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也说我们这个民族的“集体反思”

2020-03-12 12:02:1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注:全文较长,拟分若干次发表。这是第一部分,约9100字。本文3月1日完稿,11日修改完善。

  正文:

  一

  无论是什么个人或者集体,不犯错,是不可能的。犯了错,就要反思。

  所谓“反思”,其实就是指找找自己过去的事,是不是哪个地方办错了?为什么办错?办对的不要反思。然后呢,以后少犯错、少犯大错、不犯大错,犯了错后能及时改正、弥补,不要被同一块砖头绊倒两次,尽量减少错误导致的损失。

  别人无法“反思”你的错,而你也无法“反思”别人的错。

  反思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卑,更不是为了自杀,而是为了鼓起勇气,做得更好。

  反思的根本目的在于找出怎么做才对,这才是最关键的。

  今天是2020年3月1日,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还在肆虐,抗疫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同志也正在努力。在某省主席作家不断写日记、著名媒体人等要求中国向全世界道歉之际,有位名叫“李不太白”的人,也开始痛心疾首地代替“中华民族集体”“反思”起这次疫情灾难的预警问题了。

  他说:“我们总是如此地善忘。”(评:我们真的善忘吗?谁忘记了乔治高蝠?善忘,也是有的,这次疫情,武汉保卫战,全靠解放军医院和公立医院,还有国有企业、全国人民的鼎力支援,所谓“社会办医”未为武汉一线提供一人一弹支援,资本开办的商店还趁机涨价。但是,疫情还没过,就有人出来替“民营经济”鼓吹了。这些人是不是善忘?李不太白先生怎么不强调一下?怎么就忽略了?可以忽略吗?是故意、刻意还是无意?有这么反思的吗?)

  “我们好像已经忘了,这本来是一场可以提前预警、提前防范、也有可能被控制在小范围的病毒疫情。”(评:其实,如果做得好,甚至小范围疫情也不必发生;辽成地震我们不是预警很准确吗?怎么不保持发扬?如果做得不好,完全模仿美国的做法,可以否认疫情的存在,称这是流感即可。关于病毒、疫情的来源,现在还没有确定,如果是敌人投毒、里应外合,那么,恐怕问题就复杂了。)

  “我们好像对战胜自己放跑的魔鬼如此骄傲、欢欣鼓舞,丧事变成了喜事。”(评:意思是说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故意放跑一个魔鬼来害自己,我们自害且自欺。对放跑魔鬼的那一伙人,要严惩;对捆住魔鬼的人,要记功;对成功控制魔鬼一事,当然要庆祝!怎么可以把放跑魔鬼的人、抓住魔鬼的人混在一起?人民欢欣鼓舞的是抓住了魔鬼,也抓住了放跑魔鬼的人,是庆祝魔鬼被放跑吗!?这叫反思,还是叫搅浑水?)

  “就在前不久,湖北省内敷衍塞责的场景一再刷新镜头时,当话筒前的谎言一次次被事实戳穿时,当最早的八名透露疫情的医生之一李文亮不幸去世时,我们曾经怀有什么样的悲哀呢?”(评:这句话很有意思,似乎李文不是死于肺炎感染、排斥中医、西医无能、唯利是图,而是死于湖北省的“谎言”。替李文亮悲哀,难道不是悲哀其被资本开办的医疗唯利是图、排斥中医而治死悲哀吗?还能为什么悲哀?)

  “我们不是曾一面怀着‘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的悲哀、一面叹息无法发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的愤怒吗?我们不是甚至用‘历史的耻辱柱’这样的大词钉上了那些半懂不懂的论文了吗?”(评:“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并不是一种悲哀!而是一个豪迈的战斗口号!李不太白先生,你搞错了,你怎么会把这当作悲哀?不过,“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的确是一种愤怒,我对作者李不太白就有这种愤怒。注意,“大词”用在这里了,难道高某不应该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吗?究竟,谁对论文半懂不懂?是论文的作高某,还是普通百姓?作者不会对自己的论文半懂不懂吧?如果指百姓,那么,你怎么知道普通百姓对论文就半懂不懂?是你自己半懂不懂吧,你看不懂论文,就认为别人也看不懂吗?)

