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蒋高明:疫情与生态转折

2020-03-18 08:02:40  来源: 弘毅生态农业   作者:蒋高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病毒从哪里来?

  进入21世纪20年代的第一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造成了全球恐慌。截至到2020年3月10日18时,我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0932例,累计死亡病例3140例;在国外,86个国家地区确诊冠肺炎18070例,累计死亡341例。

  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来势凶猛,蔓延迅速,不仅动物传人、人传人,还通过空气、实物接触传染,对国家、个人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影响。为了防控疫情,全国停工停学,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中国百姓居家隔离,度过了有史以来最漫长的春节假期,生活节奏被打乱;一线医护人员奋战前线,3000多名受到感染,几十名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然而到目前为止,病毒来源到目前依然不能确定,零号病人还没有找到。从主流的学术观点来看,病毒在动物身上变异,最后造成了人感染人悲剧;然而,也有观点认为,人类粗暴干涉自然,改变基因组序列,也很可能造成疾病爆发。

  生命的遗传密码是自然演化的结果,是与环境相适应的结果,多一个基因会被淘汰掉,少一个基因会进化出来。长期以来,人类与野生动植物是和谐相处的,即使作为新冠病毒来源最大怀疑对象的蝙蝠,在东南亚一带至今还是被人类作为食物的,那里并没有爆发疫情。有了转基因技术,人类掌握了基因编辑工具,很有可能造成了基因跨界交流或变异。这一点或许是造成疫情爆发的内部原因。

  二、人类免疫力下降是外因

  然而,另一个不可忽视的现实是:人类的整体免疫力下降了。除感染源之外,人体免疫力下降,容易造成疾病的传播乃至死亡。因此,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是对人类免疫力的一次大排查,有基础病的患者受害严重,而健康的人群受害轻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在自然界,天然物种是很少生病的,热带雨林不生病,草原不生病,荒漠也不生病,海洋生物更不会生病,所谓的病原菌、病毒不过是一些普通的物种而已。野生动物也没有医院,那么人类呢?1959年拍摄的电影《永恒的友谊》里,一位百岁的新疆老人照样骑马,笑声爽朗。由此看来,那个时候的人体免疫力应当是比现在高的。今天还能见到骑马的百岁老人吗?

  人类免疫力的下降,与环境退化尤其是食物环境污染有很大的关系。以农业生产为例,农民就是庄稼、蔬菜、果树、中草药的医生,他们自己开药方,自己抓药,自己配剂量,并自己选择时间打药。在农民眼里,一次性打上农药几年无虫才好,越毒的药效果应当越好,因此高毒与剧毒农药就是首选。政府禁高毒与剧毒农药,他们就偷偷用。因为有市场,源头有供应链,白天不让卖就晚上买,总有办法找到。刚惊蛰农户就开始向果树打药,这个时候果树还没有发芽,也没有害虫,为什么也要打农药? 这是农药商和农药专家告诉他们的,没病防病,没虫防虫,总之提前打农药有好处。农药很便意,十几元一瓶,可打一亩地,自己的功夫不要钱,自己的健康没有考虑。农民感觉是防了虫或防了病,其实他打的药绝大部分污染了环境,也伤害了其本人。没有人告诉他们真相,因为农药商农药专家的话已经让他们深信不疑:不打农药就没有产量!

  有经验的养殖户都明白这样的道理,如果贪图便宜购买了廉价饲料(如母猪料),饲喂后母猪就跑肚拉稀,甚至死亡,更谈不上母猪抱窝(怀孕)。如果更换自己地里产的饲料,母猪就能恢复正常。母鸡也一样,当用好的饲料喂养时,尤其冬天喂养花生米,母鸡抵抗力就强,免疫力也提高,就很少生病,产蛋量还高。“猪鸡吃好的就不生病”,这是养殖户的普遍亲会。

  动物吃健康的食物就基本不生病,就能正常繁殖,这样的道理是否也适应人类呢?从生物学的角度判断,这个推理或许是成立的。目前,人类为了生产食物发明并使用了大量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很少有人研究。“病从口入”,祖先的这一智慧是超越所有科学理论与科学数据的。那种“不超标就安全”或者“有了安全证书就安全”的理论,是违背常识的,更是严重违背生物学规律的。

  三、围绕食物链人类使用了多少化学物质?

  食物链中的化学物质是指,为生产和加工食物需要,或为了商品自身需求,或为了满足消费者对食物品相感官等的不当需要,人类发明的无机或有机化学物质,包括饲料添加剂、农药、化肥、地膜、除草剂、食品添加剂、兽药、重金属等。人类到底发明或使用了多少化学物质,估计是没有人能够说得清的。有些发明因发现严重的副作用被叫停了,如 DDT是获得诺贝尔奖的发明,但叫停并不意味着不会出现在食物链中;六六六等也不准使用,但不少地方存在偷用现象。

  其实,看全世界围绕食物的各种化学发明,只要查明美国、欧盟或中国这三个地方,就能够找出99.9%以上的化学种类了。其中中国可能超过前两者,因为很多欧盟的发明,在中国应用是反超前者的,如中国已经使用了全球80%的地膜,化肥、农药的使用总量全球最高。因此,我们以我国为例,试图寻找这些物质的总种类。

  2017年底共登记农药38247种,其中杀虫剂14865种,杀菌剂9857种,除草剂9675种;登记化学肥料6692种;食品添加剂2400种;兽药3074种。所有食物链不应当含有的化学物质高达50626种。这些化学物质释放到环境中去,通过食物链放大作用,进而影响免疫力。

