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关于对李文亮及相关舆论的认识

2020-03-18 09:19: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注:本文于3月13日进行了较大修改,并应网友邀请重发。

  关于李文亮医生,他的去世,让人心痛。

  有人称李文亮为“吹哨人”,我完全赞同。

  有人说,重大疫情发布是政府的事,李文亮等人没有这个权力和义务。李文亮有没有权力和义务预警?当然有。如果敌人偷袭我们的阵地,难道只有哨兵和侦察兵才有义务报警,难道炊事班的兵——如果看到敌人偷袭——就没有义务预警?

  尤其是当哨兵、侦察兵麻木、被俘、失能甚至背叛等不明情况下,炊事兵主动出来预警更加难能可贵!李文亮、艾芬等并不都是呼吸科医生,但是,他们有这方面的常识,一旦认定疫情性质,他们同样有权力和义务预警,这是他们作为人民群众一员,所具备的最基本的权力和义务,是不容否定的。坚持预警是各级政权机关的事,是卫健委和疾控中心的事,不是老百姓的事、普通群众不得与闻,这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典型的压制群众积极性,典型的破坏群众路线。其最基本的出发点,恐怕还是维护自己的权利,生恐怕群众打扰了他们的权利,而绝对不是为了人民大众的生命安全和健康。

  有人说,李文亮医生只是在自己的朋友中预警,所以,不算“吹哨”。这个照样说不过去。如果以此批评李文亮,只能批评他预警范围太小!他多少还有些小资产阶级的狭隘性,对官僚主义有些惧怕,有些患得患失,没有放胆向全社会预警!不过,我个人认为他是职权有限,才至于此,这在当前不正常的社会风气之下,属于正常现象,不宜横加指责,不宜对他要求过高。

  如果以此批评李文亮,那么,作为预警先进人物而受表彰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科主任张继先也有这个问题!作为医院呼吸科主任,在你充分认识疫情具有强烈的人传染人性质的情况下,为什么你和你的院长只在你的医院预警?你为什么不向全社预警?你这是本位主义呀!只不过是比李文亮范围稍大一些的本位主义而已。当然,我们不这么苛责这8个人,不能苛责张继先。他们各自的职权大小不同,预警的范围自然不同不宜做此类苛责。但,以预警是政府的事、普通百姓只能被动听令、不得积极参与为由,来批评李文亮等人,是完全错误的。

  主席说,“盲目地表面上完全无异议地执行上级的指示,这不是真正在执行上级的指示,这是反对上级指示或者对上级指示怠工的最妙方法。”对群众意见拒绝听取,简单加以训斥、阻止,这是典型的破坏党的宗旨、宗旨、路线、方针、政策!是违背“相信群众、依靠群众”为主旨的群众路线的,是官僚主义的典型表现,典型的资产阶级军阀作风。

  如何看待李文亮医生受“训诫”?有人因为李文亮受到了“训诫”,否定公安机关的正当性!进而否定党的正当性,这当然是荒谬的。更甚至,把疫情的扩散及人民付出的成本,归因于对李文亮的训诫,这就别有用心了。李文亮还有艾芬等人正确地、又是谨小慎微地、小范围内预警,却受到了训诫、批评,这是很不幸的,这说明我们党内还的确有严重的、恶劣的官僚主义、机械唯物主义等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反动作风的存在。批判、清算这种反动思想,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也是全党、全国人民的重大政治任务。在这个过程中,资产阶级官僚主义作风还会做恶,还会有一部分同志受些委屈甚至是严重委屈。这没办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因为党内的资产阶级官僚主义的存在,会有一部分人受到某种不公正的对待,会有同志的误解,会有损失甚至是严重的损失。有时,这种不公正对待,是暂时的,会有为其“还其公正”的时刻,李文亮就有了这一时刻。有时,一生甚至永远没有平反的时刻。共产党人,应该有“五不怕精神”,不应该计较这个!尽管党的队伍内有这样那样的资产阶级恶劣的歪风邪气,但关键时刻,共产党就必须挺身而出,不能向这种歪风邪气屈服,而是要与这种歪风邪气做坚决的斗争!不能因为名利的考虑而畏缩,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李文亮、艾芬等人基本做到了,他们是有功的,他们基本符合共产党员的标准。

  透过关于李文亮的舆论炒作,我们也应该看到,有些势力的险恶居心。在李文亮尚在抢救之中时, 这些炒作势力就发了讣告送了花圈,生怕李文亮不死;李文亮刚去世,就有人替李文亮的妻子编造了“求助信”;更荒谬的是,居然有人编造李文亮全家“灭门”……

  李文亮同志受到了委屈,他没有说什么,重病之中,他仍表示,等病好了马上到一线。倒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大加炒作,把矛头指向公安机关,指向中国人民为此次疫情付出的“惊天动地”的代价,似乎这些人很关心中国人民、很关心抗疫似的,很值得深思。一些人利用公安人员对李文亮的训诫,大做文章,抹黑公安机关在此次防疫中的行动,只能显示出其狭隘、阴险,他们对“还李文亮以公正”一丝也不关心,也同样并不关心抗疫,他们也不打算为抗疫提供任何支援,他们只是唯恐天下不乱,干扰中国人民的抗疫斗争,这和李文亮一心抗疫的思想,是完全相悖的;如果真心关心李文亮,那就应该和李文亮一样,全心全意投入到抗疫战斗之中!小资产阶级也跟着起哄,应该批评,你们即便是真心为李文亮抱不平,也是低看了一个共产党人的思想境界。

