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抗疫与复收,再发几声!

2020-03-18 09:16:3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除了输入性风险警示之外,还有哪些事情需要警示呢?

  我认为,至少有五个大问题值得提出来:

  其一,防护物资的原料储备和成品储备一定要充足,部分物资应进行出口管制。

  不管是输入性二次风险,还是国内复发型的二次风险,反正中国存在相当大的二次抗疫风险。既然有较大风险,我们就必须为应对风险做出预案安排,这其中的头等大事就是储备防护物资,不能等到疫情到来时再发生全民抢口罩的现象。

  最重要的防护物资是各类口罩及生产口罩所用的原材料。中国是人口大国,如果学生全部复课,每天需要的口罩量是天文数字,一旦脱销,即使疫情不严重,也会造成恐慌,甚至不排除有黑恶奸商的泛滥成灾。到底储备多少才能保住安全底线?政府必须按人口基数,结合国内生产能力,日均使用量,计算出合理的储备数。

  面对疫情,从重视程度上讲,当然是国际共同抗疫,但从保证自身的安全讲,必须是“以我为主”,这个时候,决不能有做“世界救世主”的思想,协作只能是尽责任,确保自身安全才是对世界最大的负责任,自己保不了,何来救世界?对防疫物资的出口,一定要量力而为,决不能倾尽全力,绝不能为获得国际认同而耗尽资源。

  其二,从“集中抗疫”到“分散抗疫”的新部署。

  前期的抗疫,虽然全国各地都有病例,但疫情重灾区是湖北,尤其是武汉。如果未来还有新的疫情,应该不再会有武汉那样的情况发生,很可能是分散式疫情。

  分散式疫情,重在各地自保,不会再有全国式增援。如果只有较孤立的病例个案,我们不会称之为二次疫情,只有各地出现批量病例时,才会定位为二次疫情。在这个情况发生以前,政府应该自县级以上起部署持久性的防疫机构和防疫医院,储备好医疗物资,疫情一发生,就能准确检测并及时救助,真正做到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其三,政府应组织有关部门尽快编印新冠病毒治疗手册,供全国医疗单位参照。

  两个月的抗疫,虽然遭受了重大损失,但也积累了宝贵的治疗经验,无论是药物的疗效还是治疗手段的多样化,应该说数据量是巨大的,可供重复使用的方案应该也是很多的,针对轻症、中症和重症患者,治疗方案应该也有不同的应急手段。

  为什么要下发到每个医护工作者手上?因为前期参与救治的毕竟只占医护工作者的少数,如果是全国性散发疫情,就要求所有医护工作者都必须掌握相关知识,这相当于医学界的一次新学习机会,这叫做整体抗疫。

  如果条件允许,我甚至呼吁编一套相对简单一点的群众读本,既包含防疫知识,也包含抗疫常用药,甚至也可以包含相对简单的治疗知识,如果认为有必要,不妨把与新冠病毒疫情相关的一些谣言也公开,进行辟谣解释,这既是全民科普,又是全民抗疫。

  其四,一边抗疫情,一边搞经济,要避免出昏招。

  首先,政策上不能出昏招。该降息就降息,不能为了显示自己不同于美国,非要硬挺着不降。降准,只能解决流动性问题,不能降低实体的财务成本,降息的作用才最明显。呼吁中国尽快降息。

  其次,不能用遏制消费的手段来刺激消费。黄奇帆先生曾提出允许企业停扣住房公积金的错误建议,竟然被采纳了!?涉及1.4亿人的公积金,怎么能说停就停?这明显是把疫情损失转嫁给消费者的行为。部分未获得公积金的人也错误地附和,认为自己得不到,也要让别人得不到。那些依赖公积金还贷的人,你停了公积金,他们拿什么消费?类似遏制消费的动作还有不少,不一一举例。

  再者,部分地方政府借企业困难轻率地混改国企。这种现象在全国比较普遍,这是不慎重的,甚至有些不负责任,疫情没有让国企更受重视,反倒成了受害者。

  最后,我们不能将开放庸俗化。现在,经济专家们犯了一种怪病,每到困难时,总是想着外国,好像只有外国才能帮助中国脱离困难,不停地呼吁用“扩大开放”来渡过危机。实际上,这里面包含三个问题:一是表明自己对克服困难的信心不足,总是依赖自己的市场去换取人家的“帮助”;二是表明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足,办法不多,习惯于敞开大门任人设计;三是表明主流精英对普通群众的信任不够,鄙视眼皮底下看得见的建言献策,膜拜洋人高大上的方案。

  出现疫情是灾难,但长期抗疫,也可以诞生“抗疫产业”和“抗疫经济”,对一些有持续发展可能性的防疫抗疫产品,国家不妨做一些规划,形成具有一定规模和一定特色的品牌产业,构建一个支撑卫生防疫的产业链。

  其五,“两会”遥遥无期,请有关方面重视“网络两会”。

  我在2020年2月18日,对今年中国的“两会”提出了不少建议(详见《两会与2020,民间有话说》),其中最重要的是网络开会,主要指网络提案分两线作战,一是群众提案,一是代表提案。

  现在,我再次就“两会”呼吁,希望有关方面能重视起来,能尽快推行,不能再等了。

  抗疫是生命之战,经济是持久之战,请有关方面看得更远点。

  国内是决定因素,外国只是辅助对象,请有关方面分清内外因关系。

  附言:

  有人提及美国股灾,问中国股市会不会走强?答:美国股灾的因素很多,中国与其不同,中国股市一直在底部,所以现阶段表现强于美国。受疫情影响,受世界经济大波动影响,中国股市仍不具备牛市的基础,没有理由支持它走强,除非人为制造。

  有人问及赵立坚质疑美国是否合理?答:特朗普和蓬皮奥经常针对裂嘴乱喷,动不动就喊“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中国的发言人为何就不能回击?你能扣帽子,我就不能打板子?

  有人问欧美疫情会不会失控?答:操闲心了,人家是发达国家,有的是能力,咱管那么多干嘛?我们按世卫要求办就行了,守好国门,管好自己,不嘲笑它国,不低估它国。有什么因,就有什么果。

原载:微信公号“孙锡良”  写于2020年3月17日星期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