  上述结果显示,围绕人类食物链,有50626种化学物质或商品,是取得合法身份允许使用在农业生产的不同环节的。另外,农业农村部登记的有机肥10521种,我们假定这些有机肥没有出现人工合成的化学物质,因此没有统计在内。这是初步的统计结果,因转基因带进食物链的化学物质和国家明令禁止的化学物质没有统计在内。

  四、生态转折

  其实,如果采用生态学的办法,上述化学物质中的99.9%以上是可以避免的。为了验证这一假设,笔者带领科研团队,在山东平邑县成立了弘毅生态农场,全面叫停了围绕种养过程中的人工合成化学物质。经过14年研发,我们提出了“六不用”生态农业模式。狭义的弘毅“六不用”生态农业模式,即不使用农药、化肥、除草剂、地膜、人工合成激素与转基因种子六大类常规农业投入物;广义的“六不用”生态农业模式,除上述六大类化学物质外,在加工过程中也杜绝非天然的人造化学物质。以“六不用”模式为代表的生态农业,预示着生态转折时代的到来。利用该模式生产出来的食物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在种植过程中不使用农药、化肥、除草剂、地膜、人工合成激素与转基因种子,不搞反季节种植。该模式比有机认证的标准还要严格,后者对于地膜使用没有明确规定。

  第二,在养殖过程中,让牛、羊、猪、鸡、鸭、鹅等动物自由活动、自由觅食,其中鸭、鹅等有亲水空间,利用自然水体(河流或湖泊、池塘湿地)充分保障了动物福利,养殖场没有异味,动物粪便不臭。这是“六不用”农业模式的一个突出特点之一。

  第三,在加工过程中,不使用防腐剂、增甜剂等化学物质,根据需要只使用食盐(以海盐为主)、酱油、醋、糖、白酒等天然来源或利用食物酿制的原料。

  第四,口感好。对“六不用”食品口感最有发言权的是70后以上的成年人,或者三五岁的儿童,前者有食物记忆,“六不用”恢复了40年前的食物口感;后者不会撒谎,不好吃就吐出来。

  第五,这样的食品经餐饮加工后,洗碗洗筷很简单,不需要用洗涤灵,只需要用热水,用丝瓜瓤轻轻擦拭,就能轻易去掉油渍。这是“六不用”生态食品的另一个突出亮点。“六不用”食品经得起检测。食品上架之前,对食材进行不定期抽检,根据对象不得。检测指标包括农药残留、塑化剂、重金属、增白剂、黄曲霉素、病原菌、寄生虫等等,检测结果符合国家或欧盟有机标准。

  五、建四道屏障提高免疫力,保障人民群众健康

  当前的经济发展模式以GDP为考量,造成的结果是生产发展了,但环境污染了,人民群众的健康成了问题。“看病难”、“医患关系紧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国民健康并不是后期治疗出来的,而是在源头培育的。针对上述严重的健康问题,我们设计了一个中华“大健康”计划,用四道防线提高国民免疫力,保障人民群众健康。

  第一道防线:优美的生态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告别化学污染,在自然保护区、森林、草原、荒漠、湿地与海洋等自然区域,基本没有环境污染,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给野生动物留足地盘,人类不要进行干涉。即使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与乡村,也要尽最大可能消灭污染,减少垃圾排放,严控白色污染。人类生活在蓝天、青山、绿水的环境下,疾病则远离人而去。

  第二道防线:优质安全的食物。在18亿亩农田里,规划出为人类生产食物的空间。这个空间不大,仅生产人吃的口粮约2亿亩高产田足够;生产蔬菜与果树,约1亿亩耕地;其余的15亿亩耕地则为饲养动物生产饲料粮,60亿亩草原等自然生态系统做适当补充;鱼类与海洋养殖尽量采取自然放养。将人吃的口粮与动物饲料粮,用不同的方法生产,拉开价位,实行优质优价。对于人吃的粮食或蔬菜果树,则停止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激素、地膜与转基因;而对于动物生长所需要的饲料粮食,可适当使用化学物质。停止为发达国家生产化肥农药除草剂等有害物质做法,停止以出口农用物资换外汇做法,逐步减少乃至停止进口转基因粮食,从食物源头保护国民健康。

  第三道防线:中医药保健和养生。对于一些疾病,早发现早干预,能够用中草药解决的问题,暂不用西医和西药。对于中草药,需要严格按照有机的方式生产,严格杜绝用生产动物饲料的方法生产中草药。“药材好,药才好”。中医药有几千年的文明史,实践证明中药对于民族繁衍贡献巨大。但是,如果用种植农作物的办法生产中药材,其药材质量就大打折扣。中医原理是充分调动人体的自我修复功能,中药材的作用是配合实现这些作用。

  第四道防线:现代医学体系。以西医为主的医疗与医药体系。这是在上述三道防线崩溃后的最后一道健康防线,其人数是相对少的。对于国民健康,除了医学保障,更重要的是生态环境、食物、心态与心情,是生命生病而不是身体生病。医生以治病救人为天职,国家可以像养公务员队伍那样保障医生的收入。不以医疗数量看绩效,而以医院少病人为重要绩效。只有医学回归医学,减少商业成分,健康的最后一道防线才能够巩固下来。

  上述四道防线中,第一道防线是尽量不制造病人,使大部分人群无疾而终或少疾而终;第二道防线是消除食物链上的有害化学成分,增加免疫力和自我修复力,最大程度地少制造病人;第三道防线,是将疾病早期干预早期预防,尽量不用有副作用的植物药或物理方法,将疾病得到初步控制并治愈;第四道防线是应急防线,利用现代医疗的科研成果,对于进入到医院的少数病人进行精心治疗,救死扶伤,不以盈利为目的。农业何去何从?农民何去何从?取决于消费者觉醒,决策者觉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