  也有人说,李文亮并不是第一个预警的,所以,不能肯定他。我觉得,不能光从时间上强调最先、也不能光看预警所影响的范围大小,来判断李文亮是否属于预警。毕竟,如此大的疫情,一个“吹哨人”是远远不够的,多几个“吹哨人”有什么不好?潜江市委书记吴祖云吹潜江的哨,湖北省中西结合医院院长、呼吸科主任张继先在其医院、科室吹哨,各有其功。即使李文亮从时间上不是第一个预警的,但是,在他那个小范围内,他是第一个,而且,对相关人起到了保护作用,相应程度上限制了疫情的扩散,他是有功的。李文亮等受到司法部门“训诫”的8位医生,还有受到严厉训斥的艾芬医生,都是“吹哨人”,都是英雄,不管他们预警的时间先后和影响范围,他们同样重要,同样尽责,同样应该受到肯定和表彰。

  关于地方公安机关对李文亮等人的“训诫”,客观上当然是错误的,对于疫情的扩散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我觉得不可过于指责公安机关。毕竟,疫情预警是件大事,全国性预警,只有党中央才有权做出;地方范围内的预警,只相应地方政府才能做出决定,否则,社会也会陷于混乱,后果同样严重。公安机关,他们不是专业防疫机构,他们是执法机关,他们只能听从省市政府和卫生机关的意见,不能听从一位医生的意见,也无法对一位医生的意见作出判断。所以,对于李文亮,他们只能按职责对其进行训诫——如果从群众路线的角度考虑,他们有义务把8位医生的意见向其上级转达,而不是消极执行上级的指示,仅仅应付差事;如果他们没有这么做,说明他们有官僚主义问题,应受到批评。客观上,这个训诫冤枉了李文亮等好同志,推助了疫情扩散。但是,这个责任,从根本上看,不应该由“训诫”李文亮等人的公安机关来负,而应该由党政机关和卫生机关来负,具体到此次事件上,最终,高蝠等组成的专家组难辞其咎。在动不动强调“专家学者”作用的舆论氛围误导之下,湖北省、武汉市政府机构受到这种恶劣风气的影响,没有很好地坚持群众路线、没有很好地坚持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犯了严重的官僚主义错误、导致了极其严重后果,但情有可原。

  有什么“情”可原呢?就是中国社会上浓厚的严重鄙视甚至是敌视群众、严重脱离实际、鄙视本土专家、唯洋是崇、唯专家是崇的恶劣风气!一定要考虑到中国科研、思想、舆论、教育、宣传、文化界的如下情况:一是在中国,所谓专家要比普通群众的意见受重视,所谓高级专家比普通专家受重视;二是有留洋背景的专家比本国土生土长的专家地位高,尽管外来专家忠诚情况无法确定。高蝠这样的兽医,就比钟南山、李兰娟的地位高,话语权大,更遑论李文亮、艾芬这样的普通医生。三是即使是有留洋背景的专家,也分三六九等。来自美国、英国等著名大学的所谓专家——尽管极可能不学无术、立场不明,但地位却尤其高。四是体制内的专家,比体制外专家的地位又高出很多。五是,即使是体制外的专家,但凡是有点留洋背景的,有个什么什么国外某大学留学经历、访问学者、专家教授,其话语权自然要高于体制内的专家。六是我们的党政机关领导,在专家学者面前非常自卑,不会自主分析问题,他们不是把专家学者的观点作为参考,而是作为依据。在所谓专家学者面前,他们投降了,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忘记了群众路线,忘记了“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这些人则幼稚得可笑”!他们成了专家尤其是有留洋背景的高等专家学者的奴隶。这导致有关决策,极大程度上受到一些所谓专家学者的左右和误导。

  没办法,国内在“承认我们不行”“与国际接轨”这种反动思想的长期控制下,崇洋媚外已经成为风气,根深蒂固,短时间内消除不了。

  以上这些恶劣风气,与群众路线、实事求是、独立自主、自力更重、一切从实际出发、人民战争、“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铜墙铁壁、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等我党我军的思想路线和基本观点,都是相悖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不必理会这些,而要敢于破除这个恶劣的风气。

  那种长期以来鼓吹“专家治国”、“与国际接轨”的洋奴式的媒体、教育、宣传、科研,那种营造唯洋是崇、唯专家是崇、排斥群众、蔑视群众的势力,才是这次疫情扩大最根本的罪魁祸首!这个罪魁祸首已经制造了无数冤案,如果不彻底清算,还会制造无数冤案!相应地,钟南山、李兰娟等人,因为深入实际、深入群众,打破了对更高级的所谓专家组的迷信,所以,做出了正确的判断!极大地挽回了损失!

  政府机关有政府机关的问题,相关官员有相关官员的问题,根源是背弃甚至是背叛党的性质、宗旨、路线、方针、政策,背离党的革命精神、优良作风和光荣传统,当了资产阶级的俘虏甚至是走狗,严重背弃甚至是背叛了群众路线,严重脱离群众、脱离实践,甚至是随意压制群众、打击群众的积极性,不尊重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关键时刻不敢担责。但是,借着李文亮的受屈及其去世,某些势力置唯洋是崇的恶劣风气于不顾,置官僚主义背弃甚至是背叛群众路线于不顾,而对党不加分辨地大加挞伐,本质上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混淆是非、掩盖问题,是刻意包庇官僚主义、包庇唯洋是崇恶的劣风气,并且一笔抹煞党及时预警、全国动员的正确决断,一笔抹煞全国人民此次史诗般的抗疫斗争和取得的伟大胜利,就属于“唯恐天下不乱”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