服官学两界的机会主义方面,如此无力,真让人沮丧。这个猜测和推断太可怕了,似乎民主灯塔国也都是投机分子表演机会多,其社会关注度和重要性上升,民主自由的老资格,竟然于官场学界的机会主义秋毫无损。虽然老田日常都在批判公知,但那都是揭示他们造谣和扯着“替天行道”破旗去误导民众的各种计谋,而不是对民主解放道路有什么反感,这一次看到诸民主灯塔的政客与专家双簧,感到强烈的失落和巨大的损失——似乎好像一条现成的廉价解放道路断掉了,我们又得从零开始,艰难地寻找新的解放道路了。

  二

  多数传染病在发病初期传染性最强,新冠肺炎的关键问题是很多人完全无症状,甚至无感,这就无法据以做出判断了——患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患病和具体传染性。又由于病毒潜伏期很长且以飞沫传播,口罩的作用就很大了,除了能够防御外来病毒之外,最大作用其实是对外防护作用——可以切断携带者对外的传播途径,哪怕是仅仅带一块布,围住口鼻,也可以有部分效果——至少会大量减少飞沫进入空气。

  老田手持初中生的文化素养,对公知和各种纯左高人,常常只是简单追问一下你说话依据的事实在哪里呢?你推理依据的逻辑呢?就往往逼得各路高人无法招架,只能回以帽子和棍子。由此可见,中学时代的文化素养,到老都不会过时,在与高人搏斗时,效果好的不要不要的。对于传染病防治问题,初中《生理卫生》课本的内容,也证明依然是不可超越的。

  当然,熟知并不等于真知,这些熟知的常识,往往是最难以实际运用的,如果真能够切实运用,其效果依然上佳。在武汉封城之后,有些大领导往往是在评估宣传效果后,去制定努力方向的,而不是根据初中生课本的内容,切实地做好切断传播途径的安排。封小区禁令下达之后,就没有集中力量,去好好建设商业物流之外的第二网格物资派送渠道,而是两次投入大量人力搞什么入户排查——这除了微薄的宣传价值之外并无太大实际作用,结果是用虚头巴脑的东西挤占了社区人员干实事的时间,因为第二网格物资配送渠道不覆盖全体市民,那商业物流显然就无法断开,导致很长时间实际上封不住小区,以最大化切断人流和人际传播途径。看看,就是因为初中上课时,注意力不够集中,听漏了老师讲述的知识点,结果当官做决策时就不会灵活运用,这就至少浪费了两个星期时间,还把社区工作人员弄的精疲力竭——有人到深夜两点还在赶着填表以备在限期到达之前上报。

  老田早就说过了,背叛初中语文课老师是可耻的,这样就往往会说话不依据事实和逻辑,公知和一些纯左通常都这样。同时,背叛初中生理卫生课老师也是可耻的,西方灯塔国将要由此走向被动的“群体防疫”规划了,而中国官场则因此浪费了大量时间,降低了抗疫效果。

  似乎一个人越是自我评价高,就越是会选择背叛初中老师。中国的公知们似乎比官场人士,自我感觉还要良好,这主要体现在他们背叛的初中老师多于官场。

  在海外民主灯塔国,并不是仅仅是一个美帝,欧洲多国的官宣和专家均做出背叛初中老师的宣示,且普通民众很多人又认真地一体遵守,甚至还主动地相互监督,敌视或蔑视别人戴口罩。这个背叛老师的潮流,经由其官场和学霸领导之下,还真形成了一股具有强制性的舆论压力,弄得一些中国留学生出门戴口罩之前,都要加伤围巾之类的外包装,不然肯定会遭人白眼。

  民主灯塔国的这些选择,给中国公知带来的极大的洗地困境,他们最后只能够甩锅给西方民众,说民主国的民众把是否戴口罩视为习惯和自由事务,不愿意遵从科学常识和考虑他人需要(这是污蔑西方民众缺乏科学精神以及利他取向),并由此暗示这个是政府和专家无法改变的。似乎好像,民主灯塔国的政客和专家,要是认真解释一下防疫的常识,就会触犯公序良俗的底线,就会降低国民相对于中国的自豪感和优越感,最终导致国民获得感下降,天下就要大事不好了。基于公知的体贴性理解,可以发现:西方灯塔国存在着各种背叛初中老师的不得已。由此又可以看出,公知们对民主灯塔国的过度体贴,真说不好到底是爱美国,还是有别的打算。

  如果继续不戴口罩下去,感染者数量还会继续指数上升,恐怕在一个很短时期之后,疫情爆炸会很快到来,患者数量会迅速攀升至一个临界点之上——此时病人数量相当于欧洲诸多国家最大医疗服务能力的几倍,此时还可能遭遇民众挤兑医疗资源导致医院部分瘫痪的恶果(这恰好是武汉发生过的),这样一来的话,原本是主动规划的“群体免疫”计划,大概率会出现在竭尽全力之后而被动到来。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九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