  “我们付出的只有代价。”(评:我们扼制住了疫情的扩散、挽救了无数人,也有重大收获。与收获相比,代价还不算太大。不能说只付出代价而没有收获吧?)

  “我们庆幸不曾生活在武汉,不曾感受过那些封城之内的惶恐、悲鸣与哭泣,庆幸还能有机会感受到人间的又一个春天。”(评:即使是生活在武汉的人,也不是只有惶恐、悲鸣与哭泣吧?难道那里的解放军、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都这么过的?天天在那儿惶恐、悲鸣、哭泣,那还怎么抗疫呢?难道没有气壮山河、英勇无畏、斗志昂扬!)

  “如果我们没有彻底的、痛苦的集体反思,下次还会再如此幸运地有机会将它封锁于一城、仅仅祸乱于一方吗?”(评:注意,此处出现“集体”一词,下文重点点评。)

  “这不是给热情高昂的自豪感泼冷水,而是给众多健忘症患者提个醒。”(评:我们看看李不太白先生究竟是想干什么。)

  云云。

  二

  既然是站在“中华民族”立场上“集体反思”这次疫情的预预警问题,那么,我们得知道,中华民族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一个”集体?

  我们这个中华民族,是非常伟大的民族,也是个很矛盾的民族——这点与全世界所有民族都一样,并不特殊——,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人,还真不是一个“集体”!而是两个集体!是两个集体的混合体。平时都是中国人,似乎没有什么两样,看不太明白,界限分不太清。但是,到了关键时候,就壁垒森严、泾渭分明,就容易看明白了。抗日战争中,汪精卫不是和日本鬼子搞到一起了吗?不是“一百多鬼子,二百多伪军”吗?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援越抗美战争,蒋介石不是和美国人搞到一起了吗?你还以为中华民族是“一个”集体吗?还能说“中华民族”的“集体反思”吗?所以,这位名叫“李不太白”的先生,你一开始就搞错了,你把中华民族本有两个集体,混合为一个集体了,所以,你乱用了“我们”这个词。但不知,你是故意搞错,还是无意搞错。如果是无意搞错,那说明你认识问题的能力水平不够,应该对你进行批评教育,求得你改正错误;如果是故意搞错,那话就可难听了。

  我们这个民族,既有以林则徐、左宗棠、义和团、毛泽东等为代表的集体,也有崎善、李鸿章、蒋介石、汪精卫等人为代表的另一个集体,而且这两个集体,是水火不容、你死我活斗争关系,不能混在一起,也不可能混在一起。我们这个民族伟大,不是因为出了李鸿章之类,而是出了左宗棠!今天,为了讲话简便、文章安全,咱尽量少拿共产党、国民党反动派说事,咱多拿左宗棠、李鸿章说事,当然有时不那么准确。

  既然我们中华民族不是一个集体而是两个集体,而且两个集体死活不对付,那就不存在“中华民族集体反思”!

  就是说,李鸿章们是一个集体,左宗棠们又是一个集体。李鸿章做的事,李鸿章们“反思”——如果它愿意,好像他们至今都不愿意;左宗棠们做的事,左宗棠们反思。要是李鸿章来“反思”左宗棠的事,那就搞笑了,那就不叫“反思”了,那叫找碴、叫抹黑、叫歪曲。左宗棠对李鸿章的事呢?当然也不叫“反思”,那叫“问罪”!这个“我们”,当然不能随便说。李鸿章拍着左宗棠的肩膀,说我们,这叫“套近乎”,左宗棠不会搭理他;如果左宗棠拍着李鸿章的肩膀称“我们”,那叫不分敌友,是糊涂,左宗棠也不会这么干。随意讲“我们”,就是混淆是非、混淆功过、混淆敌我,混淆忠奸善恶了。

  你可以把我这里所讲的左宗棠理解成共产党,把李鸿章理解为国民党反动派蒋汪之类。我相信,你也不觉得把李鸿章理解成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是一种不敬。因为,今天的李鸿章,经过多年的包装,至少在你们那儿,名声已经变好了。相反,左宗棠,虽然谈不上名声多坏——至少还没有来得及变坏,但是,肯定没有李鸿章的名气大。

