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 香港:会是阿喀梳斯之踵吗?​

2020-03-17 11:52:07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家国天下,生死存亡,哎呀!昨天晚上我在翻看《资治通鉴》消遣时,忽然有此感觉。以前看什么《2012》和《流浪地球》,只是觉得所谓的世界末日不过是一种文艺性的戏说,想不到,这些天竟然常常感到它越来越近。截止2020年3月16上午,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已经累计确诊了148例新冠肺炎患者,而仅昨天一天,香港就暴增了7个病例,同一时间,武汉市仅仅也只有4个确诊病例。

  2020年3月14日,深圳市新增了1例确诊病例,患者是从菲律宾经香港返回中国的,经深圳湾口岸入境后,被送医院确诊;在此前一天,3月13日,香港卫生署发出检疫令,要求对曾到达过法国布尔冈-法兰琪-康堤及大东部地区、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地区、日本北海道,西班牙拉里奥哈、马德里及巴斯克地区,以及意大利全国的,无论是否为香港居民的人士,全部都需要入住检疫中心进行检疫。

  与香港的对外检疫不断加强,及岛内不断增加的病例相对应的是,香港旅游业遭受到几乎毁灭性打击,其程度已不亚于数月前的废青暴乱,而且即使现在,闹事的那帮废青们也并没有消停:3月8日晚上仍有几十个废青在非法聚集,并被警方拘捕。

  其实,香港是一座1105平方公里的小城,面积仅有北京的十五分之一,人口745万人,相当于北京的35%,人口密度却高达4740人/平方公里,而北京为1312人/平方公里。香港还是一个国际性港口,与世界上165个国家和地区享有免签政策。如今,极高的人口密度,与众多国家的便捷往来,又成为了香港疫情的一个温床;而作为中国重要且特殊的一部分,让人担心香港更有可能成为中国内地被全球疫情大暴发反咬一口的一个大创口。

  得出这样的结论,或许很多人并不能理解,他们认为,截止目前,香港也仅仅只有不到200个确诊病例,而且已经对一些主要的疫情国家开始了入境隔离检疫。但不要忘了,现在全球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发生了疫情,其中大部分国家都是香港的免签国,而香港目前并没有——未来也不可能,对全部入境香港的人进行检疫隔离,这其实保留了病毒潜入香港的很多可能性。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又是特殊的一部分。特别是近日来国外输入性病例不断增加,在超过中国本土自发性病例之后,中国内地逐渐收紧了入境的关卡,而这其中也包括对香港的口岸。2020年2月4日起,香港政府已经关停了部分与大陆的口岸,包括罗湖、皇岗、福田、西九龙、沙头角、文锦渡,以及高明、顺德、江门、斗门、鹤山港等,但香港与大陆不可能做到完全封闭,据目前消息来看,皇岗、文锦渡、沙头角口岸货运正常通行,深圳湾口岸6时30分至24时可以正常通行,蛇口、盐田港、赤湾、妈湾、大铲湾和机场口岸,都是可以正常通行的。

  武汉的新冠疫情暴发之后,全国各地医务工作者们开始驰援湖北、驰援武汉,那是2020年1月27日左右,当时全国其实仅有不到3000人确诊,而湖北更是只有1700多。但目前,中国境外累计确诊病例已经高达87300多例,超过了中国内地的确诊病例数量。我更认为,1个月后,境外累计确认病例极有可能会高达30万到50万,而那些发生疫情的国家里又有那么多与香港是免签的……看明白了吧,为什么现在在中国内地确诊病例日趋一日清零的时候,香港的确诊病例人数却还在悄悄地上行?

  这时,我就想问一句,有没有人能说清,到底中国境外的确诊数量上升到多少之前,对香港来说是一个安全的阈值?如果突破了这样的安全阈值,香港将如何承受?与香港本为一体的中国内地又会出现一个多大的病毒输入口子?

  我也不敢想象,如果香港疫情真的会大暴发,首先,香港的医护工作者可不可能如湖北和武汉的医护工作者那样,表现出大无畏的舍己救人精神,全部饱和地冲上一线抗击疫情?其实,就在1个多月前,香港私立医院的医护在疫情之下还有着罢工的事发生,并已经耽误了患者的病情;其次,如果香港发生了疫情,内地会怎样对香港实施流畅而饱和的救援?我相信,经历过武汉大救援的内地医护英雄们一定会勇敢前往,但更不要忘了,香港的街头巷尾现在还有一大堆脑残的坏人神出鬼没,即使内地医护精英真的进入香港实施救援,代价和成本一定是高于对武汉的。

  还有,相比内地实行的联防联控,香港的社会管理是更严密?还是更松散?而且,还有一个可见的规律,许多现实里的防控手段是可能随着疫情的严重程度发生出人意表的变化的,香港的变化曲线是呈正比呢,还是呈反比?这确实只能通过实践来检验。

  土地上是可以建立出入境口岸的,但病毒的世界里却没有任何口岸,它们只在从一个人体传到另一个人体,病毒的传播逻辑是不分国籍、性别、长幼和种族的大平面铺开式。看过《指环王》吗?如果你闭上眼睛,把新冠病毒想象成邪恶军团,就会马上察觉,现在这个邪恶军团想借路香港为跳板,冲进中国内地的意志有多凶猛。

  其实,我根本没有本事对香港的疫情应对做专业的评述,更没有本事对香港与内地之间在应对疫情上的关联和关系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我只是觉得,如果在未来的中国一定要找到一个阿喀琉斯之踵的话,那一定会是HONGKONG。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