  鉴于李鸿章们的反动、卖国、洋奴、媚外、叛变,给中华民族造成了深重灾难,如果非要给中华民族这个集体找个代表以便进行“反思”,那这个代表代表肯定不是李鸿章及其子孙,它们就没有资格代表中华民族反思!能代表中华民族反思的,只能是左宗棠们,就是共产党。当然,也不能把李鸿章、左宗棠都选为代表,组成一个混合代表团,把没有资格反思的人混入这个代表团,只会制造混乱。所以,不能随意说“我们”!李不太白先生,你的“我们”用得太多了。

  那么,李鸿章们是不是认识到了自己根本没有资格代表中华民族集体进行“反思”呢?他们还真没有这个自知之明。相反,这帮人还非常喜欢动不动代替中华民族集体反思一翻。他们反思的结果就是解放战争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是内耗,没有任何价值;中国根本不应该打抗美援朝、不应该援越抗法、不应该援越抗美、不应该“十年论战”、不应该得罪美国、不应该“闭关锁国”、不应该独立自主、不应该自力更生……总之土共自从成立到今天,没有做对过哪怕一件事。他们反思得出的措施是,中国应该“与国际接轨”、“融入世界大家庭”、“搭上世界经济末班车”、“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储备美元”、“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共产党未注册,不合法”……

  总之,他们反思的后果,就是“承认我们不行”,“凡是和美国关系好的国家都富起来了”,我们就应该再当“三百年殖民地”,接受“普世价值”,中美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量中华之物力”维护中美关系大局等等。甚至,经过他们的反思之后,中华民族成了无能、落后、愚昧、懒惰、内斗、残忍、独裁的代名词,这样的民族应该自我灭绝,以谢全世界,以免给世界添乱。这就失去反思的本义了,就成了劝人自杀了。

  所以,在反思这次疫情的预警问题时,虽然打着“中华民族集体”这个名号,那我要问一下“李不太白”,你是李鸿章那个集体的,还是左宗棠这个集体的?兹事体大,不可不察也。

  如果不搞清楚这个问题,那我就不知道你是代表李鸿章来给左宗棠“找碴”,还是代表左宗棠来向李鸿章“问罪”?

  看来看去,以上两种你都不是,你是代表李鸿章来给左宗棠“问罪”。这事儿,我就不能不管了。

  三

  “只有在灾难之后进行根本性的反思,才不枉付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代价。”

  注意,“惊天动地”,用来修饰“代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讲这话时,作者李不太白先生似乎非常忧国忧民,颇有几分梁漱溟先生当年“九天九地”之说的味道。

  不过,李不太白先生,你有些不大厚道。你自己也说“灾难之后进行根本性的反思”,可是,这次疫情正在肆虐,抗疫斗争远没有结束,也就是还没有等到“灾难之后”,你怎么就开始“反思”了呢?你不能多等几天吗?你一边说要等到“疫情结束之后”进行“根本性的反思”,可是话音未落,疫情尚猖獗,你就开始了“反思”,是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呢?

  “付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代价”,你此言有点让人听不懂。究竟,是谁付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代价?我这种人想当然地以为是我们党和我们的人民群众。那么,我必须提醒你,也不是所有人都付出了什么代价,更不是付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代价。相反,有人一丝代价也没有付出。资本开办的医院直接关门拒诊,未为这次抗疫斗争提供一人一弹,他们付出什么代价了?资本势力,不但没有付出任何代价,而且还大发横财!疫情,对这些人来说,是一次不可多得的商机。你敢说医疗资本没有大发横财?你敢说,双黄连生产商及预报此药有治疗效果的所谓科学家没有大发横财?医疗资本参股医院、所谓社会办医,没有大发横财?你敢说医疗资本抗拒高层中西医结合的指示精神,排斥中医中药、抹黑中医中药,不是为了自己独占市场、大发横财?

  党和人民群众的确为这次疫情付出了“惊天动地”的代价!这个代价中,也包括资本控制的医疗机构,利用这次疫情对党和人民群众的趁火打劫!他们抗拒高层中西医并重的指示精神、排斥中医,资本控制的市场哄抬物价。这个趁火打劫、排斥中医、哄抬物价,毫无疑问,大大增加了党和人民群众付出的代价,既有生命代价,也有人力、物力、财力方面的代价。这个,你既然要“反思”,当然就不该忽略。

  官僚主义是不是加重了党和人民群众的代价?也是!有些官僚,麻木不仁、贪生怕死、腐败无能;更还有些学者型官僚,位置显要,却为在国外发论文而置人民生死于不顾。这些人,是不是也加重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这个代价?这个,也不能忽略。

  公知的误导,是不是干扰了人民群众的抗疫斗争,是不是配合了美帝国主义妖魔化中国、把中国人称为“亚洲病夫”的论调?是不是干扰了抗疫斗争?是不是也增加了党和人民群众的抗疫成本?是不是增加了疫情造成的直接间接损失?这个,也不能忽略。

  党组织领导人民群众,全国动员、人民战争,当然也需要成本。注意,是“成本”,不是“代价”!这不一样,性质不同。成本,是为了胜利,必须付出的。而“代价”呢?大约既包括必要的“成本”,又包括因为官僚的腐朽、资本的勒索、公知的误导而导致的无谓牺牲、资源浪费和过分开支。

  但,不管是成本,还是无谓牺牲、资源浪费、过分开支,有一点是最重要最不可否认的,也是不包括在“反思”内容之中的,就是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坚持党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发挥党的革命精神、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全国动员,统一指挥,党员带头,公立和解放军医疗机构为主,打人民战争,疫情控制住了,无数生命得到保障!——究竟挽救了多少人,这个不好说。不过,可以与美国做以比较,美国的感冒疫情,据说,没有那么严重,就已经死了两万多人——还会继续死人——,而中国的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据说比美国的流行感冒严重上万倍,已经构成国际事件,但是,中国仅死亡三千多人,就是说,可以认为,截止今天,中国已经挽救了至少一万七千人。反过来,如果与中国比,那就意味着美国政府故意杀死了一万七千人。没办法,在讲究数据的今天,只能这么比较了,差强人意吧。杀死了一万七千无辜生命,不知道美国人是不是反思了。李先生,虽然人不是美国人,但是,你可以站在全人类高度,这样你就资格替美国写一篇反思文章了。

  生命是世上最可宝贵的东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屠图”,中国危机之际,救了那么多人而且潜在地救人更多人,付出点成本,是应该的,谁都不会心疼这些付出。但是,那些因为资本逐利、官僚主义导致的无谓的牺牲、浪费、过分开支,就不能不追一下。不过,这不属于“反思”,这属于严惩官僚主义、严惩唯利是图的资本家,属于“问罪”!这个事,当然要由党和人民群众来做,而且,已经开始做了,一些无能、腐朽的官僚,已经被撤换,就是证明。当然,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追究资本势力的罪责。如果李不太白先生做这些方面的工作,我想全国人民也是非常欢迎的。不过,我敢断定,你拒绝做这样的工作。

  四

  1978年,是我们这个民族最近一次大规模的集体反思,“反思我们为什么又一次落后世界那么远,反思我们为什么又陷于内耗,反思闻格的灾难至今是如何形成的。”

  这几句话,非常耐琢磨,非常值得深入分析,因为这四句话透露出了关于你的很多信息!

  不过,你写这篇文章,提到了我的一位老首长,也是我国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你提到你看了他的文章三卷,还引用这么多他的话。

  我觉得,对于你写这样的“反思”文章,却引用我这位老首长的书,我想,你是搞错了、搞偏了,大错特错、大偏特偏了。你还不自觉,这个,我也得提醒你一下。如果真要想写好你这类站在“我们这个民族”的立场上替共产党进行“反思”的文章,我觉得,你还应该好好看看美国前国务卿艾奇逊的《白皮书》,还有蒋先生的《剿匪手本》,还有蒋先生的日记之类,会更有帮助。相反,你只提到我的这位老首长的书,我看你是搞错了。

  而且,你虽然看了我的这位老首长的书,你却根本没有看懂——一个经常说“我们这民族”的人,是不可能理解共产党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的思维的,层次不够呀。所以,我这里要点拨一下你。

  共产党和国民党蒋介石那拨人不一样,共产党打仗,喜欢布下“口袋阵”、包饺子,然后,就是诱敌深入,“关门打狗”,也有利用形势,直接关门打狗的。比如,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就是关门打狗;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也是关门打狗。

  我还要提醒李不太白先生,“尽信书,不如无书”,还在看历史事实。尤其是只信一本书、一部分书,不看历史,那就是教条主义,闭目塞听,就更容易上当而犯错误。

  正因为你只看了我的这位老首长的书,未看到那个“耗劫”时代的事,所以,你就进了口袋了,被关门打了。

  所谓的“内耗”,当然是指中国人民的人力、物力、财力,都内部浪费了。浪费了多少呢?是不是浪费了100%呢,不是,为了说明问题,我们打人比方,比如浪费99.9%或者99.99%吧,也可能没有这么多。浪费得越多,越说明“内耗”严重,你应该认为“内耗”比例越高越好。那么,余下的0.1%或者0.001%做了正当的事,包括什么呢?包括以下内容:

  1978年时,从经济金融上看,中国已经是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世界经济强国,有独立自主的先进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外国人说我们是世界第六大工业国,我们、有两弹一星,有核潜艇,有导弹,有青蒿素、人工结晶牛胰岛素,甚至快有大飞机了,甚至电子技术也走在世界前列,一大批重点尖端工程正在加紧研究;甚至,还消灭了各种恶性传染病,还扫了盲,甚至还能预报辽成地震——全世界独此一家。二战以后,能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发展为一个强大的工业国,全世界第三世界国家中,唯独中国一家,没有第二家,而且是从废墟里站起来的,而且只用了不到三十年时间,这不到三十年,还年年打大仗。单从消灭传染病一项来看,你就是最大受益人之一。如果不是共产党消灭了传染病,李不太白先生,今天的你很可能因为天花而一脸麻子、因为血吸虫而丧失生育能力、因为小儿麻痹而瘸一条腿、因为流行脑炎而是个白痴、因为霍乱鼠疫等病而死在你写这篇文章之前……。金融领域呢?人民币还是世界贸易结算货币,比日元的地位还要高,比美元的地位更高,信用坚挺,物价平稳,几十年间只涨工资、不涨物价。思想文化上呢?中国诗词、小说、文艺作品等受全世界人民欢迎,电影、戏曲、舞蹈更是长演不衰!两报一刊发篇文章,全世界都转载、都学习!谁不学习谁无知。外交上呢?恢复了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利益!驱逐了蒋匪代表。1975年联大决议,侵朝美军不得使用联合国名义!连美帝国主义的总统都跑到我们这个与其没有建交的国家来拜年!我们中国是世界“大三角”之一!外交方面的成就,很差吗?“落后世界那么远”了吗?没有。安全领域呢?1978年,美帝国主义敢犯边吗?敢制造“银河号”、台海危机、炸馆、撞机吗?不敢;甚至我们就讲句不要越过北纬17度线,美国在越南就不敢越过;我们对某国说,文到之日起三日内,撤退你在国外的所有军队,某国就不敢不撤。我们这个民族怎么就“落后世界那么远”了?哪方面落后了?应该是全面走在全世界的前列吧。把“全面走在世界前列”,硬说成是“落后世界那么远”,这就是李鸿章对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反思,就是一种歪曲、抹黑、说谎!所以,你说,“我们为什么又一次落后世界那么远”,你错了。

  老首长一面说“内耗”,一面又不说这些成就,其实是打你的埋伏,搞了个“口袋阵”。你观察能力不够强,所以就老鼠吃高粮——顺杆爬,钻进去了。“不懂历史的人,永远是个孩子”,你也是吃了不熟悉历史的亏。

  按照这位老首长的说法,那个“内耗”的年代,中华民族仅仅0.01%或者0.001%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用对了地方,却取得如此伟大成绩、产生如此强大的世界震撼,那要是有50%的人力物力财力用对了地方,那成绩会怎样?产生的世界震撼会怎样?就是上述成就的5万倍!不要说是5万倍,就是1万倍、1百倍,也不堪设想!比如,可以打100次援越抗美战争,而且把美帝国主义打败一百次……

  总之,我的老首长的意思,其实是说,中华民族的潜力极其巨大,在长期严重内耗的情况下,仅用极少极少的人力物力财力,就取得了走在世界前列、震撼世界的成绩。他老说一半、留一半,就是等你这样的人上当。结果,你还真的上当了,就写出这些个荒谬的文字,让人嘲笑。

  你为什么理解不了呢?我认为在于你的立场。

  至于为什么这些年,虽然不“内耗”了,人力、物力、财力100%都用对地方了,为什么又搞不了大飞机、搞不了地震预警、消除不了新的致命疾病如心脑血管病,甚至,连个疫情都预警不了,这个问题,你倒可以反思一下!你可以有这个资质!反思这个问题时,你可以不看艾奇逊的《白皮书》,也可以不看蒋介石的日记、《剿匪手本》之类。

  下面,根据你的第二句,分析你究竟是什么立场。你的第二句是:“反思我们为什么又陷于内耗”。此句的看点在这句话里,因为这句话有个“又”字。这个“又”字,透露出很多信息,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你的真实身份,也就是你真实立场。

  当年济南解放后,国民党反动派的山东省省主席、第三绥靖区司令王耀武中将化装成农民潜逃。结果呢,逃跑路上,他上厕所居然使用手纸,而且是美国进口手纸。这片手纸,暴露了王主席的身份,所以,被我警惕的华东军民识破并捉拿归案。你的这个“又”字,恰如王耀武的手纸。我老吴呢,又是华野出身。所以,由我识破你、抓住你,也属弘扬了共产党的革命传统。下面,分析你的这片“手纸”。

  既然是“‘又’一次陷于内耗”,那么,上一次“陷于内耗”,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怎么回事?李先生,你应该回答,不能回避。我想,你是不是与某些主流学者一样,指解放战争呢?你是说解放战争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是一次“内耗”,是不是?如果是这样,那么,你究竟是“姓蒋,还是姓汪”?你要么姓蒋,要么姓汪,不可能姓其他。推测起来,你应该姓蒋。

  为什么说你不能姓其他呢?因为,在大陆,把解放战争说成“内耗”的,极少,除非是当年蒋先生埋伏下的特务及最近培养的酱粉果粉。

  不管你是姓蒋,还是姓汪,你都没有资格“反思”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所进行了这场史诗般的抗疫斗争!恰如李鸿章没有资格“反思”左宗棠收复新疆、蒋介石没有资格反思共产党抗美援朝、凯恩斯没有资格反思马克思一样。

  解放战争,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打倒美帝国主义走狗、使得中华民族中国人民摆脱殖民地、获得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史诗般的伟大战争,不是什么“内耗”!国民党反动派,不是我们自己人,它们是中华民族的败类,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人民公敌”,是美帝国主义殖民中国的工具。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它们甚至极力要求加入到美军队伍里,继续为虎作伥,帮助美军打中国人,也的确偷偷摸摸派出了些个特务,能说它们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自己人吗?能说是“我们”吗?

  一个“又”暴露了你的身份,说明你没有吸取王耀武中将的教训,你太不小心了。

  第三句,“反思XX的灾难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如果说非要说到灾难,那个“内耗”的时代,尽管中国仅有极少人力物力财力用于反对帝修反,但的确造成了它们及其帮凶的灾难!记得1970年,美国的议员感到其国家前途渺茫,绝望了,有的辞职,有的甚至自杀,股市连续二十多个月暴跌,人心惶惶,计无所出,似乎是世界末日。别忘了,这些美国精英,可都自认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真的是“小小环球,几个苍蝇碰壁”,所以呢,才“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要不是灾难,美国会从越南撤军吗?会从我国台湾撤军吗?不要忘记了,人家可以在越南搞了十年,花了海量钱,死了好几万人。

  这三句话,多么像是李鸿章对左宗党收复新疆的“反思”呀!

  现强调一下,我倒是希望你替美国人反思一下,当然,因为你不是美国人,无法进行这样的反思。可是,要是你站在全人类的高度,你就有资格对美国人的所作所为进行反思了。比如,美国在此次流行感冒中的作为,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流行感冒,居然死了一万四千多人,两千多万人感染,而且至今还看不到何时结束,不知道最终会死多少人。

  可以吗?

  (未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